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7.得第七把钥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只见药液刚滴到血上,瞬间就把血包围了,过了一会儿,黑色的药液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鲜红的血还在器皿上,发出透亮的光泽。

    景致心下一沉,莫非又失败了?

    她拿起器皿闻了闻,有种药液的清香,再没有其他味道,也不像之前闻的一样,会让人头脑发晕,感觉要中毒的样子。

    是不是成功了,她也说不准,只能是找一个人先试试了。

    出了密室,三天都没有看到阳光,景致有些不适应地眯了眯眼。

    房间依旧,三日已到期限,也不知道外界如何了。

    她出了房间,直奔大门而去。

    门被推开,露出青云着急的脸。

    青云一见景致出来,连忙欣喜地跑了过去,“大人,您可算出来了。”

    他忽然低声道,“陛下已经昏迷一天了。”

    景致没有什么表情,直接上了青云准备的马车,“上车后说。”

    青云本来碍于两人的级别,但现在事态紧急,所以也顾不得什么了,在景致上车之后,也跟着上车,坐在了景致的对面。

    “说罢,出了什么事?”景致闭眸休息。

    青云将这三天以来发生的事情一一告知了景致。

    原来这三天以来,本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在第二天,有些大臣执意要见米修,青云挡了又挡,实在挡不住,便请示了米修。

    米修勉强着身子,出去见了这几个大臣。

    他们讨论什么青云不知道,但是能够猜出来,无非就是立太子的事。

    他们出去之后,米修便再也支撑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便倒地不醒人事,一直到现在。

    青云不敢向外界告知,上上下下满着国王昏迷的事,知道景致今天出关,所以早早就来到了门口,等着另致。

    景致闭眸沉思,“太医如何说?”

    青云叹气,“从中毒到现在,我也不敢请一个太医,就怕有心人知道陛下中毒之后,逼的越来越紧。一直都是我从古书上找药方,按着药方来抓药,用来缓解毒。”

    “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敢找太医!”景致心底一惊,“怪不得他毒这么快就入骨!”

    青云也是后悔至极,“我也知道当初这么做就是个错误,所以还请大人能够治好国王啊。”

    景致沉着声,“药我已经练好,实验时对血有用,但是对于人体,就不知道了,所以现在我要进宫试试。”

    青云点点头,掀开帘子看了一眼外面,恨不得赶紧到王宫内,试试看她所制的药到底有效无效,要不然这一耽搁那米修的病情就会越加严重了。

    两人又扯了几句宮里的事后,马车也很快赶到了城门。

    这次守卫的士兵没有阻拦,一看是青云将军的马车,立刻放行,所以一路上非常顺畅,就连在宫中巡逻的士兵也绕道而过。

    一路顺畅,没过多久,景致的马车就赶到了帝寝殿。儿帝寝殿内守卫有重兵把手,一个苍蝇都飞不进去。

    景致和青云来到帝寝殿内,交代了在外守护的士兵,然后直奔后堂。

    青云将门推开,中央的大床被层层厚重的床幔阻挡。他走了过去,连忙将床幔挂了起来,米修就躺在床上,他紧闭双眼,脸色惨白而且瘦弱不堪,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面容痛苦不已。

    景致拨开他的眼皮看了看,整个瞳孔无限放大,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

    如果不是米修之前有药吊着,而且身体素质比较好,否则以现在他的状况来看,早就入了黄土,与世界隔绝。

    她从怀中拿出盛药的小瓷瓶,倒出一粒她炼制的解药,示意青云帮忙将米修的嘴掰开,然后将这个漆黑的小药丸塞进了米修的嘴里,而且还灌了一杯水。

    现在景致的工作已经完成,就看这解药的药力,自以及米修的自生力量了。

    青云见米修还是一副厌厌不醒的样子,着急的问道,“为什么陛下还不醒来?”

    “急什么,药刚吃进肚子里,哪有那么快就醒来了,再等等,要等药力完全挥发到身体各处,我们再观察观察。”景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了椅子上。

    她已经三天没合眼了,制药的过程中道没有多少感觉,现如今闲下来了,这才感觉身体稍微有些疲惫。

    青云看了一眼米修,又看了一眼景致,无奈妥协,“好吧,大人能否先帮忙先看陛下,青云这就去厨房,给大人弄点吃的东西,大人已经三天三夜都没有吃了,吃完了大人再休息也不迟。”

    景致没有骨气地趴在桌上,对青云懒懒摆手,“去吧去吧,送来以后你就在一旁坐着,不要出声打扰我就好。”

    青云立刻出了房间,为景致弄一些食物。

    现在景致真的很累,甚至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突然床上的人猛烈的咳嗽一声。

    景致久久没有动作,但要等的人也不见回来,她只好起身,向床上走去。

    米修枕头旁一大摊黑色血迹,而嘴旁还不断留着黑血,也不知道药力有没有完全发挥。

    她又抬手撑开米修的眼眸,至少瞳孔是回缩了一点,看样子,这药还是有效果的。

    端来饭菜的青云轻轻敲了敲门,然后端了一个托盘赶了过来。

    见景致就在床头,他连忙放下盘子,赶了过去,看到一摊血迹,他大惊失色,“陛下这是怎么了?”

    “估计是药物在和毒物对打吧。”景致懒懒的解释道。

    青云嘴角抽了抽,有这样形容的嘛?

    “你接着盯着吧,把床铺的血迹收拾了,然后焚烧。我去吃点饭,否则没力气再去炼药。”景致又回到了桌子旁,看着一大堆的美味佳肴,她有心情吃的心情却没有吃的动力,而且现在也饿过头了,之前能动一点是一点。

    青云只好在一旁守着,一动不动,费尽心思讲着最近发生的事,好让还在沉睡的国王,听了之后能够马上醒来。

    良久,米修的指头动了动,青云原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接过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后又看向米修的手,这下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了。

    他高兴的叫着景致,“大人,大人快来看看,陛下的手动了,啊!陛下的胳膊也动了!”

    景致无奈,她刚刚闭上眼睛没多久的。无法,她只能从桌上爬了起来,到床边看着米修。

    而现在,不仅是米修的手指动了,而且紧闭着的眼睛也转了又转,似乎想要睁开。

    “你叫叫他吧,只要他听到声音,绝对会拼命的醒过来。”景致说道。

    青云闻言,连忙叫道,“陛下,陛下您快醒醒!”

    米修痛苦的呻吟一声,渐渐地张来一双眼睛,迷茫地忘着床幔顶。

    良久才渐渐的偏头,看向青云,语气虚弱不已,“我,我这是怎么了?”

    青云又紧张,又高兴,“陛下您可把青云给吓坏了,青云还以为陛下永远都不醒来了!”

    米修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偏头看向另一侧的景致,“你……解药制出来了?”

    “不然呢?所以陛下赶快休息吧,休息好了我们再谈条件。”景致从床沿上起来,“等你好了。来找我,现在我也需要休息。”

    米修连忙要起身,青云帮忙扶了起来,他张了张嘴虚弱的道,“你,你等等,可否就在宫里休息,我傍晚就去找你,这样也方便一些,不用你来来回回跑了。”

    景致回头扬眉,“可以住下?”

    米修认真地点点头,“可以住下。”

    然后转身对青云道,“快去给大人收拾一个房间,要清淡素雅一点。”

    青云连忙道了一声是,转头还不忘对景致说道,“还大人再次帮忙照顾一下陛下,青云去去就来。”

    景致点点头,“去吧去吧。”

    青云立刻赶了出去收拾房间。

    米修看着景致,良久缓缓说道,“我们可不可以换一个条件,任何条件都可以。”

    景致扬眉,就知道他肯定会保住珠子。“那我说我要你的王位,给不给?”

    米修也迟疑了,在判断景致到底想干什么。

    景致嗤笑一声,心中有了几分掂量,“开玩笑的,我只要那个珠子,其他什么东西都不要。”

    “可是那是我母亲给我的最后一件东西,所以我不能给任何人。”米修坚持拒绝。

    “那我要说那珠子关系到我的生命呢?难道你也见死不救?”景致的话半点都没有掺假,的确是关乎她的性命。

    米修面色凝重地看着她,“那你要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和无名魔法师有什么关系?我到底该不该信你?”

    景致淡淡一笑,“我叫景致温莎,另一个大陆而来。至于无名魔法师……他是我的未婚夫。”

    米修一瞬间便明白了。

    “可是无名魔法师什么时候订婚,我为什么不知道?”其实他还是有些疑惑。

    “你们多久没见面了,况且你们处于不同的世界,你怎么可能知道他的事情。”景致道,“如果有东西才能证明的话,我也就只剩下他给我做的衣服了。”

    米修盯着她的衣服看,的确领口,袖口,还有裙摆,都是特别精致的暗纹,没有说那个世界的顶级绣娘能够绣出来的,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花纹。

    “那无名魔法师为什么没有来?”

    景致忽的沉默了,满室一片寂静。米亚能够感受到景致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冷之气,莫非无名魔法师出了什么事情了?

    “他不在了。”而后景致又顿了顿补充道,“他死了。”

    米修简直不敢相信,无名魔法师的实力那么强,怎么可能会死?

    他还想问什么,但是景致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冷之气,让他闭了嘴。

    “能不能给我个考虑的时间,我母亲留给我的东西,我也不想给别人的。”米修说道。

    景致闭了闭眼,半响,睁来双眼,眸子如同秋水,平平淡淡,“好。”

    米修虚弱的闭上了眼睛,心中却惊起千丈浪花。

    他一直崇拜的魔法师竟然死了!这件事如果别人说,他想都不敢想,可是如今景致说了,他的未婚妻说了,而且景致也绝对不会像是那种说谎的人。

    真的着件事真的很难让人相信。

    景致向来冷清,他从第一面见起,便清楚她的性格,可是在她提到无名魔法师时,清冷中满满地抑止不住的悲伤。

    但是为什么?无名魔法师的实力那么高,随随便便就能将一群魔兽赶跑的人怎么可能会死掉。

    到底是谁杀了他?

    米修没有去问景致,也不想去问,毕竟这件事是她心中永远的伤,刚刚已经在伤口上撒过盐了,难道还要撒第二次?

    很快青云赶了回来,“启禀陛下,我已将大人的寝殿收拾好,就在帝寝殿的偏殿,这里离帝寝殿非常近,如果陛下有什么事,可以随时叫大人。”

    米修睁开了双眼,“安排的很好,你这就带领魔法师那人去偏殿休息吧,她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在门口加强守卫巡逻,不容许任何人去打扰魔法师大人!”

    “是,青云明白。”青云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大人请跟我来。”

    景致起身,嘱咐了米修两句,“最近最好不要下床走动,尽量卧床休息,膳食必须吃一些清淡的,还有寝殿中不要有太多的人走动,而且之前在帝寝殿干活的人,都必须彻底换掉,一个都不许留,就怕他们也收到了毒的入侵,需要隔离治疗。”

    米修点了点头,“你说的我都知道了,快去休息吧。”

    景致又看了他一眼,转身出了帝寝殿。

    青云轻轻地将殿门关上,领着景致来到了一旁的偏殿。

    殿内青云早就安排好人手,并且打扫的非常干净,没有一丝灰尘。也正如米修说的,装饰的的确素淡静雅,非常适合休息,也非常符合景致的性格。

    “大人,青云就送你到这里,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和这些下人说,如果能够帮到的尽量会帮,请问大人还有什么需求吗?”青云静静地问道。

    “暂时没有,只是务必保证这里的安静,在我休息的时候,我可不想被任何人打扰。”景致的脚已经跨进了门槛。

    青云立刻保证,“是,大人,青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进来打扰大人休息,请大人放心。”

    景致想了想,又从戒指中拿出刚刚那个小瓷瓶,“这里还有几枚解药,你用水化了,给这几天帝在寝殿当值的人,每人一碗,吃完后必须还要隔离调理,一直等到他们好了,才能放出来。”

    “是,大人,请大人好好休息。”青云立刻说道。

    景致也突然感觉到累了,她双脚跨进偏殿,关上殿门,独自来到了卧室。

    卧室非常大,床幔,床铺一片素白。

    景致在屋内转了一圈后,又回到床旁,睡了下来,拉开一旁的被子,盖到自己的身上,眼睛缓缓的,缓缓的阖上。

    这将是一个非常香甜的一觉,或许每天都要充实自己,景致才能忘了他,才能好好的,踏踏实实的睡上一觉。

    在无尽之海的另一面,亚特兰蒂斯大陆可谓是翻了天。

    第一件事就是,全国上下追捕第一通缉犯洛基布朗,以及布朗家族的残党势力。

    第二件事就是,全国上下寻找景致温莎,亚特兰蒂斯帝国的护国公主。

    所有帝国的城民们都知道了,那一天,他们的护国公主景致温莎,拼上性命,与恶龙生死一战。

    战况惨烈至极,帝都的广场上,一片废墟,皇家学院也是一片惨象。

    不过这其中,还好没有一个人死亡,只有景致温莎的弟弟,景放温莎受了点伤,被这个变异兽恶龙控制,不过现在已经养好了身体。

    但是当时在场的人们都知道,当时只死了一个人,那人不知姓不知命,只是在他死的时候,向来沉稳冷静而又非常果敢的景致哭了。

    她的那种凄裂,与天地同哀,他们不知道情况,但是这种悲凉凄裂的气氛,深深地动容了他们。

    至此之后,他们的护国公主,便消失在亚特兰蒂斯中,每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在侯爵府中,这几天以来,全府上下都没有合过眼。

    二夫人早就皇帝的人带走,成为干尸的景瑶也被人草草掩埋。

    只是景致,司空炎,侯爵府中,没有人知道要如何去做。

    大厅内,悲凉气氛一直蔓延着。

    上位景老和温莎侯爵沉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副位上,宫御,露西,还有分别醒来的絮穗和长空,还有逸轩,还有所有所有认识景致的人。

    他们都沉着脸,担心生死未卜的景致。

    而侯爵夫人,景放还有唯心,没在现场。

    侯爵夫人已经病了几天。

    景放早就将自己关在卧室里,已经好几天不吃不喝任由唯心喊破嗓子,侯爵夫人操碎了心,他就是不出来。

    唯心则在屋子外陪着景放。

    大家都知道,他是为那件事情自责。如果不是他,姐姐不会与恶龙一战,司空炎也不会因为救姐姐而牺牲,现如今他才是最大罪人。

    “爷爷,陛下已经将通告发到全国各地,就看表妹能不能回来了。”虽然宫御自己这么说,但是心中还是非常担心。

    “唉,这孩子,本以为她这一年以来,心性都够磨平,但没想到这么大的事却打击到如此堕落的地步。”景老叹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