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章 另一个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兵自主署名,如此怪异鄙夷绝非玩家选择,刻意炫耀就是扬言多么排斥其主,至于浅浅夏寂如何强行获得,场中却是不得而知,若非紧握,入劫都有脱离自战的打算,浅浅夏寂一直不拔剑对阵也是无奈之举。

    在劫应对其兵刃倒是多了一个发挥百分之二十战力的附加,唯独让浅浅夏寂还有点展现魔兵的可能,虽不至于智能相加,入劫却有着异样的脾气,重获剑意需要凝练,战力发挥完全依靠其喜恶,就现下浅浅夏寂这般,入劫能给与的就是其名上的字符,厌恶。

    一个被武器鄙夷的家伙,居然扬言扼杀全场,无法联想大雁塔镇压之物,连残缺神农尺都无法比拟,这么一个黑不溜秋毫无锋锐之物抓在手中,场中异族不觉失笑。

    “一个个表情这么怪,它就算嫌弃我,一样可以把你们打趴下。”挥了挥手中入劫,强行让其安稳,虽无千绝剑意,但此物的傲意不解,若是浅浅夏寂表现颓势,很可能连厌恶都打不到,直接显现个无法使用就麻烦了,至少刚刚获得时的确有过这种偏向,连番嚣张在场无视疯眼似乎让入劫稍稍有了那么些许满意。

    速率增幅力量强化些许,无需过分击杀的杀伐,浅浅夏寂在外还是得到了不少好处,虽为期望其能改变战局,至少不在因为损失惨重而无对阵可能,只是魔兵特效难掩,显现异样,诸人无不担忧浅浅夏寂会不会再得残缺之物,不及真正全胜之力的魔兵较之高等武器,还是有所差距。

    一人独战全场,以其速率缠斗有余,拥有淬血之力倒是稳固,若是持续无法击杀必然会减弱,浅浅夏寂叫阵厉害,是否真的具有独战各种的能力还未尝可知,不过其不被控制所限,唯独是场中极具战斗的所在,异族并非只擅长碾压式的战斗,亦是有着让人防不胜防的奇特。

    鬼谷在异族同盟中薄弱,看来并非没有道理,他们能够仰仗的无非是大唐五行招式,谁也深得此道却并不是主镇,反观代表其特色的忍者阴阳师,并未见得有任何出彩之处,论及区域离大唐作为接近,甚至可以称之为附属存在,伴长卫可以以朝臣入得内廷,显然鬼谷不是没有尽出好手,就一定还未寻觅到其本镇优势所在。

    过分挣扎的去协助,反倒是会成为浅浅夏寂的掣肘,尽可能的减少伤亡从边陲处给予压力,或许会起到妙用,眼见浅浅夏寂应敌而上,诸人倒也没有丝毫犹豫的缠斗左右,人数被牵扯大半,哪怕属性不足,大唐玩家依旧是不枉多让。

    没有任何花哨,浅浅夏寂的攻击变得极为纯粹,鬼谷同样擅长五行,修罗招式在没有彻底复原之前用处被抑制,唯独折光配合斩月倒是可以起到极大的防护,保障其稳固输出不被打断,激进的高频率输出,破空和天罚异曲同工的爆裂全场。

    人多反倒利于己方,被非被围受限,浅浅夏寂更需要快节奏的攻击,疯眼作为场中最盛,首当其冲和浅浅夏寂战成一团,出乎其意料的是那不出彩的武器极为古怪,每每触碰没有兵刃交织的金属感,反倒是实打实的挨痛,不算巨额却极其稳定的伤害在其头顶频频出现,虽知杀神擅长杀戮增幅,这家伙却似乎有所不同,随着攻击越盛伤害呈现上浮,还会不间断的呈现暴击手段。

    多类宝石镶嵌,叠加伤害,为何不见其速率受限,无论何种接触,防护都会损耗伤血,浅浅夏寂的物理输出没有呈现极限弱点击破的巨额,却变成实打实的加剧。

    终究不是线下善武的所在,哪怕轮回中玩家尽可能的可以发挥超出想象的柔韧和肢体动作,受限自我怀疑,往往做不到操作好手那般肆意,浅浅夏寂是在不断的追逐模仿,但这并不适合她,千绝作为BOSS,判定更容易辨识玩家缺憾,而给予浅浅夏寂的方是其最大提升。

    盲拳打死老师傅,不需要计较招式的华丽,一击必杀的果断,就是普通玩家最简单的招式,武技极限就是化繁为简,浅浅夏寂知晓擅长此道的都不需要太过奢华的装备,简单的动作就能发挥奇效,她学不到这种程度,唯独无视各种的胡乱攻击,不觉让对手摸不清头脑,算不出其下一步的各种,更是便于速率爆发的快捷出招。

    思绪一剑难比胡砍迅速,奇毒提供了足够的抵御,淬血回复各种,弑神是浅浅夏寂最大的增幅依仗,而真正让其输出强势的则是无限剑技和魔兵入劫,连续命中的不断强化,好过间隔输出的爆发,高敏善极,无论移速还是出手,无快不破。

    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提升,浅浅夏寂择选入劫哪怕做了各种准备,似乎都没改变伤害的增幅,其自带物理攻击不过泛泛,随力量属性而变化,本就加点极端,若无弑神修正,恐怕连阴阳炼器产生的匹配等级商店可购最高伤害都无法比拟。

    舍弃了技能偏向,不在需要已然繁复的技能,若同其造型不见丝毫特色,华而不实不适合入劫的风范,它追逐的就是斩决一切,无视品阶和亘古传说,格外简单的提供的就是让其主去一战的根本。

    铸剑无锋,转守为攻,无视对方防御几率百分之六十,无视对方防御程度百分之六十,现下入劫并非完全认可之下的独有附加,并非物理和魔法抗性的择选,直接是防御免疫,哪怕是极端不可破的防护,依旧可以稳打稳扎的给予伤害,没有爆发和逆天的加持,一剑就是损血。

    以浅浅夏寂的攻速,这等半数以上的速率,几乎可以达到百分百的触发,何况其无视程度必然对得起魔兵价值,入劫本就和其前主千绝一般好战傲然,千绝对人,它择武器,战中无论好是对碰兵刃还是防护盾甲,一应俱全的伤害,若是质疑格挡,入劫丝毫不介意将对手的依仗斩至废铁。

    连技满额,阴阳师被诸人纠缠根本无暇顾及过多,拿捏准确之下,浅浅夏寂一击横扫,破空夹杂淘汰,大范围残血收割,疯眼双目圆睁之下只见灰白,周遭数名纠缠黑红忍全数倒地,刻意控制范围技能覆盖,挡在拉娜身前的四名同伴亦是隔空被斩。

    凌空跃起,浅浅夏寂重刃单劈,强行迫使拉娜防护坠地,一人之力独战全场,刻意控制血量垂于秒杀线的同时触发淘汰的霸道,造就秒杀极尽全场的威视,其旺盛的煞气澎湃异常,此番速率和战法,根本不是善控的拉娜可以抵御的。

    “惜命好过如那位白毛兄一般去见阎王,一命换你一物如何,你的招式可控全场,类如毒素覆盖,同盟作战无法临时择选队友,必然存在抵御之物,对你们来说价值不高,与我,足以换你一命。”入劫遥指拉娜,浅浅夏寂的目的极为明确。

    “为何你不受我控制?”如此要求,浅浅夏寂必然毫无知晓招式特殊,拉娜招式乃是炼狱资本,若是无端被破未及帮派自身,无论如何她都想探知何故,浅浅夏寂倒是不在意其他,“回答你,就不能拒绝我的交换,我身上应该有和你招式极为类似却更为强势的永久控制,覆盖不得你应该知晓。”

    诅咒招式只能延续施法,何种程度可以留存,炼狱都不得而知,自信自身招式并非泛泛,为何还有更甚所在,莫不是牵连之前和大唐帮派交涉,可提供的诅咒物件根本达不到这种程度,难以预料的异变让其无视诅咒,这是不是证明浅浅夏寂可以忽视其他,拉娜眼神复杂的望向浅浅夏寂,良久才退后一步,“名将榜后,炼狱欢迎阁下大驾,独自一人可敢?”

    “美人相邀,一人又如何?”并非针对,拉娜的眉眼又和葬月有些相仿,或许在奇看来异族艳丽之色都极为相近,对方明显有所关联,倒不如眼前卖个好处,原先只想要一些抵抗之物,或许还能更进一步。

    浅浅夏寂反身立于拉娜之前,直接将背脊相对丝毫不介意其可能出手突袭,这等话语动作一气呵成,诸人皆是齐刷刷的叹气,这家伙不经意的动作总是误会颇多,拉娜那白皙的面容略带羞容当真是彰显无遗。

    “轮到你了。”阴阳师此番根本不敢复活,浅浅夏寂犹如嗜血屠戮般的斩杀,立于诸多尸首之间谈笑拉娜,复活的那点血量根本不足以和其抗衡,一步步走向障目,双剑垂于地面,重黎依旧还具半数,但没了两帮相助,障目完全失去信心,眸中满是惊恐的连连倒退。

    “我和喜欢你们的语言,通俗又极具意义。”如同梦魇般的声音响彻,障目身前突然站立一人,没有任何其他援助,就这么单独而立仿若大山般让浅浅夏寂感觉压抑,同样的黑衣银饰,眉眼更是有着些许类似,只是不若浅浅夏寂的藏匿,浅蓝二字直接暴露在外,笑看相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逐鹿一别,我以为你永不会在出现于我面前,看来我带给你的,似乎还不够。”

    “我不建议今日就让你偿还。”呼吸稍显急促,浅浅夏寂难以平息那近乎忘却的酸楚,只能咬牙以对阵来解脱,原以为实力增幅可以一战方休,不知为何未战已然有了些许无力。

    “可我没兴趣,我只是来带他离开而已。”浅浅夏寂傲视的不过是三帮领队,现下拉娜控制全解,浅蓝无视的可是场中诸多高手,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言语,直接迈步向旁侧走去,障目环顾四周只能耸拉着脑袋跟着,这般任凭浅蓝带人离去,放任重黎套装重整,浅浅夏寂岂能作罢,“你凭什么?人,你带不走,若是不把白起留下,你也走不了。”

    双刃齐出,虚实带发的各种招式齐出,破空天罚只在转瞬间,浅蓝却是不见丝毫所动,眸中闪过些许笑意,目力可及之下装束发生了些许变化,尽如浅浅夏寂一般模样,迎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