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8.098敢不敢来打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黄董事张了张口。

    “黄董事,我明白你想说什么,”慕云深打断黄董事的话,把一直拿在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这是我与兴建建筑达成共识的合同,民工闹矛盾的事情至此已经全部解决!”

    黄董一听,脸色一下子变了。

    所谓的兴建建筑公司是之前包工头新建的公司,因为他们买的仓库手续过期,但正好在慕氏地皮的版图之中。慕云涵之前强行令人拆迁,惹怒包工队。

    慕云深劝说包工头换地,发现他有一支技术纯熟的建筑系统,提议他们正式成立公司,并与慕氏定下长期合作关系。开公司自然要重新选址,慕氏出钱让他们挪出工厂,薪资相抵,又能轻易解决地皮的问题踺。

    方案一出,一拍即合,慕云深这一招,直接搞定了火爆脾气的包工头,他笑眯眯地签下合约。

    “如此,各位还有什么疑问吗?”慕云深交叠双腿,看着一个个目瞪口呆的人犬。

    慕云深这一仗,为他正式复出归来打响了最强有力的一炮。

    会议刚刚结束,回到办公室,就有人通报唐晏来找他了。

    “唐总,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吗?”慕云深跟唐晏并没有多少接触,最多不过是成不了的亲家,而且关系并不怎么好。

    唐晏坐在他对面,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贤侄啊,也没什么事,我知道是不情之请,但是也只有拜托你了。婉玲一直都是我的掌上明珠,在慕家却老是受委屈,我请你帮我照看我的女儿。”

    慕云深挑眉,“唐总拜托错了吧,令爱的未婚夫是我弟弟,你应该找的是慕云涵。”

    “我知道这件事强人所难。”唐晏也有些为难,“但是我不会让我女儿受到一点委屈,我听说最近你们慕氏出了点问题,只要你答应这件事,至于董事会那边,我会帮你跟他们沟通。”

    董事会才刚刚开过,唐晏是从哪里知道这件事的。慕云深嘴角泛出一丝冷笑,看来给董事们通风透气,唐晏在其中的功劳至伟。

    “不瞒唐总,慕氏是有点小问题,各位董事正想逼我下位……”慕云深话说到一半,似乎真的很烦恼的样子。

    唐晏听到慕云深说到一半就不说了,愤慨道,“那些人真是太不像话了,没事,我相信贤侄是一个有才干的人。说起这个,我就后悔。当初你跟婉玲还有着婚约,却因为慕云涵勾yin我女儿,才导致这样的结果。婉玲最近还一直叨念着你呢,要是你们能在一起的话,我会尽全力劝说董事们。”

    慕云深勾起笑,假仁假义说了这么久,终于还是露出狐狸尾巴了,他道,“唐总,我想你可能误会了,各位董事后来并没有刁难我,而是跟我说,这个消息,正是唐总你透露给他们的!”

    唐晏原本笑得开了花的脸立刻僵住了,“不可能!哈哈,我怎么可能呢?”

    慕云深眯起眼,“唐总说的话,我都明白了,对于未来亲家的话我自然会考虑,回头我会跟云涵说,让他对唐小姐好一点。不过对于某些对我慕家不利,想谋求私利趁机捞一把的人……”

    他掀唇,凉薄之气从唇中吐出,“我也会实施报复!唐总若是没什么事的话,可以先走了,改天有空再来相会。”

    唐晏震惊地看着慕云深,接下来就全身冷汗,在慕云深的眼里,他看到了唐氏的下场,他的公司不比慕氏,完全比拼不起。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说的就是他这种人,他想向慕云深道歉,可是却不知从何说起。

    唐婉玲早就在门口等着了,见唐晏走出来,就冲上来,“爸,怎么样怎么样?”

    唐晏一脸失落,叹了一口气,“宝贝,你最好还是乖乖跟着慕云涵,慕云深这个人藏得太深了,不是你驾驭得了的。”

    对啊,这样奇绝的男人,到底会配上什么样的女人呢?

    宋馨是跟着慕云深一起到公司的,见慕云深把一切都处理得好好的,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很自豪。

    她走过来,“云深,我觉得那个唐晏很可疑,十有八jiu,就是那个散播谣言的人。”

    慕云深点头,“是他!能利用这个来煽动股东,也算是一种本事了。既然他敢来挑战我处理事情的能力,我怎么能不投桃报李呢?”

    宋馨看慕云深的表情,就知道应该要为那个唐晏祈祷了。她道,“你整天脑袋里怎么装得了那么多东西,好好休息吧。你的黑眼圈都出来了,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他昨天晚上是梦游去了!”沈恩进来,调侃道,“昨天我找他借一下CD,却找不到人,云深,你说,你是不是梦游去了。”

    慕云深一僵,然后撇开头不想理她。

    ……

    “天灵灵,地灵灵,子瑜子瑜快回神……”叶子把手在裴子瑜眼前摇了好几下,才把发呆的裴子瑜招回神来。

    “怎么了?”裴子瑜疑惑问道。

    叶子叹了一口气,“子瑜姐,

    你该不会是因为睡太久,睡傻了吧,我今天轮休,在这里陪你,一个小时之内,你已经发呆九次,出神四次了。”

    “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裴子瑜有些抱歉,她今天一直都心不在焉。

    叶子哀叫,“裴然说过我,睡得太久,人会变傻的,我现在算是信了,子瑜,你就是睡傻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裴然在一边幽幽道,“我怎么不记得了?”

    叶子有些黯然,嘀咕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裴子瑜转头问道,“林大哥呢?”

    林一澈这几天不是一直都在帮她画画吗。

    叶子道,“我刚刚就一直在说林大哥,他把画你的画像拿去参加比赛了,我看见林大哥的画,真的很好看。”

    裴子瑜汗颜,“怪不得他没有来。”

    “子瑜姐,你这是想林大哥了吗?林大哥听到了不知道要多高兴。”叶子道,“我听伯父说,你们两个在谈恋爱,这是真的吗?”

    裴然直接就想捂住叶子的嘴,他都知道这样说出来,会让两个当事人尴尬,叶子这个傻丫头啊。

    裴子瑜摇摇头,“没有的事。我跟林大哥只是哥哥同妹妹的感情,怎么连你也误会了呢?”

    叶子吐吐舌头,忽然道,“我看着也不像,子瑜姐看林大哥的时候,和看那个叫做慕云深的人不一样。我总觉得林大哥与之前一直跟他吵架的那个女生更搭。”

    吵架的女生?裴子瑜立刻想到沈恩,马上笑出来,“这样的配对,叶子你疯了,他们会吵翻天的。”

    “你还是吃苹果吧!”裴然把刚刚削好的苹果塞进叶子嘴里,免得她再胡说。

    “唔唔……”叶子抗议地抓开苹果,正想说话,又被喂了一片橘子。

    裴子瑜好笑地看着眼前两个人的互动。原本带来给她的水果,现在全进了他们的肚子里。

    把这两个人打发掉,天色已经黑了,她现在能动了,后背长出了新肉,结了痂。但是伴随的后遗症就是后背经常很痒。

    好不容易睡下来,裴子瑜早早就关上门,窝在被窝里,像是期待什么一样。

    十二点过后,一点多,两点。

    她打了好几个盹,不过还是被暗夜里一声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开门声给惊醒了。

    她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深吸一口气,保持最平静的状态,手早就伸在被子外面了。

    如预料地被握住,裴子瑜勾起笑,心里抹了蜜地甜。暗夜里相聚,白天分离,她从没一刻这么希望天亮不要那么快。

    她的长发原本披散在枕头上的,一只手慢慢地捋顺,还拿了一撮凑近鼻翼。

    裴子瑜忽然感觉背后好痒,皮肤的痂磨着后背,但是她的手正被抓着。

    原本满足的感觉被这痒意驱散了不少,她想抽手,但是又怕自己暴露了。

    后背越来越痒,她的额头慢慢地渗出汗,想动又不能动,实在是痛苦

    也许是感觉到了裴子瑜的不适,慕云深去桌上取纸巾,裴子瑜几不可见地微微往后挪了位置,后背的痒立刻感觉好多了。

    慕云深帮她擦去脸上的汗,手指轻轻地描摹她的脸。

    裴子瑜刚刚摆脱的痒意又来了,这回是人为的,她无意识地哼哼两声,然后往后挪,躲开他的魔爪。

    正高兴时,忽然感觉后背一空,接着往后倒去。

    暗夜里,这身体掉到地上的声音极为沉闷。

    她往地上滚的时候,翻成了脸朝下,然后就不动了,真的就想趴在地上死了算了。

    太丢脸了,竟然会掉下床。

    慕云深大惊,冲了过来,想看看她的情况,然后脚步又顿住,不对!

    他现在应该赶紧走,趁裴子瑜醒过来之前走掉,这样他就不用解释自己的奇怪行为。

    否则他就说不清为什么会半夜三更来医院看裴子瑜。

    但是看到地上一动不动的裴子瑜,他咬咬牙还是担心地跑过来,翻过她的身体。

    “痛!”裴子瑜叫出声,眼泪都快出来了,原本想当缩头乌龟,让慕云深赶紧走,没想到慕云深会来扶起他。

    但是她后背结的痂被慕云深扶着翻身时用力太猛,一阵刺痛感传来,她敢肯定,后背没结完全的地方应该开始流血了。

    因为痛而睁开眼睛,正好看到慕云深低头。

    四目相对,空气一窒,两个人的动作都顿住。

    怎么办怎么办?她要不要挥个手,嗨好巧啊,竟然在这里看到你吗?

    裴子瑜正在考虑要不要演梦游,慕云深忽然像被烫了似的甩开她,转身就想走。

    “不要走!”裴子瑜在他后面吸气呻吟道,声音带着哭腔。

    慕云深的脚步定住,因为她的一句“不要走”,心就软了,再也走不了一步,她在挽留自己!

    裴子瑜再

    道,“我好像翻不了身,你要走也先把我弄回床上。”

    慕云深满头黑线,抿抿唇,知道她是醒了,对她受伤的羞愧,和被发现的丢脸一同冒上来,心头五味杂陈。

    他转了身,重新回到她身边,一眼就看到她白色病人服上面有点点的红印。

    他大惊,知道刚刚摔下来的时候扯到伤口了,他轻声问,“疼吗?”

    裴子瑜点头又摇头,“有点疼,但是这几天疼习惯了,所以不算很疼。”

    她无心的一句话,却让慕云深的愧疚更深,他可是让裴子瑜发生车祸的罪魁祸首之一。他默默地把裴子瑜抱回床上,站起身。

    深夜的医院病房里,两个人一坐一卧,灯光有些晦暗,瞧不清两人脸上的表情,却可以看见别扭的气氛。

    一时之间都不知如何开口,空气里弥漫着沉寂。

    裴子瑜有些懊恼,早知道她当自己梦游好了,还不会像现在这样尴尬。

    慕云深面对最缠人的客户,最困难的案子,都能侃侃而谈,此刻被揭穿后,他却开不了口,最后只能转移话题,“你的后背伤口扯到了,我去叫医生帮你瞧瞧!”

    裴子瑜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我什么事都没有。你陪我坐会儿就好了。”更重要的是,要是让人知道她半夜睡得从床上掉下来,她会很丢脸的。

    慕云深看她脸红红的,只能作罢,走了回来,压低声音,“这么大的人,睡觉还会摔下床!”

    还不是因为你,裴子瑜心里道。开了话头,自然比刚才大眼瞪小眼好多了,裴子瑜问道,“我听说你的伤还没好就出院了,怎么不多住几天,好好养养身体?”

    慕云深见她一聊天就在担心自己,一方面心安,另一方面却觉得她太过没脾气了,不由得气结,“你傻了吗?是我把你伤成这样的,你还关心我做什么?”

    裴子瑜有些无辜,他的脾气也真是怪,他为她抱不平,那不是在责怪他自己吗?

    裴子瑜认真道,“虽然你的方式我不认同,但是我知道,其实你也不想的。车祸的事情,我不怪你!所以你也不用自责了。”

    慕云深盯着她看,对于裴子瑜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一点都不惊讶,她就是一个烂好人。

    他道,“这起车祸绝对是蓄意而为的,我一定会查出凶手!”

    这是他唯一能为裴子瑜做的。

    裴子瑜也觉得可疑,听到慕云深已经在查了,便点点头,“对方大概是冲着你来的,你自己要小心。”

    慕云深冷笑,“我倒是盼着他来,一来就可以人赃并获。”

    裴子瑜无奈,她做慕云深私人助理这段时间,见多了慕家的黑幕,自然明白其中的凶险。她叹了一口气,转移话题,“你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医院闹鬼呢!”

    说完她就知道自己开错玩笑了,因为慕云深的脸一下子僵住了。

    她摆摆手,想给他一个台阶下,“我的意思是你要来看我,其实白天也可以来的,不用总是在深夜出现,这样很奇怪。”

    可是她越解释,慕云深的脸就越黑,他道,“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半夜来的?”

    “不知道!”裴子瑜猛地摇头,死不承认。

    慕云深就这么看着她。

    裴子瑜讪讪地,“好吧,之前是有些感觉,但是昨天才知道的!不过,我并不是故意要假装不知道的。而是……”

    “而是什么?”慕云深问,也许是因为深夜,也许是因为只有两个人,也许是因为夜色太美,他总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没有针对,也没有伤害。

    裴子瑜鼓起勇气,回答他,“我很高兴你来看我,从出事后,你就再没有出现过,我很担心你。”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