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肆叁章 新雁过妆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卷四:韶华逝——浮生未歇】

    第肆叁章:新雁过妆楼

    姜国--皇城--皇宫

    御花园

    赵毅风和江玉树在东齐城养好身上的大伤小伤后,终于有闲暇时间回到皇宫偷得浮生半日。

    西南的军队已经撤回,天倭攻打的兵马已经回城,一切安然。

    江玉树眼眸灵动,抱着怀里的孩子,笑的一脸满足。

    谢易牙看完医书后,拿着手里的飞刀投掷向远处的树干,倒也有江玉树的影子。

    赵毅风哀叹一声:“这孩子什么时候长大。朕真想他快些长大,朕将这一身本事给了他,得个快活啊。”

    “待姜国稳固后。”

    赵毅风不解:“玉树心中的‘稳固’是何意?”

    “九州升平,四海着定。五国一统,天下共主。”江玉树轻摇怀中的孩子,清雅一笑:“只有那时,这天下才算真的太平。”

    “否则,各国就算和睦相处。那和平也只是假像。人一旦为一国国主,看哪个国都不顺眼,总想着兼并取之。你我也只能偷得浮生。”

    赵毅风剑眉深凝:“一鼓作气才是正理。”

    正说着,一枚飞刀忽的想赵毅风方向飞过来。

    飞刀眼看就要刺向赵毅风。

    赵毅风轻微偏头,眸光一紧,右手两指缓而疾,墨袖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一声衣动。却见飞刀被赵毅风两指夹住,在左眼边振起他墨发飞扬。

    赵毅风端坐如山,一动不动,手上力道一发,却见飞刀旋转一个弧度急速向谢易牙所在弧度飞去。

    “老天!”谢易牙惨叫一声,旋即转头向江玉树伸手躲。

    “呛!”的一声,飞刀直直定在远处的一颗树上。

    “吓死人了!吓死易牙了!公子救命。”谢易牙紧紧抓住江玉树的水袖,像牛皮糖一样向他身上靠去。

    赵毅风眼眸如冰的冷看着他:“谢易牙,你都已经十七岁了,怎的还是这般闹。想暗算朕,还要再学几年。”

    江玉树有些无奈的摇头:“易牙,你着实放肆了。为师不求你学的炉火纯青,但是保护自己和师弟总是可以呀。”

    泓玉帝不想再管谢易牙如何,挪了位置坐到江玉树身边。朗声道:“玉树莫要担忧,待他满了十八,朕将他丢到军营训上两年。他这小子是习武奇才。定有一番作为,有朕在,定会好生栽培与他。”

    江玉树淡淡一笑:“那就劳烦你了。”

    “啊~~哇~~~爹…爹…清…玉…”江玉树一愣,循声望去,却是怀里的孩子牙牙学语,胖乎乎的小手紧紧抓住他胸前衣襟,嘴巴砸吧砸吧。

    江玉树生怕抱着他不舒服,连忙将怀里的位置挪了挪,给他舒适的地方。

    孩子身上有淡淡的奶香味,圆鼓鼓的小脸吹弹可破。

    “玉树,这孩子就爱跟你亲近……”赵毅风巴巴看着怀里的孩子,粉嫩嫩的就想抱一抱。“这可也是朕的孩子,怎的就不跟朕亲近。朕一抱他就哭,也不知是何缘故?”

    泓玉帝你要知道,这孩子是玉树孕育九个多月生下,在他腹中知他心思,感他情绪,您那时在外打仗,也没心思顾及啊。所以这孩子和玉树亲也是应该理解的。再者,你阴沉沉的气息也不怕吓着孩子。

    泓玉帝摸着江玉树怀中孩子的小脑袋,露出慈爱的笑:“宝贝,谁是爹爹啊?”

    “清…玉~~”小婴孩砸吧嘴,向江玉树怀中又动了动,偏过脸避过赵毅风。

    赵毅风脸色一变:这孩子不识爹娘?

    “赵毅风——”

    “嗯?”

    江玉树轻晃着怀里的孩子,笑着看他:“我们给孩子取个名字。”

    赵毅风眼有感激,心有所动,脑有所想,凝定他一刻,而后温柔道:“这孩子和玉树亲近,又是玉树辛苦孕育,现在又是玉树哄抱。朕实在想不出这名字来,再说玉树才学极佳。那就玉树来取。”

    江玉树合眼沉思,想着樱花烂漫时刻,那一抹红绽放,傲然天地,灼痛人眼,万丈光芒。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叫灼华如何?”

    “灼华……灼华……”赵毅风一拍案几,“好,就叫灼华——江灼华。”

    江玉树忽的抬头,大惊:“陛下可是用清玉的姓?这样有失体统。”

    “不。”赵毅风眼眸灼灼看着他:“玉树休要多言,朕心已定。”

    他为这个国,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这江山本就是他的聘礼,应该属于他,用它的姓又何妨。

    于是,赵毅风和江玉树的孩子沿用清玉公子姓氏,取名为——江灼华。也就是未来的文景帝,开大同盛世的文景帝。

    “灼华~~”泓玉帝冷着脸,摸着他的脸蛋,一手握住他嫩嫩的小手。

    “哇呜~~~”似是被他阴冷的气息吓到,也似是不喜被他触碰。小灼华放声大哭。

    “你摸他作甚,吓着他了。”江玉树一边哄一边摇。“哦~~灼华乖~~灼华乖~~”

    “这孩子怎的认人,朕可是他父皇。这般和你亲近,以后都不知道他爹是何模样了。”赵毅风瓮声瓮气道:“这孩子日后玉树少抱着养,丢给乳娘。”

    江玉树心下摇头:你以为这样孩子就会和你亲近了?

    “好了。你也别气了。”江玉树抱着怀里的孩子,微嗔道:“你把你阴冷气息收一收,孩子应该不会疏离你。不信试试。”

    “好好好——”泓玉帝收敛气息,释放出慈爱模样,伸手接过哭嚎不止的小灼华,脸上一脸慈父模样。“好了,朕的乖儿子,莫哭了。爹爹给你绿豆糕好不好?”

    江玉树扶额:这牙都没长齐,如何吃绿豆糕?

    小灼华不为所动,继续哭嚎。

    泓玉帝耐心耗尽,立马威胁:“你哭!你还哭?你再哭把你丢小黑屋。再哭我就把你丢下去。”

    “哇~~~”小灼华哭的更大声了,隐隐有声震九霄之势。只是一双手向赵毅风怀中抓取,死死不撒手。

    赵毅风旋即转头对江玉树笑道:“你看这孩子随你的太多了。这般不认输倔强傲然的之人。”

    江玉树摸索起身,走至赵毅风身边,摸着灼华小手给他温柔劝哄:“灼华听话,爹爹给你绿豆糕,听爹爹的话~~”

    那温柔如水的声音听的赵毅风都想多沉醉一会,陷入江玉树的温柔中。何况那孩子。

    小灼华睁开水灵灵的眼睛,四周望了一会,咧开嘴笑。

    终于不哭了。

    赵毅风仰天一叹:这孩子真不好带。

    笑意悠悠的看着江玉树:“玉树,你可真是有本事。这孩子半数随了你,朕怕是救不回剩下半数了。”

    江玉树摸着孩子小手,笑道:“你啊,是心里想的事太多,心不定,也没耐心。日后多对他笑笑,他会知道的。”

    赵毅风颔首,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那笑脸怎么看都有些像某种狡猾的长耳生物:“灼华~~叫爹爹~~”

    “清~~玉~~”软软的孩子咧嘴呵呵笑,哈喇子蜿蜒流出,浸湿赵毅风的衣袖。

    “叫~爹~爹~”赵毅风耐心的哄着。

    “清~~玉~~”

    赵毅风脸一横,咬牙切齿:“叫……爹……爹……”

    “清~~玉~~”

    好吧,泓玉陛下已经快疯了,这孩子平日都是谁带的,这是典型的不认爹啊。

    心里腹诽:若是让朕知晓谁在背后破坏父子感情,定叫他五马分尸!

    意味深长的扫视一周,谢易牙看到他的笑容,不由的冷战一打。

    笑意温柔的看向江玉树:“玉树这孩子哭嚎的也累了,朕先把他送回寝宫。即刻来指点谢易牙武艺。”

    谢易牙被他那话震的心下一抖。

    赵毅风不知道的是谢易牙还真是破坏他们父子感情的终极操控者。在江玉树和赵毅风不在的日子里,谢易牙每天抱着小师弟的第一句话就是:“清玉。”

    久而久之,这孩子就算不会说话也形成了意识。

    可怜天下兄长心啊。

    东桑--国土郊外树林

    一车车桐油集装在酒坛中,旁边矗立着几驾投石器械。

    离投石器械三百里的远处,矗立着更多的投石器材和酒坛。

    东桑国主宗政毅与一个炼油师并肩而立,在山坡上远远望着下端情形。

    “预备——”守卫大哥一声令下:“倒油,点火!”

    投石器长竿仰天,一刻石头在空中飞过!

    一声巨响,接着便是熊熊火光,火苗肆意蜿蜒,燃烧一片树木,可怜焦土!

    从天而降的石头在空中与风摩擦,石头表面的桐油遇热发亮,摩擦生火,落地时石头炸裂,内里浸染的桐油流溢,燃起熊熊大火!

    地动山摇!

    火光漫天。

    热气灼人。

    远处的树林被大火包裹,帐篷和飞沙都被吞噬进了火中,无数尘埃在远处的树林上空漂浮。

    “恭喜帝君!”东桑第一炼油师喜不自胜。“这桐油的燃烧速度果然超脱于一般火速燃烧,御风摩擦即可产生熊熊大火。更难得的是这些物件只需酒坛分装,分批运送即可。这要是在交战中那可是一大优势,这桐油无色无昧,烧起火来,那是跑都跑不赢啊!”

    宗政毅满意颔首:“大师功不可没,封侯入朝也不为过。来人,赏黄金!”

    炼油大师高兴:“谢帝君!”

    看着炼油师贪恋的眸子和不加怀疑的接过侍卫送来的赏金。宗政毅唇角微勾。

    “啊——”一声惨叫,破口而出!

    山坡上的气氛瞬时降了几个度!

    东桑第一炼油师傻傻的看着守卫大哥将他匕首刺进胸口,有利落拔出。血花飞溅,炼油师瞪大双眼倒在宗政毅脚下,手中紧紧握住黄金。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珠玉无罪,怀璧其罪!

    宗政毅嫌弃的用丝绢擦了擦手,又轻吹了一记自己白嫩的手:“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就你也配和孤王并肩而立,侃侃而谈?”

    “传孤王谕令,将参与桐油提炼的大小工匠,一律杖杀,不留活口!”血腥的命令下达,宗政毅好似想到了什么,一抹阴毒的笑由他嘴角发出:“江雨柔,这江玉树还是你堂哥吧,第五赤眉应该还是北璃太子……”

    姜国—皇宫

    江玉树在皇宫煮茶,特邀了缘来品。

    当了缘见到江玉树时,江玉树一身红纱曵地长袍在身,正行云流水的倒弄手上的茶水。

    日光照在他脸,有些苍白荏苒的感觉,不明的双眸,清减的容颜,越发显得他容易摧残。

    他面前的茶水冒着香气,却也透着煞气和杀气。

    注视着江玉树良久,了缘无声一叹。

    知晓来人,江玉树起身躬身一礼。了缘慈眉善目回敬一礼。

    “今日天气大好,特约大师来品茶。清玉仅善如此。”伸手示意了缘坐下,递过一杯茶。

    江玉树浅浅微笑。岁月依旧眷顾他容颜,唯独这笑,又多了份萧瑟的味道:“清玉许久未曾和大师品茶。前不久陛下与我品茶,参的理不同,今日倒是要看看大师的见解。”

    “善哉善哉。”了缘温和慈爱。身上的檀香和江玉树的茶水香气柔和,有一种温和人心的感觉。

    “公子有请,怎敢不从。”接过江玉树手中的茶水。了缘细细看着茶水。

    浅尝一口,了缘皱眉。

    江玉树合眸静候他接下来的话,温和从容浅笑,看不到一丝傲然。

    已经是早春三月,但江玉树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樱花清冽的香气,自由其内在轻灵。

    “公子的茶越来越苦,也越来越涩,煞气太过,已经深入心肺。公子你……”

    听闻了缘大师的话,江玉树无奈一笑。

    “公子勿要嫌弃老衲多言。公子这般劳心劳力与公子身子有害无利。公子还是放下举国政务,安心休养,远离权利烽火,求一份宁静致远。”

    江玉树温润有力点头:“多谢大师美意,清玉知晓。”

    “公子,上次在哲蚌寺求平安时,老衲已经说过公子命中还有一劫。”了缘悲从心中来:“公子从先孱弱,早先在抚国公府静养。那时远离争斗,也能求一份心安。可如今进入皇宫,挣起不破。皇宫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