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00章 【黑风城再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翠湖边,人比往日少了很多。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χs520。 首发

    自从上次湖边出现了大量的死鱼之后,到湖边来乘凉的人也少了。

    白木天站在那棵垂柳下,欣赏着湖面的风光。

    他正看着,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望……

    他身后不远处,白玉堂走了过来。

    白木天笑了笑,也不显得惊讶,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之内。

    “你知道什么最让我意外么?”白木天没等白玉堂开口,就先说。

    白玉堂没回话,也走到了湖边,跟他隔了两三步的距离,站在树下。

    “最让我吃惊的是,你们竟然抓住了扁盛,还解除了他的摄魂术。”白木天也没在意白玉堂是不是理他,接着说,“而且还是在没有殷候、天尊他们帮忙的情况下,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白玉堂背手拿着那个锦盒,望着空空荡荡的湖面——原本这里曾经画舫穿梭,虽然过几天应该很快就会恢复,但现在看起来还是有些冷清。

    白木天看了一眼望着湖面出神的白玉堂,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变了很多?”

    白玉堂终于是转过脸,看了他一眼。

    白木天笑了笑,“其实你一直没变过……就好像所有亲戚都觉得过节时大声喧哗会吵到你似的,事实上,你是喜欢看他们热热闹闹过节的,只是不说不参与而已。

    白玉堂依然没说话。

    “你喜欢看到别人开心,无论那个人你认不认识……”白木天淡淡地说,“这就是我跟你之间,最大的不同。”

    “是你和大多数人之间的不同吧。”白玉堂终于是开了口。

    “你真的觉得大多数人都发自内心想看到别人开心快乐么?”白木天反问。

    白玉堂点头,“对啊。”

    “呵呵。”白木天笑了,“天尊教你的么?你去问问他信么?”

    “是他教我的没错。”白玉堂回答,“无论他信不信,他这么教我,我就信。”

    “哈哈哈……”白木天点着头笑了,似乎是表示理解,“所以我从小就知道,永远不会与你为伍,我连想都没想过,有一天,你会认同我做的事情,所以我尽量在你们面前做一个好人。”

    白玉堂听得出白木天说那个“好”字的时候,加重了语调,还带着点讽刺的意味。

    “你们白家其实就是普通人家,只是父辈经商头脑好一些,特别的是你娘家的血统和你认了个特别的师父。”白木天叹了口气,“我对你们白家人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实在是太普通的人家了,简直无从下手。”

    白玉堂看他,语气平淡地问,“你想怎么下手?”

    白木天笑着摆了摆手,“唉,我不会害他们的,要害我早动手了,这天底下大多数的人其实都很普通,这些人跟我没关系。”

    白玉堂似乎觉得他的话可笑,“高河寨死了很多徒弟,那些也是普通人。”

    “这种叫必要的牺牲。”白木天叹气,“狼要活下来就要吃掉羊,它们吃羊只是随便挑一只,而不会特定地去挑哪一只,明白这个道理么?羊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供养狼的!狼群要生存,就要有其他的族群做出必要的牺牲。”

    白玉堂幽幽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说,“狼可以吃羊没问题,但狼不可以吃人。”

    白木天看着白玉堂的这个眼神,微微地笑了起来,“你想杀我?”

    白玉堂点头。

    “可你不能杀我。”白木天一摊手,“你叔叔婶婶会伤心。”

    白玉堂摇头,“我觉得你死了他们不会伤心,起码不用再对那些被你害死的人感到愧疚。”

    白木天耸了耸肩,似乎是想了想,点头,“嗯……也有这个可能,反正我不在乎。”

    “你手上的是金丝灵么?”白木天问。

    白玉堂冷笑,“是你进入恶帝城的钥匙。”

    白木天叹了口气,“你最讨人嫌的一点,除了天尊教你的那套正义之外,就是这种突如其来的聪明了。”

    白玉堂沉默不语。

    白木天则是自言自语,“我一直都搞不清楚你是个笨人还是个聪明人……你跟展昭不同,展昭是一贯的聪明,你就是惯常糊涂,突然就特别聪明一下……这也是随天尊么?”

    白玉堂冷眼看他,问,“你很羡慕我有这样一个师父么?”

    白木天反问,“你觉得世上有多少练武之人是不羡慕你的呢?”

    说着,白木天伸手,跟白玉堂要金丝灵。

    白玉堂没给他,道,“我对扁盛的过去已经不感兴趣了,你拿有价值的线索来换。”

    白木天无奈,“有价值的线索啊……比如说?”

    “恶帝城。”白玉堂道。

    “哦……”白木天抱着胳膊,道,“你还记不记得……扁青死的时候,手里有给展昭的请帖?”

    展昭微微一愣,看白木天……这的确是他们很在意的一个谜题,为什么扁青因为一封给展昭的请帖被杀?

    “因为他拿错了信。”白木天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份请帖,道,“这才是给展昭的请帖,而那一张却是恶帝城给我的一封信,因为我在信封上写了展昭的名字,所以扁青糊里糊涂拿错了……为了拿回请帖,我只好找人帮忙,只可惜我找的朋友有点性急。”

    白玉堂皱眉,“跟展昭有什么关系?”

    “跟展昭有大关系!”白木天道,“展昭跟你不同,你有师承有高贵血统,但你不是魔王之后。”

    白玉堂觉得可笑,“你确定殷候是魔王?”

    “谁说魔王是殷候?”白木天摇头,“殷候做过什么坏事?他有什么资格做魔王?”

    白玉堂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难道说……跟覆灭的鹰王朝有关系?为何恶帝城建造在鹰王朝毁灭的皇城旧址?

    “你们俩是不同的,你的心如果和天山的雪一样是纯白的话,展昭的心却有一半是黑色的。”白木天微笑,“那是比任何夜晚都要黑的黑暗,只是你们没有察觉而已,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白玉堂看了白木天良久,摇头,“没谁的心是黑的或者白的,人的心都是血肉做的,你的也不例外。”

    白木天笑着摇头,伸手,“可以给我了吧?”

    白玉堂将那个锦盒递给了白木天……

    白木天接住锦盒的瞬间……一层“霜冻”爬上了他的手臂。

    白木天一惊,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手上的衣袖结成了冰,内力一撞之后就碎裂了……他的左手小臂露了出来,上边有一个恶帝章纹的图案。

    白玉堂眼神更冷了几分。

    白木天表示惊讶,“你想杀我?”

    白玉堂摇摇头,“没,只想抓活的……”

    说完,白玉堂背手一抽云中刀。

    “呵呵……”白木天往后急退了几步,“还好我还有点防备!”

    他的话说完,就见林中“唰啦”一声闪出了大批黑衣人,都戴着金面。

    白木天转身就跑……那些黑衣人冲向白玉堂。

    白玉堂刀没出窍,抬手掀翻了两个。

    一旁,霖夜火窜了出来,“白五,我帮你收拾这些你去抓人。”

    白玉堂用刀鞘点住了一个黑衣人的穴道,掀开他面罩胳膊肘对着脸就是一肘。

    “唔……”那人捂着鼻子坐在地上,清醒了过来。

    白玉堂见霖夜火让他去抓人,就道,“不用,展昭会收拾他的。”

    霖夜火眨眨眼,掀翻了一个黑衣人,踢掉面具之后一踩脸,那人疼得闷哼了一声之后弹起来,捂着鼻子满地打滚。

    “哦!”霖夜火抓住两个黑衣人拍饼子一样脸对脸一拍,边说,“展昭留着后手?”

    白玉堂将一个黑衣人踹下河之后,内力一扫又将呛了水直挣扎的那人扫到了岸上,边对霖夜火道,“都是高河寨的弟子,别打死了。”

    霖夜火正抓着一个黑衣人撞树,边说,“我哪里下手重?!”

    ……

    此时,皇城军军营、开封府衙门、白府、九王府门口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府里的家人跑进跑出收拾行李,开封城百姓看到了都好奇——这是九王爷要回边关了么?

    ……

    与城中的热闹相比,北城门外的官道上却是寂静无声。

    在一片小树林前,停着一驾黑色的马车。

    官道上一阵沙尘清扬,一个身影落到了马车旁边。

    白木天一手拿着锦盒,一跃上车,道,“启程!”

    ……

    只是他下令之后,掀开马车帘子却没看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