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2章 老子跟你势不两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安小书竖起大拇指,很严肃的道:“赵寡妇、钱寡妇、孙寡妇、李寡妇等360个寡妇都觉得很赞!”

    眼下的情况。确实也只能如此了。

    西陵昂轻咳一声,警告的看向她。这都当妈的人了。说话还没个正型。

    老鸟笑的歪倒在沙发上。

    别看安小书平时没个正经,要真论起来,还真是他的贵人!或许正是因为她那样的性格,才能在很多情况下凤凰浴火。

    除了说以上这些。老鸟此次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在武媚娘隔壁要间公寓,这样就不用在她赶人后大老远的奔波了。

    当然了。能把武媚娘公寓的钥匙也给他最好了,免得他老是干那撬门的勾当。

    为了自家的锁着想。安妞儿欣然同意了。

    如果她早知道小阿狸是老鸟的闺女,就算冒着被武媚娘打死的风险也会撮合两人的!

    后爹再怎么也不如亲爹!

    她相信以老鸟现在的脾性,一定会对武媚娘和小阿狸很好的。

    小阿狸现在的情况,最缺的便是父爱,也许有了老鸟的出现,她的病能尽快好起来也说不定。

    还有老武那厮,安小书真真恨的牙痒痒,竟然不告诉自己小阿狸的身世。如果不是老鸟调查出来,她没准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丫的瞒着她,她把丫的秘密透露给老鸟,这也算扯平了吧!

    说完这些,老鸟就哼着小曲走了。

    如今的他怎的一个意气风发形容!

    晚上洗完澡躺在床上,安小书就郁闷的不行。

    倒不是老鸟的事,而是自己的,因为自从上次自己说了狠话,西陵昂已经有一阵没有碰她了。

    这让她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有些事自己说是一回事,他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听说在一个男人很久没有碰自己的女人时,这个女人就得小心了,因为这是出-轨的征兆!

    于是当男人从浴室出来背对着她躺在床上后,她就hold不住了,戳着男人的背脊,若有所指的问,“西陵昂,你这么早就睡了?”

    “嗯。”回答她的是一声低低的鼻音。

    她不死心,继续问,“西陵昂,你睡的着吗?”

    “嗯”

    “西陵昂,我睡不着。”

    “嗯。”

    “西陵昂……”

    一连叫了几声,男人总算是察觉了她的不对劲,转过身对着她,“说。”

    “靠!装什么装?你自己算算多久没用洗衣机了。”盛怒之下,她都懒得跟他迂回了。

    “不是你自己说的要让老子独守空房。”男人凉飕飕的看着她。真正说起来,该郁闷的是他才对。

    “你……”摆出一个凶恶的表情,安妞儿恨不得扑上去咬死他!

    这厮摆明了就是故意的,以他对自己的了解。不可能不知道她的意思。

    “好了,别闹了。”男人拍拍她的脑袋,示意她乖乖睡觉。

    问题是心里藏着事,她哪里睡得着!

    “姓西的,你老实告诉我,你上哪鬼混去了?”以她对兽长的了解,没道理能在那方面忍着。

    当然了。那是她的想法。

    天知道不碰她西陵昂比她难受了不知多少倍。只不过他hold的住罢了。没办法,为了以后的日子,用点计策是难免的。果然小妞儿和他预想的差不多。

    端着她的脑袋,他很严肃的说道:“小妞儿,嫁给我!”

    “……”该怎么回答,安小书有些纠结了。

    答应?不甘心!不答应?要是他又装逼不理她怎么办?安小妞最性子最受不了臭男人不理她了。

    “诚意呢?”想了想。她问了句比较中间的。

    “保证你夜夜有肉吃。”

    “……”

    她表情僵了僵。丫说的好像她多稀罕他似得!

    撇了撇嘴,她不满的皱眉。“不行,换一个。”

    “不行算了。”

    男人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出牌。说完,继续背过身去睡觉。

    “……”某妞咬牙切齿,“姓西的。老子跟你势不两立!”

    ……

    dna的检验结果出来了,这也证实了首长大人之前说过的话,安小书确实是司家的女儿。

    知道结果的时候。安小书心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没有想象中那么激动。只是觉得异常的紧张!

    就好像这已经是早就认定的事。

    说实话,她心里是感动的,起码让她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并没有忘记她,相反的还一直在找她。

    而天晴雪更是因为她的失踪而有些精神失常。

    第一次,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他们!

    只是,当时有这个猜测的时候,几人并没有将这事告诉司中将和天晴雪,以免让他们空欢喜一场。

    也就是说,安小书虽然知道了他们是自己的父母,他们却还不知道她是他们的女儿。西陵昂的意思,司家那边最好是由司大少去说,也好让两二老有些心里准备。

    司大少办事效率很高,当天就安排好了一切。

    司中将的意思自然是想尽快认女儿,虽然已经见过几次,但现在换了一个身份又是另外一种感受。

    坐在掠夺者上,一路上安小书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

    她曾经想象过假如天晴雪真是自己的妈妈会怎样?有那样温柔美丽的母亲,她该是有多幸福。现在实现了,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因为她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喜欢自己?会不会觉得和想象中有些不太一样。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巨大的掠夺者终于驶进司家大院。

    他们到的时候,天晴雪和司中将已经等在门口,模样焦急。

    “薇薇!”一看见她下车,天晴雪就再也按捺不住的迎了上来。

    安小书张了张口,以前不知道的时候叫的挺顺口的,现在知道了,反而有些喊不出口。

    西陵昂拍了拍她的背,示意一切有他在。

    “薇薇……”司中将身上也不似平时的严厉,张口唤了声。

    安小书挤出一个笑,“你们还是叫我小书吧。”

    这喊了三十年的名字,她实在舍不得换掉。

    司中将也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小书。”

    “薇薇,妈妈可算是找到你了。”天晴雪笑中含着泪,转头对司中将抱怨了句,“看吧,之前我就说这是我的薇薇,你们还不信。”

    “是。”司中将笑着应了声,脸上很是温和。

    别看司中将在对待天晴雪的时候温柔,其实在部队的时候可是相当的严谨!

    “我看不如这样,外面天气太凉,有什么事大家进屋坐着慢慢聊吧。”司大少笑眯眯的建议,眼睛若有似无的瞟着西陵昂。

    心里寻思着是该叫妹夫呢?还是妹夫呢?思前想后,为了生命安全,还是保持之前的称呼就好。

    在客厅里坐下,安小书从来没这么紧张过。感觉胳膊不是胳膊,腿不是腿的。尤其是被这么多人注视着。哪怕脸皮再厚,也会被看薄的。

    进屋以后没多久,西陵昂就拍了拍她的肩出去了。

    然后司大少也出去了。

    整个屋子只剩下三人,司中将、天晴雪和安小书。

    天晴雪一直拉着安小书的手,大概是之前就那么觉得,所以在知道安小书身世后也没有太大的惊讶。那看着她的眼神里满是柔情。

    “小书。这些年你过的好吗?”问出口。司中将的眼眶就有些红了。刚刚有西陵昂和司大少在他不好露出情绪,现在只剩下这么三个人,他便再也控制不住了。

    “我爸从小就很疼我。对我很好。”提到安爸,安小书那是千万种感受,唯一不变的就是感激!在她心里,安爸已经不只是她的养父那么简单。

    “那就好。”司中将点点头。看出她的无措,忙的安慰道。“小书,你别紧张,我们没有要勉强你什么,只要知道你过的很好就满足了。”

    天下大多数的父母。估计也就只有这样的愿望了。

    安小书听的鼻子有些酸,“爸……”

    “诶!”司中将忽然笑了起来,笑的同时不经意的抹了抹眼角的泪。他等这声爸已经等了快三十年了!

    老天爷待他不薄,让他在有生之年寻到自己的女儿。还能听见她这么喊自己。

    “妈……”安小书又把目光收回落到身旁的天晴雪身上。

    “薇薇,妈妈的乖女儿!”天晴雪却是忍不住流下泪来。

    别人都以为她脑子有问题,其实很多事她都知道,就比如以前安小书叫她妈,不过是为了安抚自己,今天这一声,才是真真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子女叫自己的爸妈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他们却等了这一声等了快三十年,其中的心酸不言而喻。

    看见她哭,司中将也跟着心里不好受起来,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一个大男人也跟着她哭起来,“晴雪,你别这个样子,找到女儿是喜事,咱们应该高兴才是。”

    “对,妈你别哭了,是女儿不孝,没有早点找到你们!”其实她有找过的,只是当时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被搁浅下了。而那几张被发到网上的照片也并没有坚持下来,被硬生生淹没了。

    看来网上的东西也不是什么都能被抄热。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天晴雪哽咽着说道。

    嗓音本就柔和的她此刻带着点点的哭腔让人看着心疼不已。

    安小书除了紧紧的回握住她给予她勇气,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种时候,说再多只会徒增伤悲。

    无声胜有声。

    顿了下,司中将欲言又止:“小书,你爸他……”

    “嗯?”

    “什么时候空了给你爸打个电话,我和你妈想谢谢他。”

    “这……”安小书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丫头,爸爸懂你的意思。我们虽然是你的亲生父母,可毕竟你是跟着你爸长大的,你们之间的感情是谁也取代不了的,爸妈没有要为难他的意思,真的只是想谢谢他。”

    安小书松了口气,犹豫着问道:“你们不会怪我吧?”怪她现在才找到他们。

    “傻丫头,能找到你,知道你过的好,爸妈已经很开心了,又怎么会怪你。”司中将摇摇头,天下的父母大概都是这样的想法吧。巴心巴肝的盼着子女好。

    “爸、妈,谢谢你们!”

    安小书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除了这句话再也表达不出她心里的感受。

    她很能体会这种感觉,就像当初大包随着西陵昂消失,她也是郁郁寡欢的,心里无数次的乞求着只要儿子能平安就好,不管他身处何地。

    那天的午饭是在司家吃的,饭桌上天晴雪不停的帮安小书夹菜,简直恨不能把这三十年的份都给她!

    司大少突然多了这么个妹子,外加一个高上大的妹夫不知道有多开心。但面上却跟天晴雪开玩笑,语气听起来像在争宠,被司中将狠狠的批了一顿。

    不外乎就是你丫独占父母三十多年,这妹妹在外流落那么久,一天都没有享受过,你有啥好争的?

    本来司中将还想为女儿办一场宴,顺便向外界宣布这个消息,不过被安小书拒绝了。

    因为她之所以想找到父母,并不是想得到什么,只想让他们知道自己过的好好的,顺便尽点孝道,根本不在乎那些所谓的虚名。

    更没有要跟司大少争家产的意思。反正她有她家首长在,也不会担心流落街头。

    听见这些,司中将很欣慰,现在在他眼里,自己的女儿懂事、乖巧,反正是集优点与一身就对了!

    ……(未完待续)

    ps:又是一个大章。算算时间,军妻过不了几天就完结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