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章 岳满弓登场,跋扈少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张泮水心里满是惊惧,嗜血术,那可是嗜血术,竟然真的有人练就这种奇功。

    上官青冢站在那里,背后是越来越虚弱的孙般若,尽管上官青冢帮他止住了血,可是他毕竟是个半大的孩子,毕竟是被张泮水这种级别的武者所伤,武宗大圆满,半只脚踏入武帝修为的男人,而且他的修为可不是用丹药揠苗助长起来的,而是用打斗,杀戮堆叠起来的修为。

    实打实。

    上官琅邪轻轻地站起身来,将孙般若带到一旁,身边是惊奇的萧因果,然即不曾开口,缓缓说道:“你们不要乱动,呆在我身边,坠雪的人出来了,不知道张泮水还带人了没有,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三方人马,我报的信多半没有送到师傅手里。”

    然后一脸戒备地看着周围,并且满是担忧地看着上官青冢。

    上官青冢会嗜血术她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毫不犹豫地用出来,上官青冢自小便是学得以命搏命的武技。硬碰硬是她的强项,而嗜血术,则才是她绝对的杀手锏,一但使用嗜血术,那么她的武力绝对会以几何倍数向上翻,一般差距不大的武者绝对不是嗜血术的对手。

    只是这种秘术,却是以燃烧生命作为代价的。人生五行,命数天定,但是你要强行使用身体潜能发挥并不属于你的战斗力,就只能以燃烧生命来保证,一次嗜血术的使用,多则几年,少则数月,绝对是会让自己整个身体出现极大的问题的。

    这也就是上官琅邪的担忧,她知道这门秘术威力巨大,但是除了燃烧生命还有什么恐怖的后遗症,上官琅邪一概不知。

    哎,她暗自叹气。

    而萧因果则是将全部精力放在了楚穆身上,云雀儿越发霸道,楚穆越发狼狈,转眼间已然极为被动。

    上官琅邪也看到了这一点,但是分身乏术,如果此时她前去帮楚穆,萧因果受到岳沝的挟持,按照楚穆的性子,绝对是得不偿失满盘皆输。

    但她眼看楚穆越发难以支撑云雀儿的进攻,心里空有着急,恨不得马上变为两个人。

    就在此时,“咻”一声极为响亮的破空声响起在不远处。

    岳沝和上官琅邪同时一喜,竟然同时从怀里摸出响箭,先后两声一模一样的响箭飞上天,同时眼色均是一凛地看着对方。

    是谁的帮手?

    坠雪?还是来帮楚穆的?在场人随着这两声响箭均是面色冷冽。

    除了张泮水。

    他可是孤身前来,自他前几日闭关终究炼成“天外一剑”这一剑谱的最后一剑之时,本以为解决楚穆萧因果是信手拈来,到时候萧家势大又如何?总不可能踏平赫连山脉吧?家族是有顾虑不可能一意孤行的,张泮水很明白这一点。

    所以他孤身前来。

    有时候人多并不就是好事。

    但是他却陷入这样的一个境地,面前是一个小姑娘,一个他素未谋面的看上去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但是却让他如此心悸。

    血瞳,这是修炼嗜血术这种秘术的典型特征,平常人会嗜血术本就可以撕熊杀虎,何况对面本身就是近身战力不逊色于自己的小怪物,可能他有半分松懈都会被活生生屠戮。

    楚穆怎么会有这种级别的属下?

    张泮水心生退意,他向来理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先保全自己才是明智的行为,如若刚才的响箭会招来眼前这个小姑娘的同伴,不说多了,再来一个这种级别的人屠,他张泮水非得把命丢在这朱仙镇不可。

    而上官青冢忽然微微一笑,一如迦南尊者拈花轻笑,黄发小女,势若罗刹。

    “你,该,死。”上官青冢一字一句地说出这几个字后,忽然杀意铺天盖地,罡气以她为圆心,刮起飘落在地上已经成积雪的雪花,如同飞絮一般,漫天飞扬,片刻之间已然看不清上官青冢那娇小的身子。

    张泮水心里强自冷静,却怎么也进不到那种空灵的境界,冷汗涔涔。

    上官青冢右脚一踏,然即浑身夹带着铺天盖地的杀戮气息,朝着张泮水飞奔而来,张泮水心中暗惊,举剑相迎。

    剑与上官青冢的拳头相碰居然有金属相碰的声音,难听刺耳。而处于风暴中心的张泮水,则是气血爆炸一般难受,一股撼天动地的力量通过剑传到张泮水的虎口,继而传到张泮水的全身,让他极为震撼。

    这嗜血术居然有这么逆天的效果?

    张泮水退后一步,眼露寒光,直接擎起剑,便是他那几日悟出的天外一剑。

    张泮水就这么平平刺了过来,看似平淡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