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9.099又不是没看过,害什么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sp;裴子瑜停下切菜的手,怔怔道,“我不在意的,只是觉得很羡慕你们之间的相处。”

    就像裴然羡慕她跟爸爸的相处,她其实也羡慕叶子跟裴然互动那么自然,相比之下,她这个姐姐跟着裴然在一起却是无话可说。

    叶子没想到裴子瑜是这个想法,她哈哈笑了起来,“他以前对我也是跟对你一样,你都忘了吗?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们亲近一点。”

    裴子瑜一听,眼睛一亮,凑了过来,问,“什么办法?”

    叶子笑道,“只要脸皮够厚,任他怎么打骂我都不走,偶尔耍耍无赖,跟他绕绕文字游戏。把他惹烦了就几天不出现,接着再接再厉,他不太会说话,用词真的很简单,除了让你走开,其他骂人的话,都不会讲了……”

    裴子瑜眨巴着眼睛看着叶子,“这样就行了吗?”

    裴然可是高冷无敌,感觉这样的方法好笨啊。被骂了还要迎着笑脸一直牛皮糖到底,到底要有多大的心才能这样子下去。

    “你可以试试!”叶子笑得贼兮兮的。

    “你们再聊下去,我们就要饿死了。”林一澈来厨房催他们。

    “来

    了来了!”

    饭菜上桌了,煮的都是家常菜,不过高兴的只有三个人,裴然一脸好像谁欠了他钱的样子,默默坐在一边。

    叶子对着裴子瑜使眼色都要使得眼睛抽筋了,裴子瑜才别扭地挟了一筷子菜过去,“裴然,这个红糖醋鱼,你以前最爱吃的了,我做的,你尝尝!”

    裴然有些僵硬地看着饭碗里的鱼块,“我不吃鱼了。”说着他把鱼放到叶子的碗里。

    叶子干笑,“子瑜姐,那个……裴然有一次被鱼刺给噎了一整夜,卡在喉咙里出不来,所以后来他都不吃鱼了。”

    裴子瑜一脸惊讶,她怎么不知道?看来这是在美国发生的。叶子对裴然的事情如数家珍,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正讪讪不知道怎么办,叶子对着她比口型,厚脸皮,厚脸皮,就算是被打击了也不能当回事。

    裴子瑜立刻道,“真的吗?严重吗?那下次我拿只有大骨头的鱼来做,这样就不怕有小刺了。”

    裴然看了看裴子瑜,再看看平时都是埋头苦吃现在却老是手舞足蹈的叶子,“不用了,我不吃鱼。”

    “不吃鱼没关系,你喜欢吃什么,下次我做给你吃!”裴子瑜再接再厉,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裴然。

    叶子不由得为她的持久战斗力点赞。

    林一澈也看出来了,裴子瑜想修复同裴然的关系,于是也跟着缓和已经有些尴尬的气氛,“那我应该也有口福吧。”

    裴子瑜道,“当然。”

    裴然沉默,“不用了,我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

    “怎么会没有?”叶子也跟着帮腔,“上次你不是说过那个糖醋排骨好吃吗?打算下一次带我去吃呢!”

    裴然瞪着叛变的叶子,叶子讨好地对着他笑。他咬牙道,“那是你喜欢吃!不是我!”

    接着他转向裴子然,“你不用这样子小心翼翼地讨好我,我不知道我喜欢什么,但是我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明明对我不太感冒却还讨好着我的口是心非的家伙。”

    “我没有!”裴子瑜赶紧摇头,裴然都这么说了,她再怎么都不好意思继续下去,她不是叶子,所以叶子能做的方法,她不一定适合。

    大家都因为裴然的一席话而沉默了,默默地吃完所谓的庆功宴,裴子瑜一脸无精打采地送他们走。

    林一澈看出她的沮丧,拍了拍她的肩。

    叶子临走前,拉过她问,“子瑜姐,你真的明天就要去同那个看起来特别恐怖的人共事吗?你不再多考虑一下吗?”

    那天她坐在车里,亲眼见到如同鬼魅一般恐怖的慕云深带走了裴子瑜,她都要吓死了,慕子瑜却怎么还要回那个火坑。

    裴子瑜失笑,看着一边静静的裴然,然后问她,“你觉得裴然恐怖吗?”

    “一点都不恐怖。”叶子道,“他虽然一直都冷着脸,可是他却是一个很好的人。”

    裴子瑜道,“在我眼里,慕云深就是你眼中裴然那样的感觉,所以我并不怕他。”

    叶子一下子听懂了,看来子瑜姐真的很喜欢那个叫做慕云深的人。

    裴然忽然转过头,对着裴子瑜道,“无论你去慕家有什么目的,离那个慕云深都远一些,好好保护自己。”

    裴子瑜一怔,裴然这是在关心她吗?接着她笑起来,“好,我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还没有给你做饭呢。”

    裴然哼一声,然后走出去。

    叶子激动地抱了一下裴子瑜的肩膀,“看吧看吧,裴然果然开窍了一点,相信我吧,他接受感情的信号有些弱,以后会好很多。”

    裴子瑜也笑起来,只觉得前方是一片光明,只要努力,只要真诚,那么命运或多或少会给她一些宠爱吧。

    就是为了这一刻那些微不足道的甜,她愿意拿她所有的热忱来换,即使生活是一大片看不到底的黑色深渊。

    裴子瑜说到做到,第二天一大早就便打扮一新来到慕家。

    于妈高兴地跟她打招呼,“裴小姐,你来了啊,大少爷还在休息,之前吩咐过你来了就让你直接去他房间。”

    “哦!好的,谢谢于妈。”裴子瑜道,在这里住了好长一段时间,眼前的一草一木从未如此清晰地被她思念着。挺了挺背脊,她慢慢地走上二楼。

    慕云深曾经把这里列为***,现在却可以看到来来往往的仆人。看来他除掉腿伤的伪装后,心境是开阔了不少。

    走到慕云深的卧房门前,举手敲了敲,没有听到任何的声响,她推了推门,果然没有锁上,慢悠悠地走进去,来到他身边,“大少爷,可以起床了。”

    没有反应,她一下子掀开被子,只有用这种方法,才可以让慕云深最快地醒过来,就算等下会被骂到狗血淋头或者被调戏,不过因为约法三章在前,所以她都不怕。

    “啊!”一声尖叫从大少爷房间里传出来,所有仆人都面面相觑,

    不过没有人敢过去看,大少爷是最重*的人怎么可以随意被打扰。

    “叫什么叫?”慕云深睡眼惺忪,看着用两只手遮住眼睛的裴子瑜,感觉到身上一凉,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似笑非笑,“有胆子掀被子,没胆子看吗?看你的样子,是不是被我的身体迷住了?”

    他勾起邪魅的笑意,早知道裴子瑜的手段,所以他昨晚睡下的时候,什么都没穿,今天早上什么都不知情的裴子瑜果然就中招了。

    “你……耍流氓!”裴子瑜很是气恼,没想到慕云深竟然这么恶劣,虽然只是一眼,她现在脑海里却印出来他精壮的身躯,脸一下子红了,“谁看你的身体了!”

    “你就不要掩饰你那点小心思了,我看你眼睛都看直了。”慕云深伸了一个懒腰,心情愉悦,第一次觉得早上起来不是一种酷刑,“谁让你随便翻男人的被子,下次再这样,后果我可不负责。”

    调戏完裴子瑜,慕云深俐落地起身,套上内裤,晃荡着进了浴室,裴子瑜见他还赤luo着上身,没好气道,“你能不能穿上衣服再去刷牙?”

    慕云深回头道,“我是你的boss,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当你没看见,另一个,过来帮我穿衣。”

    裴子瑜气结,以前的慕云深没有裸睡的习惯,在家里一般也是衣着齐整,像这样随便的样子并不多见,她怀疑一定是慕云深在整她。

    她实在看不过去了,打开他的衣橱,先拿出西裤扔给还在刷牙的男人,“先穿上。”

    慕云深抬起一只脚,“我说的是你帮我穿!”

    裴子瑜瞪他,目光可不敢乱瞄。

    慕云深无所谓地收回脚,一副不来拉倒的态度,一边嘀咕,“又不是没看过,害什么羞?”

    裴子瑜的脸更红了,他们之间是有过最亲密的接触,但是现在他们是上司跟下属的关系。她叹了一口气,对,上司跟下属而已,所以犯不着觉得难为情不好意思。

    裴子瑜没想到过了好久不上班,她的心态竟然越活越回去了。于是拿着裤子,照着慕云深所指示地做,一句话也不多说。

    慕云深目光深沉地盯着她的脑袋,忽然间觉得无趣,看来裴子瑜一下子就反应过来,现在能适应他了。

    她在自己的背后,小手时不时碰到慕云深滚烫的皮肤,虽然一直在深呼吸,但是手却紧张得直发抖,从浴室的镜子里看过去,就瞧见慕云深正看着她,目光阴沉,精光毕露,如同盯准了小猎物的鹰隼。

    她手一抖,裤子掉落在地,紧接着门被推开,一个人的脚步声传来,“云深,你起床了吗?我……”

    声音戛然而止,她一脸错愕地看着浴室中,慕云深拿着牙刷,裴子瑜正站在他身后,形成虚环着他腰的手势,慕云深上身光着,下身倒是有穿裤子,只不过穿上一半而已。

    这场景怎么看怎么暧昧。大清早的,这两个人在做什么?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裴子瑜什么时候来的?

    “是子瑜啊,我还以为是谁呢?”宋馨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尽量地告诉自己要平和,也硬是扯出来笑容。

    裴子瑜先是一僵,看到宋馨奇怪的目光,再看看自己跟慕云深诡异的姿势,急急往后退开,一脸的尴尬,“宋……宋小姐,早啊,我回来上班了。”

    “进来怎么不敲一下门?”慕云深有些不高兴,因为宋馨打扰了他。

    之前他解禁了二楼,让仆人可以上来,而宋馨因为经常有事情找他,所以他没有对宋馨有什么门禁的要求。

    可是现在不行了,他不喜欢这种被撞破*,以及被打扰的感觉。

    “我……不好意思。”宋馨原本以为慕云深会解释,毕竟她才是他的未婚妻。可是没想到,慕云深却反而挑她的过错。她咬咬唇,看向裴子瑜。

    裴子瑜有些慌张,道,“宋小姐,我帮大少爷换一下衣服而已,因为上班快迟到了,我怕来不及……”说到最后,简直语无伦次了。

    宋馨勉强扯起笑,道,“我知道了,这种事情,我来帮云深就好了。你还是先下去吧!”虽然她还是觉得他们两个人有什么,但是既然裴子瑜这么说了,她就姑且相信吧。

    “哦,好的。”裴子瑜点了点头,往后退开,慕云深却拉住她,“你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别想走!”

    慕云深转身对宋馨道,“还是你先下去吧,这种小事让秘书做就好了。她的职责就是私人秘书,有工资拿不干事可不好。”

    宋馨瞳孔收缩,无论慕云深说得有多么冠冕堂皇,她眼里心里只有一个信息,那就是慕云深宁愿让裴子瑜碰他的身体,也不愿意让她宋馨接触。

    裴子瑜因为慕云深的话而有些局促,她道,“大少爷,你不懂宋小姐的意思,她是说……夫妻之间的情趣,要不你们继续,我到下面等你们?”

    她顾作揶揄地笑,像是突然间清醒过来,她重新回来慕家,重新回到慕云深身边又怎么样,跟慕云深相处开始变得融洽又怎

    么样?

    慕云深始终是慕家大少爷,而且他已经有了一个未婚妻!

    她转身,慕云深的手却不放,厉声道,“谁给你权利擅自替我作主了,我才是你的上司!我做什么决定你执行就好!”

    好啊,竟然敢把他推给别人,一看到她那个大方的样子,他就心气不顺!

    宋馨看到慕云深的态度,终于明白自己才是该走的,她轻轻地笑起来,道,“不用了,正好今天于妈做了我喜欢的三明治,我就先下去了。”

    看着宋馨落寞地转身,裴子瑜的罪恶感爆发,她才是那个该走的人,慕云深做事一点都不会去考虑别人的感觉。

    慕云深也阴沉着脸,没了捉弄裴子瑜的心情,脸阴沉着,自己快速地洗漱,穿好衣服下楼。

    早餐时间,宋馨没事人一样说说笑笑,只不过慕云深的兴致不高,偶尔应和几句,裴子瑜则安安静静,完全是空气的存在。

    吃完饭,慕云深同裴子瑜就要去公司了,宋馨没有借口跟去,不过她笑着问,“对了,云深,我今天要去一趟城西,能让我搭个顺风车吗?”

    她自己也有车,慕云深皱皱眉,正想开口,裴子瑜连忙道,“正好是去公司的必经之路,大少爷一定会答应的。”

    宋馨立刻转向慕云深,“路途太近了,我都懒得开车。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慕云深动了动唇,没有再说话。

    上车时,裴子瑜主动为宋馨和慕云深打开车门,服务周到。

    慕云深冷冷地看着她擅自替自己安排的一切,坐进车内,宋馨对他笑,“今天的天气真好,你都这么忙,没有时间出来感受一下风景,如果有机会,一起出去放松放松。你觉得怎么样?”

    “好啊!”慕云深应道,揽过她的肩膀,故意暧昧地凑到她的耳畔,“跟你出去是我的荣幸。”

    然后看了一眼副驾驶座,那个女人直视前方,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他们的话!真是可恶。

    宋馨没想到他居然答应了,立刻惊喜道,“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能反悔!我想要去海边露营。”海边可是女人展示好身材的地方。比基尼,碧海蓝天,只要一想都觉得心情放松。

    慕云深抬起宋馨的下巴,深情款款,湛蓝色的眼瞳自带放电功能,温柔答应,“你看我像是这种出尔反尔的人吗?好吧,你说去哪就去哪,行了吧!裴子瑜,到时候你也一起去吧。”

    因为后面两个人动作亲昵,裴子瑜不想看也不想听,所以自动闭上眼睛和耳朵,现在被点名,直接懵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