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绿寻收到请帖的时候,青龙鱼正双眼发亮地说着化形之后的美好日子。

    在他的规划里,有他,有绿寻,有山谷,有林海,也有偶尔会过来的陆尔和林定。

    但除了这些之外,别的就没有了。

    “等我化形之后,一定要让陆尔给做一顿好的!”

    湖水被它的尾巴掀起一*浪头,然后又在自然的伟力下向着远方扩散,看着就声势赫赫。

    化出原形遮天蔽日享受着阳光的绿寻在树梢上显出一道虚影,纵容地看了青龙鱼一眼,笑问它:“怎么?不想出谷去了么?”

    早在千百年前,这尾小鱼还总嚷嚷着等化形后一定要出谷玩的,没想到,临近化形了,它就又改了主意。

    青龙鱼眨了眨眼睛,正要回答,视线却停在了绿寻虚虚伸出的那只手上。

    就见一道流光自天际向着这边蹿来,在空中盘旋一圈,落入绿寻手中。

    等到流光散去,显出内里,青龙鱼尾巴一个用力,整条鱼就已经脱离了湖水,漂浮在绿寻上方。

    它凑过去眨着眼睛好奇地看了一眼,顿时被请柬上的两个字惊住了。

    “结契?”

    因为这请柬是送到山谷林海的,陆司还贴心地将结婚这个字眼换成了结契,就怕万年宅的绿寻和青龙鱼看不懂。

    “结契?陆尔是要和林定结契了吗?”

    绿寻看了它一眼,实在无奈。林朗连战那两个大名明晃晃地写在请柬首页,这家伙居然愣是没看到。

    “不是他们。是林定的大哥林朗。”

    “哦......”

    既然不是陆尔和林定,青龙鱼也就没了兴趣。它甩了甩尾巴,回了湖里。

    绿寻摇摇头,翻开请柬略扫了一眼,随手在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扒拉出两件有点档次但又不怎么稀罕的灵宝,便连着回帖一起送了出去。

    又听见哇啦哇啦的一阵水响,青龙鱼从湖水里探出头来:“阿寻阿寻,你有没有告诉他们,我就要化形了?”

    绿寻看了一眼青龙鱼期待的小眼神,心里痒痒的,面上却盯着它:“你化形,不是只要有我就好了么?”

    青龙鱼傻眼看着绿寻,莫名地觉得心虚,尾巴不自觉地拍打着水面,掀起一层层浪花。

    “也......也是啊,啊哈哈......”

    绿寻看着打哈哈却没有反对的青龙鱼,满意地点点头,扬起一抹笑,看得青龙鱼心跳噗通噗通不停加速,压根就没有听见绿寻接下来的话。

    “不如等你化形了,我再带你出去找他们?”

    绿寻等了一会儿,完全没见青龙鱼有半点反应。他仔细打量了一下青龙鱼,又低头看了看还拿在手里的请柬,眨了眨眼睛,再度抬头看着青龙鱼。

    “阿鱼......”

    青龙鱼终于回过神,含含糊糊应了一声:“嗯?”

    “你......”对着青龙鱼那双比湖水清澄的眼睛,绿寻不知怎么,出口的话就变了,“快要化形了,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名字?”

    听到绿寻这样问,青龙鱼也不由得一愣。

    是啊,这都快要化形了,他的名字可还没有个着落呢!

    青龙鱼尾巴快速拍打水面,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过后,他直直地盯着绿寻:“阿寻,不如,你给我想一个吧?”

    绿寻压下唇边快要扬起的弧度,迎着青龙鱼带着期待的眼神,问:“我想?”

    青龙鱼一阵点头。

    “什么身份?”

    青龙鱼被绿寻问得一愣,几乎转不过脑子来。

    要给一名妖修取一个名字,尤其是得到天道承认的妖族真名,可不是那么容易。

    “我要以什么身份,来给你取一个真名?师?长?”

    绿寻看着愣在那里的青龙鱼,慢条斯理地将问题又重复了一遍,后面还给了两个选择。

    师?还是,长?

    青龙鱼认真地思考着,却又觉得,这两个答案,似乎,都有一点问题。

    可绿寻在他的生命中,确实一直都在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啊......

    师?长?

    青龙鱼想得头脑发胀,忍不住一头扎在湖水里,深潜入湖底。

    绿寻看着荡开的涟漪,双眼,唇边,全都是晕染开的笑意,就像那涟漪一样,一圈一圈地往外扩散。

    熟悉的湖水始终还是没能帮助青龙鱼想出个究竟,青龙鱼也越来越没有耐心,尾巴猛地摆水,从湖底蹿出水面。

    哗啦哗啦的水声中,他的视线扫过绿寻的手,径直黏在绿寻手里的那封请柬上。

    ‘结契’,那两个字简直像惊雷一样,直直劈落在他的身上,破开了他脑海里的那片混沌,终于让他抓住了那一道暗光。

    他的视线从那张请柬一点一点移到绿寻的脸上,最后定在绿寻那双包容的眼眸。

    “阿寻,我们也结契吧。”

    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由远及近,熟悉而陌生。

    别说绿寻,就连青龙鱼自己,也是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说了什么。

    看着绿寻平静到几近漠然的表情,青龙鱼烦躁地甩了一个尾巴,却半点没有后悔,反而将那口紧闭的长气吐出,一字一句郑重地重复了一遍。

    “阿寻,我们也结契吧。”

    绿寻的表情纹丝不动,就像湖边那块亘古不动的古石。就连和他一起走过这么多年的青龙鱼,也完全摸不透他此刻的想法。

    青龙鱼急了。

    “不是以师长的身份,而是作为我的道侣,给我取一个真名。”

    “阿寻,我们结契,好不好?”

    他还没有手,扯不了绿寻的衣角,只能猛眨双眼,让滚圆剔透的泪珠在眼眶里打滚,期期艾艾地说。

    绿寻对他向来纵容,尤其拿这样的他没有办法。

    这样的杀手锏,青龙鱼轻易不会使出,但现在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果不其然,绿寻叹了口气,无奈地问:“阿鱼,你还太小了,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青龙鱼一听,顿时气炸了,就连眼眶里的那些泪珠也收不住,一滴滴打落下来。

    “小?我哪里小了?”

    “我都已经出壳几千年,哪里还小了?”

    要不是他血脉传承远古,要不是他要凝练龙珠,也不会到了现在才要破丹成婴!

    青龙鱼越想越委屈,狠狠一甩鱼尾,继续怒吼而出。

    “你我结契,就是结成双修道侣,像陆尔和林定一样,明悟本心,向天道盟誓,终此一生,携手与共,不离不弃,永生相伴!”

    陆尔和林定,他们当年没有结契啊喂。

    绿寻颇为无奈,只能心下摇头。

    “陆尔能做到,我也能做到!”

    “你说我小,说我不明白,不明白的是你才对!”

    到了最后,他竟然逼问绿寻。

    “说,是不是你在外面又碰见了什么人!所以才嫌弃我?”

    那样理直气壮捉奸的模样,看得绿寻那压着喜意的双眼一滞,简直哭笑不得。

    他伸出手,摸上青龙鱼头上的鳞片,叹道:“你这一天到晚的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青龙鱼不说话,就那样委屈地瞪着他。

    “我没在外面认识谁!”绿寻想了想,认真地看着青龙鱼,“既然你确定,那就这样吧。”

    那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这样的声音在青龙鱼脑海里一遍遍回放,喜得青龙鱼欢呼一声,一个鱼跃跳入湖底,来回翻滚。

    绿寻看着平静湖面上掀起的一*浪潮,心头也是欢喜,唇边的笑弧不断上扬。

    那株植根在山谷林海中央的巨大菩提树无风自动,菩提叶悦耳的轻拍声扬起。

    “沙沙沙......”

    欢喜而完满。

    ——————

    林朗一个人坐在装饰得格外喜庆的房间里,看着身前那块巨大镜子里映出的自己。

    那身喜庆复古几乎灼伤人眼的大红衣裳,以及,那双比星辰都要更加明亮的眼睛。

    今天,是他和连战结婚的日子。

    在仪式开始之前,这个房间里,只有他自己。

    林朗伸出手,摸上镜子里那个人的唇角,丈量着它的弧度。

    此前的人生中,他从没有想过,他的另一个伴侣,会是连战这样的人。

    霸道,骄傲,说一不二......

    在对他动心之前,他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将来的伴侣会是什么样。

    温柔或者温和,内敛体贴。

    也不一定就要是女性,但大体脱不了这些要求。

    因为,他是林家的继承人,日后,将掌控整个林家,也将为林家这样一个偌大的家族撑起一片天。

    所以,他需要那样一个性格的伴侣。

    自他青春期以来,也一直在有意识地寻找着这样的一个人。

    只可惜,计划从来赶不上变化。

    镜子里的那个人笑意加深,那双在镜面游移的手也在一点点撑开。

    《天元界》,这款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全息游戏,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格局,也改变了他的一生。

    那时初见,在他的印象里,那个人也不过就是一个被困在轮椅里郁郁不得志的将军而已。

    一个曾经辉煌,星辰大海里也还流传着他的传说却被家族放弃的残疾将军而已。

    但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那个人,即使一时被困,也还是一只打盹的雄狮。

    正如他那个沉默淡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