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5猜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直到晚上的时候文欣两个人才从空间里头出来,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把柠檬放密室里头去了,而雪莲果则放在地窖里面,带出来不多也就各两筐,想着送一送也就没有多少了,到时候要吃的时候在拿出来就行了,也省的拿出来太多坏掉了。

    “丫头,你们下午去哪儿了?我回来一趟,都没有见你们在家。”晚饭前,胡兰抓着文欣好奇的问。

    “恩?你不是去找表姐玩了么,怎么半途还回来,找我有事儿?”看着胡兰姑娘脸上神情有些不对,文欣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胡兰姑娘拉着文欣讨好的笑,“呵呵,不就是你家表姐么,看到我带过去的石头漂亮,就想要一些,我不是想着你和莫默两人带回来挺多的?所以就回来找你们要一点,可是你们居然不在家,对了,你们两个把石头藏哪儿了,我都没有找到!”

    啧,感情是表姐想要兰姨的石头,兰姨自己不舍得,所以就打上了她的石头的主意?文欣毫不客气的朝着胡兰姑娘翻白眼,直白的说道:“当然要藏起来了,不然还不知道会不会被你全搜刮去了!”

    胡兰有些尴尬,虽然她确实想把小丫头的石头都弄过来,但是…

    “咳,咋能这么说,我是那样的人么,这不是你家表姐要么,我已经送给她好几块了,那些下人带回来的也被她拿去不少,你都有莫默帮你多弄了一筐,你家表姐要你不会那么小气吧!”说到最后胡兰姑娘已经是一副你不是那么小气的嫌弃表情!

    被人说小气,文欣反而就是如此的表情说道:“难当然了,这些石头也是有区别的,我和莫默可是专门找的极品石头,可不是随处可见的那些劣质品,本身就不多,就算有莫默帮忙找,可我也不多啊,兰姨你又不是没有看见。以后加工打磨成一个个珠子什么的肯定很漂亮。要是表姐喜欢,下次我们在上山的时候,叫上他男人帮她弄去!”

    胡兰直接被文欣的话一噎,这死丫头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小气了,不就是几块石头嘛,真是的!

    胡兰姑娘也不想想,她自己不也是几块石头么,还没有文欣的好,就是因为她自己不舍得自己的石头被凌夏惦记,自己也惦记文欣的石头,所以这才找上文欣的,这个时候居然还说文欣小气来了!女人对于漂亮的、喜欢的东西,可从来大方不起来的!

    文欣这话一出,胡兰姑娘是拿文欣没有办法了,不过她还是不甘心,于是再次问道:“那丫头你告诉兰姨,你把石头藏哪儿去了不,难不成是你们房间?”

    不能不怪她这么想了,也就只有两个人的房间,她没有肆意的去找,不过她回来的时候叫了人,开了房门没有看到两人在,但是也没有开到房间里头有石头啊!

    文欣满脸奸笑,伸出食指摇啊摇,“兰姨您找的到家里的酒藏哪儿不?你要是找不到,那你也找不到我的石头在哪儿,嘎嘎!”

    胡兰突然福至心灵,“哼,家里还有一个地窖或者密室对不对,恩,对不对,你们肯定是把东西放那儿去了,对不对?”

    文欣不知道是不是该说自己有一种被雷劈的感觉,不知道胡兰姑娘是怎么想到家里还有另外一个地窖和密室的,文欣没有说话,但是那突变的脸色,却让胡兰以为她自己说对了,顿时得意洋洋。

    “咯咯,我就说嘛,要不让你们爷俩怎么能够把东西藏那么好,原来是家里还有另外一个密室,难不成是酒窖?”胡兰姑娘发散思维,兀自在那儿猜测起来,同时眼睛咕噜噜转起来。

    文欣一看那眼睛,不用想就知道了,这姑娘肯定是在打那所谓的酒窖的主意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开始去找那什么酒窖。

    还别说,胡兰姑娘就是这样想的!

    文欣无奈的摇头,“兰姨您就不要在想了,家里可没有酒窖什么的,当初做房子的时候都是请的村里的人,家里就一个地窖,密室都是老爹自己好不容易,花了很长的时间弄的,怎么可能还有一个酒窖,而且老爹那个时候不会酿酒不说,也没有材料给他酿酒玩啊!”

    “啊?”胡兰抬头茫然,突然头一摇一脸的不相信,“不对,那家里的酒哪儿来的,当初你可是说是你老爹自己酿的来着!”

    文欣更加的无语了加无奈了。

    “哎呀,当然是老爹自己酿的啊,不是因为家里自己有水果了么,老爹也经常上山摘野果,那时候摘得多了担心坏掉,这不就想到了外面卖的果酒,然后才试着弄的,不然你以为咱家的果醋怎么来的?那都是酿酒失败的产品,还有白酒也是后来加里多了客人的时候,老爹试着酿的。”

    最后文欣姑娘说着说着,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得了,就直接站起身翻了个白眼。

    “我就实话告诉你得了,家里的酒不多,但是全部都被老爹埋在地里头去了,我也不知道在哪儿,每次老爹有事儿走的时候,或者隔一段时间才会告诉我一个埋酒的地方,所以家里没有酒窖啥的,你也不要想着找酒喝了,谁知道老爹是不是把酒埋在山上哪儿去了。您就不要打啥主意了,每年老爹酿的就都不多,今年已经喝了不少了,估计没剩下多少,今年水果粮食下来了,你要是想喝,到时候跟着老爹一起酿一些,自己藏起来就好了嘛!”

    胡兰姑娘已经被文欣说的有些傻眼,但是听到最后面的话,眼睛霎是闪闪亮了,“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对,今年我自己酿酒来喝,到时候我也藏起来,看你们爷俩还怎么欺负我!”

    哎哟姑娘,咱咋就欺负你了,不就是每天限你喝酒的量么,那是为你好,文欣对于酒鬼已经无力吐槽了。

    当然等第二天跟着胡兰姑娘去凌夏家里看小雨泽的时候,偶然听到胡兰姑娘跟凌夏姑娘合计一起酿酒,然后把酒藏在凌夏姑娘家里一些,她就更加的无力吐槽了!

    晚饭吃完,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大家就各自睡去了,文欣照常进空间去种田,自从干旱过后,文欣进空间种田更加的勤快了,就像当初刚刚得到空间的那段时间那般,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在空间里头收获,只是后来的时候因为空间收获实在太容易,于是让她懈怠了。

    可是经过了干旱的事情,文欣就不这样想了,也或许是她的危机意识更加的大了还是怎样,总之能进空间来种田她就进来干活,上天给了她那么一个作弊器,没道理她还不努力。要是还那么懒等着要的时候再去努力,那就真的是太那什么了。

    干旱那个时候她虽然出去走了,虽然去过的地方灾民是很多,但河阳郡毕竟是灾情最为轻的一个郡,很多东西她看的并不亲切也不真实,更甚至为了不让她看见那些,莫老爹故意绕路。而听文涛说别的州郡县镇,很多村子已经空了,很多镇子人满为患,城市的城门都不知道呗毁了多少座,各地发生的烧杀抢掠不知凡几,这还紧紧是干旱,要是发生了水涝呢?

    这一次的干旱,不过是走过了几个地方,但是那个时候她的仓库就空了,还是边种边接济。所以文欣不得不积极起来,等到在发生天灾*的时候,她不想再出现自己的仓库一下就空了的事情。本来空间就靠三个人在里头劳作,要是她再不努力,难不成真的等灾难降临的时候来手忙脚乱?

    于是这一次,文欣进空间不再像以前一样,粮食因为种植比较麻烦就只是少少的种一点,而是最重视粮食的种植,收获了也不用想着去弄成米,直接谷子储藏起来,空了多种番薯、玉米、土豆和芋头之类,等闲了累了这才摘一摘树上的水果,种一种想吃的瓜果蔬菜,弄一弄咸菜、果酒什么的!

    再一次弄得精神疲劳,文欣这才从空间里头出来,直接在床上呼呼大睡,第二天在精神百倍的起来,打扫打扫房间,收拾收拾院子,无聊了练练刺绣,跟着下人们上山看看果树结果的情况,或者拉着莫默去放放牛马,白天文欣是比较少进空间的,不安全。

    时间匆匆而过,一个月后春耕忙季终于过去了,莫老爹呼啦啦的带走了家里头的十个下人以及莫默,然后又雇了村里头所有的壮劳力,以及外面更够雇来的所有劳力,全都带着去了文欣的那片荒地,开始建那边的围墙了。

    因为已经知道了那地方经常会有野猪和狼群下山,所以莫老爹不得不出动大手笔,雇了百来个人手,从最外头开始快速的建起围墙来。

    这一次文欣没有闹着要去,她一不会砌墙、二工地不用做饭、三她也不用去搬砖,四更不会跟莫老爹和莫默一样上山去看野兽的情况,所以她和胡兰姑娘老实的留守在家里头。

    “妞妞,妞妞在家没?”

    这一天文欣照常坐在家里头的走廊上,胡兰姑娘照常的跑去跟凌夏姑娘磕牙,巧娘提着一个菜篮子回村之后第一次上门来了。文欣听到巧娘的叫声,还有些莫名的抬头看了看天,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怎么听到了巧娘叫她的声音。

    直到外头巧娘再一次喊,文欣这才确定,真的是巧娘在外面叫她,文欣忙应了一声,收拾好东西迎了出去!

    走到远门前,真是巧娘挎着个篮子,文欣就笑道:“我还以为我听错了,你可是回来后第一次上我家,怎么是不是有事儿?”

    自从巧娘被休回家,她就很少在村里头走动,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这弃妇门前是非也多,所以巧娘一般都是不怎么出门的,就是她这个小姐妹,也要主动上门才行,当然文欣也是体谅她就是了,并不计较!

    当初干旱的时候,文欣还想着去外头给这姑娘找一个汉子来着,只可惜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当初跟着胡兰的那些人最终也没有来,虽然现在她也一直没有忘记这个事情,但就是没有遇到合适的!毕竟巧娘还是带着孩子,就算男人不在意,南方家庭还是很介意的!

    巧娘笑着,轻声缓道:“我这还真是有事儿过来,本来想等你来我家玩的时候在跟你说说,听听你的意见,可你这也是好几天没有来我家玩,这事儿又还蛮急,所以我就自己过来了!”

    恩?文欣还真没有想到巧娘过来真的有事儿找她,于是便好奇的问:“什么事儿,你说?”这丫头就是当初最苦难的时候,都没有上门来请求帮助,这个时候竟然会找上门,文欣还真不知道是什么事儿。

    这个时候文欣已经拉着巧娘到了客厅,两个人坐下,巧娘听到文欣的问话,竟然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似乎脸也有些羞红,文欣惊诧的张大了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看着巧娘低下头,好久不说话,文欣不得不开口问:“怎么了,这是儿?”

    毕竟还是嫁过人的妇人了,巧娘虽然说不好意思,但是最后还是弱弱的开了口说道:“前几天有媒婆上门找我哥提亲,是之前我表哥村里头的,我哥让我自己决定,我这也不知道该咋办,所以就过来问问你的意见!”

    “提亲,是给你做媒的?以前认识的人?”文欣看着兀自低着头的姑娘,觉得其实没啥好说的,这姑娘的表现其实已经挺明显了,不过既然小姐妹主动上门请求意见,看来也不过是过不了自己那道坎,只要她这个做姐妹的说说劝劝,应该能成!

    听到文欣的问话,巧娘点头,“和表哥没有成亲的时候见过几次,成亲之后表哥读书,他也帮过我几次忙,只是我们去了县城之后,联系就少了,我们回了山海村他不知道打哪儿得到的消息,然后我们在镇上遇到过好几次说过几次话,我也没有想到他会直接请媒婆上门,妞妞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咦?看来之前就是有交集的,而且说不定人家巧娘其实对男方有好感,只不过那时候本身有婚约约束,后来又嫁为人妇,所以有枷锁束缚住,当然这也不一定只不过是她的猜测而已。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