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三章 底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国乃是礼仪之邦。公使先生如此拂袖而去,可是不合中国礼仪之邦所说的君子之风哦――”

    欧格纳说到他与皇帝的私交是想靠皇权压汪大燮,他说中国是礼仪之邦是想从道义上谴责汪大燮,最后有玩笑的口气说是想表明这只是他个人的态度与国家无关。维特确实太过分了,这样的条件也敢抛出来,这已经不是价格低的问题了。俄国都被中国打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敢跟中国这么说,要是换了他欧格纳,他连看都不会再看维特一眼立马走人。但欧格纳不能看着汪大燮走出会议室,不然这场会谈谁也还不知道到要拖到什么时候。虽然英国对中国海军关闭了苏伊士运河,但中国的黑海编队依然在印度洋上朝着红海进发,所以英国议会给欧格纳的任务就是,让中俄两国尽快达成协议草案,不能给中国黑海编队以任何通过苏伊士运河的理由。

    只是汪大燮跟本不理欧格纳的那套,他只从欧格纳的脸上读出来,曾经在中国人面前耀武扬威的英国人,现在也需要赔着笑脸了。所以汪大燮只是瞟了维特一眼后对欧格纳说道:“君子之风首先便是做人要光明磊落。本官对此毫无诚意之人当面拂袖而去,乃光明磊落之举,正合先贤之教诲。”

    说就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行礼好吗?欧格纳腹诽着汪大燮向东方抱拳鞠躬的礼节,作为熟知东方礼节西方人欧格纳知道,一但东方谈及先祖并行礼之时,旁人也需要一并行礼,这点连中国的皇帝也不能免俗。于是欧格纳也很不乐意学着汪大燮的样子,抱拳东方鞠躬。作为世界第一大帝国的英国代表都鞠躬行礼了,法德美等国与会代表也站起来抱拳东方鞠躬。虽不明其意但却不得不说的是,汉家平整的服饰和宽大的袖子配合上汪大燮舒缓的动作,不敢说雍容华贵至少是行事优雅,这让自语为文明国家的各国代表有些暗自惭愧。

    礼毕之后,汪大燮见各国代表也向东方施礼,所以依礼节向诸位拱手以致谢。直到此刻他才明白,皇上说的文化扩张的真正含义。

    受够了!欧格纳满肚子火气,一句话没说光行一个礼节就用了十来分钟,再多行几次礼那大家干脆光行礼节也别谈什么判了。所以为了逼免再次出现此类现象,欧格纳直接说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开门见山,我也不跟公使先生客气了。俄国的条件确实无法接受,但作为战胜国的贵国是不是更应该体现大国的胸怀和诚意呢?至少我认为贵国应当先将刘兵团后撤解除对伏尔加格勒的威胁并召回黑海编队。”

    “哦,先生的意思是中国没有诚意?我国没有要求停火线外的一寸土地,难道先生以为我军攻不下乌法?莫非等我军占领莫斯科之后再退出莫斯科才叫诚意?我国也没有要求俄国一分钱的赔款,难道先生认为中国应当要提出俄国十亿英镑的赔款才叫有诚意?”汪大燮话一出口就是十亿英镑,直把各国代表震到桌底下去。可汪大燮却突然变脸笑道:“也好,我国可以直接让刘兵团撤回乌拉尔斯克,也可以召回黑海编队,那先让俄国拿一亿英镑的战争赔款来,只要钱一到帐我国立马撤军。”

    各国代表必需承认,汪大燮说的没错,中国没有要求停火线外的土地和要求赔款,就已经是很大的诚意了。所以欧格纳叹了口气后对维特说道:“维特阁下,我想各国代表也需要看到俄国的诚意。”

    维特依然是一脸平静的模样站了起来:“以贝尔加湖为界。”

    “哼,俄国果然很有诚意呀,不过在本官看来我们是谈不拢了。”汪大燮一脸藐视的说道:“那维特先生就和王洋谈吧,也许你们会有共同的话题。”说完汪大燮就往外走。

    不等欧格纳说话,王洋先说了:“汪大人,您是朝廷指定的谈判人,我不是呀。”

    “没关系,我授权给你。”

    “真的?”王洋眼中露出一丝精光。

    “真的。”

    “那我可就真谈了?”

    “谈。”汪大燮说完也不走了,饶有兴趣的看着王洋他会怎么谈。

    只见王洋对维特露出的奸笑,而后操起桌上的电话,一个电话拨通了中国驻英公使馆:“门房吗,我王洋……对,帮我接通讯员……通讯员,我王洋。刚刚受汪大使受权与俄国进行谈判……此等大事我骗你何用……少费话,给我向朝廷发报,按我的话一字不错发回给朝廷……听清楚,电报内容如下:现谈判破裂,后面的可能的谈判我会坚持以停火线为新国界。所以建议陆军立刻拿下伏尔加格勒并向西快速推进,黑海编队加速……哎哟――”

    电话打一半的王洋被急步而来的汪大燮一把夺过电话,只见听汪大燮对电话咆哮道:“我是汪大燮,你要敢发一个字回国,老子立刻活埋了你。”说完将话筒砸到电话的支架上,一把将电话给砸裂了。汪大燮管不了这个,他指着王洋的鼻子破口大骂:“本官让你来谈判,你打什么电话?”

    王洋这下不服气了:“我不是文官,不懂什么谈判技巧策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一个当兵的是武官,老子信奉的是不服就打到你服为止。跟他们费什么话,一路杀下去直到他们接受以停火线为新国界为止。”

    “闭上你的鸟嘴。”汪大燮怒不可遏,然后阴着脸对维特说:“跟我谈就拿出点诚意来,不然就跟他去谈。”

    维特眼巴巴的望着欧格纳与各国代表,希望他们能为自己说句话。但各国代表此刻却闭嘴不言,如果各国不进行干涉,中国真能打到莫斯科。中国没有要求停火线外的土地和赔款,已经很有诚意了,至于俄国就差的太远了。既然各国都不愿意为维特说话,维特只能说道:“我国愿意放弃东西伯利亚和从清朝手里夺来的土地,以鄂木斯克与巴尔喀什湖为新的国界。”

    “切,稀罕――”王洋眼白一翻,声音从牙齿中冒出来,但被汪大燮一瞪便偃旗息鼓。

    “刘盛休兵团可以退过乌拉尔河以东,其突进之地我国可以放弃,以乌拉尔河和目前停火线为新国界,这是我国最低的要求。”汪大燮终于退让一步。

    “我们,我们彼此都先冷静一下吧。”维特是这样说的。只是谁都没想到,第一个提出暂停谈判的会是俄国。

    消息传至北京,中国参谋本部下令驻守于碎叶城(现托克马克市,自占领后便改回原名)的预备役的三个师、抽调驻守乌位尔斯克的一个兰芳师向南开拔,目的地为杜尚别,然后向西进军至阿什哈巴德,并明令如遇抵抗格杀勿论。同时驻扎班达齐亚的海天号及二艘驱逐舰被编入黑海舰队,并下令黑海舰队必需彻底歼灭俄国在黑海上的全部力量,一直一块木板都看不见。

    欧洲各国对中国的行为纷纷表示不满,认为中国人不能将手伸到欧洲,但中国却解释为用武力让俄国人接受现实。虽然英国依然拒绝中国海军过道苏伊士运河,但中俄两国的分歧之大似乎找不到妥协之处。汪大燮在领土问题上的寸土必争,维特却一句话不说,这让让所有参与了谈判的人都感到头疼。关键的是俄国如今根本无法抵挡中国的进攻,而各国有都不可能在和中国开战,只得眼看着休会继续,不知何时能重新开始新一轮的谈判。

    终于在10月2日,从远东赶来的唐绍仪抵达朴茨茅斯接过的谈判权。唐绍仪不做休息,利用上午的时间拜会了各国代表之后,下午两国重新坐在谈判桌前。

    “我国放弃乌拉尔斯克和奥伦堡,以乌拉尔河为界至北方停火线为新国界。”才坐下,唐绍仪就抛出中国的新条件。不等维特与各国代表说话,唐绍仪就接着说道:“各位应该很清楚,5天后的10月7日正值我国的重阳节,而在这天吾皇将登泰山行祭天大典,这是传承了数千年的中国传统,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典礼。当然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这天吾皇将宣布各文武将相的封赏。如果在这一天无法签署……请记住是签署而不是答成协议,那么祭天大典上我国各文武将相的封赏必将受到影响。比如我的香山侯可能会变成香山伯。我国前线各指挥官对不能参加祭天大典已是对俄国怀恨在心,若因为俄国的原因影响到他们的封赏,到是会做出什么事来,我国可不负责。”

    “以鄂木斯克为界,我国放弃哈萨克、布鲁特、浩罕、布哈拉、巴达克山、乾竺特与拉达克等原中国藩属国。”维特终于紧张了,他明白唐绍仪的意思。如果不能在7号签订协议等于得罪整个中国官员层,那是即便中国皇帝不想打仗,也会被全体官员逼的同意。

    这个道理与会各国代表都很清楚,这是涉及到全部中国官员利益的问题。但对于维特提出的条件,唐绍仪连眼都没白,直接掉头离开会议室。

    当晚,欧格纳拜会了唐绍仪。在中国驻英公使馆内,唐绍仪秘密的出示了一张地图给欧格纳看,这是一张世界地图,在俄国的位置上画了一条红线,红线旁还写了两个字――底线。

    欧格纳仔细的看过底线二字后点了点头:“这的确的贵国皇帝陛下亲手所书。”(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