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五章 弹章 如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r>

    步入位于铁狮子胡同里的魏忠贤的豪宅,朱由诚感慨万千。

    十年前,正是在这里,他被魏忠贤——当时还叫李进忠,强认为魏家子孙;可是现在,他又将在这里,被魏忠贤从魏家清除出去。

    房子还是当年的房子,树却已经不是过去的树了。

    记得当年宅院里种植的是小儿手臂粗细的树苗,现在都已经亭亭如盖。

    为了激励幼时的朱由诚努力长高,魏阿姨还在树上刻了一道痕迹,那是当年他的身高。

    现在朱由诚虽然身高过人,但再也追不上那道高高在上的痕迹了。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十年的光景,带走了多少欢乐,留下了多少回忆。现在,却因为一个人贩子的意外落网,将他已经熟悉的亲情无情地斩断。

    唉,真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朱由诚在门外呆立良久,却一直没有推开门。

    他不敢推门,仿佛这一推,他内心中珍藏的最美好的东西就会立刻粉碎一般。

    “朱大人,现在已经入秋,夜寒露重,一直站在外面恐怕会着凉呀。”请他来的家丁催促道。

    说完家丁上前一步,推开门,摆手做出肃客状。

    迟进、早进,终归是要进去的,朱由诚把心一横,迈步进了客厅。

    见到大权奸魏忠贤,朱由诚不由吃了一惊,眼前这个满脸苦涩的老人家就是一个时辰前还意气风发的魏忠贤吗?

    “你来了,坐吧。”

    朱由诚默然无语地在魏忠贤旁边坐下。

    “李永贞这个猴崽子大概已经把事情告诉你了吧,你并非是魏家子孙。”

    “魏爷爷,我的确已经知道此事,但并非李公公告秘。我自有我的管道。”

    “得了吧。别忘了,咱家提督东厂,天下有什么事情能瞒过咱家?朱由诚。你还和以前一样热心肠,能为朋友两胁插刀。李永贞交上你这个朋友。是他的运气。算了,这事本来也应该通知你,让你有个准备。我不会怪罪李永贞的,你放心。唉,你这么好的人,为什么偏偏不是魏家子孙呢?”

    两个人同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正是魏红莲。

    朱由诚站起身来。说道:“魏妈妈,你怎么来了?”

    魏红莲一怔,苦笑道:“你已经知道了?”

    朱由诚点点头,道:“这件事闹得街知巷闻,我又不是聋子,怎么会不知道呢?”

    魏红莲的笑容似乎更加苦涩了,她说道:“是啊,应该知道。”

    朱由诚见她行色匆匆,心中酸楚,问道:“魏妈妈。你也是为此事而来?”

    说句老实话,朱由诚之所以接纳魏忠贤为他的外公,完全是因为魏红莲。

    魏红连的关心与爱护。让他感受到了两辈子都没有感受到的母爱。

    如果魏红莲今天匆匆赶来,仅仅是为了和他划清界线,那么朱由诚的遭受到的打击将是双倍的。

    与之相比,他似乎更愿意接受“老死不相往来”的逐渐疏远。

    魏红莲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她说道:“我担心诚儿——朱大人和爹起了冲突。你们俩个都是性格刚强之人,易走极端,万一吵起来就麻烦了。说实话,朱大人虽然与魏家没有血缘之亲,但为人处事与魏家人有何两样?我真希望被水淹死的那个家伙是那个告秘的人。这样诚儿就永远是魏家的人了。”

    朱由诚淡淡一笑,道:“我不会和魏公公起冲突的。这倒不是我怕了魏公公。算起来,我虽然在朝廷里没有什么实权。但毕竟两院司业的职务在这里摆着,学生不少,真要斗起来,我未必会完全处于下风。

    “不过两虎相争,必有一伤。魏公公虽然只是位太监,但脸皮厚,胆子大,更重要的一点是够忠心,能够为皇上鞠躬尽粹。我们互相争斗,无论受伤的是哪位,对皇上来说都是不可承受的损失。”

    魏忠贤咳嗽了一声,道:“朱大人,实话虽然好说,但并不好听。咱家是怎么样的人,自己知道,你不必再说一遍。”

    朱由诚有些黯然,这是现在,如果换作以前,自己的这番话出口,魏忠贤说不定还要夸讲自己识人之明。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