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7章 收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借着“春困”的由头,懒惰得越来越厉害。红衣连排舞时都不想多挪动,坐在席上、手托着额头指指点点。

    好在小溪已然学出了样子,母女连心加专业水准过硬,总能及时地心领神会,然后帮着她一起排。

    这个时候,红衣总觉得女儿天分比自己高多了。

    才十岁,没给别人跳过舞,但她这当母亲的可看过不少回,舞姿灵动得像个小精灵。每次跳完了,红衣都想把她拽过来啃一口……

    ——其实早些时候她是这么干过来着,去年,小溪学舞刚一年,练成了第一支难度不低的舞,开开心心地给她展示完了,她一把将小溪拽过来,在小脸上狠狠一亲:“泡泡真棒!”

    结果,小溪一脸嫌弃地把她推开了,然后还埋怨一句:“娘你今天用的熏香不好闻……”

    一年了,红衣还是一想这事儿就撇嘴:这个小人精。

    这日的排练没到中午就结束了。她没跟舞姬们多解释原因,于是小溪也不知道,意犹未尽地满脸不高兴。但一听她说“去见你陛下爷爷”的时候,这孩子就又蹦蹦跳跳了。

    哎……跟皇帝混得跟亲祖孙似的,红衣到现在都有点不适应。没辙,穿越前看古装剧的影响不浅,觉得皇帝都该是自始至终高高在上的样子,以至于现在一见皇帝就觉得他设定不对。

    带着小溪走出平康坊,席临川和小川坐着马车已等在门口了——自打小川懂事,席临川就再也不带他进平康坊的门了,到底是“红灯区”……

    这厢,马车不疾不徐地往城外驶,另一边,席焕已带人到了泽平。

    其实并未进泽平城,附近的这几处村子也在泽平界内罢了。

    二十余人都很年轻,一路策马疾驰而过,回头率不低。问路也容易,他们说得客气,对方都一边欣赏这张脸一边不作耽搁地指点。

    午时的时候,终于寻到了那个小院。

    这是很破旧的一处院子,院墙是薄薄的木板拼成的,在席焕看来形同虚设,院门也差不多。

    他叩了叩门,里面明显有响动却无人开门,眉头微皱,席焕退后两步,一脚踹开了院门。

    院中,三个人紧紧抱在一起,满是惊惧。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还有个妇人,看起来三十出头。

    “姨娘……”两个孩子显然怕极了,乌溜溜的双眼死盯着席焕,手却环在妇人身上,半点都不敢放开。

    那妇人向后稍退了退,便跪了下去:“大人……两个孩子都还小,当年的事情,和他们没有关系啊……”

    席焕稍一喟,目光在院中一荡,手中将那装着厚厚一沓银票的信封搁在了旁边的木桩上。拿石头压好,想了想,又自己添了两张加上。

    这才向他们道:“陛下传他们去一趟,明晚之前送回来。”

    因着距离差不多,两拨人恰是同时到了越山。席临川和红衣抬眼一看,默契地让那一方先行,小溪和小川显然有点疑惑,但也没做多问。

    这“越山”可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山脉。进山不远的地方建了片规模并不大的行宫,不过几进的院子。

    红衣下了马车一看,皇帝正在门口转悠……好惬意啊!

    “陛下爷爷!”小溪素来跟皇帝最亲,下了车就要扑过去,但刚一开口就被席临川抬手拦住了。

    这一声唤倒还是让皇帝回过头来,看向他们刚一笑,就注意到了更近一些的地方,站在席焕身边的两个孩子。

    席临川心里有点不安稳,挽着红衣、带着儿女一同走近了些,生怕一会儿出点什么岔子。

    皇帝走近了,席临川与小川、席焕一揖,红衣和小溪一福,唯那两个孩子深拜下去,而后四下寂静。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免了。”

    之后就一同往大山更深处去,皇帝没说要乘马车,其他人就也只好同走。宦官套好马车缓缓跟在后面,以防一会儿要用。

    一路上,谁都没说话。小溪和小川每次想去跟“陛下爷爷”玩,都被父母捂着嘴按回来,一路走得好委屈。

    终于,小溪忍不住了,在父亲捂过来的手上一咬,抬头细声细气道:“我一句话都还没跟陛下爷爷说呢!”

    席临川看看手指上的小牙医:“说什么说?去跟你娘玩去!”

    小溪一扁嘴:“娘不好玩!”

    娘……不好玩?!

    不好玩?!

    红衣一脸不服:“娘怎么不好玩了?!”

    几人正争着,突然觉得气氛不对头,抬头一看,皇帝正停下脚来看他们。

    “……”红衣干笑,摸摸女儿的发髻,“小孩子不懂事……”

    皇帝没说什么,朝小溪招招手:“来,泡泡。”

    小溪开开心心地就过去了,小川一看,也过去了。席临川看看那边另外两个孩子,手握着手,紧张坏了。

    皇帝蹲下|身,想了想,问小溪:“走了这么久了,饿不饿?”

    小溪想了想:“还好!”

    皇帝便指指旁边粗衣布履、一直不说话地两个孩子:“看见那两个哥哥姐姐没有?”

    小溪望了望:“嗯!”

    皇帝又说:“你和弟弟一起带着他们玩去,商量商量晚上吃什么,可好?”

    小溪就点了头,拉着小川一块儿找那两个孩子去了。

    努力地活跃了半天气氛,小溪不太开心……

    这两位太闷了,不怎么理她,问他们想吃什么,他们也说不出来……

    讨厌……

    但还是这么一路同走下去了,山道陡转,乍见眼前一派雄壮。

    眼前的山上,重峦叠嶂间露出宫殿檐角,仔细看,山间小道旁还有石碑石雕。皇帝脚下未停,踏着石阶径自上了山去,一边走着一边指指东边,向席临川道:“那边是你舅舅、舅母的。”

    席临川看了看那边显然是一个后筑起的山包形的东西,皇帝又指指西边:“那边是你们夫妻的。”

    红衣向那侧望了望,同样也是一个山包形。悄悄拽了拽席临川的衣袖:“合葬墓啊?”

    席临川挑眉:“你想分着埋?”

    才不呢!

    红衣一瞪他:“我就是确定一下!棺材也要一起才好呢!”

    其实,他们现在都还年轻,说这个有点早。不过帝陵都是先修,他们的陵作为陪葬墓修在旁边也得先修,先这么聊着也不怕。

    不过……

    打从今日的行程定下来后,红衣还是腹诽了好几回:陛下您先来自己的陵墓考察也真是好魄力。

    感觉皇帝一路就跟看房似的,边走边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