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3.最合他的尺寸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如果她一直无法客服内心的恐惧和障碍,她就永远无法跟封先生有进一步的发展,那么他们的感情也注定只能不能再往前进。

    而容铭远的那件事情,更是她心头的一块大石。她需要一个疏通的口子和渠道。

    只是刚轮到她的号子时,她却接到了白元修打来的电话耘。

    “什么?你说一寒不见了?”宋若初拿着手机就跳了起来,“怎么会这样,你说详细点儿,先别急,我马上就来医院!踝”

    但是她在诊所门口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等到一辆空的出租车,好不容易看到远远驶来一辆,她赶紧跑过去,但就在上车前,还被人截了胡,有人推了她一把,抢了先,她摔倒在地,差点被身后驶来的一辆车子给碾中。

    乔云深的车速幸好不快,看到一个人影突然摔出来,立刻踩了急刹,又心急的下车查看她的状况。

    “小姐,你没事吧。”结果将人扶起来他才发现,这人竟然是宋若初,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宋若初摆手,看着手机,推开了他的手,连正面都没瞧他一眼,就又去旁边拦车。

    乔云深蹙眉,看她走路一瘸一拐的,应该是刚才磕到了膝盖,他又上前叫道:“宋小姐,你这么着急去哪里,我送你吧。”

    宋若初惊讶的抬头,看到是乔云深,愣了下,似乎才想起在哪里见过他:“乔先生,是你啊。”

    乔云深点头:“先上车吧,这个时间不好打车。”

    “那就麻烦你了。”时间紧迫。于是宋若初跟着上了车。

    在车上跟乔云深大概解释了几句,乔云深跟着担心起来:“你说江一寒失踪了?”

    江一寒因为伤到了脊柱,下半身失去了知觉,虽然医生说有恢复的希望,但这种不可逆的伤害,希望也是很渺茫的。

    宋若初点了点头,当时她们是一起滚下去的,如果不是江一寒帮她挡了几挡,也许不能幸免于难的人就是她。

    而且……

    总之,她是不可能不管江一寒的。

    赶到医院时白元修已经把整个医院都翻过来了,但毫无所获。就连监控录像都被调了出来,可根本看不出江一寒是何时从何地离开的,她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画面里是在医院的走廊上,然后,就便寻不着了。

    就像凭空消失似的。

    白元修还把警察给招来了,可是失踪不满48小时是无法立案的,所以宋若初只能安慰他:“你先别急,我们再去附近找好看吧,如果是她一个人走的,应该是走不远的。”

    白元修不时握拳,他的未婚妻周悦然一直陪在他身边,看着他为另一个女人坐立不安,紧张忧虑,可想而知她内心有多煎熬。

    同为女人,宋若初太了解这份苦了,于是对她说:“周小姐,如果你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这里我们会找的。”

    周悦然晶亮的眼睛突然积聚起淡淡的水雾,她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摇头:“多个人多份力量,我也留下来帮忙吧。”

    宋若初握了握她的手:“哪个男人能娶到你真是他的福气。”

    她的目光不自觉的追随着白元修不停打电话的身影:“可惜,他似乎并不认为这是他的福气啊。”

    *

    “让我下车!”

    就在众人为江一寒的失踪忧心不已时,她却坐在一辆疾驰的加长宾利车上。

    车后座非常宽敞,她的轮椅就被放在一边,她被臧雨诺抱着坐在他的腿上,但她冷眼相加,只要求下车。

    臧雨诺宽厚的手掌抚在她瘦削的后背上,面带怜惜:“一寒,我送你出国,为你找最好的医生治疗,我一定会让你重返T台。”

    “不需要。”江一寒注视着透过黑色的车窗外面也变得黑黝黝的风景,“臧总,如果真的要出国治疗,会有人比你安排的更好,是我自己不想去,我觉得这样也ting好的,上不上T台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你是说白元修?”臧雨诺点头,“他倒的确是个痴情种子,可是你以为,他跟我会有什么区别呢,至少现在我可以你想要的一切,而他,能给你什么呢。”

    “一切?”她的眼中露出浓浓的讽刺,“你真的能给我我所想的

    一切吗?”

    臧雨诺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失言,继续用手掌抚着她的背:“当然,除了臧太太的名分,但你实际上,跟真的臧太太又有什么区别呢。”

    男人或许真的永远无法理解那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对女人来说有多重要,女人费尽心机,争的头破血流,说到底,不就是为了一个名分吗?没有名分,她就算得到的再多又如何,在世人眼里,她永远都是见不得光的小~三,永远都是被人唾弃的第三者。

    够了,她已经不想继续陪他走下去了,所以说:“请让我再前面下车吧。”

    “不可能!”臧雨诺蓦然收紧了放在她腰间的手,语出警告,“一寒,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我说过的话是绝不会改变的,这场游戏,只有我才能说不,在我没有决定放手前,你最好收起你那些心思,否则后果,你和白元修都承受不起!”

    他隐隐动怒,江一寒也听得出他话里的威胁,蹙眉:“臧雨诺,你有本事就冲着我来,别去为难白元修。”

    “冲你来?你有什么可以让我冲着你来的?别为难白元修?一寒,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反而让我更加讨厌他,恨不得像捏一只蚂蚁一样捏死他?”他咬着她圆润的耳垂,做着世上最动人的情事,却说着最恶毒最可怕的言语。

    江一寒细长的眸陡然眯起:“臧雨诺,是你说过,如果我想离开,就放我走的,难道你后悔了?”

    “是的,我后悔了。”他毫不掩饰自己霸道的行为,“我还没想放你走,所以你不能走,出国,去把你的腿治好再说。”

    “不用。”江一寒冷淡拒绝,“我已经走了太多的路,感觉太累了,以后,我只想坐在轮椅上,找一个愿意推着我一路前行的男人一起走,难道你会喜欢一个半身不遂的女人吗?”

    “你这是在跟自己赌气,拿自己的后半生开玩笑。”

    “呵呵,谢谢臧总的好意,可是,既然你不能对我的后半生负责,就请别来指手画脚,因为,你不配!”

    “一寒,别试图激怒我,要不然,吃亏的就是白元修!”臧雨诺低沉的警告就像一个魔咒,紧箍在江一寒的头上。她那么被动的,不得反抗,只能任由他将自己带走。

    如果说人生是一条表面平静的河流,当它经过峡湾的时候,会突然涌起咆哮跌宕的浪花,常常令我们粉身碎骨而不自知。

    江一寒觉得,自己已经在粉身碎骨的边缘,如果真有这么一天,那么她也许会玉石俱焚。

    *

    虽然警察不肯立案,可白元修动用了一切关系,还是让警察受理了这起失踪案,开始调查医院周围的监控录像。

    宋若初白元修和周悦然,则拿着江一寒的照片到周围询问,看看有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坐着轮椅的女子。但依旧是石沉大海,毫无结果。

    白元修的着急全看在周悦然的眼里,宋若初递了瓶水给她,看着周悦然问的起了泡的嘴角,宋若初其实很感动与她的单纯和执着:“周小姐,喝点水吧。”

    “谢谢。”周悦然拧开了盖子,却没有喝,而是拿过去递给白元修,“元修,你喝点儿水吧。”

    白元修问也不问,接过来就咕噜噜喝下去大半瓶,周悦然的眼里居然还露出满满的欣喜,宋若初叹气,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见周悦然回来了,赶紧又开了一瓶给她:“他那么对你,你还对他那么好。”

    “江小姐那么对他,他不也对她那么好。”周悦然小口小口的喝着水,“如果我可以不对他好,就好了。”

    她们边走边聊的时候,白元修接到了警察打来的电话,说是一个监控录像拍到了江一寒的身影,让他去警局看看。

    于是三人又驱车赶到警局。

    监控画面定格在一辆黑色的加长宾利车上,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