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9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能做的,只是坚持下去,而他也想看看,熬过去之后会不会破天荒的出现第三道属性!

    夜色静谧。整个世界仿佛都是安静下来。密林之中,古树上,少年盘膝而坐,纹丝不动。透过枝叶看去,隐隐间有着不同光华散发而出,少年皮肤上,时而寒气森森,时而红芒绽放,偶然间,还有着银芒跳动。诡异无端。凭借那强横的*,古谚硬生生的挺住,看似平静的表面下。却是蕴含着多么恐怖的力量,体内三股力量无休止的缠斗,那种非人之痛,也只有他这种怪胎方能承受了吧。就在古谚体内三道灵力没完没了之际,那神玄碑却是微微一颤,一道温润白芒悄然掠出,径直出现在三道灵力交汇处。令人惊讶的是,先前还狂暴不堪的三道灵力,却是犹如遇见克星一般。瞬间温顺下来。时间悄然流逝,已是数个时辰之后。在那本源灵力的温养下,三道灵力皆是安静下来。而此时古谚的皮肤。不再是三色转换,而是变成一种温和的三色共存,看这情况,显然那雷属性已是开始融合其中了。古谚知道,接下来便只是时间问题了。直到翌日第一缕晨辉穿破密林洒下时,盘腿坐了一整晚的少年方才徐徐睁开双眸,而就在其睁开双眸时,一缕雷芒从其眸子折射而出,甚是怪异。古谚站起身来,活动了下身子,感觉*经过雷芒的淬炼,再次蜕变,不由露出满意的笑容。炼化这雷系兽元,无论是*强度还是灵力程度,都有着太明显的提升。古谚嘴角挑起一个满意的弧度,身子陡然一震,凭空打出一拳。嗡!略显急促的破风声中,竟然是夹杂一丝丝雷鸣之声。“哈哈,第三道元灵!”感受到那冰火元灵旁多出的雷系元灵,古谚大喜过望,心中再度感叹一番这特殊的“内丹”。“该办正事了!”取出那储灵石,古谚微微闭目,神玄碑闪烁,一道道白芒飞速顺着手心涌入储灵石中。看似不大的储灵石,却是储存了不少灵力,好在神玄碑之中有着源源不断的灵力供应。为了不让唐羽儿心生怀疑,古谚还特意将一些其他属性之力加入其中,虽说是少量的,却足以掩饰了。“羽儿,这一世我一定不会留下悔恨的。”准备妥当,古谚不再逗留,身形猛然一跃,自树上轻飘飘的落下,朝着清泉城方位行去。……清泉城内,一座古朴的阁楼之中。“你确定,昨晚那些人是那少女指使的?”秦翎懒散靠着椅子上,手指不断的敲打着桌面,嘴角却是噙着些许阴冷,对着身旁一名黑衣男子柔声问道。“没错,为首那人的身形以及气息,都是少女身旁那男子无疑!”秦翎身旁,一名黑衣男子毕恭毕敬的回道。只不过那声音之中,似乎夹杂着些许虚弱,而听其口音,竟是被古谚重伤那为首黑衣男子,不过,他只提到后面突然出现的一行人,对于被古谚羞辱之事,却是只字未提。“既然暗中派人保护那明其中必有蹊跷,继续盯着诸天商会,监视那少女的一举一动,随时向我汇报!”秦翎倒是精明的可怕,稍稍分析,便是看出一些端倪。他要做的事情有几件,一是取得那《雷动术》,顺势查清楚少女的身份。还有一个,则是古谚在拍卖场的出手,令得他错失那四品冰系灵果,以他的性子,自然不会就这般算了。当古谚来到诸天商会,发觉虽然依旧拥挤,却比昨日好上许多了,想来是因为拍卖会的缘故。“这位公子,恭候多时了,里面请!”古谚一出现在商会中,便是有着一名男子走了过来,对着他恭声道。古谚微微点头,知道这必然是那少女安排的,当即随着他一起朝着商会内部走去。就在古谚进入商会的同时,不远处的一座古朴阁楼上,数名黑衣男子立于窗口旁,正低声交谈着。“去报告秦师兄,那小子果然回来了!”“我就这就去!”……依旧是那个清幽的庭院,亭子之中,一道曼妙的火红身姿优雅跪坐地上。“公子好准时啊!”见古谚真的来了,唐羽儿美眸一亮,旋即盈盈笑道。既然古谚前来,便是说明此事成功了一半。

    见红裙唐羽儿一对桃般的眸子落在自己身上,古谚笑了笑,道:“失约之事,我可做不到!”“呵呵,小女子倒是欣赏公子这性子!”唐羽儿美目看着古谚那虽然透着一股凌厉却还未完全褪去稚气的脸庞,抿嘴轻笑道。古谚闻言,也是尴尬的笑了几声,即便是现在,他仍旧在唐羽儿面前难以保持镇定,有着少年特有的慌张。“不知公子是否真的带来了那灵力?”唐羽儿象征性的对话之后,话锋一转,直奔主题。闻言,古谚也不再废话,抹过空间石,手掌一翻,那储灵石便是闪现在手。透过储灵石,隐隐间能见到一缕缕精纯灵力若隐若现,原本死气沉沉的储灵石,仿佛变得有灵性一般,极为神奇。唐羽儿美目眨动,心道这小子果真有些本事呢,当即轻笑着伸出那白皙娇嫩的玉手,随意的将储灵石拿了过去,左右把玩着。见唐羽儿似乎相当满意,古谚试探着问道:“不知小姐是否满意?”唐羽儿看似随意的把玩,实则是在感觉那储灵石中的灵力,好一会后,方才冲着古谚妩媚一笑,轻声道:“公子放心,那《雷动术》小女子双手奉上!”古谚大喜,不过却并未表现出来,当即含笑道:“多谢小姐!”唐羽儿摆摆手,脸颊上依旧有着淡淡的妩媚流露,浅笑道:“虽说各取所需,但算起来,却是公子帮我大忙了,要知道,小女子几乎寻遍整个王朝,皆无所获!”唐羽儿说话间,玉手一拂,一个闪烁着雷芒的轴卷出现在手中,刚欲丢给古谚,却是红唇一掀,饶有兴趣的问道:“恕小女子冒昧的问一句,公子是从何得到这至纯灵力的?”并非唐羽儿有何目的,只是单纯的好奇罢了。(未完待续。)(. )

    p

    </br>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