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二章 “请求停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当冲天的大火随着水流蜿蜒而下时,俄军的进攻部队瞬间开始逃命。此时中国军队顺势发动反攻,无法退过河的两万余俄军再也无路可退,敢于反抗者被屠杀一空,最后投降俄军高达一万七千余人。

    与此同时,北线的梁华殿兵团包围了叶卡捷琳堡,但没有发动进攻。而任何企图救援或突围的行动都在装甲师面前败北,无一例外。中国人故技重施,梁兵团四下出击将周围村镇的大量人口赶到叶卡捷琳堡,行动已经持续两周了。9月的叶卡捷琳堡气温已经很低了,两手空空的平民被驱逐进叶卡捷琳堡。而卑鄙的中国人居然还扒掉了这些已经一无所有的平民身上的最后的冬装。这不由让人联想到伊尔库茨克的失败。

    叶卡捷琳堡不是伊尔库茨克这样的战略后勤基地,无论是食物还是被服都无法满足越来越多涌进城里的平民的需要,于是为了生存的平民们开始抢劫和掠夺。他们最初还仅是劫掠原叶卡捷琳堡内的居民,他们后来发展成见个人都要抢的地步。谋杀、纵火等犯罪层出不穷。城市次序已经荡然无存,而人的生存与发展却又离不开次序。既然叶卡捷琳堡政府无法控制城市的次序,那就会有另一种次序来接替,那就是黑社会。即便是在黑帮厮杀下人员大量死亡,但被中国人赶进城市的人员数量相比,还是少之又少。叶卡捷琳堡跟本没有那么多的物资根本足以支持到来年春天。叶卡捷琳堡的沦陷已经是时间问题。

    袁寿山到是没有围困车里雅宾斯克,手握两个重炮师的袁寿山只是用重炮一遍一遍的对车里雅宾斯克进行炮击。建筑物倒塌、大火更是从未熄灭,而且中国人的炮击极为精确。粮食被点燃,被服被焚毁,弹药库那巨大爆炸的声响还回荡在守军的耳朵里。车里雅宾斯克守军将领明确的告诉俄国陆军部,如果中国军队愿意牺牲士兵,车里雅宾斯克将在一天内全面沦陷。平民早已经四散逃离,他们向西进发,希望能躲避战火,但是他们错了。

    中线的聂士成没有展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他将部队以连队分散,在特种部队的引导下频繁出现在乌法外围。不断袭击俄军的军事单位,甚至于发展到凡事穿着俄军军装的都会遭到枪击。乌法守军也曾企图扭转局面,他们也曾主动出击追击中国军队。但战果几乎为零。因为白天中国军队都会退缩回去,但是到了晚上那就是中国人的天下。别说单独行动的俄军士兵,就连军营都未必安全,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是不是有一支枪口正瞄准着你,说不定中国人直接一顿迫击炮就干了过来。黑暗、寒冷、死亡,在这种恐怖氛围下,俄军士兵只要到了夜晚都不敢离开建筑物。从车里雅宾斯克艰苦跋涉而来的平民们也发现乌法并不安全,于是他们装上自己为数为多的行李带着妻女继续向西而去。逃难的气氛也影响到了乌法本地的平民,于是不可逼免的也出现了乌法本地平民开始向西逃命。当这个规模越来越多的时候,就连神经紧张的俄军中已经开始出现逃兵。

    然而此时乌拉尔斯克外的俄军。在沙皇的严令下,以付出近两万余人的代价终于突破了恰甘河。但面对乌拉尔河却又是有心无力。然而他们还发现,进驻乌拉尔斯克也许是一个错误,因为地处两河交汇之地的乌拉尔斯克地型狭窄,这让中国空军的轰炸变的更加容易,日夜不停的轰炸让俄军跟本无法有效集结,自然谈不上突破中国的乌拉尔河防线。乌拉尔斯克的战局就此焦灼着。

    然而刘盛休却一路不停的向西进攻,至9月12日已经兵临伏尔加格勒,突击的日军甚至一度占领伏尔加河西岸,可惜因为弹药不足最后不得不放弃。

    “若是弹药充足,我军足以兵临莫斯科城下。”在北京,兵部尚书欧阳振华当着记者的面拍案而起:“严令各工厂全力赶制各类弹药;严令交通部动用一切力量全力向前线输送弹药;传令藩理院让他们明确的告之各藩国务必按听从我军调度,否则帝国的怒火不是他们能承受的起的。”

    而此时受中国政府命令,从各地紧急增援而的各藩属国军队已经齐聚乌拉尔斯克,中国在乌拉尔斯克的兵力恢复到七万人,虽然大多是各藩属国军队,但河对岸越来越多的军旗也给了俄军很大的压力。9月15日,中国空军向恰甘河一带开始大量空投燃油,熊熊烈火在俄军后方燃起。俄军指挥官见势不妙,这是中国军队有意要切断他们的退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意思呀。俄军指挥官一边大骂中国人哪来这么多石油一边立刻下令撤军,但十余万大军在中国空军的空袭下哪里说走就能走。

    其实中国向西北前线运输的油料已经枯竭,俄国人不知道这是中国人最后一次大规模使用燃油。若中国还想在乌拉尔斯克恢复到现在的燃油使用规模。必需等到一个月以后了。其实这也是为什么梁华殿只围不攻、袁寿山只用重炮攻击、聂士成只派出小分队进行袭扰的跟本原因,因为几乎所有的运力全部支援到乌拉尔斯克,他们三个人根本不敢大规模使用弹药。虽然三人所部未经过大战。但短促的交火还是会时常发生。如今他们的弹药存量已经下降到必需补充的地步了,所以此战过后。运输力量将重新向梁袁聂三人倾斜。可惜的是,俄国的指挥官并不知道这一切。

    当恰甘河上的烈火彻底隔断了俄军残部的退路时,得到藩属****增援的段祺瑞下达了渡河作战的命令。然而在面对有着杀害投降前还在抵抗的士兵而臭名昭著的中国军队时,为避免遭到中国杀害的俄军官兵们,在见到中国军队开始渡河时就打出了白旗,近五万军队一枪未发的全部投降。至此俄国最后的兵机动兵力大部被歼,俄军再也无力发动进攻。而此时的中国军队也因缺乏补给停止军事进攻行动,中俄两军再次进入一个相对和平的时间。只有侦察部队的遭遇战未从未中断过。

    战事时行到这个时候。中国向西北运输补给的火车依然还在密集的发车中,因为中国兵部已经下达了新的战役任务:抽调各藩属国军队至伏尔加格勒西岸集结,预备攻占伏尔加格勒并沿顿河西进,最后占领顿河畔罗斯托夫饮马黑海。这道命令是公开宣布的,按中国参谋总长王士珍的话来说就是:战至此时,剩下的仅仅是中国想怎么打的问题。与此同时,中国海军部下令重巡海圻号与两艘驱逐舰进行编队前往地中海。海军部出的说法是:这支编队的目的地是黑海,他们的任务是为中国的黑海舰队寻找一个合适的泊地。

    “决不能他们通过苏伊士运河――”英国首相办公室内传出亚瑟?贝尔福一阵阵的咆哮,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中国海军首选泊地居然是克里木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

    塞瓦斯托波尔地处黑海北岸。位于克里米亚半岛西南端,是沙俄黑海舰队驻地,正对着黑海黑峡。所以塞瓦斯托波尔有着黑海门户之称。战略地重显著。一但被中国占领,中国则可北上乌克兰、东进罗马尼亚、南下奥斯曼,等于中国一脚伸到欧洲来了,这是整个欧洲白人种族都不能认可的。英国公开阻止中国海军进入地中海,甚至威胁说对中国军队绝对不能越过伏尔加河,否则英国将对中国商船也关闭苏伊士运河。法、意、两奥也表示反对,德国公使也很委婉的说,希望中国能谨慎从事。

    “帝国需要脸面!!!如果俄国坚守要将战争进行到底,那么进攻将是中国唯一的选择。”李明清楚明确的将信号发送出去。必需是俄国向中国发来停战议和的请求,否则中国会用行动告诉俄国。他们将永远失去整个乌拉尔山以东地区。

    “见鬼,中国什么时候开始使用帝国这个词了?”亚瑟?贝尔福一阵头晕目旋。所有幕僚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中国已经有资格要叫帝国,他的领土之大为当世第一,而中国实际控制的领海区域也超过英国了。

    于是在得到中国肯定的回答后,英法德意两奥等国纷纷向俄国施压,然而尼古拉二世再不乐意也必需要同意了。因为1905年起,俄国国内爆发了大规模一连串范围广泛,以反政府为目的,又或没有目标的社会动乱事件。

    如果俄国是胜利的一方也许还不是问题,但当乌拉尔斯克战败的消息传回来的第二天,刚刚成的圣彼得堡红党在皇宫门前请愿,当遭到卫兵们的驱逐时发生的冲突。然而并没有防备的卫兵们却遭到突然袭击,一支早有准备的红党武装力量突袭皇宫,好在红党的武装力量只是临时拼凑的农民,最终还是败在训练有素的俄国卫兵们枪下,但这次事件却让尼古拉二世为之惶恐,叛乱者已经有攻击皇宫的能力了。

    前线的一败再败,让尼古拉二世失去了大量忠自己的武装力量,现在他连剿灭国内叛乱的力量都没了。土地丢了还可以抢回来,皇位丢了那就真的丢了一切。于是在各国的协调下,9月19日,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下旨谢尔盖?维特全权代表俄国展开与中国的谈判,而维特则第一时间向中国发送“为避免更多无畏的伤亡,俄国政府请求中国政府进行停战”的电文。(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