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NO.32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索玛到的时候正巧撞朴秀玉哭丧。瞧她那泪眼汪汪却又极力打量尸体的模样他想笑,可是在旁人眼里朴秀玉又只是一个一脸梨花带雨的凄楚模样。不仅惹人生出怜悯还让好几个男人横生爱护之意,但他们又碍于身份不好前安慰,只能用带着爱慕的目光关切着。索玛看着这些个目光又不得不佩服起朴秀玉的演技来,他在心里感叹道:这女人果然得柔情似水才能迷惑住别人。

    泠守见索玛进来,递了一个眼神给他:“关于那间事族长怎么说?”

    索玛走到泠守身边,忍不住摇头。“族长根本没放在心。”

    泠守吃惊,“连沁也这么放过了?”

    “元凶都放过了,那个被利用的傻瓜还能煮来吃了?”索玛也是无奈。

    泠守远远地瞪了一眼岑露,“算她运气好。”

    岑露似被一把冰冷的尖刀刺入心脏般轻轻颤抖了一下,寻着目光而去。这一转头正巧与泠守冰冷的眸子撞个正着,她手一抖手机哐当一声落到地。泠守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眸子竟然由冰冷变得柔和了许多。但只是这小小的转变却吧岑露看得更是冷汗涔涔,她心里忍不住打起鼓来。

    泠守吩咐泰莲,“你去问问她还有没有料要爆的,免得待会儿人都烧了再爆料没意思了。”

    泰莲低头应是,迈步朝岑露走去。而泠守则是走近朴秀玉,冷着声音毫无情绪地小声问道:“朴部长,你都瞧仔细了吗?要不要再扯根头发查查dna啊?”

    虽然泠守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在朴秀玉身边不远的淳于夼、王曦铭、苏菲、于妙音、李恒宇以及景卫国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大家眼里皆是一惊,但好在这些人都是些人精,没一个发傻询问泠守说这话的具体含义。一个个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叮当响,却都纷纷别开眼去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似得。

    “哼,小人得志!我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多久。”朴秀玉冷哼一声拭去眼角的泪水抬眼斜睨了泠守一眼。

    “这叫嚣张了?呵呵……”泠守掩嘴一阵笑,一双凤眸让人感觉不到温度。

    一名工作人员踌躇了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走过来,“泠先生,告别仪式的鲜花已经准备好了。请问是否开始告别仪式?”这名殡仪馆的主管也在这儿工作了十多年了,看过的死人无数,但泠守的眼神他见过的所有死人都还要冰冷。他每次与泠守说话不仅要打着十二分精神,而且还要调动自己毕生的勇气才行。

    泠守微微叹息一声,“开始吧。”

    工作人员接到主管的手势,便开始清场,记者们都被他们请了出去。各家族派来的人也都纷纷站起,依次排队在工作人员那里领了新鲜的白色玫瑰围着灵柩转了一圈把花朵放在了寻星的身便从侧门出去了。

    泠守亲手递一支白玫瑰给朴秀玉,“请吧。”

    朴秀玉看看手的玫瑰,又看了看躺在灵柩里的寻星,她的心终究还是落下了。这个孩子叫了她五年的妈咪,说一点也不在意怎么可能?但她的立场却不允许她心软。还好没有让她亲自下手,这也算是老天对她最后的怜悯吧。朴秀玉慢慢地围着灵柩走着,心里也慢慢地舒了一口气。

    “星……”突然一个人影闯了进来,满脸的泪水也掩盖不了她脸的疲惫。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头发也乱糟糟的,眼睛更是红得像只兔子——来人正是沁。

    沁站在离灵柩一米不到的位置处突然止住了脚步,咚地一声跪下。“我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我、我真的只是一时生气而已。星儿,你知道我笨……我只是嫉妒了。真的,对不起。我气你不告诉我你的身份、我气你……我以为你从来没把我当朋友看。你知道的,我这两年多时间来只有你这一个朋友……我不知道你生病了,要是早知道你病了我说什么也不会离开q市的。我错了……呜……”

    沁跪在那里看着寻星的遗像哭花了脸,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忏悔着。本来生气的语者们见她一脸伤心与懊恼的模样顿时也消了气,但对于沁的愚蠢他们却生不出一丝怜悯来。只能说这个女人还算有良心,他们这才没了整她的心,但也没有一个前安慰的。

    泠守不会给任何人忏悔的时间,选择的权利一直都在他们手,信与不信也皆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虽说他看见了沁的愧疚与自责,但他却不想让她疏解心的结。泠守对工作人员挥挥手,“有劳了。”

    见工作人员推着灵柩往外走,沁突然前拦住了他们。“星儿……”

    索玛拉开沁,冲沁淡淡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沁见索玛眼睛也是红红的,顿时更加自责。“都是我傻、都是我笨……”

    索玛没有兴趣听沁的自我简介,“抱歉,我没时间听你说这些。请小姐自己保重吧。别忘了夫人当初为什么送你去留学,可别再枉费了她的苦心好。”

    “对不起。”沁看着索玛的背影低低地道歉,因为她知道她没有被原谅的资格。

    海奴冲跟来的索玛冷笑一声,“哟,你这是起了怜悯之心了?”他的话里藏了刀,摆明了是对索玛不满。

    “他那是在补刀。”泰莲呵呵一笑,对着索玛竖起大拇指。“这招真不错啊,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攻心了?”

    索玛见有人理解他,所以便将海奴的话直接忽略了去,只是冲着泰莲笑了笑:“一直都会,但却不想用而已。”

    泠守见一个个嬉皮笑脸的模样忍不住低喝一声:“现在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吗?”

    工作人员都被泠守吼得脚下一软,更别说语者们了,一个个立刻全闭了嘴低着头默默地跟在泠守身后不敢再发出一个音来。

    从吊唁厅到炼尸炉的距离足足走了有十分钟,这一路都是安安静静的,除了细雨纷飞的声音之外便在没有其他。

    如约,夜寻星给了那个身为人类的自己最喜欢的天气与时间。虽然这只是一个补充的仪式,但至少夜寻星是尽了心了。

    泠守站在炼尸炉的外面,伸手接了几滴雨水攥在手里。他的心里此刻酸酸的,他并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情绪。只觉得耳边工作人员的声音极远,远得他根本听不清具体的内容。直到索玛叫他,说是工作人员让鞠躬了才终于回过神来。

    语者们冲着假扮寻星尸体的塔可可三鞠躬后被工作人员带到了火化间,这里早已有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