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章 坠雪惨败,血染朱仙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上官琅邪已经有很久都没有用过奔雷手套了,这手套采用玄铁制成,阴阳置换,一代宗师七天七夜不眠不休,终成实物。

    质软且坚,又沉又重,这大抵是每一个奔雷手套的使用者都知晓的,膂力小的人甚至想要带上奔雷手套都不可而知,但上官琅邪素日里很少戴奔雷手套的原因只有一个……

    因为它太丑了。

    黝黑,冰冷,着实还是不适合如此花容月貌的小娘子。但是这又是老头子亲手给她的,她又不敢不随身带着,此刻情况紧急,她便毫不犹豫地就拿出奔雷手套带上。

    张泮水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渴望。奔雷手套之名他早有耳闻,若不是对这奔雷手套上心,又岂会在上官琅邪刚好拿出奔雷手套的时候就认出来。

    张泮水一剑缓缓举过头顶,长发飞扬,剑眉星目凛凛生威,兀自一股杀伐果断草莽之气。

    “呔”上官琅邪娇咤一声,亦掌以拳,袭向张泮水,亦有风扫落叶之势。

    这姑娘竟有如此修为?张泮水眼神大亮,举剑而上,一时之间,到处都是剑影,到处都是拳影。

    其实在莫种程度上来说,剑这种武器的威力,绝对是非常巨大的,但当对手的速度太快的时候,威力就小了很多。张泮水的修为大抵还在上官琅邪之上,可能半步脚已然迈过武帝中成境界的门槛,但上官琅邪的速度本就是已经快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已然练出了残影,骇人听闻。

    萧因果悠悠醒转过来,感觉一股彻底的寒冷,扬起头看见雪花漫天,饶是她的衣服全是保暖之极价值不菲的东西,也颇有些觉得寒意侵身。

    然而一转头却看见一地尸体,死相或是安然或是狰狞,却无一例外全部死亡。萧因果不是没见过死人,但如此情形却是第一次见到,忍不住干呕。两道身影飞过,却是激战正酣的张泮水和上官琅邪。

    萧因果正想大喊,却自己猛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影响到了上官琅邪。

    张泮水却是发现了萧因果已然清醒,张泮水身为杀手工会的长老,他对周边事物的感知已经到了一种自然而然骇人听闻的境界。

    所以,当萧因果一清醒,他便察觉了。

    他正苦于无法轻易击败上官琅邪而有些苦恼,此刻看到萧因果醒来,想也不想却是一剑逼退上官琅邪,抽身,朝着萧因果而去。

    上官琅邪大惊,急忙而来,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一道青芒闪过,上官琅邪目光冷峻,瞪着忽然面带微笑的张泮水。

    张泮水一剑放在萧因果的脖子上,轻声笑道:“现在,让我们去找楚穆。”

    上官琅邪心中快速盘算着,她自然是了解张泮水为何要来为难他们,沈凌云的死亡和沈家的覆灭和楚穆萧因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还要考虑?”“考虑你的死法。”“有什么值得考虑的?我怕死就不来了。”

    上官琅邪微微一笑,然后便朝着来时路走去,若有似无地看着后面黑压压的赫连山脉。云来山,上官琅邪轻轻笑着,表情自然恬淡。

    朱仙镇。

    上官青冢此刻仍旧皱着眉头,而岳沝心里同样不好受,这次是他作为二阶执法以后第一次任务,还是大任务。原本以为就自己带的队伍把上头要的楚穆可以妥妥地带回去,并且可以嘲笑一番铩羽而归的之前坠雪的人。

    这时他才明白,不怪稚女心计不高武学不深,这几个年轻人的修为早已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帝国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群小怪物了?不可能寂寂无闻啊。

    上官青冢手臂被一个使用鬼头刀的人在临死前砍了一刀,血汩汩地冒出来,好在天气干燥寒冷,不然单是流血也将带走她八成的武力。

    雪花像是催命的符咒一样飘落了下来,美轮美奂,阴狠果断,一副染尽人间禁锢灰白的气势。

    坠雪只剩下区区四人,其中还包括云雀儿,岳沝心中苦楚,越战越不要命,但这又恰好落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