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5章 重生小萄(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席焕向小萄拍着胸脯保证会救她,但是踏出这道门,他就慌了……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找兄长和嫂嫂理论?好像太来势汹汹、太莫名、太不识好歹。

    去跟他们撒娇打滚求放过小萄?更不成,他可是个男人……

    在府里郁闷了好久,依旧不知道怎么办,下人也不敢扰他。纠结了一阵子之后,席焕举步去了南雁苑。

    ——那是嫂嫂的住处,不过那天之后她就没去住过,他去看看无妨。

    席焕的想法很简单,如果不是小萄下的毒,那就是别人动了手脚,他先观察观察地形什么的,了解个大概情况嘛!

    前院后院都转了一遍,嫂嫂的卧房他这么进去不太合适,但是那日设宴的正屋和备膳的厨房自然没放过。

    走到屋中暂时搁菜的小桌旁……席焕抬头一看,还真看到了点什么。

    苍天有眼!

    差不多是和他视线齐平的高度,窗棂后面有个不起眼的小洞。席焕琢磨着,就算这小洞没什么蹊跷,也可以暂时拿它来堵一堵兄长的嘴、先把小萄救出来再说,就算是欺瞒了兄长,也比……也比看着小萄死了强啊!

    结果再仔细看看……那上面还真有药粉。

    真是苍天有眼!

    怕有人来擦窗户、怕风吹走药粉……席焕这一贯大大咧咧的男孩突然如同女子一般心思细腻地各种担忧了,就这么守着这扇窗户,一直等到兄嫂回来。

    他转身一揖:“兄长、嫂嫂。”

    席临川直听得一愣。

    他也知道,自己这些日子来都对兄长敬比亲多,一直毕恭毕敬地叫“将军”,还是头一回叫“兄长”。

    对此没多做解释,他按捺着紧张,诚恳地将看到的、想到的都说了,窗上的小洞就在眼前,席临川又请御医来验过那药粉,小萄的嫌隙可算是拖了。

    她被扶回南雁苑养伤,席焕找红衣絮絮叨叨地说了半个时辰,直听得红衣烦得差点跪下求他闭嘴,愁眉苦脸地托着下颌:“席焕……你嫂嫂我真不是待下人刻薄的人,好么?之前是因为小萄有嫌隙才查她,没这桩事,她跟我亲妹妹一样……”

    红衣眉梢眼底都写着“我求你了你快走吧我不会把她怎么样的”,席焕终于安了心,端然施礼,告退。

    小萄这养伤的气氛有点诡异。

    此前,府里的主人只有席临川和红衣,她这在红衣面前得脸的人若病了,席临川偶尔会问问、赏点东西下来,红衣则每天傍晚回来看看,陪她说说话解解闷。

    但眼下添了位少公子——这位少公子每天上午的时间几乎就都花在她房里了。

    这样小萄养伤养得很不安心。

    偏偏伤都在背上,她总得趴着,真让她行动不太方便。每每到了晌午时午膳送进来,席焕就屏退送饭的婢子,然后笑吟吟地端碗坐在她榻边:“啊~~~张嘴。”

    ——小萄自己动不了手,拒绝他又不听,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一连被他喂了三天,第四天,席焕来得格外晚了些。小萄想想前几日听说的消息,面色有点黯,静静地问他:“奴婢听说……您的父亲来了?”

    席焕一怔,不知她为何提这个,倒没否认:“是。”

    小萄气息稍滞,心底竟有些酸楚涌动起来。她默了一会儿,道:“那少公子要回淄沛了?”

    席焕又一怔。

    她话里的那几分不舍已足够明显,直弄得他很想逗她,问她一句“你想让我留下么?”——想了想又还是算了,以她一贯的谨慎,若他这么说了,她八成只会规规矩矩地回他一句“奴婢不敢”,才不会像嫂嫂对兄长那样把真实心思说出来呢。

    于是轻咳一声,席焕没说这自讨没趣的话,笑了笑,道:“不回淄沛。我求了父亲和兄长让我留在长阳,他们答应了。”

    小萄心里一阵前所未有的狂喜,心跳乱了好一阵子,见他送了一块果脯到嘴边,想都没多想就吃进去了。

    .

    又过三四日,红衣“丢”了。席临川急得寝食皆不顾,下令封了长阳城,又请旨求皇帝封皇城。

    但第二天一早,席临川刚去上朝后不久,她自己回来了。

    她第一个叫去的人就是小萄,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还是不要留在席府了。”

    小萄只觉连心跳都停了。

    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似乎还是因为知道她倾慕席临川的事情让红衣有了心结……总之不管她怎样说,红衣都没有心软。

    倒是给她找了个好地方——去服侍翰邶王次子的王子妃,就是绿袖。

    一刻都不许她多留,让她立刻把药喝了、立刻走……

    红衣不知道她对这样的事有多深的恐惧感,上一世她在离开席府后的种种遭遇让她连回想都不敢,这一次……这一次就算是跟了王子妃,听上去很不错,但是,谁知道呢?

    她求红衣来着,说只要让她留在席府,让她做什么都可以。红衣没有听,但偏偏席焕来了,来要人。

    红衣就冷眼看着她说:“你去他家里,那也是‘席府’。”

    不由分说的口吻,然后,再次催她去喝药。

    上一世也差不多是这样,只不过更狠一些。那一碗哑药根本由不得她拒绝,直接强灌下去,她就此就没声音了。

    小萄心如死灰地走到案边,端了那碗药起来,咬牙一喝……

    却好像不是哑药?这味道太熟悉了,似乎只是她这几日养伤用的药?

    即便如此,随着席焕离开时,她也还是不开心。

    一路上都在回头不停地看席府,直至到了敦义坊的府门口、离席府很远很远的地方,她还在忍不住往北边席府的方向张望。

    踏入府门席焕终于皱了眉头,猛地转过身上下打量她,而后愠道:“看了一路,我就这么入不了你的眼么?!”

    小萄滞住,望一望他,屈膝跪了下去:“公子恕罪。”

    席焕想发火,但不知道怎么发。瞪了她半天,伸手一拽她,大步流星地就往内院去。

    小萄吓得说不出话,院里其他几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