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五章 :前面无题,你是我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在月宇有这么一说,死人入殓之前为了防止尸体过于难看,就要给死人化妆,让她/他恢复以前的样子。

    安倾一听就往慕容执的闺房里走,却被裴默给拦住了。

    “你干什么去!”裴默拽住她的手腕子问。

    她头也不回:“我去看慕容,你给我放手!”

    裴默一把把她扯到怀里,低声道:“别去,看死人晦气!”

    “放屁!”安倾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硬是挣脱了开來,往慕容执的房间走去。

    裴默知道自己册封之日即到,本來到这儿已经晦气了,如果去见死人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噩运,但是他又不放心安倾前去,在原地烦躁地跺了几下脚之后,还是跟了上去。

    安倾走到门口,平复了心情,然后轻轻推门。

    外室沒人,她撩开帘子,看见慕容执躺在床上,南宫远捏着眉石在给她画眉。

    “你知道一个男子给女人画眉,是什么意思吗?”安倾的语气明显的冷静。

    裴默跟着她进來,一眼就瞧见那对夫妻的‘恩爱相儿’。

    南宫远沒有答话,手也沒见顿一下,直到画完了才说:“麻烦你们出去,带上门!”

    裴默如闻大赦,连忙拽着安倾要出去。

    安倾一把甩开他:“陛下先出去吧!您千金之躯,可受不得这儿的寒气!”

    裴默被她这么冷嘲热讽的,也有些受不住了:“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的意思就是我要和慕容姐姐说几句闺房话,你要听吗?那就留下吧!”安倾不去看他。

    他憋了一会儿气,见安倾还是沒有一点服软的意思,只好愤愤而去。

    安倾走了过去,身子一探,便看见了慕容执那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十分美好,只可惜脂粉再多,也挡不住她脸上的苍白。

    “你要说什么?”南宫远轻轻地把慕容执放下,捏着她的手问。

    安倾:“你爱过她吗?”

    “我相信她会知道我的心意!”南宫远拿起一旁的剪刀,给她修指甲。

    安倾又说:“什么时候的事!”

    南宫远剪指甲的手一顿,然后说道:“今儿早的事情!”

    “你怎么相信她会知道你的心意!”

    安倾这话带着点儿刺,但是南宫远却从这话里面听出了点儿毛头。

    “你是什么意思!”南宫远突然有一种要知道真相的预感。

    她沉默了一阵子,才说:“你们俩圆沒圆房!”

    “……”南宫远对这个问題很是尴尬,但是他确切地清楚这个问題可能牵扯出一些慕容执的秘密:“沒有……”

    “呵!”安倾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就算你上了她的床,她也会把你踢下去的!”

    南宫远突然想起慕容执离家之后,小苏和他说过,慕容执的守宫砂已经消失了,他轻轻卷起慕容执的袖子,果然上面的守宫砂已经消失了,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了,不是他不相信慕容执,慕容执对他一心一意,他从來沒有怀疑过,那么就是有人用强……

    “我先回去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