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9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对此,古谚早有应对之词,当即笑道:“早些时候我无意间得到一块古玉,在那其中,存在着一道精纯灵力,却始终用不着,这次只是不方便在姐面前拿出来,还请见谅!”唐羽儿那白玉般纤细的玉葱指轻轻敲打着储灵石,一对美目直勾勾的看着古谚,直到后者有些慌乱的将目光转向别处,这才将信将疑的轻声道:“倒是让公子割爱了!”“姐笑了,我觉得自己才占便宜了呢!”古谚接过唐羽儿抛来的轴卷,含笑道。旋即低头打量了一番这轴卷,伴随着那雷芒流转,隐隐间有着雷鸣之声响起,在那轴卷中心处,有着几个出尘字体:雷动术!“女子还有一个疑问,不知公子可否告知?”见古谚满脸欣喜,唐羽儿的轻柔声,再度响起。古谚知道她想问什么,只是头。“不知公子的修炼属性是什么?”古谚如此费尽心机想得到这《雷动术》想必是雷属性才对,但唐羽儿却是丝毫看不出少年的属性。毕竟灵力分为灵与力,灵乃是灵性,也就是属性,力则是指力量。而且,似乎跟昨天相比,少年都是有着一些变化,不由得有些好奇。“自然是雷属性了!”古谚笑笑,屈指一弹,一缕雷芒闪现出,缭绕指尖。对于古谚的回答,唐羽儿别有深意的笑了笑,不再追问。要知道,昨晚她派出那行人,可是亲眼见到古谚施展了冰火攻势!“既已各取所需,那我就先告辞了!”觉得再待下去,古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即对着唐羽儿一笑。看着匆忙离去的少年,唐羽儿倒也不加阻拦,只是悠悠的道:“公子可知道昨晚在山动手的那些黑衣人是谁指使的么?”古谚闻言。身形猛然一顿,旋即转过身来,盯着唐羽儿,笑道:“想来是那清泉门的秦翎吧。”闻言,唐羽儿美目中闪过一抹赞赏之色,旋即轻声道:“公子这一出去。或许就会遇上他们了!”“该来的迟早会来,躲避也不是办法!”古谚淡淡一笑,隐隐间有着一种凌厉之色流露,他知道唐羽儿是在好心提醒自己,但有些事总归需要去面对。看着气势陡然转换的古谚,唐羽儿微微一怔,少年突然展现的自信令她红唇微张,那狭♂♂♂♂,<div style="margin:p 0 p 0">长的桃花眸子中,似是有着异彩闪过。不畏不惧的人,有种异样的魅力。不再多言,古谚便是告别了唐羽儿,出了商会,他所考虑的,并不是如何应对秦翎一伙,而是打算寻个安静之所,将这《雷动术》修炼一番。如今的他。急需灵术来增强战斗力。还沉浸在获得《雷动术》的喜悦中,不觉间已来到清泉城中央地域。此处相当开阔,在那人潮中,有着一座巨大的青色石台,想来是平日举办大会所用,但古谚却是能从上面感受到一丝丝淡淡的血腥之气。“子,还认识我吗!”就在古谚辨别一下方向打算离去之际。一道冰寒彻骨的声音陡然响彻而起,旋即他循声望去,神色顿时一变,幽幽的道:“真是晦气啊……”在古谚的视线方向,站着一群白衣人。方才开口之人立于最前方。此人相貌堂堂,嘴角却是挂着一丝阴森的笑意,赫然便是那日被古谚羞辱的江裴。“真是没想到,在拍卖场大出风头后竟还在这城内大摇大摆的出现,是该你愚蠢还是勇气可嘉呢!”江裴目光冷冽的盯着古谚,森然笑道。清泉城中,本就人潮拥挤,见这边针锋相对,一下子便是将此处围得水泄不通。当见到又是江裴等人,一些人则是暗暗感叹,心道又是谁要成为受害者了。虽江裴平日里也是蛮横惯了,可众人却是敢怒不敢言,毕竟是江家少爷。“哪来的子,怎么惹上江裴了!”“本以为有场好戏看,可那子不过处于木灵体层次,没劲!”“那子我在拍卖场见过,手笔倒是挺大,就算行事太冲动了些!”一些参加过拍卖场的人,一眼便是将古谚认出,对于少年那日的大出风头,众人却是将其定义为愣头青了……仿佛没听到江裴的话语,古谚嘴角微微一挑,戏谑道:“哟!这不是古兄么?”听到古谚暗讽上次自己随他姓一事,江裴怒火中烧,偏过头对着身旁一名中年男子沉声道:“政叔,你也看到了,这子牙尖嘴利,今日可要好好教训他!”此时,古谚方才将目光投向江裴身旁的中年男子,男子看上去相当普通,一身灰衫,脸庞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只不过,在那笑容之下,却隐隐间藏着一缕凶悍之意。中年男子名为江政,是江裴的叔父,在这清泉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一号人物,修为更是达到了灵阴境初期。淬灵三重体之后,体内灵力淬炼到一定程度,便会划分阴阳,达到阴阳二境。而这江政便是刚好处于划分阴阳阶段,阴阳二境每一阶又分为初期、大成跟巅峰。所以,当听到江裴向江政开口时,众人是多么错愕,堂堂灵阴境的修为,竟然要去对付一个不过木灵体修为的毛头子?此时,江政也是朝着古谚看去,见他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子,不免有些疑惑,莫非就是这个一脸稚嫩的子伤了江裴?不过江政虽然吃惊,脸上却没表现出来,看着古谚淡淡的道:“这位兄弟,年轻气盛不是坏事,但吃亏的终归是自己!”本来好好一番话,以江政的身份出来也是属正常,可古谚却不买账,嗤笑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还是先教育好身旁的少爷吧!”听得此话,江政面色顿时一沉,他没想到古谚如此不知好歹,不过也罢,本来以他的身份对一个辈出手实属不妥,现在倒是激怒了他,心中一动,幽幽的道:“念在你尚且年幼,你若当众对我江裴侄儿磕个头,道个歉,老夫便不再追究,如何?”江政此言一出,人群中便是传来一阵哄笑声。虽碍于江家声威,并没有太多的人出言嘲讽,但那一道道冷笑的目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