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5章 番外(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既然齐晨出局,显而易见,就只剩下周姑娘。

    冯怜容又问过赵承衍,他并不反对,当下就与赵佑棠商量,随后就把婚事定了下来。

    到得九月初,赵佑棠封赵承衍为齐王,并赐了齐王府,眼瞅着赵承衍就要娶妻,冯怜容又满心不舍得。

    亲手抚养大的孩子,一眨眼竟是要成亲了。

    以后日日见不着,住到外头,冯怜容晚上都睡不好。

    赵佑棠看她翻来覆去的,便披衣起来,问道:“朕是不是该下一道圣旨,叫周家姑娘别嫁了?省得你没法睡。”

    冯怜容笑了,也坐起来,把脑袋搁在他肩头,与他说起玩笑话:“皇上真肯?”

    “你愿意,朕就肯。”赵佑棠伸手在她胸口摸了把,只觉滑腻丰盈,手就不肯放了,在她耳边道,“朕为你做的事还少?如今你为个孩子的事情,倒是只知道把朕撂一边。”

    冯怜容脸红起来:“还不是怕皇上累着。”

    赵佑棠道:“我不累。”

    做这种事岂有累的时候。

    冯怜容这会儿身子也软了,顺势就摊在他怀里,勾住他脖子,把嘴唇凑上去,二人大半夜的折腾起来。

    钟嬷嬷年纪大了,早就不值夜,宝兰在外头听到,忙穿了鞋出去叫人准备热水,只是也没用着,那二人缠绵过后,拥着就睡了。

    冯怜容醒来时,觉得浑身湿漉漉的难受,又见赵佑棠竟然还没去早朝,当下就想笑。

    还说不累呢,他现在已不是年轻的时候了,白天有那么多政事处理,又是批奏疏,晚上还得陪她,又不是铁打的。

    她没有吵醒他,轻手轻脚要下来,可赵佑棠还是醒了,抓住她的手又拉到怀里:“去哪儿,不陪朕睡着?”

    冯怜容道:“都日上三竿了,皇上。”

    赵佑棠猛地睁开眼睛,果然周围一片大亮,当下就有些尴尬,昨儿还夸自己勇猛呢,结果怎么着,早朝都没去。

    他咳嗽一声:“继续睡,本来也不打算去,反正有你哥哥看着。”

    冯怜容也不拆穿他,当下又躺下来。

    赵佑棠一把搂住她又睡着了。

    这一睡直接睡到下午。

    赵徽妍午时想来陪冯怜容用膳,谁知道刚到门口,就见宝兰守在那儿,她自然知道怎么回事,当下脸一红转身出去,心里又暗暗高兴。

    作为女儿,哪个不希望自己的爹娘恩爱呢。

    她笑着走到路上,结果迎面就见卢城走过来,她的小脸立时绷紧了,自打她被他碰过之后,不知怎么回事,总觉得心里不舒服,偏偏自个儿在宫里还总看见他。

    倒是他镇定自若,见到她没个异样,好似从来没发生过那件事情。

    倒像只她摆在心里了。

    赵徽妍来气,手一摆道:“今儿我要清理书房,人手不够,你们也来。”

    卢城淡淡道:“此事不在下官负责范围之内。”

    赵徽妍挑眉:“怎么不是,我说是,就是!”

    公主刁蛮起来,谁也没有办法。

    卢城有些好笑,其实赵徽妍平日里不是如此,虽有些骄纵,但宫里日常事宜她都管得很好,也不知怎么就无理取闹起来。

    他颔首道:“既然公主执意要求,下官自会听从。”他回头吩咐护卫,各处都交代了一下,极为细致。

    他语气沉稳,身姿如松,比起她的哥哥们,更显英气,从侧面看过去,尤其英俊,五官像是刀刻一般。

    赵徽妍忽然就觉得心跳快了。

    她抿一抿嘴唇,当先前往书房。

    这书房不是赵佑棠的那处,而是后来重新修葺,专给他们几个孩子的,当然,皇亲国戚得到批准,也能来此借阅。

    赵徽妍道:“我看有些书都生虫了,你们抱出去晒一晒,其余的也拿下来,把书阁打扫一下。”

    护卫们听从。

    卢城是统领,本不需要亲自动手。

    可赵徽妍看他只知道指挥,心头无名火起,说道:“你也去!”

    卢城一怔,回眸瞧着她。

    赵徽妍忽然就有些心虚,往后退一步,结果脚下正好有一堆书,她的脚踝撞到了,身子一晃就往旁边侧过去。

    卢城忙伸出手拉住她:“公主请小心。”

    他仍是很镇定,并没有丝毫局促之感。

    赵徽妍不知怎么就觉得很委屈,她是天之骄女,既漂亮又聪明,原先谁见到她不喜欢,她在任何人面前也都是游刃有余的,可这个人,好端端的却要扶她,抓了她的手腕,又常出现在她面前,弄得她心神不定。

    她想着,水汪汪的眼睛就蓄满了泪。

    身后宫人都吓呆了。

    不知多久,她们不曾见过赵徽妍哭泣。

    可赵徽妍只看着卢城,恨得牙痒痒。

    见她像个露出尖爪的小猫似的,卢城忽地一笑,他笑起来的时候,那么温柔,一丝冷峻之色都没有了,谁见了都会沉溺进去,再也不想出来。

    “属下这就去搬书,公主莫哭了。”他轻声道。

    赵徽妍更伤心。

    谁料卢城接下来就伸出了手,从宫人手里拿过帕子,递到她面前。

    赵徽妍抬起头,怔怔的看着他,此刻他的眼眸里满是情谊。

    谁说他不喜欢她呢,只是不曾想过她会期待自己喜欢她。

    这事儿传到冯怜容耳朵里的时候,她瞪大了眼睛,吃惊道:“此事是真的?那卢城如此大胆!”

    那是她宝贝女儿,怎么能给人惹哭了。

    她这边生气,那边赵佑棠更是恼火,喝道:“来人,把卢城抓了!”

    结果赵徽妍急忙忙过来阻止。

    她已是知道卢城的心意,岂会叫自己爹娘把卢城给治罪,她喜欢他,她要嫁给他!

    冯怜容急死:“徽妍,你怎么这么任性?你的终身大事,总得你父皇与为娘来过问,哪有你这样……”

    简直就是私定终身。

    可赵徽妍并不怕,只道:“母亲还叫大哥自个儿选的,为何轮到女儿,就不行?”

    这话把冯怜容问住了,抬头看向赵佑棠。

    赵佑棠仍在生气,斥道:“卢城乃禁军统领,他不知道轻重?便是喜欢你,也该与朕来提,如何能动手动脚?”

    “只是拿了帕子给我,怎么传成这样。”赵徽妍叫道,“再说了,父皇,哪里有人敢跟您求娶公主的!”

    当真是女儿外向,赵佑棠心道,白疼这十几年了,一旦喜欢上人,早把他这父亲抛之脑后。

    赵徽妍跪下来:“就当女儿求父皇与母后了。”

    正说着,外头卢城也来了,既然已经挑明,他不能叫赵徽妍独自面对这个问题。

    两个人双双跪下。

    这回晚上换赵佑棠睡不着了。

    冯怜容披衣起来:“皇上现在明白妾身的心情了罢?”

    “明白什么?”赵佑棠道,“赶明儿把他们都赶出去,娶的娶,嫁的嫁,就剩咱们两个最好。”

    一听就在生气,明明是个做皇帝的人,还能说出这种话来,冯怜容好气又好笑,叫人端来一叠点心,自个儿吃起来,慢悠悠道:“我看就如了徽妍的愿,这傻孩子原先死活说不嫁人的,这回定是真心喜欢那卢城,我瞧着长得也很俊俏。”

    赵佑棠道:“有我长得好?”

    冯怜容被噎得咳嗽起来。

    赵佑棠忙给她捶背,又挑眉道:“怎么,朕问错了?”

    冯怜容喝口水道:“自然错了,皇上这等容貌,世人没有比得过的,皇上根本不必问,第一美男子的名号别人抢不去。”

    赵佑棠忍不住就笑了,也拿了点心吃。

    过得片刻,他道:“真把徽妍嫁了?”

    “当然,反正她自个儿寻着了,也省得妾身操心。”冯怜容已然想通了,甚至有些羡慕这女儿,她当年可没有这种运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