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1章 交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殷少昊挑眉看她,“真的盼着我死?”

    长孙曦怔了怔。

    要说自己现在真的盼着他死,倒是没有。刚才实在是被他纠缠到无可奈何,脱口而出说了气话。毕竟最初他想杀自己,是因为越王陷害,以为自己是坏女人的缘故,再者他毫不犹豫的救了自己好几次,早就抵消了。

    殷少昊把她这一瞬迟疑看在眼里,笑了,“女人就爱说反话。”要不是时间紧迫,真想和她多说几句,眼下却道:“等我回来。”言毕,大步流星的飞快走了。

    长孙曦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了。

    遇到楚王这等自恋狂人,自我感觉良好到如此地步,还往别人身上套,真是……,自己虽然没有盼着他死,也绝对没有想着等他回来。只是他人都走了,再分辩,不过是让皇帝笑话罢了。

    因而低着头福了福,告退而去。

    殷少昊领旨出宫各种安排。他身上旧伤还没有痊愈,现如今只是能走路,不便冲在第一线,因而回了王府,等着搜查的结果出来。

    等待的过程是无聊的。

    他想起一件要紧的私事,叫来王府长史,“把后院的女人都送到秋湖别院去。”

    “啊?!”王府长史听得一头雾水,“殿下的意思,是要把王府的姬妾都送到别院?”

    “嗯。”

    “全部?一个不留?”

    “不留!”殷少昊斥道:“你耳朵聋了?听不懂啊。”

    “殿下,下官耳朵没有聋。”王府长史苦笑道:“可是这么大的事儿,总得有个缘故吧?或许是哪位夫人惹殿下生气了,那也不用都送走,送走惹事的那位就行了。要是都走了,谁来服侍你啊?依下官看……”

    “王府是你说了算?还是本王说了算?!”殷少昊对别人可没多少好脾气,脸色一沉,“怎地……,这里头有那位夫人是你的相好不成?舍不了了!”

    “殿下饶命。”王府长史这黑锅背的大了,吓得跪了下去,“下官就是没有经历过这种大事,多嘴问了几句,送、送送送,现在下官就去安排车马,把人全都送走。”

    “滚!”殷少昊不耐烦的挥手,“快去办。”

    不一会儿,有小太监在门口通报,“殿下,几位夫人和几位姑娘在外求见。”

    殷少昊端着茶盅走了出去,看着半院子的桃红柳绿、莺莺燕燕,再想起这些人分别是谁安插过来的,心头就是一阵火气。自己可不是当年才分府的稚嫩皇子,由得他们摆布!再说了,宫里那位又是一个醋缸子,若不这后院给腾空了,她必定要死要活都不来的。

    他想起那张宜嗔宜喜的清丽脸庞,不由腹诽,“醋客!”

    “殿下。”一个长得杏眼桃腮的侍妾,穿得比别人都要体面几分,看起来,应该是比较得宠的,领头哭诉道:“到底是怎么了?妾身们哪里做的不好?惹得殿下发这么大的火,要把我们都给撵出去,呜呜……”

    她一开头,后面一群侍妾呜呜咽咽跟着一起哭。

    ----声势浩大。

    这些侍妾们,有的是霍贵妃安插的,有的是越王安插的,有的是昭怀太子安插的,甚至还有其他各种乱七八的来头。平日里,都是勾心斗角、争风吃醋,各有各的心思,眼下却是整齐统一,纷纷团结起来。

    殷少昊虽然有着暴虐毒辣的名声,但处死姬妾的时候,也得找个借口,没有直接把这一群给打杀了的道理。他心下冷笑,这群女人以为一起跑来哭,自己就没有办法对付了。让人搬了一张椅子,自己喝着茶,然后吩咐,“去叫人牙子来。”

    “殿下。”领头的侍妾惊慌道:“你这是要把妾身们卖了?!”

    另一个圆圆连的侍妾,像是年纪小,“哇”的一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其他侍妾七嘴八舌,“殿下,我们到底犯了什么错?”

    “是啊,你总得有个缘由吧。”

    “殿下,妾身一心一意都在你的身上。”

    殷少昊冷眼看着她们,薄薄嘴唇,勾勒起一个嘲讽的笑容。

    什么错?她们来的路子就是错!

    一心一意在自己身上?那是自然,不把自己盯紧一点,怎么好安排他们主子的事儿?怎么好下手呢?都是一群小贱.人,死有余辜!

    很快,牙婆被领了过来。

    殷少昊放下茶盏,说道:“愿意去秋湖别院的,就赶紧回去收拾行囊准备。不愿意去的,就跟这位妈妈走。”看向牙婆,“不论相貌,统统十两银子一个。”

    众位侍妾顿时傻了眼了。

    有胆小的,当即悄悄后退去回房收拾东西。私下想着,就算暂时被送到别院,也还有机会再回来,要是被卖了,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况且,牙婆能把人买到什么地方?肯定都是千人枕、万人骑的去处,那还不如死了呢。

    于是,呼啦啦走了一大半的侍妾。

    殷少昊看着剩下的侍妾,笑道:“呵呵,你们胆子肥一些。”站起身来,比着人头开始数数,“一、二、三……”然后对牙婆说道:“十一个,领头免了,你给一百两银子罢。”不缺银子,但是不妨吓吓这些胆大的。

    “殿下!!”最开始领头的那个侍妾,上前拽住他的袖子,大哭起来,“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姐妹们,多得服侍你六、七年,少的也有一、二年,就是养个猫儿狗儿,主人家还舍不得卖……”

    “本王舍得。”殷少昊毫无表情的打断她。

    把那侍妾后面的话给噎了回去。

    殷少昊又阴恻恻的看向牙婆,“怎么?你不满意?还是嫌贵了?!”

    吓得牙婆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满意满意。”

    殷少昊一声呵斥,“那还不赶紧领走?”然后又道:“银子不急,回头你让人送过来就行了。”朝着王府长史找找人,“人太多,用咱们王府的马车把人送走。”

    “不!!”一个身量娇小的侍妾叫了起来,“妾身不要,不要!妾身……,这就回去收拾行装。”像是后头有鬼撵她一般,飞快跑了。

    还有几位,也是见机不对纷纷跑了。

    就连开始领头说的那位,喊得最凶,闹得最厉害,眼下见楚王要动真格的,----不去秋湖别院,就要真的被卖给人牙子,也泄了气,脸色惨白的退了下去。

    殷少昊本来就不是真的想卖人。

    虽然这些侍妾大都各怀心机,但毕竟是自己用过的女人,岂能真的买去烟花之地给别人用?自己还做不起那个剩王八!不过是叫牙婆过来吓唬吓唬她们,赶紧滚蛋,以后老老实实躲在别院,昏吃等死就是了。

    院子里,还孤零零的站着最后一位。

    殷少昊看了过去,轻嘲道:“没看出来,你平时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临到关头,倒是最有胆色啊。”挑起眉头,“怎么,你不信本王会把你卖了?那好,现在就叫你……”

    “殿下。”那侍妾细声打断,“妾身怀孕了。”

    ******

    尹嫔被皇帝赐了一壶鸩酒。

    但是越王好似人间蒸发一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一连好些天过去,殷少昊和五城兵马司搜遍了整个京城,连地皮都翻看过,但是连越王的影子都是不见。而京畿州县也设了关卡,各种检查,依旧还是没有任何音讯。

    长孙曦满心惆怅的呆在御书房,度日如年。

    这天,殷少昊找了过来。

    长孙曦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干脆闭眼,假装睡着了。

    “忙了好些天,才腾出空。”殷少昊知道她没有睡着,在旁边坐了,“越王没有找到,倒是想起一件陈年旧事。”放了个盒子在她手边,“以前想送给你的。”

    长孙曦一声儿不吭。

    殷少昊又道:“之前我去蓟县的那一次,差点被越王派的暗线给射杀。当时,正好低头看你咬在我手上的疤,一偏头,这才救了我一命。所以……”他打开盒子,拿出那支放了好久的镀金狗尾巴草簪子,别在她的头上,“我用箭头给你打造了一个簪子。”

    “你做什么?!”长孙曦猛地扭头,伸手把金簪给拔了下来。

    殷少昊笑嘻嘻道:“醒了?”

    长孙曦看着那狗尾巴草的金簪,摔回他怀里,“你才是狗尾巴呢。”

    “哈哈。”殷少昊在旁边笑,“你要是不喜欢,回头我让人改了样子。”又问:“你喜欢什么花儿?玉兰?海棠?唔……,我觉得你像是刺玫瑰。”

    长孙曦不回答。

    殷少昊自说自话,“回头,我让人改成玫瑰。”

    “不用。”

    “行,都依你。”殷少昊一脸好说话的样子,笑道:“对了,你不是爱吃醋吗?王府里的姬妾我都送去别院了,往后你嫁进去,保证一个都看不到,眼不见心不烦。”

    “谁说我要嫁给你了?!”长孙曦咬了咬唇,略微烦躁,“你别这样,行吗?弄得好像我欠了你什么似的。”

    “那敢情好啊。”殷少昊笑道:“就是要你欠着,越前越多,回头你自己都不好意思,就只能嫁给我了。”

    “你是不是觉得,越难得到越是趣味儿?”长孙曦没好气道:“我看你这人就是天生欠虐,嫌日子清净,回头娶个母夜叉好了。”

    “我就娶你这个母夜叉。”

    “…………”

    一个缠,一个躲不开,这样的对话是不是上演着。

    御书房没有了宁静。

    隔了几天,殷少昊又来找她说话,“越王还是没找到。”他叹气,“我估计,多半是不用再找了。这么久,足够他逃出京城投奔其他地方,很有可能……,去了北面雍州,那边有几员和他浴血奋战过的将军,都是过命的交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