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9.099又不是没看过,害什么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5_85177“傻孩子!”裴良拍拍她的头,“别说这见外话,裴然不认我的时候,也就只有你能陪在我身边,你早就是我的亲生女儿了。既然你决定在这个城市里生活,裴然也不愿意走,那随你们,相互有个照应也好。我有一个朋友在a城疗养院,想让我过去,那里生活比较单纯,爸爸年纪大了,就打算在那里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了。你们要是想我的话,可以来看我。”

    裴子瑜看着裴良,眼睛有些微红,“爸,你是不是早就决定好了?”

    裴良疲惫地点点头,“我是想带你走,但是看你的心思也由不得我来安排,我只告诫你一句,不要跟慕云深走得太近了,凡事尽自己的本分就好,而且,千万不要做亏心事,做人要行得正,坐得端!”

    说出这话,裴良感觉心里有一股气纾发出来。

    “我会的!”裴子瑜点点头,只觉得鼻子有些酸,每个人都有自己既定的旅途,无论发生了什么,又共同度过了什么,最终还得往自己的方向奔去犬。

    午休时间,裴子瑜刚要睡下,就接到电话踺。

    “花收到了吗?”某个人劈头问道。

    “收是收到了,”裴子瑜原本有些微微的睡意立刻没了,她偷笑,“不过你打算用一束花来换一句话,你当我是傻子啊。”

    慕云深不出声,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不是说女人都喜欢玫瑰吗?谁说一束花就可以搞定一个女人的。

    “你什么时候出院,我去接你!”慕云深道。

    裴子瑜想了想,“就这两天,你那边忙吗?是不是出院后,我就可以上班了?”

    都闲了这么久,她也想早点进入工作状态。

    慕云深修长手指敲击着桌面,“随时可以。”

    他也希望裴子瑜能立刻恢复工作,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短,但说短也不短。他不能浪费任何相处的机会,要让她尽快说出那三个字。

    裴子瑜想了想,还是说,“谢谢你送花给我,花很好看,我很喜欢……”还没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慕云深开始有些愣住了,听明白她的话,又失笑,女人真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他又拨过去,“出院了告诉我,到时我去接你!”

    裴子瑜连连摆手,知道他看不到,急急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去上班就好了。”

    父亲他们对慕云深都不太感冒,她好不容易征得父亲的同意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让他们碰见为妙。

    “我说去接你,怕我见不得人吗?”慕云深语气危险,对于裴子瑜这种遮遮掩掩的态度很不满。

    裴子瑜气恨他的*,恼道,“你不是说过,你不会强迫我的吗?你偶尔也尊重一下我的意愿好吗?现在想出尔反尔了吗?”

    慕云深僵住,他只是按照他平时的行事风格,突然间想起好像确实答应过这一茬,没想到裴子瑜看起来人笨笨的,这个时候却反将他一军。

    算了,怕她出院受罪,好心没好报,他没好气道,“随便你,不过别忘了你的身份。”

    裴子瑜第一次让慕云深吃憋,心里突然高兴起来,忍着笑道,“知道了!我一定会立马到总裁您那儿报道,您就放心好了。”

    慕云深分明听出裴子瑜的笑意,啪地一声挂了电话,几乎就想现在就过去揍她小屁股一顿,不过慢慢地冷静下来。

    他开始觉得自己很好笑,或许,这样的相处方式会比之前好很多。

    林一澈在楼下的花坛那里找到裴良,他一动不动地坐在花坛边发呆,像个痴呆老人的样子,也许是他身上带着一丝丝的落寞,佝偻着身子。

    林一澈不由自主地走到他的身边,“伯父,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裴良回过神,看向关切地问自己的人,“没什么,只是突然有些感慨而已。”

    “是为子瑜的事情吗?”林一澈坐在他的身边,“您是舍不得子瑜,还是担心她?”

    “两者都有,”裴良目光难掩忧心忡忡,“我不愿意让她进入慕家,也不愿意让她不开心,但是她做的事情,我愿意去支持。”

    林一澈温和地笑起来,“您是一个好父亲,能时刻为女儿着想。”

    “对于子瑜,我算是一个尽责的父亲,因为子瑜一直都是一个好孩子,但是……”裴良看着远方,“对于裴然,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你可能看出来,裴然对我和子瑜态度很不好。这其实不怪他,他一直都以为是子瑜的母亲害得我跟他妈妈离婚的。”

    林一澈有些惊讶,不过想到裴然的态度,也就明白了,他之前对于裴然的态度就有些奇怪,原来他们之间还有这个问题。“怪不得裴然会如此,但是我听说他之前是跟着他妈妈出国去了,所以照顾不到,也是情有可原的。”

    “裴然觉得我偏爱子瑜,对他的关心不够。所以这次我离开这里,也许裴然能够释怀一点。”裴良把目光放在林一澈身上,“所以我拜

    托你一件事,请帮我好好地照顾他们俩个。”

    林一澈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从他私心来看,他觉得林一澈是最适合子瑜的人,但是子瑜喜欢的却是慕云深。

    “伯父,这不怪你,你并不是不爱裴然,是他没有给你机会而已。”林一澈道。

    裴良缓缓笑起来,“无所谓了,我现在也累了,唯有时间能让他想明白。”

    林一澈感觉有些悲哀,眼前是一个爱到无力,想要放手的老人。他现在愿意等待,只不过他还有多少时间等候合家团圆。

    裴良见把气氛弄得这么僵了,忽然拍拍林一澈的肩膀道,“我看得出来,你对子瑜有意思。”

    林一澈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看得出来,伯父很想帮我!”这么明显的痕迹,只除了裴子瑜这个小笨蛋以为大家都在开玩笑。

    “如果可以,我希望是你当我的女婿!”裴良凝视林一澈,意有所指,“所以,遇到喜欢的人,要主动一点,慕云深虽然说性格太过于狂傲,但他有一点却值得你学习,他很主动,无论目的是为了什么。”

    林一澈有些哭笑不得,所以裴良现在在传授他,怎么追他的女儿吗?这种感觉真的很诡异。

    “别笑!现在不追,以后一定会后悔的!”裴良让林一澈严肃点,“子瑜她喜欢简单一点,不受拘束的氛围,对于压迫的事情特别排斥。所以你要记得不能对她态度过于强硬。好吧,你也没有这个东西,所以对你来说,能有点魄力点就好了。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追求她的突破口,她太善良了,要是用了苦肉计,她一准儿得上钩……”

    林一澈连忙记住,他答应过裴子瑜不要觉得有压力,裴子瑜就真的当事情没发生过一样,但是他要的不是这样的效果,人是贪心的,得陇望蜀,对于裴子瑜,他承认,自己还是有点企图心的。

    他希望裴子瑜用看待恋人的目光看着他!

    裴良道,“好了,就教你到这儿,主要是看你行动,我会支持你的。”

    林一澈笑起来,“谢谢伯父,我一定会好好努力。”

    医院花坛边,其他人看着两个笑得很奸的男人击掌为盟,一脸奇怪。

    ***

    裴子瑜出院那天阳光明媚,深吸一口就算是含着污染的空气,却再也没有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她高兴地笑起来。

    林一澈开了车过来,停在她身边,看她文艺地张开双臂,“怎么了?出院了这么高兴。”

    “对啊,我在医院都闷坏了。”裴子瑜坐进车来,上一次是被慕云深扔出来,现在看到车都有些发怵。

    还好,林一澈开车很慢很稳,如同他的人一般让人觉得安心,他俐落地打着方向盘,离开医院,“今天算是双喜临门了。”

    “还有什么喜?”裴子瑜好奇地问。

    “还记得我画的那幅画吗?在那个网站得了三等奖。”林一澈咧嘴笑,“有五千块的奖励,加上今天你出院,所以算是双喜临门了。”

    “林大哥,恭喜啊,”裴子瑜笑道,然后有些好奇,“应该得第一名的,我可不是夸模特,而是说你画得真好看,那么第一名是谁?”

    林一澈笑道,“是裴然,他对画画比我严谨得多了。”

    裴子瑜更惊喜了,“这是三喜啊,是该好好庆祝。”

    林一澈道,“给你接风洗尘去,刚出院还得好好养着,不能大吃大喝,我们就去市场买东西自己煮吧。”

    “好啊!”裴子瑜欣然应允。

    林一澈看向裴子瑜,“再叫上裴然跟叶子。”

    裴子瑜连连点头,不过忽然间脸上的笑容没了,“要是能把爸爸叫回来多好。”

    裴良自从答应裴子瑜后,见她康复得差不多了,而他那a市的老朋友一直在催,所以他昨天就坐飞机走了。

    “没事的,以后你跟裴然关系好了,正好一起去看你爸。”林一澈安慰她。

    “也好!”裴子瑜果然心情好多了。

    此时,在医院门口,有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镜面是黑色的,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

    “走吧!”后座上戴着墨镜的慕云深道,“回去继续开会。”

    “你真的就这么走了,不跟上去打个招呼?”沈恩小心翼翼地看向后视镜,他们可是全程看到裴子瑜跟林一澈说说笑笑,非常愉快地在他们面前上车离开的。

    要是平时,她相信慕云深一定二话不说打开车门,把裴子瑜扯回来,可是他现在却安静地坐着,她再转过头,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他拳头紧握着,看来也忍得很辛苦。

    大中午的,慕云深开会开到一半,忽然问她时间,然后要过来这边,原来今天是裴子然出院的日子!

    可是见了面,却不打招呼,任由裴子瑜同别的男人说笑。

    “不用了!”慕云深闭了闭眼,身体往后仰。好你个裴子瑜,原本说的

    不要他接是因为想跟林一澈在一起!

    要不是因为答应过她,慕云深早就冲上去,揍那个碍眼的男人一顿了。

    去市场买菜时,裴子瑜发现林一澈居然会砍价,她惊奇地看着他把一斤肉从二十块钱成功砍到十七块,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怎么了?”林一澈对她惊讶又崇拜的目光很受用,有些得意,“我不喜欢钟点工,所以经常自己下厨。”

    裴子瑜没见过林一澈下厨的样子,她听说画画的人都是手指修长,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没想到你画得好,还会下厨,对人又温和有礼貌,应该给你一个阳光暖男的封号。”

    林一澈也挤眉打趣道,“听说这样才容易找得到老婆,可是为什么我现在还单身着?”

    “林大哥这样的,女孩们怕是要抢破了头。太抢手了,她们顾着自相残杀,所以你就保存了下来。”裴子瑜歪理一大堆。

    林一澈转头,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道,“听你说我这么好,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啊,我可以让你插队的!”

    裴子瑜的笑僵住,林一澈这突然的话,让她觉得有些尴尬,于是道,“我……排不上号了,所以就不排队了。”

    林一澈见她尴尬,知道适可而止,也就没再纠结,伯父说的对,偶尔要多提醒提醒她,才能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聚会的地点在裴家,林一澈果然如他所说的,是家庭煮夫好手,处理材料都透着熟练和丰富的经验,弄到最后裴子瑜只能帮他打下手。

    裴然倒是来了,叶子一直守在他身边,可能是怕他直接走人。一物降一物,叶子这一辈子就栽在裴然身上了,以前裴然对她爱理不理,裴子瑜还为叶子的痴心而感到担心。

    现在能把裴然给带过来,证明叶子的地位得到了提升。

    “我听林大哥说,你的画得了一等奖,祝贺你啊。”裴子瑜有心修复跟裴然的关系,于是走到他身边说道。

    裴然不想说话,叶子捅了捅他,他才抬眼,淡淡道,“嗯,没什么好祝贺的。”

    比赛不算特别盛大,他是被林一澈怂恿着一起去参加的,所以拿到第一名他没有太多的感觉。

    叶子见裴子瑜有心修复关系,凑过来说道,“裴然你昨天晚上还拿着钱,还说要请我吃东西呢,谁拿到奖金会不高兴啊,哈哈!”

    裴子瑜有些黯然,她记得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裴然还那么提心她,如今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裴然能够接受她。

    有些郁郁寡欢地离开,躲到厨房里,主厨林一澈有些惊讶,“你怎么进来了,不跟他们聊天吗。”

    裴子瑜勉强一笑,“没事,不是说厨房是女人的天下吗,你才应该出去。”

    另一边,叶子看到裴子瑜神色黯然,无奈地看向还是一脸高冷的裴然,“子瑜姐肯定很伤心。”

    裴然抬眼,“大概是看我不顺眼吧,我就说,这种场合我不适合来。”

    他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待着,对于这种举杯狂欢的聚会,他第一次参加,而且又对着前几天不欢而散的裴子瑜,更是不知该说什么。

    叶子无奈地看着他,还好他只是当一名美术老师,否则这种社交能力为负数的人,可怎么活得了。

    “我去安慰一下子瑜姐。”叶子起身,到厨房把正想大展身手的林一澈叫去陪裴然。

    “子瑜姐,”叶子小心翼翼地对裴子瑜道,“裴然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不好意思而已。”

    裴子瑜摇头,“没事!”

    叶子胖胖的小手慢慢地择着菜,道,“裴然那天只是因为觉得自己融不入你们而感到不高兴,我已经开导过他了,子瑜姐你不要怪他。”

    裴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