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程博衍用背带牵着小溪回到桌边时,老妈和项西正在聊天儿,项西看上去有点儿拘谨,但比之前要放松很多了,看样子聊得还成。

    “小溪,”程博衍拉拉绳子,“带舅舅去哥哥那儿。”

    小溪手里抓着糖,跑到了项西身边,抬手就抓住了项西的手:“哥哥!”

    “小溪真腻害,这么快就找到哥哥了,”程博衍牵着绳子冲奶奶晃了晃,“看咱家这只小嗅探犬多能干。”

    “你这破嘴!”奶奶扬手往他背上拍了一巴掌。

    “让李妍听到得撕了他。”老妈瞪了他一眼。

    “她跟她老公一块儿也打不过我。”程博衍把绳子从小溪的背带上解开,坐在了项西身边。

    “小溪乖。”项西冲小溪笑笑,他对哄小孩儿完全不在行,除了笑和小溪乖,他都不知道还能干嘛了,就觉得小溪抓着他的那只手里全是粘糊糊的糖浆。

    “哥哥吃糖!”小溪把手里的糖举了起来往项西嘴边递。

    项西看了看,低头一张嘴把糖咬进了嘴里:“谢谢。”

    小溪很开心地笑了起来,笑得很响亮。

    “哎哟我的天,”程博衍一看就偏开了头,“这糖她舔一路了。”

    “又没让你吃,”项西满不在乎地说,“舔一路又不是在地上滚一路。”

    程博衍叹了口气,从包里拿出消毒液:“帮她擦擦手。”

    项西拿过消毒液,胡乱在小溪手上搓了搓:“好了,小溪你坐椅子吗?”

    “坐腿,”小溪指了指程博衍,“舅舅的腿。”

    项西把她抱起来放到了程博衍腿上。

    “你们有没有发现,”奶奶在一边说,“有了往西这个哥哥以后,小溪就管博衍叫舅舅了。”

    “发现了,”程博衍笑了起来,看着项西,“谢谢啊。”

    项西斜了他一眼没说话。

    “估计是俩哥哥叫不明白了,”许主任看着小溪,“那看来我们小溪是分得清哥哥和舅舅的嘛,小坏蛋。”

    “舅舅,”小溪笑着抱着程博衍,在他胸口的衣服上来回蹭着,“舅舅!”

    “你洗脸呢,”程博衍把她推开看着自己衣服上的两条糖道子,一脸痛苦地抓过湿纸巾,“擦嘴!”

    奶奶今天心情很好,在细做过程中营养已经大量流失了的粗粮菜点了一大堆,不过的确是很好吃。

    就连杂粮粥也比程博衍的杂豆粥好喝很多。

    项西吃得有点儿撑着了,最近总吃撑,他有点儿担心再这么下去自己真会变成个胖子。

    回去得称称体重。

    把奶奶小溪和许主任分别送回家之后,程博衍开着车在街上瞎兜着圈子。

    “你迷路了?往东啊。”项西给他指路。

    “不是往西么?”程博衍笑着说,“我没迷路,就是想转转,看看夜景,你要不想看就回去。”

    “那看看呗,”项西把车窗放下,窗外带着凉意的晚风卷了进来,他眯缝了一下眼睛,“你今天跟许主任说了什么啊?她好像决定咬牙接受我了?”

    “说了好多呢,”程博衍说,“我说你要不同意我就带着项西私奔了。”

    “放屁,”项西想也没想就说了一句,“要非私奔不可也是我带你,就您这生存能力,这洁癖程度,出门儿没奔出三里地就已经不能自理了。”

    程博衍笑了半天:“服了你了,说话这劲头到底能不能心了啊?”

    “得要点儿时间啊,”项西把椅背往后放了放,腿搁到车头上,“我这么说话说了二十年,又是一文盲,要改也得……”

    “算了。”程博衍突然说。

    “嗯?”项西愣了愣,“生气了?”

    “没有,就是突然觉得不用改了,”程博衍说,“粗粮细做,营养成分都流失了。”

    项西笑了笑:“人粗粮也是粮,我就一根儿稗子,不流失也没什么营养。”

    “知道妄自菲薄什么意思吗?”程博衍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这词儿听假瞎子说过,”项西皱着眉想了想,“什么什么不一还是不二妄自菲薄的。”

    “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程博衍说。

    “什么?”项西感觉听着程博衍这句话跟听外语似的,愣是一个字儿也没听明白,连跟着念一遍都做不到。

    “诸葛亮,出师表。”程博衍说,

    “哎哟,”项西啧了一声,“你跟一文盲甩出师表是不是特有成就感啊?”

    “别看轻了自己,”程博衍笑笑,项西的自卑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消失的,那些曾经的经历和缺失,也许一辈子都补不回来,但他还是想在所有有可能的地方给项西信心,“你是颗珍珠……”

    “我是颗珍珠,本来打磨一下会更漂亮,但那样也许就会变得跟的漂亮珠子没区别了,还不如就这么特别着呢,反正就是珍珠,就是珍珠,”项西一连串地说,“对吧?你是这意思吧。”

    程博衍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笑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嗯,我不说了。”

    “别啊,你说完,”项西揉揉鼻子,“我就愿意听你夸我。”

    “你是……”程博衍想了想,“我的小台灯,不算亮,照不了多远,但要是没有了,我身边就黑了。”

    项西嘿嘿嘿地笑着,看了看他:“肉麻死了舅舅。”

    “上立交兜兜?”程博衍笑着问。

    “好,天亮之前能下来么,我明天下午要去云水。”项西说。

    “下不来就报警。”程博衍说。

    车在立交上绕了大半圈,项西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看到来电上显示的是方寅的名字:“方寅?”

    “他找你干嘛?”程博衍马上问。

    “不知道啊,”项西接了电话,“喂。”

    “小展?”方寅的声音传过来,“还记得我吧?”

    “这话说的,给过我钱的人我都不会忘记。”项西笑笑。

    程博衍很快地从旁边的手扶箱里摸了一百块钱出来放在了他腿上。

    项西看了他一眼,笑着把钱收进了兜里,又问方寅:“找我有事儿?”

    “是有个事儿,”方寅说,“就,我以前拍的那个专题……”

    “30天?”项西问。

    “不拍!”程博衍立马插了一句。

    “我不说我不拍了吗?”项西说。

    “我知道,我不是让你拍照片,”方寅笑笑,“我是想征求一下你的同意,当然如果你不同意也没关系,就算了。”

    “同意什么?”项西不明白他的意思。

    “不同意。”程博衍又说。

    项西看了他一眼,忍着笑用口型说了一句:“别打岔。”

    “是这样的,我在准备一个摄影展,跟朋友合作的,几个人的作品一起,”方寅解释着,“30天的这个专题我暂时不做了,但有一部分照片我想用,其中有你的几张,主题也许你会接受。”

    “说。”项西说了一句。

    “主题是奔跑,不知道你感觉怎么样?”方寅说,“就是,人生总有些时候我们是需要奔跑的,逃离身后或者奔向前方。”

    “写诗呢你,”项西笑笑,“你也没拍过我跑的照片啊。”

    “不跑,跑什么跑。”程博衍说。

    项西差点儿乐出声来,叹了口气,按了免提。

    “是没拍过……其实也拍过,你去找工作的时候不是被人撵过嘛,我拍了的,不过那张用不上,”方寅又给他解释,“我这个奔跑,不是具体的跑,只是一个比喻,一种状态,跑着的状态,明白我意思吗?”

    “明白。”项西回答,隐约对方寅这次的想法有些感兴趣。

    “你去找工作,是在跑,你在咖啡店拒绝我拍照的时候也是因为想要往前跑,”方寅继续说,“对不……我怎么感觉我在电话推销啊……”

    “嗯,”项西应了一声,“差不多吧。”

    “以前你和程大夫都有过差不多的意思,就算要拍,也希望表达出来的意思是光明的,向上的,”方寅说,“这个我们的意见不完全统一,但这次,就这个主题来说,是符合的,你有兴趣吗?”

    项西没有马上回答,看了程博衍一眼,程博衍也没有说话。

    不过说实话,方寅最后这几句话打动了他,就像他执着地想要捕捉光一样,他也在走,也在跑,想要往前,想要向上。

    他沉默一会儿才开了口:“给钱么?”

    程博衍笑出了声。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你在这点上真是……没变化啊,”方寅笑了起来,“给钱,如果你愿意,到我工作室来,我们详细谈,也不用马上答复我,可以想想,这周末之前给我个答复就行。”

    “那我……想想。”项西说。

    挂了电话之后他对着程博衍又笑了一会儿:“你是不是神经病了。”

    “你有兴趣吗?”程博衍问。

    “如果真的是这个主题的话,”项西想了想,“好像也挺有意思?你什么意见?”

    “只要不是拿你照片卖惨,你自己做主就行,都是有身份证的人了。”程博衍伸手抓抓他脑袋。

    “那……我去跟他聊聊?”项西说。

    “嗯,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再加个条件。”程博衍说。

    “什么条件?加钱?”项西的第一反应把他自己都逗乐了,“哎,我最执着的大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