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佟辰联姻:危机,她说:我丈夫的命运,我来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

    去的路上,佟蕾急问辰坦:“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辰坦说:“我也不怎么清楚,只听说引爆时出了故障,炸死了一个,另有六人重伤,五人轻伤,另有一些人是轻微擦伤……骜”

    佟蕾一听这数据,就心头发寒,一双手紧紧拽着衣角,身子一阵阵生冷,好一会儿才敢问歧:

    “子循……伤的怎样?”

    辰坦犹豫了一下,才说:

    “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佟蕾的心,一下悬了起来。

    “伤到了头。当场就昏迷!你哥正好走开,没受伤……”

    她的脸色,一下像是被人抽光了所有的血。

    二

    空军基地,建有特种医院。医疗资源不输于国内任何一家大型医疗机构。

    这里有一流的医疗物资,以及一流的医护人员。

    当初辰况想让佟蕾进这里的,和自己工作的地方又近。但她不同意。她不想让医院里的人认为她是靠关系进去的。所以,才选择了现在这家医院。

    佟蕾奔进病房时,看到辰况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医疗器械,头上包着医用白纱,纱上沾满血水,脸孔依旧严肃,眉头依旧皱起——最近,他的心情一直不太好,也是她的错,没事和他闹什么别扭?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体温偏冷,看到他的手指上还有一些细小的伤口,被抹了药,没有包扎,有点触目惊心。

    “老师,子循情况怎么样?”

    压着心头的急乱,佟蕾问负责辰况的医生钟嘉驹。

    这是一位五十四岁极有临床经验的脑科专家。是空军特种医院最好的医师。在东艾国内名声赫赫。

    之前,佟蕾就曾由他带着实习过一年。她在手术室内的所有实战经验皆是他传授的。

    这位医学长者,可以说是脑科方面的权威人士。

    钟嘉驹是一个有着严谨医学态度的医师,面对病人,他一直怀以十二万分的认真。

    他把一大把片子拿了过来,让自己的得意弟子看:

    “颅内有出血,导致昏迷,不过现在血已经止住。只是血肿块有点大,保守治疗很困难。小佟,你看,这些是子循头部的片子,血块的位置不太好,您也是学医的,应该明白它意味着什么,以我的建议是进行开颅清除血肿,其他方式都不适用……”

    老师用了一些很学术性的词汇对辰况的情况进行了细致描绘,结论是:情况不是特别严重,但绝对危急。

    佟蕾来到灯光底下,对照着看那些片子,越看越心头生凉,不止一处有血肿,处理起来很麻烦,重点是位置非常不好,这会加大手术的困难性……

    这样的手术,倒不是罕见的病症,但风险性是相当大的。

    再加上辰况的情况有其特殊性,部位又敏感,容易出事故,一个不慎,可致令患者脑死亡而直接死在手术台上。

    就算手术成功,术后还会有并发症的危险。

    看完那些资料,佟蕾顿觉头晕目眩。

    “蕾蕾,这种手术宜早不宜晚,你是子循的太太,这个字,该由你来签……”

    欧鸢突然出现,看了一眼病房上的儿子,转而沉沉看向佟蕾,说了这么一句话。

    佟蕾久久沉默,走回坐在床沿上,轻轻握住了丈夫的手,之前,还在怨他呢,不和他说话,现在,却是怨他睡着不理她。

    此刻此时,她心,慌乱。

    一份手术危情告知书,一支笔,是她最熟悉不过的物件。

    之前,每做一个手术,她都会亲手将这两件东西交到患者手上,可现在,当它们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和所有患者家属一样,生了恐惶。

    或许是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手术的危险性吧!

    那字,要是签下去,谁晓得后果会怎样?

    可要是不签,那就是遗误手术的最佳时间。

    她闭了闭眼,思想作了一番激烈的斗争,最后只能签下了那个字

    :

    “那就马上安排手术吧!”

    三

    11月12日下午四点,辰况被推进了手术室,主刀医生是钟嘉驹。

    同时进去的还有佟蕾。

    这是钟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