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3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s: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票。

    当下,宋陈氏就惊讶的喊道:“什么,你这么分,我的三娘岂不是吃亏吃大发了。”

    宋母这下子可就没好气的敲了敲自家夫郞的脑袋,这才开口道:“看你说的什么话,若是被大娘二娘听到,可不是要说你偏心了,再说了,以三娘的本事以后什么东西挣不来,哪里在乎这点子东西,你啊,再说了,都是咱们的孩子,大娘和二娘难道不是你生的,这东西给谁有什么关系。”

    宋陈氏听妻主这么一说,心里顿时不高兴了,这话显得自己多偏心似的,当下就没好气的说道:“谁说我偏心的,我不过是想着这样分岂不是三娘吃了大亏了,更何况这家里的东西要不是三娘出的好主意,恐怕也没有现在这种日子过。”说到后来,连宋陈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索性两眼一瞪,扭头不说话了。

    宋母见了就知道自家夫郎这是生气了,呵呵一笑道:“行了,事情就这么定了,一会你就将银子给大娘她们送去,三娘那孩子你就别操心了,我这话放到这,咱们的好日子在后头。”

    宋陈氏闻言,也乐了起来,当下娇嗔道:“那是,我的女儿自然是最好的。”这下子,宋陈氏心里是真的一点芥蒂都没有了,笑嘻嘻的就要将银票给大娘送去,不过刚走到门口,宋陈氏的身子就是一顿,见妻主疑惑的看着自己,宋陈氏有些凄然的说道:“这银子,咱们是不是给大郎留点,也不知道他如今的日子过的如何了。虽说上次来看起来日子委实不错,可是到底比咱们现在的日子差了点,妻主,我想不如咱们给大郎再置办一份家业吧,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伤到哪个我都疼,更何况。家里现在确实不差这点。”说到这里。宋陈氏就忍不住叹气,儿子不争气,他又能怨得了谁呢。

    宋母闻言。顿时怒道:“别瞎想,快将银票给大娘送去,以后这话也别再说了,大郎的事情你也别管。你对大郎有这份情谊,关键是大郎对咱们有呢。如今你给他置办了庄子,以他的脾性,会不会再和你要其他的,咱在老家经历的事情。你还想再经历一次不成,更何况,咱们现在的日子好不容易有了起色。我可不想再出什么差错,我有这么多的女儿。不需要那个不省心的东西。”

    宋陈氏闻言就知道事不可为,当下忍不住叹了口气,也只能罢了,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等宋陈氏走了出去之后,宋母顿时肩膀一垮道:“若大郎过的不好,我又如何不伤心不心疼呢。只是我更怕的是这个家给散了啊。”说到这里,宋母忍不住深深的叹了口气,身子无力的软在了椅子上,至于她心中的伤痛,恐怕也只有自家夫郎能明白几分了。

    这边,宋陈氏拿着银票,匆匆来到了大娘屋子,一进门就见大娘夫妻俩都在,忙将手中的一叠银票,交到了大娘手中,见大娘将银票收了起来,宋陈氏这才忍不住开口道:“大娘,你有时间的话,去看看你弟弟吧。”说到这里,宋陈氏,就见大娘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了个干干净净,忙接着说道:“大娘,你别误会,母父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是想知道大郎过的好不好而已,毕竟他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说到这里,宋陈氏就忍不住红了眼眶,再怎么狠心告诉自己,只当没有声他,可是宋陈氏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事情她做不到。

    大娘看着母父难受的样子,心里也实在不好受,点点头应了下来,宋陈氏这才收起了眼泪,走了出去。

    等到宋陈氏一走出屋子,大王氏忙忍不住的说道:“妻主,你真要去帮大郎啊,咱家好不容易才起了点,再说了,几个孩子才上了学,这些花费可不是个小数目,若是大郎再来这么一次。”说到这里,大王氏顿了顿,接着又不客气的说道:“妻主,反正我是不会同意大郎回来的。”一想想大郎上回做出的事情,大王氏就止不住的心寒,想想自己平日对大郎的照拂,大王氏只觉得,这大郎的良心是长到狗肚子里去了。

    大娘又何尝想让大郎回来呢,且不论当日他的作为,但论他对自家的态度,大娘也不想将这个不稳定因素带回来,不过好在母父如今只说让自己好好看看,并没有说要把人带回来的意思,现在大娘是真的祈求上苍,让大郎过的好一点了。

    不过看着一旁夫郎担心的样子,大娘忙安抚的说道:“你放心好了,以当日大郎的穿着来看,他的日子过的肯定也不错,既然如此,母父就绝不会让他回来的,就算母父真想这么做,母亲也是不会答应的,行了,这些事情你就别瞎操心了,有时间多看看妹夫吧,这段时间忙乱的很,他又有了身子,可别再磕着碰着了。”

    大王氏见妻主此时岔开了话题,就知道妻主这是不想再这件事情上多做计较,大王氏识趣的闭了嘴,反正自家现在有三娘给的仙家宝贝,到时候他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给藏进去,他倒要看看大郎还有什么好偷的。

    而大王氏的这些想法,大娘是丝毫不知,她正在思考,这次能买多少地,还有到底要怎么去查大郎家。

    越想越烦闷的大娘,跟大王氏说了一声,就出了屋子,准备到作坊里慢慢想。

    而另一边呢,且说这次刺杀致远的刺客没有完成任务,回去的人连一半的人都不到,不过十几个人罢了,十几人一路来到京城一家名为浩吉米铺的后门之后,就一个个翻身跳了进去,看着众人进去后,如入无人之境的样子,就知道。在这里毕竟是十分惯了的。

    果然,走了大约一刻钟之后,就见眼前出力了一块,写着一个大大的“米”字的石头,那领头人上前,按着“米”字的比划,按照一正一反的顺序用手指描画了一遍。就见石头竟然往左方移开了一米的位置。而下面也露出了一个可以容两人同时通过的密道来,而且其中隐隐有光芒显露出来,领头人没有犹豫第一个跳了下去。后面的人见状也跟着一个个的跳了下来。

    等众人都进了密道之后,只见那领头人对着右手边的时候重重的一击,顿时原本的“米”字石块又移了回去。

    顿时除了前方透出的一点光亮之外,整个密室都暗了下去。

    可是显然这点昏暗对此事的众人来说。丝毫没有影响,光看他们没有丝毫犹豫的向前。就知道这点事情难不倒她们了。

    索性走了三五十步之后,密室里就有了亮光,密室两边也点上了火把,领头人见状忙快走了几步。众人又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在一个密室门前停了下来,只见领头人忙上前道:“领主恕罪。无意没有完成任务。”

    无意这边话音刚落,就见密室的门毫无动静的一下子就打开来。而一股吸力忙向她袭来,还没待无意反应过来,她的脖子,已经被一个大约三十岁上下的女子,掐入了手中。

    顿时外面的黑衣人也畏惧的跪了下来,开口说道:“领主饶命。”

    只听那女子,冷哼一声道:“废物,连个小娃娃都解决不了,还有脸回来复命。都该死。”

    这时,那领主手中的无意,挣扎的开口道:“领主,并不是这样的,实在是那娃娃身边有一人十分厉害,仅仅挥手间,就将我们的人杀了一半,若不是我们几个见是不可为,急急的跑了出来,说不定就连我们也都得折进去。”

    那领主闻言,顿时手一松,就见无意一下子就跌落在地上,对着一切,领主并不在意,反而轻柔的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无意闻言,忙跪在地上,开口道:“不敢欺瞒领主。”

    听到无意做了保证,领主冷哼一声道:“谅你也不敢,行了,别在这里碍眼了,都下去吧。”

    众人闻言,心中都忍不住一松,忙行了礼后,动匆匆的离开了。

    只见此时那女子,脸上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意,淡淡的说了句“有意思”后,就闭口不言了。在心里琢磨着,这必损失如何从雇主身上找补回来。至于那个要下手的娃娃,领主心里反而不在意了,倒是对属下刚刚说的高手关注了起来,若是她们没有说谎的话,能一挥手伤自己这么多人,看来这个人不容小觑啊。领主此时敲了敲桌子,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为了一个没有希望的庶女,去杀嫡女这门生意实在是不合算,更何况刘家也不是好惹的,再加上这个高手,领主当下就下了决心。

    而三娘这边,也在当天抵达了县衙,一番忙碌过后,两人先将嬷嬷与致远安排妥当之后,就来到了自己的新家,因为两人已经成婚,必定是要住在一起的,两人看了看此时的时间也不早了,就决定明天再去好好添置些东西,而今晚就先凑合一晚上就好。

    因为三娘将星空放在了刘忆的屋子里,刘忆也不想搬动,三娘就去自己屋子里,将自己惯用的东西拿来,就这样,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日,三娘一早起来,先是和齐佳送来的幕僚交接了这些日子的事情,三娘还快速扫描了一眼,发现果然各项事务处理的紧紧有条,且也没什么错漏,甚至可以说,有些事情,三娘都想不到可以这样,当下三娘感激的道了谢,就找人将人送了回去。毕竟三娘明白,这人想来是齐家费了好大的功夫请来的,主要还是帮助齐家处理公务的,能让齐佳派来帮自己几日已经是难得了,她可不是那得寸进尺的人。

    那人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就坐上了三娘准备的马车,三娘又处理了一上午的公务,直到中午,发现没什么事后,就来到后衙,准备约忆忆一起出去逛逛,也好给自己的家添置一些。虽然三娘空间中的好东西不少,但是放在这里实在是太扎眼了,说不定人们见了还只当自己是个贪官呢。

    至于刘忆就不用说了,一听三娘说要出去,哪里有不愿意呢,当下回里屋换了一身衣服后,就要和三娘一起出去。三娘此时见刘忆换了衣服。这才想起自己穿的好像还是官服,忙笑着道了个恼,就急忙进屋将衣服换了下来。这才和刘忆一起出了门。

    两人走在街上,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那是看见什么都喜欢,两人先走进了一家家具店。其他的倒还罢了,不过其中的一款双人吊椅。当下就吸引住了两人的目光,只见想想,每日空闲的时候,两人依偎着坐在吊椅上。吊椅晃啊晃啊,越想那意境越美,两人忙不迭的上前问了价。见小二说不过五十两银子之后,三娘二话不说的应了下来。不过却是让店里人送到家去。

    小二闻言,倒也没有推脱,毕竟没有讲价,自家还是有银子赚的,再说了,不过是送送东西,又费不了多少功夫,忙笑着问道:“不知道贵府是……”

    三娘忙笑着说道:“小二姐只要送到县衙就是,到时候自然有人来接收的。”

    可惜这话刚一出口,三娘就见小二姐的脸色僵硬了一下,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是为什么,忙笑着将五十两的银子放在了柜台上,这才笑着道:“这银子我就先付了。”

    三娘当下就见小二姐松了口气,脸上的笑意也陈恳了许多,当下就表示,晚上之前保证送到。

    三娘点了点头,见没什么要买的,这才和刘忆相携着走了出去。

    两人刚刚走了出去,就见另一位小二姐上前,小声的说道:“我说小李,你刚刚怎么了,卖了五十两银子,那脸色怎么还这么难看。”

    原来因为今天店里的客人不是许多,这位小二姐就一直看着小李接待客人,虽然没有凑在前面,两人的话没有听的很清楚,但是因为正站在小李对面,小李脸上的表情看的是真真的,不过见那客人走的时候付了帐的,这才好奇的上来问问。

    那小李也是个逗乐的,当下将脸一跨,夸张的说道:“你倒那人让我把货送到哪里。”

    那小二闻言,当下不在意的说道:“总归不会是县衙就是了。”

    谁知那小二姐话刚出口,就见小李一副你猜中了的神情,弄得小二姐当下就不可思议的问道:“不会吧,那你怎么能收上银子。”

    小李苦笑了一下道:“我也好奇的很,这官府什么时候如此好说话了,哎,小王,你只当我运气好吧。”

    小王闻言,点了点头,心里忍不住腹议道“这小李的运气可真好,不但卖了东西给官府中人,还能一文钱不少的拿到银子,可不是运气好吗。”

    而三娘和刘忆两人出来之后,又先后去买了几件成衣,又买了些平日吃用的东西,就来到了食为天吃饭,因为三娘对这地方可谓熟悉的很,刚一进门,就见众人高兴的招呼三娘进了内院坐了下来,不一会的功夫,一桌上好的酒菜就端到了两人的面前,三娘见了忙笑着说道:“这也太丰盛了些。”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