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自是琼花偏得月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阳光透窗而来,满地摇曳细碎金光,窗台上白玉瑞兽香炉里袅袅白烟升起,不过五指高便被风吹散了。偏殿这一间是遥知寻常做针线的地方,墙上的博古架除了摆放的金玉古玩之外,大多都是她的绣谱,一本一本罗列其上,瞧着有些不伦不类。

    可是此时,她背光而立,博古架上的书籍被她抽出一本打开来,被镇纸压住一个小角,另一半被她的身影挡住。

    她似乎正在琢磨什么,半倾着身子上前,因为背对着他,聚精会神的她竟未发现他的到来。

    看着这样不同的简遥知,太子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知道她在做什么。就这么悄悄地走过去,然后悄悄的看一眼。

    虽然他从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情,但是看着这样的背影,下意识的就放轻了脚步,徐徐走了过去。

    不过几步的距离,很快就到了遥知的背后,淡淡的花香气从她的身上散了出来。他微微侧头透过肩膀的缝隙望去,就看到桌面上铺着的纸上画着奇怪的花纹,这东西……他细细想了想,从他那庞大的脑容量里好久才想明白,这应该是花样子。

    记得小的时候他母后临摹过几次,但是这东西跟绘画不一样,他母后没什么耐心,画过几回就不画了,所以他费了些时间才想出来。

    遥知看了看绣谱,又看看自己画的花样,重重的叹口气,将面前已经画了一多半的纸揉成一团,扔到一旁。

    这扔出去的纸团,却半路被一只修长的手掌握住了。

    遥知一愣,下意识的转过头来,不想一下子对上近在咫尺的太子的脸,整个人吓得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心,扑通扑通狂跳。

    手捂着心脏的位置,那双眼睛里还带着浓浓的惊诧。

    “殿下?”

    太子故作镇定的板着脸,好像不觉得他这样做了有什么不对的,淡淡的应了一声,看着手掌中的纸团,问道:“为何扔掉?”

    遥知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但是太子问了,她只得硬着头皮说道:“臣妾闲来无事,想为殿下缝制衣衫,方才是在画花样。只是画出来的样子臣妾觉得不太好,便想着重画。”

    太子的眼睛就落在书案旁边的纸篓里,里头已经足足有半篓的纸团了。

    “画了多久了?”他皱眉问道。

    “也……也没多久。”看着太子有些不高兴,遥知有些忐忑的回答,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这不算什么,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想要画出一个自己喜欢的花样,几乎都要花费数日的时间。”

    不过是一张花样,就要这般费事儿?

    太子眉头锁得更紧了,不悦的说道:“你想要什么花样,吩咐下去让别人画了你来挑选就是。若是没有满意的,就让她们重画。”哪里有做主子的干着奴才的差事,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遥知不晓得为什么太子又生气了,画了一上午的花样,本就觉得脑子疲乏的要命。此时又要猜度他的心思,实在是心交力瘁,遥知便不想为难自己了,索性直接说道:“殿下是臣妾的夫君,作为妻子为夫君缝制衣衫,一笔一画,一针一线,一刀一剪,都是臣妾的心意,岂能借他人之手?臣妾自己能做这样的事情,不需要让别人来做。”

    这还是第一次被自己这个太子妃顶了嘴,这实在不是一个很有趣的感受。

    “你是主子。”太子看着遥知,“身为太子妃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东宫每日这么多的事务,都是她这个太子妃分内之事。

    遥知听着太子这样讲愣了愣,然后才一字一字的说道:“这东宫里有管事嬷嬷,什么事情都处置的妥妥当当,臣妾插不上手。”

    “什么叫做插不上手?”太子问道,“这是你分内的事情,身为东宫主母,主持日常事务不是你该做的吗?”

    “可没人把东宫的事务交到臣妾手里来。”遥知不是告状,只是陈述事实。她一直以为太子是不信任她,这才没有让她接管东宫的事务,现在听着太子这样讲,好像不是这样,那……那是怎么回事?

    “庞得海!”太子再度黑了脸,他发现自己在短短时间内第二次被打了脸!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