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70:恶恶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外面什么情况!”

    士兵从帐外而入,神色惊惶地道:“南面大军逼近!来势汹汹!兵分两路,正形成包抄之势向大营两侧围攻!”

    “大军?哪里来的大军!”

    胡说八道!

    晋家军分明已经退守到向北百里之地了。

    “……全是不一样的装束,手里拿着蓝缨银枪,着黑锁子甲!”那士兵描述着,已忍不住战栗起来,“他们说是西陵来的龙虎卫!”

    “什么!”

    黑袍人面色大变。

    但凡对军事稍有了解的人必然都听说过西陵国的龙虎营,西陵国国人本就在高大的体格上普遍占有先天的优势,更何况能被编入龙虎营的士兵个个都是精锐之师,骁勇善战!也正是因为西陵有着易守难攻的地形和龙虎营的威慑,这么多年以来才无邻国敢肆意进犯!

    黑袍人震惊了片刻之后,陡然醒悟了过来。

    原来西陵王借给晋然的兵符竟是龙虎营的兵符!

    晋然竟然从未提起过!

    不,不对……

    这么大一支军队入境,耳目灵通的韩呈机怎会事先未有得到消息?

    他怎么可能没得到消息!

    黑袍人不知想到了什么,目光一阵明灭闪烁之后,狰狞的面目忽然变得惨白。

    他再次步出军帐,举目向主帅营望去之时,只见已是同方才截然不一样的情形!

    护帐的守卫们已是溃不成军。

    后方却迟迟不见有士兵前来救援接应!

    黑袍人几乎是身形不稳地环顾了一番四周的情形。

    偌大的军营中,可抵抗之人竟已寥寥无几!

    “韩呈机……你这个卑鄙小人!”他战栗着声音痛骂道。紧紧咬着牙关。

    远处传来一阵强有力的浑浑马蹄声响。

    “不降者格杀勿论——”

    策马而来的年轻男子口气冷冽,轮廓感分明的深岸五官冷峻非常,软甲银盔,身后的披风被风扬起鼓动着,恍若从天而降的战神。

    南面滚滚大军已至,迟迟未等到后援的韩家守营军们个个神色惊骇。

    他们仍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更不愿就这样做个不明不白的刀下冤魂!

    四下众人纷纷缴械投降。

    晋起翻身下马,大步朝着灯火依然通亮的主帅营走去。

    豁然抬手扯开帐帘。

    高高的营帐内两座一人高的烛台中燃着火油,因帐帘忽然被撩开,夜风灌入,火苗一阵颤抖。

    长几上的沙地图旁。一套木鱼石茶具泛着冷冷寒光。

    帐中空无一人!

    紧跟过来的宋元驹气的咬了牙。

    “他娘的。姓韩的果然跟我们玩了空城计!”宋元驹沉声对身后的副将吩咐道:“严加看守,不可让任何人趁乱逃离此地!”

    就知道这么容易攻下来,只留了一个空壳子,主力尽数不在营中。便定是有鬼!

    晋起望着空荡荡的帐内。目光陡然一寒。 ‘呲——”地一声重重地扯下了手中厚重的帐帘。

    ……

    凉州行辕内,江浪急的简直要发疯了。

    江樱出事之后,他到底还是知道了她身上的病情。

    正月十五之前的期限。距今只剩下了六七日!

    可昨夜夜袭,早早安排驻守在此的龙虎营一兵一卒都没用得上,几乎是不攻自破的韩家军营根本只剩下了一座空壳子!

    韩呈机带着他妹妹彻底没了踪迹!

    “三千俘兵,竟无一人知道他的去向!”江浪将拳头重重地砸在了堂中的雕花木柱上,“说什么要求退兵,不过只是障眼法罢了!刻意迷惑我们的判断,拖延时间!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打算这么轻易地把阿樱交出来!”

    他就从未见过如此不按常理出牌之人!

    竟白白舍下得之不易的凉州城,和三千将士的性命,倏然弃局而走,真不知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越急越乱,越乱越急,尤其是遇上了如此难以揣测的对手。

    江浪坐在那里,片刻也安静不下来。

    石青见状忍不住劝道:“应王子稍安勿躁,韩呈机虽然心思叵测,可他既是要用姑娘来作交换,想必便不会伤到姑娘的。”

    江浪闻言只紧紧抿起了唇,没有回应。

    石青嘴上这样劝着他,自己心中却是没底。

    韩呈机的行事,总是能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仿佛全天下在他眼中,都不过是供他游戏的筹码而已,他想要什么,必定不择手段,而他想要抛下什么,似乎也不需要半点理由。

    石青最怕的是……韩呈机或许,从一开始都不是真的打算要用江樱来交换什么……

    现在只盼着主子能从那个‘死而复生’之人口中探听到些许线索了……

    但他私认为,机会并不大。

    归根结底,那也不过只是被韩呈机利用了一场的弃子罢了。

    ……

    行辕后院的一间柴房里,门外两侧分列两排侍卫严加看守着。

    处理完了一概棘手后续的晋起带着宋元驹走了过来。

    侍卫们连忙肃容行礼。

    “将门打开。”宋元驹皱着眉头道。

    自昨夜吃了一遭空城计后,他的眉头便没有打开过。

    侍卫应了声是,取出钥匙将紧锁的房门打开。

    门外的阳光瞬时钻入了原本光线阴暗的柴房内。

    双脚被铁链牢牢禁锢住,窝在一堆旧柴前、整个人都为黑色长袍遮掩笼罩住的人下意识地将头往里侧偏了偏,躲开了迎面投来的刺眼阳光。

    光线忽明忽暗的一阵交错。有人迎着光走了进来。

    他听得一阵脚步声在朝着自己靠近。

    门被人从外面重新合上之际,他方才缓缓转过了头来,抬眼仰视着已来至他面前的人。

    他负手而立,身姿挺拔如同寒风中的松柏。

    黑袍人冷冷地逼视着他,满布着烧伤的一张脸全然辨不出原有的样貌。

    完全称得上是面目全非。

    望着这样一张可怖甚至令人不适的脸,晋起的目光始终不曾有过变动。

    “你来干什么!要杀要剐,尽管动手!”黑袍人出声沙哑而阴诡,面目随着说话动作的牵动越发显得狰狞起来。

    晋起只是望着他,不知在想些什么。

    对视良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