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3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人也是个灵巧的,当下就说道:“宋大人说的哪里的话,你能来我们这吃饭就是我们的福气了,哪有什么丰盛不丰盛的,对了这几道菜还是宋大人指教的呢,宋大人快尝尝,看看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这顿饭,只当是我们出的谢礼了。”

    三娘见眼前的人,巴巴的说个不停且这话又这么好听,三娘当下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见那人呆愣住的样子,三娘忙摆摆手道:“不是,不是,我只是听你大人,大人的叫我十分不习惯罢了。行了,我看你还是叫我三娘得了,我这就尝尝这菜怎么样。”

    那人本还想说这样怎么能行呢,就见三娘已经开吃了,当下就闭口不言了,想着反正嘴长在自己身上,还是叫宋大人的好。

    三娘夹了一块糖醋鱼,仔细的品味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这鱼做的可以说是地道了,你们用心了。”

    刘忆闻言,忙推了三娘一把道:“什么有心了,你这话说的好像自己是这里的掌柜的是的。若是让这里的掌柜的听见了,可不是要和找你理论了。”

    三娘闻言,仔细品味了一下自己的话,发现确实有些不妥,不过想想自己和陈姐姐的关系,那可以说是已经不分彼此了,当下三娘就骄傲的说道:“我和陈姐姐谁跟谁啊。这点子事情。陈姐姐才不会在意呢。”

    刘忆撇了撇嘴,也不说什么了,倒是那小二姐忙上前附和道:“那是。我家掌柜走的时候,都说了,宋大人不论什么时候来,都是好酒好菜的招呼着。再说了咱们酒楼现在能做的这么好不是还有宋大人的能力在里面呢。”

    三娘闻言,脸上的神情更是得意。却谦虚的说道:“可不敢这么说,如今这食为天能这么好,都是陈姐姐的功劳我可不敢居功,再说了。就算我有那么点点的功劳,也是换了银子的。”说到这里,三娘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忙呵呵一笑道:“哎呀,别说这些了。忆忆快来尝尝这味道怎么样。”

    刘忆闻言笑了笑,也不拆穿三娘,拿起筷子吃了几口,发现确实不错,忙点了点头道:“这菜味道不错。”

    那小二姐闻言,松了口气道:“那宋大人,和宋夫郞你们先吃着,我一会再来。”说完,那小二姐也不等三娘答话,就识趣的退了出去。

    刘忆见了,忍不住感慨道:“这陈姐姐调教人的手段可真厉害,连一个小二姐都这么伶俐,想来陈姐姐身边的人就更厉害了,枉费当日我还在这里住了几日,竟然没有和陈姐姐多多讨教一番,实在是我的失误了。”

    三娘闻言,忙将脑袋伸到了刘忆的眼前,谄媚的笑道:“忆忆,你不用遗憾的,其实我调教人的手段也很厉害的,更重要的是有一点陈姐姐肯定没有我厉害。”

    三娘这么一说,刘忆还真是奇了,难道是功夫,刘忆忙笑着将自己的疑惑问出口。

    可惜本以为十拿九稳的答案,却被三娘给否决了,这下子刘忆是真的好奇了,忙急切的问道:“三娘到底是什么啊,据我所知,你的武功和医术都应该胜过陈姐姐的,难道不是这两项吗,那你还有什么胜过陈姐姐的。”

    刘忆这话一出口,就见三娘原本笑的像朵花似的脸立马垮了下来,刘忆见了真是好笑,不过刘忆很快发现,三娘虽然脸垮了下来,但是身子还是慢慢的靠了过来,就在刘忆考虑要不要自己往后退退的时候,就见三娘在他耳边说道:“我比陈姐姐最厉害的就是被调教的很好。”

    说完这话,三娘还忍不住对着刘忆抛了个媚眼,当下就将刘忆给吓住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刘忆这下子再也忍不住的狂笑了起来,还时不时的拍拍自己的腿,笑的差点岔了气,而这一顿饭也足足吃了一个时辰,等三娘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天已经不早了,忙拉着刘忆两人匆匆的回到了县衙,而一进后衙,两人就发现吊椅已经送过来了,因为自己不在的原因,县衙里的人就让放在了房门口,三娘对于这一点还是很满意的,在刘忆开门的功夫,三娘已经将吊椅抱了起了,放在了客厅中,将吊椅摆好了位置,又将买来的东西规整了一下,三娘和刘忆交代了一声,就去县衙了。

    而此时的大娘,正躲在一处小宅院的墙角,悄悄地注视着对面的宅院里面,原来,这宅院对面住的正是大郎一家,其实要找到大郎一家真不是很难,大娘不过花费了些许银子,就打听到了大郎的住处,不过大娘却没有要进去的意思,所以这才有了躲在这处偷看的意思,不过来之前,大娘已经与附近的人家打听过了,不过人家一听自己一个女人来打听一个男儿的事情,并且对方已经成亲了,都不愿意多说,就是大娘说她是对方的大姐也多是不信的,后来还是大娘灵机一转问起了,大郎妻主赵三的事,大家这才说了起来。

    却原来,大郎两口子当日离开宋家以后,就直接到了京城,因为手里很有些银子,又买房子又买地的,如今的日子过的很是不错,虽然生了个儿子,但是大家都说。大郎的妻主对大郎很是不错,且此时大郎的妻主已经找到了正紧的营生,听说是开了个绸缎铺子,进账还是不错的,最起码两口子的吃喝是足足的,这一片住的人有哪个不羡慕的,。就在此时大娘见门开了。见到大郎果然如人们说的一样,日子过的不错,要不然脸上哪有那么多幸福的笑容。大娘此时是终于放下了心,也没再待着,就起身离开了。

    而大郎此时仿佛若有所感的往对门的墙角看了看,赵三见了。忙笑着问道:“大郎,你在看什么。”

    大郎闻言。见没发现什么,只道自己看错了,对着妻主,笑着说了句“没什么”就过去了。

    赵三见状。也是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就好,对了大郎,你上次回去。怎么样,听说大姐二姐家里就请了几百个人做活。还有啊,最厉害的就是三娘了,竟然考中了状元,当了官,乖乖,我再没想到三娘能有这个本事的,那日成亲我可是见了,听说娶得是什么世家公子,还是皇上赐的婚,真是威风啊,不说别的咱们的生意要是有三娘照应着,咱们这辈子就吃穿不愁了。”说完,赵三还故意叹息了一声,忙盯着大郎的神情,就怕错过一点。

    可惜大郎的回答注定是让赵三失望了,只见大郎叹了口气道:“你说的这些,我又如何不知道,可是上次我做的事情是彻底把家里人都给惹恼了,更不要说是三娘了,三娘这人可能你还不是特别了解,那是一个真正的执拗脾气,若是那丫头疯起来,家里谁不让着她,就是我也不敢上去闹的。”说到这里,大郎又无奈的说道:“我看现在只能期望母亲和母父心里还有我这个儿子了,你不知道,这次我回去,就死二姐对我也不如以往了。”

    赵三闻言,眼睛里忍不住闪过一丝不悦,不过瞬间消失了,还是开口安慰道:“你啊,就是想得多,再怎么说,你也是她们身上掉下来的肉,难道还能真不管你不成,大不了就像上次一样,去你家里寻摸些银子,咱们这辈子都不用愁了,我可是听说了,如今宋家光千倾的庄子就有好多个,这还不包括别的呢,咱们也不要多,弄上一两个,咱们儿子的嫁妆可不是比谁都丰厚吗。”

    大郎闻言,也很是心动,不过想到如今家里人对自己的防范,也只能开口道:“这事等我和家里人亲近亲近再说吧,现在那家里的人对我可是防备的很,我就是想拿也得没人不是。”

    赵三闻言,得意的一笑,不过在大郎抬头的瞬间,赵三得意的笑容已经消失无踪,反而一脸关切的说道:“那你快进去吧,虽然现在天气不错,但是还是把宝儿弄到屋里去吧,仔细吹了风。”

    大郎闻言,觉得有理,又交代了赵三几句,就匆匆进了屋子,等到家里的门闭上,赵三脸上的笑容也已经消失无踪,冷哼一声,一甩袖子赵三忙转身离开了。

    而这边大娘打听清楚之后,就急忙的回了家,将打听到的情况将家里人都叫了过来一说,顿时一家人都松了口气,说实话,虽然他们都对大郎的作为很是不满,但是都是希望他过的好的。

    宋陈氏此时更是眼泪都忍不住落了下来,嘴里还不停的嘟囔道:“过的好就好,过得好就好啊。”

    宋母见状,忙将宋陈氏搂在怀里拍了拍,张了张嘴,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两个女儿和女婿,到底没有说出口。

    大娘见了,半晌才开口道:“母亲,母父,若是大郎真的能改了,那我帮衬一下也没什么,但是母亲母父,我丑话说在前头,这也是我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他真的又做了什么事,只希望母亲和母父以后莫要再为他说话才是。”

    大王氏闻言,忙用力扯了扯自家妻主的衣袖,可是大娘已经下定了决心,对于自家夫郞的动作,并没有在意,反而将夫郞的手放了下来,而大娘在心里明白,母亲和母父的心里对大郎根本就放不下,若这样,还不如再试试大郎也好,同时大娘也下定了决心,若是大郎这次再让自己失望,那么就将大郎的当年对三娘做的,都告诉母亲与母父,想来。母亲和母父就再也不会多说什么了吧。

    这边宋母夫妻两个听到大娘的保证,心里都十分高兴,至于大王氏的动作,两人都选择性的忽略掉了,毕竟再怎么说,大娘还是一家之主,她既然决定了。那么夫郞再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两人也不想给自己女婿找不自在,所以宋母老两口只是笑了笑,就开口道:“大娘。既然你都想好了,那我们两个都不掺和了,以后的事情,你们自己商量就是了。至于大郎的事情,你能帮衬就帮衬些吧。”说完宋母就和宋陈氏出去了。

    而此时即使大娘不想承认。还是不得不感慨,大郎在父母心中的分量,这不,自己这边刚一答应。母亲和母父的脊背都挺直了许多,当下叹息的嘟囔道:“罢了,罢了。只当为了母亲和母父高兴吧,大郎啊。只希望你这次能不让我们失望了,不然咱们之间可真的是连路人都不如了。”

    二娘见大姐嘟囔了一番,也没听清到底说了些什么,只知道和大浪有关,二娘忙上前问道:“大姐,你刚刚再说什么,我怎么听着和大郎有关啊,还有大姐你好好的怎么说要帮衬大郎,若是大郎再来一次,咱们家还活不活了。”

    看着急切的妹妹,大娘当下没好气的狠狠敲了几下二娘的脑袋,这才开口道:“你没发现母亲母父,自从大郎来过之后,心情就没有好过吗,将心比心,你还能不知道他们想的什么,如此还不如顺了他们的心意,一来若是大郎真的变好了,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二来吗,若是大郎动了什么坏心思,也好让母亲和母父两人彻底死心不是。”说到这里,大娘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抬了抬手,露出了三娘给自己的空间戒指,这才得意的说道:“再说了,有这个宝贝,我把地契银票都放进去,难道还怕大郎再动手不成。”

    二娘闻言,也知道大姐说的确实有道理,当下也笑了出来,和大姐对视一眼道:“大姐说的不错,放进这里面,就是大郎将家里翻遍了也找不着。”说到这里,二娘忙扭头对着自家夫郞说道:“悠悠,回家之后,记得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提醒我收起来,我可不想哪日东西不明不白的没了。”

    小王氏闻言,嗔怪的看了自家妻主一眼,这才没好气的说道:“妻主,你们这不是大郎还没上门,就把他当贼了吗,这样真的好吗,若是被大郎知道了岂不是不太好。”

    二娘闻言,不在意的挥挥手道:“有什么不好的,难得他做得,我们还说不得了,反正记得提醒我就是了。”

    大娘对于自家妹妹的举动也很是满意,这才对着自家夫郞说道:“夫郞,还有什么吩咐否?”

    大王氏没好气瞪了自家妻主一眼,都安排这么妥当了,自己还有什么好吩咐的,只能跺了跺脚,将头扭到一边,匆匆说了句:“我去看看外面有什么要帮忙”的话,就离开了。

    而小王氏这边,也忙开口道:“我去看看憨娃。”也紧随大王氏的脚步走了出去,只听到二娘还在后面拼命的喊着让其小心一点。

    等屋子里只剩下大娘二娘两个人之后,二娘这才忍不住问道:“大姐,你说大郎能改好吗。”

    大娘闻言,挑了挑眉毛,当下没好气的说道:“问什么胡话呢,我又不是大郎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能不能变好,以后这种蠢话快别问了,让人家听见了笑话。”

    二娘闻言,绕着大娘转了几圈,不停的上下打量着,弄得大娘心里都有些毛毛的,忍不住开口问道:“二娘,你这是又闹哪样呢,老看着我做什么。”

    大娘话音刚落,就见二娘托着下巴,严肃的开口道:“大姐,我觉得你很不对劲哦,我怎么觉得,你对大郎的态度有点问题呢,说真的大姐,你真的和大郎没什么私人恩怨吗,我怎么觉得,你的态度很是奇怪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