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9章 逮渣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个问题,他几年前也问过。只是当时安小书所想的不同。

    “你有办法?”她看向他。

    什么叫他有办法?她那怀疑的眼神闹哪样?

    “安小妞,把问号去掉。”他敲了敲她的脑袋。

    “真的假的?”

    “不许用疑问句。”

    “哦。”她嘟了嘟嘴,“说来听听。”

    西陵昂停了下来,很认真的看着她,“如果我说,你是司家的女儿。”

    安小书一震,疑惑的看着他。西陵昂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且他这语气是不是太笃定了。

    “其实这件事,当年我有调查过。”西陵昂老实说道。

    安小书一听,差点没用高跟鞋去踩他的脚趾,“靠!那你现在才告诉我。”

    “你又没问。”

    她恨的牙痒痒,“那你干嘛调查?”

    “这不是重点。”

    事到如今,安小书确实顾不得争论那些了,“西陵昂,你有几成把握?”

    “九成。”

    这么多!安小书瞪大眼睛。

    “你确定?”

    男人又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再用怀疑的语气跟老子说话试试!”

    安小书瞪着他,一只手揉着被他拍的地方,语气愤愤,“哼,如果我真是司家的女儿,看你还敢这么欺负我!”

    “老子管你是谁家女儿!”反正不管她的身世如何,在昂爷心里。她都只是他家小妞,他两个孩子的妈。

    说干就干,得了安小书的应允,西陵昂很快便和司大少提了此事。回去之前,就从司士飞那里弄到了天晴雪的头发。

    将东西交给西陵昂,司大少脸上除了惊讶还有看好戏。

    心里盘算着,如果安小书真是他家亲妹子,那首长岂不是他的妹夫?

    妹夫诶!

    想想司大少心里就乐开了花。

    从司家出来,西陵昂就将东西送去检验。

    安小书紧张的不行,如果天晴雪真的是她的妈妈。能有那样美丽的妈妈。她自然再高兴不过了。

    可是如果不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

    兴许是受了司大少婚礼的刺激,很少操心过两人事情的老爷子突然也想起这茬。

    趁着大家都在。对两人道:“你们看选个什么日子也把婚礼补办了。也好热闹热闹。”

    被他陡然的话吓了一跳。安小书喝进去的水直接全给喷了出来!

    以前那么不待见她的老爷子竟然主动提这样的事,让安小书着实被雷了一把!

    “粑粑麻麻也要结婚吗?”小九听见这个词,眼珠子一下就亮了。

    “小傻瓜。你爸爸妈妈已经结婚了。办婚礼的意思就是像司叔叔他们那样。”老爷子解释道。

    小九眼睛瞠亮,一下想到自己当小花童的事。

    “耶,粑粑麻麻要办婚礼了!”

    “那个,爷爷,我最近算了一张命,算命的说我三年之内最好不要有类似于喜庆之类的事。”安小妞说的脸不红气不喘,看向西陵昂。

    她的语气里,明显有些赌气的味道。

    期待一场婚礼是一回事,可如果从老爷子嘴里提出,再公式化的举行,对于她来说太没有意义了。

    “哪个算命的?这个也能信?”老爷子严肃着一张脸,难得多管闲事一回,结果被人这么给搪塞了。

    “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安小书幽幽的说着,端着水杯淡定的喝了一口,无视掉臭男人投来的任何目光。

    毕竟婚礼是当事人两个人的事,见安小书不同意,西陵昂又没有表态,反倒弄的老爷子里外不是人,气咻咻的哼了一声,牵着俩包子散步去了。

    老爷子一走,屋内顿时就剩下两个人。

    放下水杯,安小书正要上楼。

    沙发的一角忽然传来冷飕飕的目光,“安小妞,哪个算命的说的?”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心里窝着气,安小书一下气势十足。

    “……”男人眉毛跳了跳,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掐死这小妞。

    “谁让你惹我的!老娘近来心情很不爽!”

    女王大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更年期了?”男人横了她一眼。

    “靠!你才更年期,哀家还很水嫩嫩的好不?!”

    “有多嫩?”

    “比黄花菜还嫩!”

    装嫩!

    男人眼神里闪过丝丝的危险气息,大步朝着她的方向而去。

    安小书大叫不妙,撒腿就往楼上跑!

    跑不跑得掉?

    你猜!

    ……

    参加完司大少的婚礼,看来受刺激的不止是老爷子,还有老鸟同志。

    这阵子,老鸟一直被一个问题困扰着。问人吧,他觉得挺丢人的;不问吧,心里又老是跟猫儿抓似得!

    衡量再三,老鸟还是决定请教一下传闻中的情圣——首长大人。

    “老大,我问你个事。”斟酌了好久,老鸟自作聪明的比喻道,“如果在你失踪的这六年里,嫂子嫁给了别人怎么办?”

    什么破比喻?西陵昂的脸上闪过一抹寒光。

    “凤少卿!”

    “我打个比方而已,没其他意思。”老鸟擦着额头的汗水,真不明白自家老大至于为了个女人这么吼他吗?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

    “她不会。”西陵昂又道。

    首长,你到底懂不懂啥叫打比方啊?老鸟想吐血。

    他不相信以西陵昂的智商,不可能不知道他想问什么。首长这是玩他呢?还是玩他呢?

    “那行,我不拿你比喻。我用臣子,假如他在这六年里娶了别的女人,你还会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他吗?”

    可怜的霍大大,躺着也中枪!

    “不会。”昂爷冷冰冰的回道。

    “为什么?”

    “他没傻到犯重婚醉。”

    “……”

    老鸟发誓,如果眼前这个人不是首长,或者他武力值能比对方高,他会忍不住暴躁的!

    “那假设臣子离婚了呢?”忍了忍,他笑问道。

    “他不是那么儿戏的人。”

    “……”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