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7章】回苏府,搬石头砸了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平阳侯府,突来的变故惊得老夫人差点跌倒,她反复问了苏平安好几次。

    “你说慕寒他没有死?”

    苏平安被撤了侯爵,在礼部更加不受人的待见。老夫人问他,他半晌才点了点头,耷拉着脑袋,精神萎靡。

    秋菊等几个丫头却喜滋滋的说道,“这可是个好消息呢。”

    苏慕寒风度翩翩,对下人们一向都和善,府中几乎所有的丫头们都在暗暗爱慕他。

    老夫人却是面色一寒,扫了一眼秋菊,“你们且出去!”

    秋菊吓得一下子收了笑容,带着两个丫头悄悄的退下了。

    苏平安低着头,神情有些沮丧,“他没死,他改了身份易了容做了章太尉的义子,皇上不仅没怪罪他,还封他为平阳侯世子,等他大婚再继承侯爵。我的爵位被撤了。”

    “你真是没用!”老夫人哼了一声,“侯位在你的手里,居然还弄丢了!我白养了你!咱们几十年辛辛苦苦的不就是为了那个侯位么?你还弄丢了,慕景被关进了牢里,咱们现在又没了钱去保他出来,慕晨又是个痴儿,你弟弟又是个扶不上墙的,咱们这是又输给那们了么?我怎么能甘心!”

    “儿子也不想啊!”苏平安唉声一叹。

    “不行,得想办法,除掉他!”老夫人眼中戾色一闪。

    苏平安一向处事胆小,被老夫人的话吓了一跳,“娘,他现在可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太子与李贤谋反,皇上已封他为将军,直接接了李贤的兵权,正全力缉拿太子一伙,要是他出了事,咱们一家都得是死罪。”

    他越说声音越颤抖,说到最后已是一身的冷汗。

    “那我也不能看着他们那一房的得势!”老夫人冷哼一声,“我为这个家操心这么多年,她又干什么去了?生下一个儿子就死了!儿子还是我养大的,赁什么功劳好处都是那个女人得了去?我一辈子活在她的影子下,死都死了几十年了,她儿子还要为她立牌坊,就没将我放在心上过!我绝不甘心!”

    “……娘。”苏平安从没见过老夫人这样声色俱厉过,竟被吓住了。

    老夫人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要是她的儿子中用的话,她何苦处处操心?

    她活了六十多岁了,本该享受晚年,可是儿孙们都不争气,她亲自调教的儿子竟输给了一个没人教养的苏武安!

    老夫人恨恨说道,“我自有安排,你且配合好!你弟弟是指望不上了,这事有咱们母子就可以了。”

    ……

    章明启恢复了身份成了苏慕寒后,却比以前更加忙碌了,为了不让李贤的旧部在这次围捕中发生兵变,他选的全是昔日父亲的旧部。

    苏家派人请了他好几次,他都没有回苏府。

    念瑶化妆成一个小兵跟在他身后寸步不离,除了上茅厕,她一直都跟在他的三尺之内。

    这让苏慕寒很无语。

    他打又打不过她,骂她又没用,什么脏话狠话在她面前出现,她只当风吹过。

    已经是三更天了,苏慕寒正要歇息,念瑶又阴魂不散的来了。

    “你到底要怎样!”苏慕寒将她抵在墙上,双手摁着她的肩头,两眼冒火。

    念瑶却是眨眨眼,故意扭了扭身子,将领子扭开了些,露一抹雪白的锁骨。

    她唇角弯起,心扑扑直跳,啊!这姿势好销魂!好霸气!这样的男子姐喜欢!

    “你嫁给我就行了。”她嘻嘻笑道,“或者,我嫁给你,二选一!”

    苏慕寒闭眼,咬牙,“能不能选别的?”

    “可以。”她勾唇说道,“我们一起私奔,我抛掉这什么鬼公主的身份,你也不要回苏家做什么劳什子的侯府世子。咱们去一个世外桃源,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苏慕寒脸上一抽,绕来绕去话题一样,他没好气的说道,“人少的地方会有鬼。”

    “呵!”念瑶眼皮一翻,“我可是无神论者。世上哪有鬼!”

    苏慕寒突然脸色一变,眼睛直直的朝屋外看,袖子一挥,屋内的烛火灭了。

    念瑶看到他熄了灯,心内马上欢喜着憧憬着双手捧着心一脸花痴样的期待着。

    吹灯好呀,吹灯好耕田,苏慕寒终于开窍了,果然死缠乱打就是有效果。这一招一定要写进她的御男宝典里。

    哪知他突然冒出的一句又吓得她尖叫一声。

    他幽幽说道,“那你的……身后……是什么?老长的舌头,脚不着地的飘着,月光下,他居然没有影子……”

    她啊的尖声叫起来,猛的往苏慕寒的身上一扑,“我最怕鬼了,你不要吓我!”

    苏慕寒恨恨的将她从身上拉开,趁着她吓得发抖的时候,一把揪住她身上的衣襟,以最快的速度将她扔出了屋外,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砰的一声将门关了。

    待念瑶回过神来,气得破口大骂,“苏慕寒,姐跟你没完!你等着!”

    苏慕寒才不理会她,拍了拍手,扯过被子捂着耳朵呼呼大睡了。

    第二日,玉雪来找他,说是答应了楚昀的婚事。

    他没说什么,只揉着她的头发,微笑道,“你喜欢就行,哥哥一直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他本来现在还不想回平阳侯府,尽管那里的人来请了好几次,他都没理。但玉雪要大婚了,排除她名义上的父母苏世安与章氏,她其实只有他一个亲人。他一定要将婚事安排得圆满了。

    “我晚上回府一趟,你同我一起去。”他道。

    苏慕寒要回苏府的消息传到老夫人那里,她呵呵笑了一声。“就算他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又怎样?花无百日艳,人无百日红,皇上未必事事都向着他,他要是惹着了皇上,一样是死罪。到时,这侯府的位置还是你们两兄弟的。”

    苏平安还在犹豫着,“这样,慕寒要是不要锦公主,淑妃娘娘可是要怪罪下来的。”

    老夫人眉梢一扬,“你放心好了。淑妃小时候可是在你外祖家长大的,她的性子我还不清楚?只要她看上的东西,绝对没有让出去的理。锦公主早看上了慕寒,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接触,这次请她来府里,她定会好好的把握这个机会。按着南楚的律法,娶了南楚公主,他是不能继承侯位的。你不能继承了,不是还有慕晨与慕景吗?”

    天擦黑时,苏慕寒抽了个空与玉雪回了平阳侯府。

    他们下马车的时候,平阳侯府前已乌压压的站了一群人。

    老夫人颤颤巍巍的从人群里走出来,一把拉着苏慕寒就哭了,“我还以为再看不到你了,你失踪了三年,府里派了多少的人去找你,一点消息也没有……,好了,现在好了,你平安回来就好,还帮你父亲洗去了冤屈。”

    她说着哭着,一旁的仆人们也跟着擦着泪水。

    苏慕寒却没什么表情,只淡淡道,“早就想回来,前一阵子因为身份的问题不方便进府,后来又出了太子的事,皇上那里安排了差事一时走不开,这才过了这么多天才回来。”

    老夫人又看着玉雪,“玉雪啊,在殿下那里过得可好?”

    玉雪什么也没有说,只冲章氏笑了笑,拉着苏慕寒便往府里走。

    府里的人将她打包送出去,还要对他们感恩戴德?她做不到。

    一众人表情尴尬的互相看了一眼,也随两人往府中走。

    府里的管家林顺取了祠堂的钥匙恭恭敬敬的送到苏慕寒的手里。“世子重归府里,钥匙理应归世子掌管。”

    “林管家。”苏慕寒微笑道,“林管家在府里也有四十多年了吧?”

    林管家一滞,不知苏慕寒突然问这话的意思,便小心的回道,“是的,有四十五年了。”

    苏慕寒哦了一声,音调拖得长长的,“你在是我父亲出生的那一年来府上的吧?”

    林管家看了一眼苏慕寒,“是。”

    他心下不停的腹诽,世子怎么好好的问这个?三年不见他,他除了外貌没有变,整个人的秉性全变了,林顺几乎不敢直视苏慕寒的眼睛。那眼神凌厉,仿似要看到人的心里去。

    苏慕寒随意的将那钥匙往袖中一塞,拂了拂袖子,抬步往府中后院走,神情闲适的边走边说,“那么林管家对府上发生的大事小事都是一清二楚的咯?也还记得井姨娘吧?”

    井……井姨娘?

    林顺的额头上开始冒汗。他正思索着该怎样回答,苏慕寒已走远了,正与玉雪开心的说着什么。

    酒席在前院的正厅摆开,府里这次还请了忠勇侯世子与刘丞相做陪。淑妃也携了锦公主来拜访老夫人。

    锦公主坐在苏慕寒的邻桌,她笑着道,“我就说嘛,章太尉只是个文官,他的儿子怎么会有那样超凡的武艺?原来你是苏将军的儿子,锦儿最是崇拜英豪了,苏世子,请让锦儿敬你一杯。”

    锦公主已到了及笄的年纪,身材苗条,面如杏桃,一双凤眼流光生辉的一直跟着苏慕寒。

    苏慕寒淡淡看了她一眼,眉尖微微蹙着,但她是公主不好驳了她的面子,便接了她的酒一饮而尽。

    她又走向玉雪那里,“四小姐,我没有姐妹,想与你结为姐妹怎么样?这样我可以常来找你玩了。”

    她眨着大眼睛看着苏玉雪,玉雪想着反正自己也没有姐妹,马上就要与楚昀大婚了,会与她常见面的,便爽快的答应,“好啊,你比我小,我叫你一声妹妹吧?”

    她高兴的嗯了一声,两人这就以姐妹相称了,锦公主笑道,“你既然成了我的姐姐,就得接受我敬酒一杯。”她倒了一杯酒递给玉雪。

    玉雪笑着喝掉了。她又倒了一杯递过来,“听昀哥哥说,他过几日会娶你,你便会成我的嫂嫂了,所以还得让我敬一杯。”

    玉雪想想,她说得对,便又喝了。

    锦公主见她一口气喝了两杯,又开始倒酒。

    苏慕寒眼神一缩,将她递到玉雪跟前的酒杯夺了过来,

    “这杯酒让她哥哥代为喝了吧。”

    “代酒可以啊。”锦公主俏笑道,“不过要喝就要连喝三杯哦,这是代酒的规矩,不能破的。”

    不过是三杯酒,这酒的味道较淡,他并不在意,一气饮了三杯。

    锦公主这才收了酒壶笑着坐回自己的桌边。

    又有刘丞相与忠勇侯世子来相继敬酒,苏慕寒都一一喝了。

    酒席上,除了忠勇侯世子的妙语连珠,苏慕寒一直都静坐不语。

    月上树梢时,酒席散罢。

    苏慕寒别过老夫人与苏平安苏世安,只带着玉雪往紫园而去。

    紫园是昔日甄氏住的地方,如今早已是残墙断瓦。

    月光下,他的脸色有些冷,眼神有些讽刺。他呵呵一笑,“玉雪,这府里的一切都是我们兄妹的,明日……我要将那些人……全赶出去!全……赶出去……。”

    他越说舌头越打结,身子也开始晃悠,这才喝了多少酒就醉了?

    玉雪脸上一抽,忙唤过隐在暗处的五月将他背到他以前的屋子寒玉轩去。

    苏慕寒走了,玉雪也开始头晕了。今日这酒可真好,才喝了两杯……

    她揉了揉发胀的头就着地上清冷的月色,阔袖一甩,脚尖轻抬,一个轻轻的旋转,一只舞就要开始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