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照片拍好之后,项西还凑到电脑前看了看,看到了自己带着微笑的脸,还挺帅的,他忍不住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

    接着又有些担心地说:“您还要修照片吗,别把我的痣修没了啊。”

    “不会的,放心吧,”大姐看他一眼,“你可以出去了,照片会存档的,以后你补办什么的都可以用。”

    “好的。”项西笑笑,转身出了房间。

    身份证办起来并不麻烦,核对了信息之后,又采集了指纹,接着交费,就算完事儿了,项西加钱办了个加急。

    “需要快递寄过去吗?还是自己过来拿?”工作人员问。

    “我自己来拿!”项西赶紧说,“我自己过来拿。”

    身份证对于他来说意义非凡,这东西用快递寄他实在不放心,必须得亲自过来拿了才踏实。

    “七个工作日可以领取,”工作人员给了他发|票和一张纸条,“这个保存好,到时拿这个来取。”

    项西看了看,上面写领取身份证的时间,他小心地把这个条子放到了兜里,又用手按了按,才跟李警官一块儿走出了大厅。

    上了车之后项西没有说话,身份证办妥了,接下去就该去鉴定中心打听一下采血比对的结果,昨天说好的。

    但这会儿项西却突然有些不敢提这件事,沉默地坐在车里。

    李警官也没说话,看了看他,开着车直接拐上了大路。

    项西没来过边儿,不知道从这儿去鉴定中心该怎么走,不过他知道现在走的这个方向跟他来的方向相反。

    看到鉴定中心的蓝色牌子时,项西的心提了起来。

    “今天可能还没……”李警官把车停好,正说着话,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了电话。

    项西不知道这电话他能不能听,犹豫了一下,自己打开车门先下了车。

    李警官在车里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也下了车,在车顶上拍了拍:“鉴定中心的电话,结果出来了,正好。”

    “什么?”项西猛地抬头往他这边看着,“什么结果?”

    “比对的结果,”李警官说,“走吧,进去。”

    “结果……怎么样?”项西很急切地问,“比对上了吗?有……跟我一样的吗?”

    “还不知道,一会儿会跟你本人确定,”李警官拍拍他的肩,“别紧张。”

    别紧张。

    项西也是这么跟自己说的,别紧张。

    不是已经想好了吗,无论有没有对上,无论结果是什么样的,他都已经决定放下了。

    可想是这么想,真到了直面这件事的时候,还是会控制不住的紧张。

    鉴定中心的人把几张纸拿过来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时,项西没有伸手去拿。

    本来站着的他,现在慢慢地坐在了椅子上,盯着眼前的纸。

    字有些看不清,只扫到了报告两个字,还有他的名字。

    这几张纸,这几张他几乎没勇气去触碰的纸,上面有他的命运,有他期待了很久的结果。

    但是……

    也许不需要再看了。

    这个人走过来时脸上的表情,已经告诉了他结果。

    “没有……”项西话说的有些吃力,觉得嗓子发干,“比对上,是吗?”

    “是的,没有比对上,”这个人把纸往后翻了翻,指着其中一项轻声说,“看这里就可以。”

    项西顺着的他的手看过去,一个否字跳入他的视线。

    “哦。”他应了一声。

    “你不要失望,”这人安慰他,“不是所有的失踪人口家里的人都会报案采血,特别是一些失踪时间早的,那时我们还没有开展这项工作……”

    “嗯,”项西笑了笑,“我知道。”

    “项西。”李警官拍了拍他,没有说下去。

    “没事儿,”项西站了起来,仔细地把报告拿起来叠好了,转身往外走,“我来采血的那天就没抱着太大希望,现在也没什么感觉,毕竟……都20年了。”

    李警官没再说什么,只是打算开车把他送回去。

    “能麻烦您送我去医院吗?”项西问,“我想去找我朋友。”

    “可以啊,”李警官点点头,“我送你过去。”

    “谢谢了,陪着我跑了好几趟。”项西说。

    “不费事的,”李警官说,“你记得按时去拿身份证,以后就方便了。”

    “嗯。”项西笑了笑。

    李警官把他送到了医院门口,隔着车窗对他说:“好了,那就这样了,有什么相关的事可以再找我,祝你顺利。”

    项西去了一趟门诊,没有看到程博衍,又去了住院部,办公室里也没看到程博衍。

    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今天有手术。

    项西叹了口气,站在走廊的窗边往外看着。

    住院部他很熟悉,他第一次在住院部的病床上睁开眼睛,第一次感受到程博衍的洁癖……

    他笑了起来。

    他在这儿住过院,两次,来这儿送过无数次快餐,认识这里的大部分护士和大夫。

    现在再站这里,有种很奇妙的感觉。

    说不上来是感慨还是开心。

    “项西?”一个小护士走过他身边,“在这儿等程大夫吗?”

    “嗯,”项西笑笑,“说他有手术呢。”

    “是啊,十点进去的,”小护士看了看时间,“这会儿应该差不多出来了,小手术很快的。”

    “那我再等等。”项西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了。

    “你是有急事吗?”小护士按下电梯按键问了一句。

    “不急,就是闲的,”项西靠着椅背伸长腿,“以后我都没急事儿了,都急完了。”

    “啊?”小护士没听明白。

    项西笑了笑没说话。

    住院部进进出出的人不少,裹着各种护具入院的,拿着花和营养品来探望病人的,在他面前来来去去地走着。

    项西就这么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看着人,直到电梯门打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走了出来。

    腿和脚上的鞋,还有走路的姿势,只看这些他就能马上认出这人是谁。

    “程大夫。”项西叫了一声。

    程博衍回过头,看到他有些意外,愣了愣之后脸上就露出了笑容:“怎么跑这儿来了?”

    “你手术完了?”项西站起来,嘿嘿乐了两声,凑到他身边跟他一块儿往办公室走。

    “刚完,”程博衍手里还拿着一堆病历和资料,“怎么,过来请我吃饭?”

    “是啊,赏脸么?”项西说。

    “这脸必须赏啊,”程博衍笑笑,“我先换衣服,下午我没什么事儿,中午可以多吃一会儿。”

    程博衍换了衣服,带着项西绕到医院后面的一条小胡同里。

    “上这儿吃什么啊?”项西看了看四周,“这儿的小摊不得收了你的命啊,你的洁癖突然好了?”

    “前段儿我同事找着的,就前面,”程博衍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小门脸儿,“环境还挺感人的。”

    这是藏在胡同深处的一家小餐厅,面积很小,刚够摆五桌的,不过虽然主营的是快餐,但从外面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家玩情调的餐厅。

    复古工业的装修,裸|露着的红砖,各种黑铁架子,水管做的椅子,铁皮桌子,还有做旧了的黑色地砖。

    “这种装修,就吃个快餐,”项西坐下来之后又四下打量了一下,“太能装了。”

    “干净就成,我就这一个要求,”程博衍笑笑,点好餐之后他才看着项西问了一句,“今天去办好身份证了?”

    “嗯,”项西从兜里掏出叠成整齐小块的那张凭证放到桌上,“七个工作日可以拿到,你帮我收着吧,我怕放兜里弄丢了。”

    “照片拍得帅吗?”程博衍仔细地看了一下这张条子,然后叠好放进了钱包里。

    “简直帅得办|证大厅里的灯都炸了,我都没好意思多待,我怕拍照那大姐心脏不好。”项西想也没想地说了一串。

    “那到时身份证拿回来的时候我得先吃片药再看。”程博衍笑了起来。

    项西跟着他乐了一会儿,慢慢收了笑容,又从兜里掏出了那份采血结果的报告,放到了程博衍面前:“比对结果……出来了。”

    “我看看。”程博衍拿起报告看着。

    “没有比对上。”项西说。

    程博衍的手轻轻抖了一下,把几页纸都看完了,他抬头看了看项西:“大概是太久之前,你父母没想到去采样。”

    “鉴定中心的人也是这么说的,”项西笑笑,“说是比对不上的人也挺多的。”

    程博衍把报告慢慢折成小块,也放进了钱包里:“想跟我聊聊这事儿吗?”

    “不用,”项西看着他,“我没事儿,这结果也在意料之中,人不说了么,我是被扔掉的,遗弃的孩子想要再找回去的机率太低了不是么。”

    程博衍没说话。

    “就这样了,”项西拿起杯子喝了口柠檬水,“无论怎么样,做为一个被遗弃的孩子,我做了所有能做的,没什么可再想的了,也没必要再想什么。”

    “以后可以多想想我。”程博衍指了指自己。

    “我想着呢,”项西托着腮,“我一想起你昨天捉鸡的英姿就觉得自己真是挺幸福的,有个人咬牙切齿痛不欲生地陪着我泥地里鸡毛里挣扎着……”

    “没那么严重,”程博衍笑着说,“下回你还想去咱们可以继续去。”

    “真的啊?”项西想了想,“那下次咱们去租一垄地吧,现在不是很流行自己种菜么,租垄地,自己挑粪施肥……”

    “哎。”程博衍看着他。

    “农家肥,无污染全天然,就我师父那个茶室后面就行,他跟那儿的农民熟,”项西坚持说完了,然后一拍手,“怎么样?”

    “挺……好。”程博衍说。

    吃完饭程博衍把项西送到了医院门口的车站:“身份证拿到之后去学个驾照吧,就不用老等车了。”

    “行啊,”项西一挑眉,“那我可以每天接送你上下班了?”

    “嗯,”程博衍点点头,“车不车另说,司机我是可以先享受了。”

    “没问题老板!”项西一打响指,笑得眼睛都没了。

    看着项西上了公车,程博衍才转身回了医院,下午事儿不多,不过还有一堆病历要写。

    他坐在办公室里,先用了二十分钟想了想项西比对没成功的事儿,然后才开始干活儿,他怕自己边写边琢磨会写错病历。

    项西的平静反应他并没有太吃惊,无论是想通了还是麻木了,这件事对项西的影响已经不会再像几个月之前那么大。

    这个早熟的,看上去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