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青州府,县衙大牢。

    襄荷让婆子将床上铺的床单撒下来,重新换了一床浆洗干净的上去,又让另一个婆子点了一炉沉水香摆放在木栅栏前。她则轻声与青果说着外面的事。

    “严爷说人已经平安送到京都,还有大爷也找着了。”

    一侧的林氏和辛玉英听了,连忙走了过来,问道:“找着了?怎么样,人没事吧?”

    “没事!”襄荷说道:“船才开出小半日,爷就醒过来了,他让商家掉头,商家不肯,还劝着爷跟他一道走,先到外面避避,这边没事了,再回来。见大爷坚持不过,便拦了一条回来的船,让爷搭了回来,不想中途却遇上了严爷派出去的船。”

    “那现在哥哥是在严爷那?”青果问道。

    襄荷点头,“是的,严爷一早让人送了信过来,说他会将爷送出青州府,等这边事了再把人接回来。”

    青果点头。

    严靖这样做,其实就是想保她们家一条血脉。

    “替我好好谢谢严爷,跟她说,有机会,我一定会还他这份情。”

    襄荷点头。

    青果又问道:“家里怎么样?酸菜作坊和油作坊还有葡萄园子,都没乱吧?”

    “没!”襄荷摇头道:“酸菜作坊和油作坊有丘管事看着,葡萄园子有葛大叔看着,他二人说了,姑娘一日没定罪,这产业就是姑娘的,他们不会让人乱来。”

    青果点了点头,对襄荷说道:“你分点神照看下,这个时候最容易让人趁火打劫,丘叔和葛大叔有时候不方便做的事,你放开手脚去做便是。”

    襄荷点头。

    这个不用姑娘吩咐,她都知道的。

    那些想打歪主意浑水摸鱼的,也得看看她手里的剑答不答应!

    “大姑娘说要来看您,”襄荷忽然说道:“被奴婢劝住了,奴婢跟她说,眼下乱乱的,她若是有心,不若把酒楼和铺子什么的照看好才是。”

    “你说得没错!”青果轻声说道:“这些,都是花了大心血的,不能到时候人没事,产业却是没了!”

    襄荷在牢里没呆多久,等婆子们把牢房拾缀干净了,青果几个把送进来的饭也吃好了,便领着众人退了出去。

    她才走到牢房门口,奉命守在这等她的许师爷赔了笑脸走过来。

    “姑娘,留步。”

    襄荷看向许师爷。

    许师爷讪讪一笑,轻声说道:“姑娘,这……下一回的解药,您……”

    襄荷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人家这是候在这等解药呢。探手在袖笼里摸了一把,然后给了一粒同样乌黑的药丸递了过去。

    “哎,谢谢姑娘。”许师爷连忙上前接了。

    襄荷眉毛都没动一下,抬脚便要往外走。

    恰在这时,牢房门口一阵热闹,似是有人往这边走来。

    襄荷一怔,不由便抬眼看去。

    这一看,霍然惊在了原地,好半响才发出一声梦呓似的轻呼。

    “头儿!”

    果不其然,迎面而来的,霍然是兴城县令,袁可立,走在他身后一身黑衣,脸如白雪凝脂却冷的让人不敢直视的正是雪姬。

    襄荷脚下步子一动,便要上前相认。

    但她步子才动,雪姬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眸子恰在这时淡淡的撩了过来,只一眼,便让襄荷下意识的一僵,而这一怔的功夫,雪姬已经在袁可立的指引下朝青果她们走去。

    襄荷默了一默,收拾了惊涛骇浪般的情绪默默的走了出去。

    雪姬一路向前,最后停在了青果的牢门前。

    看清楚里面的情形时,她不由便皱了皱眉头,目光冷冷的朝袁可立看去。只把个袁可立看得头上好像悬了把刀,整个人都不好了时,她才收了目光,冷冷的说了句话。

    “这是来坐牢的还是来享福的?”

    “这……这……”

    袁可立顿时满脑门子都是汗。

    这位杀神不是说是睿王爷的人吗?

    既然是睿王爷的人冲着叶家和睿王府的关系,不该是护着这罗姑娘的吗?怎的瞧这情况……袁可立没有时间多想,他一边擦着脑门子上的汗,一边连声说道。

    “姑娘,下官这就让人把里面的都撒了!”

    话落,顿了顿,眼见雪姬并不曾开口阻止,他连忙对身后的狱卒喝道:“你们这是怎么当差的?这是来坐牢,不是来当大小姐的!还不快给我把里面的东西都撒了!”

    狱卒们不敢分辩,连忙打开牢门动作迅速的将之前襄荷让人布置下来的那些什么床褥垫被啊,马桶、桌椅什么的,搬了个一干二净。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林氏惊吓的看着之前还如小绵羊般的狱卒一瞬间变成了凶神恶煞的大灰狼,嘴里喊着话,人却是吓得瑟瑟颤抖,由辛玉英扶着宿在牢房的一角。

    “姑娘……”

    凤梨和庄婶连忙上前,护着青果,生怕这牢门外不知道哪来的,长得比天仙还好看,但却冷得跟块冰似的雪姬会为难青果。

    青果摆了摆手,雪姬她是认得的!

    那夜在京都城外的竹林里,她看到过她的凶悍,一个这样的人,不可能因为她在牢里住得好点,就有意见!

    “雪姬姑娘,”青果上前,隔着栅栏看着外面的雪姬,不忘了翘了翘唇角,让自已看起来不是那样的狼狈,这才轻声说道:“九爷,他还好吗?”

    雪姬目光淡淡的对上青果隐带期盼的目光,冷冷说道:“嗯,挺好的,只是他的那的条件好似没你这好!”

    青果霍然一怔,错愕的道:“九爷被下了大牢?”

    “不!”雪姬摇头,纠正青果的话,“不是大牢,是天牢!”

    雪姬的话使得青果身子一软,若不是她手快扶住了栅栏,怕就要一屁股跌地上。

    不仅是青果,就连林氏还有辛玉英、庄婶几人也被雪姬的话给震得半响失了反应。

    叶羽被关进天牢了!那她们……所有人顿时面如土色。

    青果狠狠的攥紧了袖笼里的手,抬头看向雪姬,“什么……时候的事?”

    “两月前的事!”

    两月前……青果点了点头,这事情说实话原也就是意料中的事,若是叶羽没事,她又怎么会在这里呢?!

    给了自已一个讥诮的笑,青果敛了敛神,抬头重新看向雪姬,“雪姬姑娘,您来是不是有事?”

    雪姬点头。

    青果眸子里不由便有了几分疑惑。忖道:难道是睿王爷见叶羽身陷囹圄,打算壮士断腕,顺便把她这个尾巴也一道收拾干净了?念头才起,她便被自已的猜想吓了一跳!

    而雪姬却是在深深的看了一眼青果后,对一侧的袁可立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就这样走了?!

    袁可立一怔过后,连忙应了声,“是,是,下官给姑娘引路。”

    一行人来得突然,去的也突然。

    林氏待雪姬一走,几步上前,攥紧了青果的手,失声道:“果儿,怎么办?现在可怎么办?连九爷都被关进天牢了,谁来救我们啊?”

    辛玉英扶了林氏,同样目带惊惶的看着青果。

    这世上,没人不怕死!

    她才嫁进林家多久?

    好的日子没过几天,便就要跟着这一家人死不成?

    青果脑子里好似一千只猫在打架,乱得她根本就没法思考。被林氏一喊,她抬头,目光茫然的看着眼下一片青黑的林氏和辛玉英。

    虽然因着襄荷的关系,她们在这牢里日子过得并不比外面差,只不过是失了自由而已,但终究是头顶悬刀,提心吊胆的不知道哪天那把刀就要砍下来!

    “娘,别急,别怕,让我想想。”青果对林氏说道。

    林氏嘴唇噏噏,那句到了嘴边的,“当初就不该攀这个高枝”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目光黯然的点了点头。

    想,若是生意上的事,说不得还真能想出一个办法来。可这生死大事,又能想出什么主意?

    林氏目光一瞥,落在了辛玉英苍白失去血色的脸上,她默了一默,轻声对辛玉英说道:“玉英,要不,你求去吧!”

    辛玉英一惊,猛的抬头朝林氏看去,“娘,您……”

    “好孩子。”林氏拍了拍辛玉英的手,哽声道:“可怜你嫁进我们家,好日子没过几天,现在却要陪着我们枉死。娘实在不忍心,你……你求去吧!”

    辛玉英脸色一白。

    求去!

    青果想要说话,但转念一想,事情到底会是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万一,就……她咽下到了嘴边的话,撇开脸,不去看林氏和辛玉英两人。

    就像林氏说的,辛玉英嫁给她们家,好日子没过多久,没有必要让她跟着她们一死!如果辛玉英要求去,那也没什么好怨怪的!

    “娘,我……我……”

    辛玉英慌乱的看着林氏,整个人因为紧张,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很快,眼泪便“哗”一下夺眶而出。

    “娘,我……我不……我……”

    辛玉英惶乱的摇着头,她心里慌乱的很,不知道自已要怎么办!前两日辛家托襄荷带了给青果,意思是能不能让罗小将写封休书给辛玉英,现在林氏又这样说,辛玉英只觉得一颗心好似放在火上烤。

    虽然成亲的日子很短,但是罗小将待她很好,林氏也很慈爱,青果虽然强势,但却从不插手她和罗小将之间的事。出嫁的大姑子虽然冷淡了些,但也从来没给过她难看。这些,都是她求不来的东西,再嫁一个人,这样的婆家,去哪找?

    可,难道自已年纪轻轻,当真就要这样去死吗?

    “娘,您让我再想想。”辛玉英眨落眼里的泪,轻声说道:“我再想想。”

    “好。”林氏拍了辛玉英的手,不无伤感的说道:“你好好想想,想好了,跟娘说。”

    辛玉英神色黯然的坐在角落里,她把脸埋在手心里,因为哭泣肩膀轻轻的抖动着。

    青果几番上前,想要劝她,可是却不知道劝慰的话要如何说起。最后,也只能撇开脸,默默的看着牢房外。脑子里却是翻江倒海的似的,杂乱无章的想着眼下的事。

    叶羽被关进了天牢!

    为什么?

    说他通敌叛国,他若是要通敌叛国又何必千里迢迢不顾生死的走一趟大宛,又何必冒着生命危险送回那份大宛地图!

    青果抬手狠狠的揉着发涨的太阳穴,逼着自已静下心来想办法,可是越想静,脑子里却是越乱。

    “姑娘!”

    耳边响起一道轻轻的声音。

    青果放了揉太阳穴的手,看向庄婶,“婶,你有事?”

    “姑娘,改天襄荷来,奴婢想跟她出去。”庄婶轻声说道。

    青果还没开口,凤梨生气的看着庄婶,怒声说道:“庄婶你怎么可以这样,不是说好了,不管怎样,我们都陪着姑娘,哪怕死!”

    “凤梨!”青果斥了一声凤梨,回头看向庄婶,轻声说道:“庄婶,你别怕对她,她还小……”

    “我知道。”庄婶打断青果的话,轻声说道:“她是我带出来的人,我还能不知道她!”

    凤梨恨恨的撇开脸,眼泪夺眶而出。

    她这么小都不怕死,庄婶,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背叛姑娘!

    青果轻声笑了笑,说道:“你看,你知道她,她却不知道你。”

    庄婶摇了摇头,“没关系,还小嘛!不过,这样的话,我更放心出去了。”

    见庄婶还是说要走的话,凤梨气得恨恨一跺脚,干脆不看她了,转身走去了另一边。便也没听到青果和庄婶接下来的话。

    “婶,你是想去找婉妃娘娘吗?”青果问道。

    庄婶默了一默,轻声说道:“奴婢不能就这样看着姑娘你……”

    青果紧了紧庄婶的手,轻声说道:“原本我应该拦着你的,必竟你求到了婉妃娘娘面前,她不帮你,她余心不忍。可她要是帮了你,我又怕她失了圣心,到时反而多带累了一个人……”

    庄婶何曾不是这样想,不然早在最初出事的时候,她就会要求青果拖人送她进京。但眼下,若是连九爷都自顾不暇,她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县在头顶的大刀砍下来?

    “不会的。”庄婶默了一默,轻声说道:“姑娘,您忘了不还有十二皇子吗?就算是为着十二皇子,皇上他也不会冷了娘娘的。”

    青果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好,那等襄荷来,我便让她带你出去。”

    庄婶点头。

    一时无话,众人各怀心思。

    就在青果想着,这只怕将是一个不眠之夜时,耳边却响起一串细碎的步子声,她原以为是狱卒提犯人,并没放在心上,但那步子声却在这时,停在了她们牢房外。

    青果怔了一怔,缓缓抬头朝外看去。

    一眼,便对上了一张清丽绝伦的脸,约十八九的年纪穿一身素色衣裳,杏眸微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青果愣了愣,等看到女子身侧的雪姬时,她抿了抿嘴,然后起身走了过去。

    “姑娘!”

    睡在她身侧的庄婶率先被惊醒,连忙跟着翻身爬了起来,也是一眼便看到了栅栏外的雪姬和那长相脱俗气质风华的女子,一怔之后,庄婶几步走到了青果跟前,目光警觉的神视着牢房外的人。

    紧接着凤梨也醒了过来,不多时,就连林氏和辛玉英也跟着醒来。她们先是不解的看向青果,但当看到牢房外白日里才来过的雪姬时,瞳孔一紧,齐齐失声喊了声“果儿”,但很快她们的目光也落在了雪姬身侧穿一身素白衣裳的女子身上。

    “你不认识我?”

    声音轻柔婉约,如同优雅的琴音。

    青果点了点头。

    站在一边的雪姬撩了一眼青果,然后神态略显恭谨的看向身侧的白衣女子,轻声说道:“公主可要进去?”

    公主!?

    电光火石间,不仅是青果,就连庄婶也是一瞬间知道了眼前一身素白气质高华的女子是谁!

    庄婶和青果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眼里都透出一个讯息,是福顺公主!她来干什么?

    这么一怔神的功夫,雪姬已经打开了牢门的锁,请了福顺公主进去。

    青果退到一侧,见庄婶一脸担忧的朝她看来,她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示意庄婶,她没事。

    福顺公主进了屋子,目光缓缓的扫过里面的人一眼,最后落在青果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杏眸里生起浓浓的不屑嘲讽之意。甚至连掩饰都不曾,就那样明晃晃的摆在众人眼前!

    凤梨看得不服,才要开口,却是被青果一脚踩住了裙摆。

    “姑娘……”

    青果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凤梨恨恨的撇了脸,干脆不去看高傲如同一只白孔雀的福顺公主。

    “现在,知道本宫是谁了?”福顺公主目光含笑的看向青果。

    青果点头。

    “既然知道,为何不行礼?”

    青果笑了笑,轻声说道:“行礼?”

    福顺不语,但脸上却是一副,你知道还问的表情。

    青果垂了眼睫,淡淡一笑后,轻声说道:“还是不要吧,福顺公主应该在皇觉寺替皇上祈福,怎么会来我这呢?我若是向你行礼,岂不是陷公主于不孝?”

    福顺公主绝美的脸上,清丽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再看向青果的眸子时,不屑之外便有了几分锐利。

    “果儿,”林氏胆战心惊的扯了把青果的手,轻声说道:“果儿,你……你别……”

    青果拍了拍林氏的手,对凤梨说道:“扶了太太去床上歇息。”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