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8章 郡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光熹微。

    偌大的重华宫一片寂静,往来的宫人们轻手轻脚,行动间衣角裙摆都不带起半点风声。凤寰阁里厚重的纱帐层层叠盖,透不进一丝光亮。

    皇后盯着头顶的九华帐,一动不动。她这样睁着眼睛到天亮,一颗心翻滚着煎熬,半分睡意也没有。

    自孙司记去求情那晚撞上了圣人,她就知道她和林云熙之间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她利用昭阳殿万事不上心的惯例,生生给林云熙套上了一个谋害秀女的罪名。又费尽心思,把七八大姓氏族的秀女凑在一起。甚至顶着圣人冒犯圣人的后果,留着储秀宫那两个秀女,还废掉一个暗藏多年的孙司记,统统都是为了今天。

    她要当着所有人的面问罪!

    不管有没有证据,在所有人眼里,林云熙就是那个指使尚宫局操纵选秀,又阴谋败露抵死不认的罪魁祸首。

    皇后也不需要有十足的证据去指证。

    只要那么多世家女听到了、看见了、心中升起那么几分怀疑,就足够了。氏族大姓最重颜面,何况他们的小辈女儿都要往宫中走那么一趟,无论是有心送进宫侍奉圣人,还是求个指婚或是落选嫁人,哪里能容忍宫中嫔妃染指选秀?

    今日只是使人落选,日后会不会起了刻毒的心思,要了他们娇儿弱女的性命?

    世家的娘子金贵,哪怕不用做联姻,嫁去门庭出众的夫家,也是给娘家添光,怎么能折损在后宫争斗这种污秽地方?

    再则,林恒虽为大将军,受圣人信重,他立下的敌人也不少。林云熙又是宠妃,不知挡了多少人的路。只要露出破绽,还怕无人群起而攻之?

    即便林云熙出身氏族,膝下诞有皇子,也逃不过被惩处的命运。

    皇后不信林云熙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目的。

    但是皇后想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昭阳殿还是没有动作?不仅不去求圣人,连偷偷跟忠毅侯府传个信都没有。

    是知道此时进退不得、多做多错,干脆按兵不动吗?

    可昭阳殿偏偏在昨晚光明正大地宣召了尚宫局的人。

    皇后翻来覆去地不安、猜疑。林云熙就一点都不怕吗?她不知道夜会裴、杜两位尚宫,只会让她的罪名更无可逃脱吗?

    还是……林云熙认定了圣人不会罚她?

    皇后心里泛起几分苦涩。

    她和林云熙明里暗里对持了多次,林云熙对她恭恭敬敬,甚至从来不屑于做任何恶心她的小动作。

    林云熙在她这里受到的挑拨、吃下的委屈,她都不放在心上。只要转头倒给圣人,圣人什么都补给她了。

    圣人宠爱她、护着她,她就已经赢了。

    赢得让皇后嫉恨。憎恶。

    她侧过脸,听见殿外悉悉索索的动静声。厚重的木门被轻轻推开,提热水的、准备洗漱的、开箱取衣服的宫人来来去去。还有提膳的、摆碗的,脚步匆匆。

    皇后在帐子后头冷笑一声,就算林云熙靠着圣人,圣人难道真的能分毫都不疑心?顶着风口浪尖、人心向背一力保她?

    她又怎么能叫昭阳殿逃过去?

    如果这回不能一口气把昭阳殿按死,只怕下回就轮到圣人亲自出手了。

    皇后绝不允许自己落到那个地步去。

    不一会儿□□就在外面轻轻唤了两声,“娘娘,时辰到了。”

    皇后嗯了一声,□□就领着宫人撩开帐子,服侍她更衣起身。洗漱后早膳摆上来,皇后一夜无眠,更没什么胃口,捡着清粥小菜吃了几口,才要放下筷子,就见许嬷嬷满头大汗步履匆匆进来。

    皇后心里空荡荡地一缩,背后浮起一层薄汗,勉力维持着平淡道:“怎么了?走得这样急,可是宫里出了什么大事?”

    皇后手上的大事如今只有一件,虽然心头不安,但还是提醒许嬷嬷,若是和昭阳殿无关,再要紧的事都往后挪一挪,以免乱了心神,倒叫她这翻算计白费。

    许嬷嬷咚一记跪下来,哑着声道:“主子,储秀宫的……今儿一大早挪出去了。”

    皇后微微一怔,一时还未反应过来,“挪出去了?谁挪出去了?”

    然后便是一阵发冷,连指尖都止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储秀宫……

    储秀宫除了庄氏和惠氏,还有谁能让许嬷嬷这样失态?

    许嬷嬷道:“储秀宫的掌事宫女说,庄氏天不亮就起了高热,惠氏昨晚上吃坏了肚子,人都虚脱了,脸上还起了疹子。生病的秀女是不能留在宫里的,宫门才开尚宫局就把两人都挪出去养病了。”

    皇后陡然一凛,回过神来,“尚宫局?是尚宫局叫人挪出去的?”

    许嬷嬷擦了擦汗,道:“是。老奴特意多问了一句,是裴、杜两位尚宫发的手令。”

    皇后又惊又怒,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昨晚昭阳殿才宣召尚宫,今早那两个秀女便挪出宫去,要说这中间没有关系,鬼都不会相信!

    这等于把皇后费心布置毁的一干二净,要拿昭阳殿定罪,本就是因其“贿赂尚宫局、操纵选秀”,如今苦主没了,再高明的手段也套不住逃出圈的马。就算宫里有那么几句流言蜚语,又能成得了什么事?

    皇后气得浑身发抖,面色涨得通红。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

    然而心底还维持着那么一丝清明。林云熙有什么不敢做的?

    她要给昭阳殿定罪,尚宫局主理秀女大选,不免要受牵连。为求自保,干脆就帮着林云熙解决了两个秀女,来个釜底抽薪。林云熙领了这份情,哪怕日后皇后问罪,尚宫局也可去求昭阳殿。何必白白等着皇后给她们安个罪名?

    皇后剑指杜尚宫,就是要把她和昭阳殿绑做一堆,顺势一并除去。可为什么裴尚宫也搅进这趟浑水里来?

    正是有裴尚宫插手,储秀宫才什么话都不敢说,直接叫人把秀女挪出去了。光凭杜尚宫,还没那么大的脸面,无声无息地把人送出宫去。

    皇后脸色刷得白了,如同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心底发凉。

    裴尚宫,那是圣人的人……

    这一日她自己都不知是如何过来的,强自镇定着去见嫔妃、秀女,勉力周旋几句客套话,竟连平日里三分功夫也不到。只看着昭阳殿的坐在她左手下,从主子到宫人从容不迫,笑意婉然,甚至她有什么做得不到位,也都不着痕迹给她补全了颜面。

    偏偏越是这样,皇后越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打了无数个耳光一般,心头的怒火嫉恨越烧越旺,连三分笑意也维持不住。这场请安只得草草结束。

    林云熙放缓了一步,转头向皇后道:“娘娘今儿可是身子不舒服?”

    皇后勉强道:“多谢昭仪挂心,确实身上有些不痛快。略歇歇就好了。”

    林云熙嫣然笑道:“您身子不爽,就该少操心些才是。若是日理万机,可不是要累坏了身体么?圣人说您忙着操持宫务,秀女一事便不必您费心了,妾身会替娘娘处置妥当。娘娘放心。”

    皇后眼前一黑,只觉得天旋地转。果然是圣人……

    如果不是圣人,昭阳殿哪里有那么大的胆子?又怎么指使得动裴尚宫?

    皇后几乎喘不过气来。圣人……圣人他什么都知道了……

    她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飘忽无力道:“是么?圣人体恤,有劳昭仪了。”

    皇后听见林云熙清脆地笑了一声,裣衽一礼,道:“妾身告退。”带着人轻轻巧巧得走了。

    她再也支持不住,背后一软,缓缓瘫在高高端放于正位的凤椅上。

    ***********************************************************************************

    林云熙面带浅笑出了宫门,青菱在一侧扶着她,忍不住小声道:“主子何苦与她说破?叫皇后吃个哑巴亏,连血带牙咽下去才好。”

    林云熙嗤笑一声,“你且看她的样子,旁人都不放在眼里,唯一个圣人最要紧。我若不说破,皇后就只会一心嫉恨我。如今叫她知道,圣人已经看穿了她的阴毒面目,她要是恨我,就等于是恨圣人,你说她会不会比摔个跟头更痛苦?”

    青菱也跟着笑起来,“还是主子思虑周全。”

    林云熙心情舒畅,皇后既然要算计她,难道还不许她打回去?还得打得痛了,才能叫皇后安生下来少动些歪脑筋。

    林云熙上了肩舆一路慢行,上林苑里风光正好,海棠吐艳,佳木葱茏,紫藤疏影,木香丛生,浅黄、纯白的花瓣重重叠叠,馥郁芬芳。嫔妃宫女们都喜欢折来簪花,她也凑趣叫人折了两支回去插瓶。

    临近太液池畔,碧绿成荫,郁郁繁茂。一树树槐花青碧苍翠,白瑛如玉无暇,清静淡雅。树下女子着水绿襦裙,发簪白玉,正与两个宫女一起亲自攀下花枝,采撷花朵。

    林云熙侧目一看,那身影依稀有些熟悉。

    那边的宫女看见肩舆,忙对那绿裙女子说了一句,三人便匆匆朝着肩舆裣衽行礼。

    前头探路的内侍小跑着过来传话道:“主子,那边是恭芳仪。”

    林云熙微微挑眉,示意抬着肩舆的内侍们过去,颔首对胡青青回了一礼,含笑道:“芳仪怎么一个人在外头?湖边风大,小心别着凉了。”

    胡青青露出些许感激之色,低身一福道:“谢娘娘关怀。妾身会制成槐花饼和槐花糕,如今时气渐热,进些槐花正好能清肝泻火。娘娘若是喜欢,妾身做了给您送去。”

    林云熙点头笑道:“你有心了。”

    只是这份心不仅要用在她身上,得给需要看的人看见才行。

    她已经对胡青青点明过一次,这回便只略微提了一句道:“圣人进来忙于政务,想必十分辛苦。”

    胡青青微微有些迟疑,涨红了脸福一福道:“是。妾身本就打算奉于圣人,只是槐花低微,恐难登大雅之堂。”

    林云熙看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心头升起几分不耐,反问道:“你忠心侍奉,难道圣人还会不念旧情?”胡青青还欲开口,被她淡淡截断道:“我宫里还有琐事未了,不留芳仪说话了。”

    转头吩咐青菱道:“走吧。”

    青菱冲着胡青青微微一福,扬手招呼内侍起驾。

    待肩舆在昭阳殿外停落,青菱方一面去扶林云熙下了肩舆,一面小声嘀咕了一句:“芳仪越发不懂规矩了,您提醒她是善心,她倒好,还学会得寸进尺了。”

    林云熙笑着点了她一记,道:“说道规矩,胡氏是学得不好。可你在背后说人闲话,难道就成体统了?我说过,无关紧要的人,你守着礼待她也就是了。”

    青菱不由轻轻拍了一下嘴巴,露出几分懊恼之色,忙道:“是。奴婢记住了。”

    过了几天,果然听闻庆丰帝又重新对胡青青施以宠眷,大兴赏赐不说,更是连着三日恩宠召幸,风光无二。

    这日午后林夫人得了空入宫来,闻得此事颇为感慨道:“论名分,她还是个罪臣之女,竟能有这般光景。虽说有你提点之功,只怕她心思也不浅。”又与林云熙说起当初胡为荣获罪前后,“胡氏之母有急智,能谋擅断,胡氏耳濡目染,你就算要用她,也要防着些,不能轻信。”

    林云熙咯咯直笑,“阿娘可把我想成奇佐鬼才之流了,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小声与她耳语道:“宫里才貌双全之辈繁多,胡氏凭什么得宠?无外乎是圣心罢了。”朝着寿安宫那边努努嘴,轻笑道:“既有个慈和宽仁的祖母,也得有个恭谨孝顺的晚辈,才叫相得益彰。”

    林夫人眼神一闪,并未刨根问底,只笑眯眯道:“我可管不了这么多,只要你日子过得舒心,旁的都不要紧。”

    转而问起她那日召见水师家眷的事,“你阿爹才和我说,户部钱银不足,圣人有意先召水师回京受封,再提玄武军。如今除了几位丞相和你爹知晓,都瞒着朝中上下,你怎么倒忽然请安定郡县过起生辰来了?”

    林云熙恍然道:“难怪!阿娘,这事儿本就是圣人交代的,只私下吩咐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