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69退:退兵、夜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京中这场原本一年一次的春节除夕,在下半夜,却忽然全城戒严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那些一支接着一支在城中各处游走的精兵究竟在搜找什么。

    有人暗下说,是城中出了刺客,在明月楼中伤到了贵人,晋家正是在全力搜捕这个身份不明的刺客。

    至于被伤到的贵人是谁,便不得而知了。

    ……

    谢氏醒来之后,已是次日早。

    她张开眼睛,还有些迷怔,昏迷的太久,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今夕何地。

    直到贴身丫鬟红着眼睛扑到床边。

    “二夫人您可算是醒了!”丫鬟哽咽着道:“您昨晚上遭贼人伤了后脑,大夫来看过说您下半夜就能醒过来,可奴婢守了一夜您还一直昏睡着,当真是吓死奴——”

    “等等!”谢氏忽然打断了她的话。

    她脸色一变,向丫鬟问道:“孔小姐如何?可有大碍吗!”

    当时事发突然,对方出手又快,根本没有留给她们过多去反应的时间。

    但那黑衣人似乎是冲着孔小姐来的……

    “孔小姐?”丫鬟被谢氏忽变的脸色吓住,有些迟疑地摇了摇头,答道:“奴婢听说昨夜后院中只有您和一位抱着孩子的夫人,并没听说过孔小姐如何啊……”

    没有听说?

    谢氏脸色顿时又是一变。

    为什么会没有听说……

    定是出事了!

    若不然何以要对晋家的人也封锁消息?

    “二公子可在府中?”她忙问道。

    “二公子忙着追查刺客的踪迹,并不在府中。”

    谢氏闻言欲起身。却因动作过于突然致使眼前一阵发黑,思路也随之恍惚起来。

    丫鬟忙地扶着她躺好,担忧地劝道:“夫人莫动了,大夫交代过了,您脑后的伤虽然不算重,却伤及了要害,最好静养个三五日调养一番——刺客的事情,自有二公子来处理,您便不要跟着操心了。”

    谢氏闭了闭眼睛,心中却久久无法平静。

    孔姑娘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

    昨夜那黑衣人又是谁?

    ……

    榆树胡同。梁家大宅。

    偏厅中或坐或站。济济地一厅人。

    梁文青和宋春月站在坐在高背椅上的庄氏身旁,正低声宽慰道。

    然而她们的脸色却丝毫也不轻松。

    “春月,你这里一丝线索也想不起来吗?”梁平第三次这样问道。

    宋春月闻言抬起头来看向他,自下半夜从昏迷中醒来之后便没能合眼的她。此时的脸色十分地憔悴。眼圈也是红肿着。

    “当时我和阿樱还有晋二夫人在廊中说话。那黑衣人忽然就出现了,他和他那几个同伙都是黑衣蒙面,根本看不出样貌来……当时他们朝我们逼近。还险些伤了阿蓉,我当时一心护着阿蓉,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人从颈后劈昏了过去。”

    说到这里,异常自责地道:“我当时真不该让阿樱带我去后院看什么梅花的……若不然的话,也不会让那些人有机可乘了。”

    “这又怎么能怪你。”梁平忧心忡忡地叹气道:“据你描述,他们定是早有预谋了,且目标明确,就是冲着樱姐儿去的。”

    周敬平轻轻拍了拍妻子的肩膀,皱着眉没有说话。

    “到底是什么人要害阿樱!”方大和方二在一旁也恼的直叹气,他们实在后悔昨晚喝的太醉,没能陪着江樱一起出门。

    冬珠站在一侧,低着头也没了平日的聒噪多言。

    每一个人都很后悔昨晚没能好好陪在江樱身边。

    可这种事情,又哪里能事先预料的到?

    “现在只能等了,只能等着二公子和应王子那边传来的消息。”迟迟没有开口的孔弗面色已没了起初的惊慌,只是口气中仍旧满是担忧。

    众人一阵沉默。

    孔弗又道:“他们并没有出重手伤人,且将江丫头带走了,这说明他们并没有要伤及她性命的打算。若不然,也不必如此大费周折了……他们或许,另有所图也未可知。”

    “真如先生所说便好!”庄氏哽咽却恨恨地说道:“不管他们要什么,我都能给他们!”

    只要别伤到她的孩子。

    “可如今樱姐儿的病已是等不了太久了!我怕只怕我们还未能将她找得回来,她便已经……”说到这里,庄氏实在难掩悲痛与恐惧,情绪激动的几欲昏厥过去。

    众人连忙上前安抚。

    ……

    晋起从外面回到梁家的时候,直接单独找到了志虚。

    志虚正焦急地在房中来回踱着步。

    “如何了?人可找到了吗?”他连忙地迎上前去。

    “还能撑多久?”晋起不答反问,目光沉得吓人。

    “没找着?”

    志虚一听这话便急了:“我的药后日便能炼好了,现在人却丢了!”

    “到底还有多久!”

    晋起忽然提高的声音吓得志虚一个激灵。

    “你吼我有什么用……”他将眉头皱的死死的,掐指算了算,给出了一个期限来。

    “最多半个月。正月十五之前,若人再找不到,饶是大罗神仙也难救她了。”

    晋起一字未有多言,转身大步离开。

    半个月,半个月!

    他一定能在半个月之内把她找回来!

    ……

    大年初一当日,晋起从梁家出来之后,当日便出发赶往了阮平。

    收拾好了自己的两件旧道袍和八卦罗盘的志虚也跟着一起。

    江浪自也同往,冬珠本欲一起。却被江浪正色拦下了。

    这回当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冬珠鲜少的没有纠缠,答应留在了京中,帮他留意着四下的动静,以及照看好庄氏。

    她不知道江浪和晋起为什么要去阮平,但他们既是去了,想必定能将阿樱带回来。

    意宁宫中,太后近来开始吃斋念佛,日日祈祷。

    ……

    阮平晋家军营。

    宋元驹满脸惊怒交加。

    “卑鄙无耻!”

    “啪”的一声响,他将手中刚看完的一封信笺狠狠地甩在了面前的矮脚案上。

    这是韩家军营差信使刚刚传过来的。

    前日一场恶战,双方势均力敌。暂时休战之际。对方又差信使前来,他本还疑惑韩呈机又打的什么鬼主意。

    却没想到这竟是一封胁迫信!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