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十七:讨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厨房里,郑欢乐带着丫鬟正亲自下厨给上官游做夜宵,突然见另一名丫鬟匆匆进来,并走近她附耳说道,“夫人,公主醒了。”

    应月稀宝的要求,郑欢乐没将她在府上的事宣扬,进来的这名丫鬟是她悄悄安排过去服侍月稀宝的,听到她醒来,郑欢乐点了点头,指着厨台上的一份食物,吩咐道,“把这些给公主送过去,顺便看看公主还需要什么,做事精灵点,别怠慢了公主。”

    丫鬟突然面露犹豫之色,紧接着又附耳对她说道,“夫人,昨日来府中的沈少主也在公主房中,您看?”

    闻言,郑欢乐突然一愣,有些惊讶的扭头看着她。炎瑾也来了?

    不过她很快也反应过来,这些孩子各个都不简单,能这般悄然的来,也很正常。

    抿了抿唇,她认真的对丫鬟叮嘱道,“此事同样不许宣扬,沈少主和公主本就有婚约在身,他来陪陪公主也是理所当然,没必要大惊小怪。你把吃的给公主送过去就可,没什么事也别去打扰他们。”

    宝儿在上官府睡了一天,那神色她看着都着急,作为过来人,她多少猜到点什么,可这种事哪能乱说的,别说他们年轻人之间吵吵闹闹,就连成亲后的夫妻还有拌嘴的时候呢。

    都不是外人,她自然也不会把人往外撵,再加上两人身份不一般,她更不敢乱说,就连相公她都没有知会,只是担心千姿姐找不到宝儿,所以才简单的告知了一声。

    说起来,宝儿的情况真的让她担心。今早见到她的时候,她都险些吓到。尽管宝儿极力的掩饰,说自己是贪玩所以一宿没睡,可身为过来人,看着宝儿脖子上的那些痕迹以及她疲惫的样子,甚至连走路都在打颤。

    这些,跟她当年被相公欺负时几乎是一个摸样。

    正是因为怀疑,所以她更不敢声张。他们小两口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她现在不放心的是自己儿子究竟喜欢的是哪家姑娘。

    说好今日把人姑娘带回来的,可又突然派人带口信说不回来了。

    这孩子,到底在做何啊?

    明知道他们心里都在操心他的亲事,他却搞这么一出。新媳妇总得要见公婆的,既然有了喜欢的人做何还要如此遮遮掩掩?简直就是存心惹他们着急。

    上官家也没有门第之见,想当初她都能嫁给相公,难道还有人比她条件更差的吗?

    端着为上官游做好的夜宵,她领着丫鬟去了书房。

    如今上官府的所有事务都是上官游在主事,而她则是负责打理府中的事务。这些年,夫妻俩一个主外一个主内,让上官泰乐得逍遥自在。

    “相公,夜宵好了,你先歇歇吧。”将食物放在桌台上,郑欢乐关心的唤道。

    “嗯,先放着吧。”上官游埋头在书案中淡淡的回了一句。

    见他忙得起劲,郑欢乐也没催促,谴退了丫鬟,然后沉默的坐到书桌对面,望着那年过四十却依然不减风姿的男人,她渐渐的开始发起呆来。

    如今珣儿有了心上人,说不定上官府很快就要办喜事了,再过不了多久,或许他们就要抱孙子了。想想,不知不觉,她嫁到上官府都二十年了。

    这二十年来,他们从最开始的矛盾争吵到如今恩爱美好,所有的往事记忆一幕幕重现在她脑海中,尽管曾经她也为了这个男人哭过、恨过,可如今她拥有的却是别人羡慕不来的生活,在当年,她甚至想都不敢想要这样美好的生活。

    千帆过境,回首往事,她甚至对自己曾经的任性感觉到好笑。

    难怪这男人总把她当孩子看,她那时的任性可不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么?动不动就闹别扭,动不动就哭,还让一群人为他们担心。

    “在想何事?”突然,头顶传来熟悉而低沉的嗓音。

    他什么时候到自己身前的郑欢乐一点都没察觉到,对上他探究的目光,她颇有些尴尬的红了脸颊。

    “没想什么……”她赶紧起身欲绕过男人,指着桌上还未揭盖的食物,“相公,你忙了这么久,先吃点东西吧。”

    上官游突然伸出手臂将她揽到身前,垂眸看着她躲闪的眸光,轻笑道,“想何事想得都脸红了?”

    “我哪有想什么。”郑欢乐脸红的想推开他,却被他抱得更紧,“相公,别闹了,你赶紧把夜宵用了,我还赶着回房呢。”

    “你这是在邀请为夫?”上官游脸上的笑意更深,低下头故意在她耳边吮吸了一下。

    郑欢乐缩着脖子直躲,没好气的打了他两下,“你别这么不正经,如今珣儿都快成亲了,你就不能收敛些?”

    “……?!”上官游唇角抽了抽。儿子成亲跟他有何关系?

    难道儿子成亲了,他就不能同自己的女人亲热?这是哪门子的歪理?

    眼前的女人,早就褪了当年的青涩稚气,如今在上官家中可谓是真正的当家女主人。说她秀外慧中一点都没浮夸,当年青涩的丫头早就出落得婉雅大气,善良的性子在哪都受别人的敬重,对爹也是孝敬有加,尽管她不精明,可是这些年,却把上官府打理得井井有条,让他想不爱都难。

    提起儿子,郑欢乐正好转移了话题,不想跟他在书房里亲亲我我,一把年纪了,让下人看到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相公,你说珣儿看上的是哪家姑娘啊?”

    “他自己的婚事他自己做主。”上官游无所谓的回道,对于儿子的婚事,他是真不想过问太多。有缘终会结成夫妻,没缘别人再如何干涉都成不了事。更何况如今儿子在朝为官,心思跟他这样的商人自然有许多不同之处。

    看着女人担心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好笑,“你啊操心了这么多年,如今他也不是孩子了,不必为他的事再过多操心。他有主见,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郑欢乐不赞同他的话,“珣儿是个听话的孩子,可是他既然有了心上人,做何还要遮遮掩掩的?”

    上官游笑着拍了拍她的肩,“可能对方身份不便让人知道吧。”

    郑欢乐皱了皱眉。对方身份?

    她现在就是搞不清楚对方是如何的身份所以才焦急的。

    看了一眼桌上她精心准备的夜宵,上官游揽着她走到书桌后,“好了,别多想,珣儿做事有分寸,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你就安心等着喝媳妇茶吧。”

    就他所知,同儿子来往的女子就那么两个,排除宝儿那丫头,还能有谁?

    只不过对方的身份不一般,在没确定之前,还真不宜宣扬,免得坏了别人的名节。

    想到什么,他突然朝愁眉不展的女人暗示道,“欢乐,你空闲的时候多准备一些聘礼,别太寒酸,尽量挑选贵重些的,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能派上用场。”

    他们上官府娶亲,可不能让人看笑话了,对方真是那女子,那么就不是普通的亲事。过两日,他或许应该进宫一趟,同钦城商议,最好是让他出面把这门亲事给说定下来。

    听到他的交代,郑欢乐更是摸不准头脑,难道对方来头很大?京城里能比得上他们上官家的人家并不多啊?

    ……

    另一处僻静的院子里,里里外外都格外安静。丫鬟送了食物进房以后就一直守在门外,里面的人没吩咐做事,她也不好进去打扰。

    房间里同样很安静,坐在床上,月稀宝木讷的嚼着食物,而床边,男人有些笨拙的喂她进食,两人基本上都没交流。

    嘴里嚼着可口的食物,可月稀宝却吃得无比别扭。好几次她都想拒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