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2章 只影去向千山雪(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马车停在一处门庭极华丽的宅院前。沈天玑跟着赫连隐进了门,在听到顾殷殷的声音时,原本劝说凌延放她走的希望瞬间又消了大半。

    “听说你毁了沈天玑的容貌?”座上的凌延虽然当上摄政王尚不足一年,却已经完全退去过去的平和与安静,添了几许沉稳的威仪。

    顾殷殷也是刚刚赶到,终究还是怕沈天玑会跑掉,马不停蹄追了过来。她懒懒放下茶杯,“正要毁呢,赫连大人就到了。”

    凌延却长叹一声,“折磨她,并不能给你带来多少快乐。”

    “当然能带来快乐。”顾殷殷道,“莫非王爷想放了她?”

    凌延笑道:“要是我想放了她,当初就不会纵容你去掳她。只是,她毕竟是大昭的国母,你这样泄一时私愤,有损两国情谊。”

    顾殷殷冷笑道:“她这回离开大昭,就不可能再回去,更不可能是大昭的国母。王爷难道忘了咱们的计划?”

    凌延淡淡看她一会儿,“你该比我更清楚,昭武帝纳兰徵的行事为人。事情最后如何,并非你我所能全部控制。”

    赫连隐和沈天玑走进来时,顾殷殷看了眼难掩光辉的沈天玑,唇角嘲讽地勾起,“沈四姑娘果然是遇见男人就要走好运的啊。”

    赫连隐皱眉,却未曾说什么,“王爷,人带来了。”

    连凌延也觉得,顾殷殷实在有失她平时的冷静风度。

    夜凌本是大昭的进贡国,沈天玑自然不用给他们行礼。她就静静站在那里,身姿笔直轻盈,眸光如水,无喜无怒。凌延和她对视了一会儿,忽然笑了一声,“给沈皇后赐座。”

    赫连隐连同其它人都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三人。

    凌延不开口,沈天玑便只淡定地坐着。最后还是凌延笑道:“沈皇后虽然脸上受了伤,仍然难掩绝世姿容。”

    沈天玑眨眨眼,微笑道:“王爷这样大费周章把我捉来,不会就为了称赞我吧?”

    凌延顿了顿,“不是本王要捉你,是圣女大人要捉你。”

    沈天玑看了眼顾殷殷,两人的眸子都能把对方挖出洞来。沈天玑道:“王爷何必拐弯抹角,何不直接承认就是想看着你们的圣女大人折磨我?没想到唐唐夜凌的摄政王和圣女,胸怀如此狭隘,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

    顾殷殷上前,就要甩一巴掌上去,沈天玑却牢牢捉住她的手,让她没办法打下来。

    “行了,”凌延声音几分冷。顾殷殷这才放下手。

    凌延又对沈天玑道:“沈府与本王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本王没有主动去折磨你,已经是你的万幸了,至于你和圣女的恩恩怨怨,本王不愿意理会。”

    “恩恩怨怨?”沈天玑也笑了,“哪里有什么恩恩怨怨,不过是因你们圣女喜欢的男人不巧喜欢我罢了。圣女被爱情冲昏头脑,做事毫无逻辑也就罢了,难不成王爷你也是这样?”

    顿了顿,她又淡淡续道,“凡事总要讲究一个理字。我的祖族父辈同王爷的家人有仇,王爷对我憎恨自然可以理解,王爷想要报复我,我也无话可说。可您国中这位圣女呢?我对她从未做过什么,甚至,我和她根本算不得多认识,她只因为得不到爱情而对我发作,岂非可笑至极?”

    顾殷殷被她的话气得牙痒痒,可凌延在此,她也不好做得太过。

    沈天玑看她冒火的双眼,心中莫名畅快。左右她们是深仇大恨,再添上一点憎恶实在算不得什么。

    凌延思忖她的话,笑道:“沈皇后说的有几分道理。可世上强者王败者寇,有时候也不是非要讲理的。你是圣女抓来的,自然由圣女说的算,就是本王也没办法干预。”

    “好一个强者为王败者为寇,那凌家和沈家那点仇怨怎么说?王爷会以此为借口而放弃仇恨吗?”沈天玑的眸光划过凌延沉思的脸,“同样的道理,先不论生死,我若是这样受你们圣女的辱没,后面会有什么后果,王爷可要想得清楚。我知道王爷有办法可以掩盖天下人的目光,可是皇上的呢?你能掩盖得了吗?我若死,我的孩儿就是嫡妻元后的儿子,有沈府在,有我驻守北线的哥哥在,他的地位不会动摇,他会是将来的皇帝,就算皇上娶了继后也不能轻易改变这一点。”

    顾殷殷道:“你说得这样冠冕堂皇,可是忘了,那个孽种那日也同样落在我们手中。”

    沈天玑笑道:“圣女这声孽种唤得这样顺风顺水,可知道自己犯了侮辱太子的罪行?凡事还是三思而行的好。至于太子现在如何,你们比我更清楚,何必自欺欺人。”她知道,小晟不可能有事,他们敢劫下她已经是胆大妄为,若是罔顾大昭国威帝王天威,连太子也劫下,那不是大胆,而是疯了,这两个人还没有这样大的胃口。

    说到底是顾殷殷对她的新愁旧怨,凌延只是顺势而为。

    凌延多少有些动摇,毕竟顾殷殷此举,本就是拿夜凌和他在冒险。他奋斗了大半辈子才有如今的地位,可不想这么快就成为亡国者。他的意思,原也是劫下沈天玑,和纳兰徵谈些价值相当的条件而已,若是沈天玑真出了什么事,激起滔天怒火,纳兰徵不惜战争全力灭夜凌,那凌延只有败落的份。

    他瞧了瞧沈天玑脸上的伤痕,暗道幸好还不是不能恢复。只是,他也不甘心就这样顺了她的意。

    “沈皇后虽然背景深,可是如今在夜凌,杀了你瞒过纳兰徵也并非不可能。当然,不论圣女过去和你有什么恩怨,如今既然被本王撞见了,本王也不能坐视不管。”他放下手中茶杯,朝顾殷殷道:“圣女原是夜凌国纯洁善良的象征,实在不该如此残忍狭隘。还望圣女日后慎思而行,不论如何不能牵连了圣女的名声,不能牵连了本王乃至夜凌。”

    顾殷殷一愣,看凌延微有深意的目光,长期的合作让她很快知道他的意思,点头道,“王爷说的是。”

    不能牵连名声,也就是说,若是她能做到由明转暗,不牵连名声,那怎么处置沈天玑都不要紧了。

    害一个人并且让对方找不到自己的罪证,这不是她顾殷殷最擅长的事情么?

    沈天玑听到凌延那句“纯洁善良的象征”,着实想嗤笑一声。凌延的意思她何尝不明白,可是于她现在来说,能免了一部分伤害已经不错了。

    凌延并未因过去的仇恨对她深恶痛疾,这才是她的万幸。

    新年渐近,京都百姓其乐融融,安亲王府却笼罩在一片压抑中。前几日,安亲王妃请了不少世家闺秀来府中赏玩,其用意不言而喻,偏偏世子爷不领情,连面儿都没露上一个。今日一早,也不知道世子爷对王妃说了什么,一向温和的安亲王妃也发起怒来,拿了桌上的茶碗就朝儿子身上砸过去。

    “你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吗?一个翰林文官,跑去夜凌寻人?你这心思昭然若揭,丝毫不怕引来灾祸,你还有没有把王府的安危放在心上?”

    下面挺立的男子神色一丝未变,他将接住的茶杯安安稳稳放回到案几上,“母亲息怒,对外就说儿子抱恙在身回府养病就是了,过去儿子也曾经养病许久,只要母亲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安亲王妃沉默不语,良久才道:“皇上亲自去寻了,你去掺和什么?若是皇上找不到,你就更找不到。”

    纳兰崇脸色一僵,淡淡道:“我只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会逾矩分毫。”

    他本可以一走了之,来跟她说是对母亲的尊重,不管她准不准,他都要走的。

    第二日清晨,纳兰崇悄然离开京城,向西而去。世事总要有一个结果,若是还没有结果,定是纠缠未尽。

    一路快马,不过数日,便到了岷州城。这座不起眼的边境城池,在这个冬天仿佛格外热闹。同纳兰崇一起到达的,还有大昭十万精兵强将。

    “早在京城看到赫连章时,朕就知道凌延的狡猾。朕最恨不守信之人,他胆敢耍心机触动朕的逆鳞,这场战争避无可避,如今也只是比原计划提早一些而已。”纳兰徵神色平静,对刚赶到岷州的孟庭雨道。

    柳静轩正待罪,沈天瑾驻守北线不能离开,只不过大昭强将无数,孟庭雨便是不输给他们的年轻将才。二人就岷州青黛一带的地形相谈许久,常怀瞧着主子如秋月湖水的眸色,知道那眸光深处,暗藏着怎样的汹涌。

    那日遍寻青黛山,也没有看见皇后娘娘的影子。过了青黛就是夜凌,皇上派去夜凌寻人的侍卫一直没有消息,他的耐心终于耗尽。

    一场战争,即便胜算有九成,也难免劳民伤财,生灵涂炭。希望在宣战之前,凌延能觉悟,不然这场战争一触即发。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