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皇帝是大家的,董答应才是个人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张小脸跑得通红,连揣在怀里的丝帕掉了都只是回头匆匆的瞥了一眼,没空回头去捡。喘气声越来越粗重,浅粉色的嘴唇微微张开,随着呼吸颤动。

    身后的宫殿之中灯火辉煌,方才她像是逃一样的跑了出来,步伐尽量迈得最大,只想着能早些离开。跑了许久后,原先轻快的步伐已经快要迈不开了,两只腿像是有千斤实在没有力气再次提不起了,胸口也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

    她不得不停了下来,一手叉着腰,一手拍着胸口顺气。白皙的脸颊上已经被一层细密的汗珠子,在额头上摸了一把后看了前方一眼后回过头,身后的宫殿已经远了不少,但是还是能依稀的听见殿中的歌舞声。

    她深吸了几口略凉的空气后,努力的调整着呼吸,回过头看着前方的目光似乎坚定了些许,继续迈开了步子努力的向前跑。

    她那一身水红色的纱制裙子随风舞着,才跑出了几步后她又停了下来,这裙角好几次都险些绊倒自己,干脆撩了起来,塞到和裙子颜色差不多的腰带中。满意的拍了两下后,继续向前奔跑。

    黑暗中那一抹水红色的影子印入了黑亮的眼眸,剑眉微拧,今儿这种大喜日子怎么还会有个宫人在这?坐在宫殿房梁上的他立刻站了起来,脚尖轻点,踩着风稳稳的落了地,没有扬起半点尘土。

    落地后再次施展了轻功向前跃了几步,先前看见的那一抹人影已经近在咫尺了,他甚至能看见她随风舞着的发丝。

    这人一身白衣,银线绣出的团龙图案在黑暗之中几乎瞧不出,铺了一声收起了手里的折扇,背过手将折扇插在了腰后,被一条镶玉的腰带束着。向前走了几步叫住了奔跑着的小宫女:“唉,小宫女儿,你要去哪里?”

    町澜听了,在心底大呼不妙。穿越前自己可没少宫斗的小说,她自认为自己没有那样狠辣的手段,穿越后也没有赫赫的家世当做靠山。所以,她是千方百计的想要和皇家划清界限,只等自己二十五岁年满出宫再找个老实的庄稼人嫁了,过上种田文的幸福生活啊!

    可眼下,似乎被逮个正着!只能硬着头皮回头过了头,紧紧垂着脑袋冲着叫住她的男子行了个礼后恭敬的回答:“奴婢是受了小主差遣,要回宫里取些东西。”

    面前的白衣男人可不信这个小宫女的说辞,**之中哪个不是拉帮结派的?自然是希望这皇上身边的人都是从自个房里出去的,个个都是使尽力气的将自己家的宫女打扮的漂亮些,指望着日后能为稳固自己地位做出些许贡献。

    上下打量了小宫女一番,小身板格外消瘦,模样也算是秀气的了,但看着陌生,也不知她是哪个宫里侍奉的宫女。回头看着不远处灯火辉煌的宫殿一眼,接着问:“今年的选秀没打算大张旗鼓,就在宫女中挑选一些品性优良的,我看你模样还不错,怎么不去?”

    “奴婢……奴婢哪有伺候皇上的命啊,长得比奴婢标志的姐姐可多了,各宫娘娘小主更是美艳动人,皇上怎么会看上奴婢!”向后退了一步,四下看了看,确定这周遭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奴婢得先走了,可不能让小主给等急了。”

    说话的档口,宫女因为奔跑而涨红了的脸渐渐褪去了绯红,苍白的脸色看着让他不由的拧眉。她差不多十六岁上下,仔细一看,模样不禁清秀还挺俊俏的嘛!梳着个简单的垂挂髻,鬓角留下的几缕发丝被脸上的汗水粘住,贴在了脸颊上,发丝的乌黑与脸色的苍白形成了对比。

    “你是哪个宫房的?”白衣少年似乎还是不死心,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叫什么?你可知你不去参加殿选能问你个罪名。”

    世间自然是有不少不愿入宫的女子,可是这红墙内的女子有几个不想着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唯一的途径就是不择手段的谋得恩宠,如果再能替陛下多生几个子嗣稳固自己的地位就更好了。

    “奴婢……奴婢是董答应宫里的町澜。”町澜吞着唾液,胆怯的回答,“奴婢觉得,皇上是大家的主子,有一群人伺候着,不缺奴婢一个,可董答应只有町澜一个可以使唤的奴婢。奴婢,奴婢想对她好些……”

    不知道这样的言辞符不符规矩,这些可都是町澜的心里话,董答应生得漂亮但从未被翻过牌子侍寝,所以在宫里熬了几年都只是个小答应,很不受待见。很多宫女都不正眼看她一眼,顺带着也瞧不起伺候她的町澜。但,町澜却从未将这些放在心上,她只觉得董答应是真心待她的。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也不知道是谁,但是从这衣着来,他的身份应该和经常到董鄂妃宫中经常走动的四王爷差不多吧!突然回想到刚才自己的冒失言辞,紧紧垂着头,忍不住的在心底为自己捏一把冷汗。

    “董答应?”白衣少年一时之间也想不起这个董答应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了。这宫中女人无数,他能记住模样的压根没几个。他嘴角向上一勾,将手背在了身后,围着町澜绕了一圈,问,“我也闲着,要么陪你回去?”

    町澜一听,让一个男子送自己回去,苍白的脸刷得一下红了,连忙抬手使劲摇着,小脑袋摇成了拨浪鼓,连忙拒绝:“这不成体统啊!h后.宫哪是男人能随便去的!万一被人看见,传出闲言秽语怎么办?不成不成,奴婢一个人回去就行了!”

    仔细打量着白衣男子一番,他的年纪也不过在二十岁左右,唇红齿白剑眉凤眼的,好看得很,她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他高挺的鼻梁让整张脸看着很是立体,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系成一根长辫垂在身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