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花样作死第一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办法,两厢互损。

    少年靠着墙,依旧闭着眼,嘴角微勾,似乎,只是安静睡着了正在做一个甜美的梦。

    苍老的声音嘶喊,干涩而惊恐,更显得声音可怖。

    纪临城额头上滚下一滴汗珠,随着脸颊分明的轮廓一路顺畅往下,晶晶亮的在黑暗的房间里似乎闪着星星似的光芒。

    少年睁开眼,黑泽清冷的眼眸,话语开口很轻,“明天天亮之前,你的最后期限。”

    不等意识里的声音回答,纪临城又闭上了双眼。

    这纪临城确实邪门,它沉寂了近千年,在纪临城身上附着觉醒也只是巧合,纪临城现下无修为,它寄于他的意识,纪临城的所有事自然避不开他。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纪临城知道了怎么让它在该安静的时候安静闭嘴,在惹了他的时候,自己疼也叫它一抹意识相隔万年之后再一次感受到疼这样的虚无缥缈的字眼。

    夜幕降临,没有工业化的天空干净得连夜色也带上了一层润色。

    明天是个好天气,今夜的星空美得纯粹而让人动容。

    纪堡凌遣退了身边伺候的奴仆,换下了白日里贵气逼人的重装,只穿了一件浅色的内衫。

    纪堡凌作为纪家主唯一的嫡子,在纪家的受宠不言而喻,整个屋子里每一件摆设拿出去都够淮安寻常人家好几年的开支。

    纪堡凌的床贴着墙而放,上面有一窗台,因为墙体敦实又加厚了大理石板,窗台宽得有点像一个小阳台。

    纪堡凌推开了窗子,挽着手袖光着脚丫子爬上去。又拿了床上的枕头垫着。

    整个人靠在宽大的窗台上翘着二郎腿,手臂撑在脑袋后面,脚丫子一晃一晃的仰头看着绚烂繁星。

    今日又给了纪临城那样大的刺激,想必明日的灵根测试肯定不会顺利进行。

    今日离开时纪堡凌又特意看了眼躺在地上的纪临城,仔细感受也没感应到纪临城的情绪波动。

    待到纪临城有了能力,第一个收拾的肯定就是纪堡凌。

    做好一个专业的恶毒男配,在男主弱小时打压男主,磨炼他的心性,激发他的仇恨值和向上奋进的动力。

    偶尔还可以以陷害的方法把男主推进机缘里。

    待到男主成长崛起,或是因祸得福得了机缘也就是俗称的金手指。

    回头来找恶毒男配报仇,不管是一刀斩杀,还是折磨致死,只要死在男主手里。

    这任务也就完成了。

    而g现在也正扮演着纪临城成长道路上的第一个挡路石,连反派都算不上的男配。

    男主还小,武力值也几乎为零,这是所有阶段中最容易达成的。

    只是这纪家还有一份属于男主的机缘,现在男主还太弱,等着成长到可以九死一生拿到此机缘之时,纪堡凌再以陷害的方法把男主推进去。

    之后这个任务就彻底完成,等着纪临城了结他就行了。

    这次任务,难度值在g看来一星都没有,任务跨度时间也最多不过十几年,任务完成奖励却非常好,并且还有带薪休假。

    想到这,g就觉得春暖花开世界充满爱。忍不住就晃着脚丫看着天空哼起了歌。

    很多很多任务做下来,g扮演过各类角色,歌手也担任过多次,唱歌的技巧什么都掌握得很娴熟。

    小孩子的声音软糯,纪堡凌从小千娇百宠,纪家主更是想着各种办法给他找一个精贵之物食用,这嗓音在夜晚软乎乎的响起,倒是比天上的繁星还要勾着人的心绪一两分。

    纪堡凌的住所是专门建造的院子,窗子后面是精致巧妙的花园,窗台下的草地传来细微的声响。

    纪堡凌咦了一声,低头看去,一只灰突突的小兔子,刚刚在草地上跳得欢腾,借着窗台透出来的房间光被纪堡凌看见了,小家伙灵性,耳朵动了动转身就要跳走。

    纪堡凌一个翻身从不高的窗台上翻下,光着脚就去扑那兔子。

    没什么掩藏,纪堡凌的身手可比真正六岁小孩灵活多了,扑腾两下小兔子已经被他两只掌心控住。

    这兔子胆小,被纪堡凌拉住全身毛都竖起来似的死命挣扎。

    灰突突的,眼睛是黑色的,不算顶好看,却瞧着灵性可爱。

    纪堡凌挑眉看了一会,噗嗤笑开,一只手拉着小兔子,一只手摸了摸它的头,声音软绵绵的,“我又不吃你,吓成这样做什么。”

    那小兔子还是挣扎得厉害,纪堡凌一直笑得甜软软的,蹲下身把它给放了。

    小兔子窜的就钻进了草堆里再也不见。

    纪堡凌看着会,扯了扯嘴不开心的道,“这院子都是我的,真要找你你能躲哪去,傻兔子。”

    可是兔子已经不见,纪堡凌也没其他想法,转身短手短脚抓着窗台哼哧哼哧的往上爬。

    钻进草地的小兔子似乎目标明确,一路蹭蹭蹭的快速跑到花园一脚,纪临城穿了一整套黑色,站在大树旁边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

    小兔子跑到他旁边便身子有些抽搐。

    纪临城目光还看着那边窗台,那人翻上去似乎也没了看星空的兴致,不一会窗台上的窗关上了,阻隔了视线,也阻隔了屋里温暖的光线。

    纪临城这才收回了目光,低头看了眼脚边已经抽搐躺倒在地上的兔子,手袖里摸出一个指甲尖大小的绿色药丸,捏碎塞进了兔子嘴里,转身踏着轻却极快的脚步避开了院子周围的守卫。

    从屋顶摸回关他的屋子,纪临城动作熟练的把地上散落的绳索捆在自己身上,按照之前的动作靠着墙,呼吸逐渐平稳。

    外头有纪家的夜晚巡逻队路过,整齐统一的脚步声还有门口两个家丁的问好声。

    纪临城似乎悠悠醒来。

    脑海里响起了苍老的声音,“纪临城,你已经睡了快三个时辰了。”

    纪临城不理他。

    夜变得寂静而缓慢,外头有此起的打呼声。

    算着时间,快要破晓之前,脑海里苍老的声音终于说出了纪临城想听的话,“我同意,认你为主。”

    靠着墙的少年低着头,头发的阴影拢在额头和眼睛周围,卷翘纤长的睫毛轻微波动了两下,淡薄的唇细微的弧度,脑海里的声音惯来的清冷却多了些缓和,“好。”

    **

    野种,吗?

    ——【黑匣子】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