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二章 :谁是叛徒?安倾严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安程不自觉嘴角弯了一下,慢慢展开纸卷,上面写着四句诗句:探入云层纵看峰,挺直腰杆任霜横;虚怀久酿钢柔志,曲韵天成懒问筝。

    重要的是第三句。

    虚怀,虚怀若谷。

    这丫头是变着法子讨自己欢心求原谅呢?

    安程叹口气,把纸递给了太监:“拿去叫内务府的人裱起來,挂在朕的书房里!”

    安倾见目的初步达成,道:“父王,女儿有一件小事,想求父王成全!”

    “什么事!”安程感了兴趣。

    “女儿想下一道诏!”安倾答道。

    “那就下吧!不必问我!”安程挥挥手。

    安倾直截了当地说:“女儿想借用莫安皇室的名义下一道诏,昭告天下!”

    “你要下什么诏!”安程不禁疑惑。

    安倾斩钉截铁:“休书!”

    三天后。

    月宇的皇宫整个炸开了窝。

    各个宫女太监私下里慌乱地打听消息去慰藉自家主子的好奇心。

    裴默在延禧宫喝了不下三壶的茶都压不下心中的怒气。

    摆在他面前的一张纸上赫然写着:

    自姻亲以來,夫妻冷淡,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今日邀及诸亲,以求一别,物色书之,各还本道。

    愿相公相离之后,重振雄风,再创伟业,巧娶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女,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前妻,,安倾上书

    下面则是安倾鲜红的手指印,以及刺眼的莫安玉玺印。

    真是胡來。

    裴默真是恨不得飞到莫安去,把安倾揪出來,好好地‘疼爱’一下,再教她为妻之道到底是什么?

    休夫,这件事她还真是能做得出來。

    “陛下,皇后娘娘求见!”小六子把头埋得很低,生怕陛下迁怒与他,让他脑袋不保。

    裴默‘啪’地一声拍了一下桌子:“谁让她出來的,,把她给朕赶回去,如果她再敢出來,别怪朕把她打入冷宫!”

    小六子抖了抖,连忙退了出去。

    “怎么样!”严离看见小六子出來了,溃散的瞳孔聚散,加了一点神采:“陛下同意见我了吗?”

    “娘娘!”小六子把袖子里藏着的手镯子还给了严离:“您还是别为难陛下了吧!免得陛下一怒,到时候就都无法挽回了!”他的声音里透着无奈。

    严离肩一垮,捂着脸哭了起來:“陛下……”

    小六子不敢在外面久留,也沒理这位落魄的皇后,直接回了延禧宫伺候裴默。

    “给朕准备笔墨!”裴默黑着脸沉声道。

    小六子连忙把笔墨准备好。

    裴默端了墨,龙飞凤舞地在橙黄的纸上写了几行字:

    淑妃甚贤,朕观其良德才学,特晋封淑妃为贵妃,嘉言懿行,特取‘懿’字赐为封号。

    写完了又拿着玉玺盖了一个红章,这才安心。

    “哼,我看你怎么逃出我的五指山,莫安皇室,别逗了,自古男休女,你那套不作数!”裴默得意地轻声嘀咕。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