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节 汉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司马!东门已破……”

    “司马!南门已破……”

    “司马!西门已破……”

    硝烟弥漫的战场横尸遍布,一位七尺身高,面庞白皙、双眼如鹰、鼻如悬胆、耳似弥勒、双手似猿的少年傲立在斑驳的城楼上,血染战袍的别部司马刘澜擦去嘴角的血迹,身边‘大汉龙骑’团战友已经全部战死杀场,只有寥寥无几还活着的部下npc。

    回头望了眼不到百人的npc,对亲卫李尚说:“怕不怕!”

    npc李尚机械的回答:“怕!”

    刘澜笑了,很狰狞:“老子掉级都不怕,你们这些npc怕什么!”这是网游三国龙腾团任务:《血战卢龙》,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等待团长带大队团员到来!

    鱼肠剑瞬间出鞘,高喊一声:“誓与卢龙共存亡,杀啊……

    这样的场景一遍遍在脑海里重现,好似幻灯片,反复的,不间断的播出着。

    我到底是怎么了?

    浑浑噩噩中,刘澜只觉着置身在混沌初开的世界,睁开双眼,但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可耳边却如此真实的听到了四周传来乱糟糟的声响,甚至还有妇孺的哭泣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记得,记得后来他与npc士卒被包围,鲜卑人在马上欢呼雀跃,但又一点也不急着解决他们这支百人残兵队,然后他看到一名鲜卑骑士快马飞奔到鲜卑千长身前,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千长大喊一声,指挥着所有鲜卑人弯弓搭箭。

    当黑压压如同黑云一般的箭雨将头顶上空覆盖时,刘澜知道自己今天肯定要掉级了!

    心情郁闷,已经开始骂娘了,带着团里精英守了‘卢龙寨’五日,盟主慕容武竟然没有从土垠城赶过来?他是白痴吗?就是蜗牛都能爬来何况是他!

    看着飞来的箭矢连拨打的心情都欠奉,现在想着的就是快点死,然后到回城点去质问慕容武这一仗到底是怎么指挥的,若是不给一个说法……

    然后,当羽箭落下,当无数羽箭将他射穿如刺猬,当身后npc悲鸣似鬼嚎,刘澜就此失去了记忆,对之后的情况一无所知。

    大脑一片空白,双眼迷茫,毫无焦距地望着眼前漆黑一片的天际,站在这暗无天日的天地间,连思考都慢了半拍,久久才自言自语说:我该去哪?又能去哪?而这里又是哪?“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啊~~~~~~”

    眼前依旧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可那凄厉的惨叫声却在耳边响起。

    滴!

    好像有一股粘稠物溅落脸颊,黏黏的正一点点的滑落,直到嘴角,下意识的舔了舔,咸咸的,还有些腥!

    等等,这不对劲,这粘稠的东西是什么?他伸手蘸了点,粘粘的,湿湿的,可为什么看不到,难道自始至终这只是一场梦,一场四周漆黑一片的梦魇?

    灵台尚有的一丝清明让刘澜拼命挣扎起来,他用上下牙狠狠一咬舌尖,剧烈的疼痛让他大呼一声的同时打着激灵睁开了双眸,可突如其来的刺眼阳光好似能够焚灼眼球,尤其是头晕目眩的好似整个天地都在眼前晃动,天旋地转浑浑噩噩。

    刺眼的阳光灼炙着眼球,只觉得眼前空间都变成了黑白色,远处树木人影好似和身前的草坪重叠在一起,黑白两色使头脑更胀了,好像要炸掉一样,痛苦的呻,吟一声,第一时间闭上了眼睑,可就算这样也只是让灼炙眼珠的痛楚消失却依然无法缓解如同戴上紧箍咒般的痛苦。

    痛苦的指挥着颤抖的双手揉着太阳穴希望能够缓解撕心裂肺的痛楚,慢慢的,也就是几秒钟,也不知是闭眼后眼前再无黑白色而是再次陷入漆黑一片的原因还是双手的按摩起了作用,反正头部疼痛终于有所缓解了。

    直到头部再无胀痛传来后刘澜又试探着睁开双眸,这一次没有再向刚才那样骤然睁眼,只是微微的眯着眼缝,试探着眼球所能承受的底线。灼痛的感觉依然很强烈,好像辣椒水入眼,眼泪不受控制倏倏流下。眸子火辣的感觉并没有让他放弃,必须要坚持下去,不仅要与天斗,与地斗,更要与心中放弃的意志斗。

    他害怕,害怕一旦妥协这辈子就只能与黑暗相伴,这不是他要的,强烈的意志燃起了心中的勇气,就这样眯着眼适应着眼前的天地,几秒钟后,晕眩的感觉开始消退,而眼前的一切也不再只有黑白两色,而是出现了晃目的绿色和刺眼的红色。

    忽然,就在他睁眼的一瞬间他看到身前出现了一位如同站在哈哈镜前的高壮汉子,看起来遮天蔽日好笑至极,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眼前的汉子举起了手中的长鞭。

    出于人类自我保护的本能,他先闭上了眼,然后手臂护住头部,随即“啪!”的一声响,手臂间传来的巨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而皮鞭抽在手臂火辣的感觉更是如同蜘蛛网一般开始扩散,钻心的疼痛很快遍布全身,痛入骨髓的滋味让他紧抿着嘴唇,但额头的汗水还有那泪腺已开的双眸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咬牙吸着凉气,如同痉挛一般抽抽着脸,因为晕眩他的反应有些慢,直到疼痛入骨才反应过来被抽了一鞭子,蓦地站了起来,可那拿鞭子的壮汉已经转身走出了三步,当第四步步点刚落下时,才用着十分蹩脚的国语喝骂了一声:“再敢大呼小叫小心你的脑袋!”

    微微眯缝着眼帘的刘澜看着那名离去的鲜卑兵,立即反应过来自己并不在现实中而是在游戏里,心下大惊,难道自己并没有死,而是被俘了?

    可是明明调整过游戏中关于疼痛这类感觉的敏感度,为何还会有这般痛入骨髓的感觉?

    遭受鞭抽的手臂火辣辣的,泪花直流,心想着等下退出游戏一定要调整游戏敏感度。游戏里的人物小命既然得保,若刚才是其他玩家或是现实中被人抽鞭子他当然要大打出手,就算打不过也不能白挨鞭子啊,可既然知道那是npc,也就忍耐了下来,并没有同这些没生命的数据过多计较和纠缠!

    然后捂着手臂衣袍碎裂皮开肉绽的手臂原地颓然蹲下,嘴角还滴下了一滴血,正是刚才昏迷中的粘稠物,只是他并没有注意到。

    泪眼模糊的他凄然一笑,没有死就是天大的万幸了,哪有再去找npc鲜卑人麻烦的道理,这不是存心找死?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捂着小臂,面容略有些扭曲,但还是龇牙咧嘴对自己说了一句:以后再也不开敏感度了。

    很快,蹲下来的刘澜发现微微眯眼已经适应了眼前的天地,试着半开阖双眸,那黑白相间的感觉彻底消失不见,眼球有的只是绿色草坪更加脆嫩,红色的野花更加绚丽,发现半开阖着双眸并无异常后,彻底睁开了双眼,日已西斜,残阳似血,此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幅芳草萋萋,天高云淡的草原景象,四周是一望无垠的草场。

    草原很美,如同地毯一样的碧绿草丛从脚下一直蔓延到了视野尽头,草丛随处可见一丛丛狗尾草,期间还夹杂着各色野花为广褒无垠的草原平添了几分艳丽,而在近头,孤零零的柏树,突兀的槐树夹杂在野草杂花之间,而在这些树木之旁则是全副武装的鲜卑兵,此刻他们将自己还有一大群汉族妇孺壮汉围在核心。

    奈奈的,也不知道慕容武到没到卢龙寨,若是连这最简单的剧情任务都失败,到时候在论坛里还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虽然做剧情任务时是无法使用聊天功能的,但还是用意念想要打开好友栏,可眼前出现的一幕却让他心中大讶,为何好友栏无法打开?

    难道是因为在做剧情任务的原因?

    做剧情任务时是无法使用聊天功能的,只此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