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1章 真相大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阿狸冷静下来后就被武媚娘抱回房间,顺便掩上门。

    得了空,老鸟一把将武媚娘拉进怀里,紧紧的圈着,动作力道大的惊人。

    “媚媚。”他有多久没有叫过这个名字了,至少六七年了吧。再次喊出口没有觉得别扭,只感觉整个胸膛都是温热的,像是被灌入了一股暖流。

    “凤少卿,你来干什么?”武媚娘没有给他好脸色,冷冰冰的想推开他。她的语气,像对待一个陌生人,或者比陌生人还不如。

    “我为什么不能来?”热恋贴了冷屁股,老鸟毫不在意,反而说的理直气壮,“这里有我的女人和闺女。”

    他的女人?!他的闺女?!

    武媚娘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看着他,深吸一口气,用着尽量平淡的语气,“我想你误会了,阿狸不是你的女儿。”

    “媚媚,这些年辛苦你了。”

    两人的话完全搭不上调,都是在自说自话。

    “你要是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验dna!”武媚娘挣扎着,眉头锁的死紧。

    她的态度坚决,就好似有十足的把握。

    不过,她的话,老鸟已经不信了。

    不想跟她争论,他放开她,轻描淡写的说:“dna我会去验,不过不是因为不相信,而是让你没有话说。”

    “……”

    武媚娘紧抿着唇,盯着他好久不说话。

    卧室的门轻轻的开了一条缝,小阿狸站在门口,水汪汪的大眼睛在两人身上来回的扫视,似乎想看出些什么。

    “宝贝,来爹地这里。”看着小阿狸。老鸟一阵心疼。

    又碍于她的情绪不敢太过靠近。

    小阿狸伸着脑袋在那里,戒备的看着老鸟,情绪虽然有些平静了,可对于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本能的有些抵触。

    “小乖乖,爹地不会伤害你的,别怕。”老鸟估计一辈子也没这么耐心过。

    话说,鸟人你这么肉麻?你造吗?

    武媚娘面上平静。心里却跟打鼓一样。

    她不知道凤少卿哪里来的自信。更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些消息。

    小阿狸是他的女儿没错,可是也是她的!

    她只有小阿狸了,哪怕拼了命也不会让人把她从自己身边抢走!因为这是唯一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希望了。

    她也知道。以凤少卿的本事,要从她这里抢走女儿是轻而易举的事,刚刚说那些只是想刺激他,让他产生怀疑。

    没想到他竟然丝毫不介意!

    跟七年前比起来。武媚娘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成熟稳重了不少,没有当初那么冲动。

    心知跟这种人讲道理没用。她只能板着一惯的冰冷脸,“你请回去吧,我们要休息了。”

    大晚上的,这些话很合情合理。

    “媚媚……”

    凤少卿想说什么。又不想真的把她激怒,反正他现在也不急于一时,有的是时间跟她培养感情!

    而且。他还有一个有利的人证——小阿狸!

    小阿狸的存在,或许正是两人言归于好的希望。虽然这样做有点卑鄙,但除了拿闺女做筹码,老鸟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

    他也相信,以武媚娘的性格,只要是对小阿狸好的,她哪怕拼了命也会去做!

    对于老鸟来说,小阿狸不仅还天老爷赐给他的礼物,更是两人之间的桥梁,他很有自信一定能成功的拿下她。

    反正女人早晚都是他的,他也懒得在乎过程了。

    “那你们早点睡觉,宝贝,辛苦你照顾咱们闺女了。”

    听见那个称呼,武媚娘心里咯噔一下。

    “阿狸是我的女儿,不用外人操心。”

    “小样儿,真倔!”老鸟捏了捏她的脸,动作亲昵,随后转身走了。

    看着关上的房门,武媚娘思绪复杂。

    第二天早上抽空回了凤家一趟。

    这些年凤少卿都很少在家待,偶尔一次也不会超过一天。这正如他当初跟凤夫人发的狠话,每个人都将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事情就是有那么巧,几个月不回家,一回家就听到这些重磅炸弹!

    凤少卿原本对那些谈话声不是特别在意,因为在他看来,管他谁来都跟他没有关系!

    但他却听到了一个恨之入骨的声音。

    那个人,正是蒋婷婷。

    对于此人,老鸟从心底里就开始厌恶,自然是长了几个心眼的,而这人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挑拨离间。

    所以听见她的声音,老鸟干脆站在门口没动,他倒想要看看,一切都过去这么久了,蒋疯子是不是还那么犯贱。

    俗话说的好,不怕贼来就怕贼惦记!

    静静的站在那里,里面的声音清晰入耳。大概是觉得这屋子里不会有人来,两人说话也毫无顾忌。

    “阿姨!”蒋婷婷抱怨了一圈,大致说的也就是自己这么多年来苦苦的等候史。

    “婷婷,你别着急,卿子他只是……”凤夫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虽然凤少卿是她的亲生儿子,但他所做的事,却从来不是她可以掌控的。

    不然也不会看着他几个月不回家也没有办法。

    “只是什么?阿姨,你没看到吗,那个贱人又回来了,她又回来缠着凤哥哥了。”蒋婷婷语气中有些许的怒意,尤其是在提到贱人两个字时。而她口中的贱人是谁,不用猜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婷婷,也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像卿子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再看上她?她可是结过婚的女人?还有一个拖油瓶。”凤夫人自认很了解儿子的性子,或者在她看来,这世上有几个男人能忍受娶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外加一个能打酱油的拖油瓶。

    至少,不管凤少卿看不看得上,凤夫人是铁定不会同意的!

    “阿姨。你是不知道那个贱人有多厉害?她如果不是有手段,怎么可能让凤哥哥几年前就喜欢她?以前她有办法,谁知道现在她会不会故技重施!难道你愿意凤哥哥再被那个贱人抢走吗?凤哥哥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想做的事,谁管的了?如果凤哥哥真的想娶她,到时候还有您的活路吗?”

    蒋婷婷这话听起来,面上完全是在为凤夫人考虑。这些话别人听不懂。凤夫人又怎么会听不出其中的玄机。

    从当年开始她就没有给过武媚娘好脸色,甚至还对她……

    她深知如果那些事有一天被捅了出来,以卿子对那个女人的在意程度。怕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也知道,如果那些事让卿子知道了,怕是她就得真的失去他了!

    “那咱们该怎么办?”看的出来凤夫人已经有些动容了,不禁问道。

    蒋婷婷脸上闪过一抹得意。语气有些狠洌,“阿姨。我看不如这样,当年咱们用什么办法,现在还用什么办法!”

    “这……”凤夫人一震。

    蒋婷婷只当她是妇人之仁,没有太在意。继续说道:“虎毒不食子,那贱人不是有个女儿吗?我们就用她的女儿做要挟,不怕她不屈服?”

    “婷婷。可是这事如果让卿子知道了,他会恨我的。”凤夫人心里是害怕的。但有些错一但犯了,便得用很多的错去填补。

    “阿姨,你想多了,此事只有咱们两个知道。而且我相信那个贱人为了保全自己的女儿,不会冒那个险的。”蒋婷婷却是相当的有自信。从她冷静的态度来看,显然这丫没少干过这样的缺德事。

    “我还是怕……”

    “怕什么?”一声平淡的声音响起,却不是发自屋内的任何人。

    ‘砰’的一声卧室的房门被人狠狠的推开,门板撞在后面的磁铁上。

    房门口,老鸟笔挺挺的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冰冷无比,浑身更是散发着对待敌人才有的戾气!

    屋内的两个都惊呆了。

    保持着受了惊吓的姿势半天没动,甚至是不敢动。

    “儿子,你怎么回来了?”不知道他到底听到多少,凤夫人满面惊恐,只能试探的问。

    这么些年,凤少卿很少会回来,这也是她们为什么不担心被人听见的原因。

    “我如果不回来,怎么听见你们策划的好事?”老鸟语气平淡的反问,温度却低的吓人。

    凤吩咐身子一抖,想上前,“儿子,不是你想的那样!”

    “凤夫人,你是觉得我的耳朵有问题吗?”老鸟深吸一口气,努力维持着面上的镇定,却终究忍不住爆喝了一句,“蒋婷婷,我他妈上辈子挖了你家祖坟吗?!还是灭了你祖宗十八代?!”

    骤然响起的爆喝,让蒋婷婷身子一震,差点没腿软的摔在地上,幸好自己是坐在沙发上的。

    不过,她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待下去的勇气,心虚的望了望老鸟怒到极点的表情,便抬脚仓皇的逃离。

    也是老鸟此刻没时间跟她计较,不然她想走也走不了!

    “儿子……”凤夫人张了张嘴,一颗狂跳的心让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发不出。

    她太了解自己儿子的性子,如果当年的事让他不想再见到自己,那么今天这事很有可能会让他跟自己断绝母子关系!

    “凤夫人,请叫我的名字!我没有这样恶毒的妈。”

    老鸟不敢想象,如果今天他不是亲耳听见,他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这样的事。

    从八年前开始,他一直觉得事情很不对劲,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亲妈会那样威胁武媚娘。

    他甚至不敢想,当年那次武父的车祸会不会就是自己的亲妈造成的,借此威胁武媚娘,所以才让武媚娘那么害怕见到他?

    以武媚娘的性格,是真的会为了自己的家人做出那样的事。或许也正是因为她那样性格,才让他对她恋恋不忘的原因。

    看似坚强无所不能,实则让人心疼不已,这正是武媚娘的性格。

    而如今。他的亲妈在七八年前策划了那些事情后不但没有反省,现在又开始再谋划着对她亲孙女下手!

    如果今天他没有听到,他的女儿是不是就很有可能在悄无声息中被她的亲奶奶谋害?

    “当年的事,也是你做的?”捏紧了拳头,老鸟心里是希望自家母亲反驳的,起码让他心里好受一些。

    不过,凤夫人却是没有反驳。“儿子。妈也是为了你好……”

    又是为了他好?这样的话凤少卿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回了,他现在都有些麻木了。

    “我不想听你这些废话,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凤夫人没有回答。满面的泪水。

    她深知这次她与凤少卿之间的节怕是再也解不开了,在他心里早有了对自己的定义,她再解释怕是已经没用了。

    “是你对不对?”凤少卿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语气波澜不惊,“好。很好!”

    他的话让凤夫人心里的绝望蔓延开来,“儿子……”

    “凤夫人,那你可知刚刚你想谋害的是谁的女儿?”诡异的,老鸟忽然很想把这件事说出来。

    凤夫人只是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是我!”老鸟指了指自己,语气顿时又生硬起来,“你可知你想谋害的是我凤少卿的女儿。你的亲孙女!”

    这话像一记重磅炸弹,炸的凤夫人体无完肤。脑袋轰隆一声巨响,双腿瘫软在地上,仿佛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