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70:恶恶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良久,他方才开了口。

    “二叔。好久不见了。”

    黑袍人闻言面容惊变。

    “你早就知道是我了!”他忽然哈哈笑了两声。龇牙咧嘴般的神情看着晋起,道:“没想到我还活着吧!是不是很意外?”

    晋起闻言忽然想起那晚在明月楼中,他的母亲对他说起那句‘娘亲手为你父亲报了仇’之时的释然。

    可到底没能要了他的性命。

    他想,这或许是老天爷仍旧有意要让他来亲自了结这桩恩怨——

    “想到或想不到。又有何区分。难道你认为自己还有翻身的余地吗?”

    他昏暗中一派深蓝的目光中尽是波澜不兴。连口气都没有过多的情绪起伏。可正是这样,才更加让晋余明感受到了他的轻蔑。

    “若非是韩呈机临阵变卦,若非是他不识好歹!”他忽然激动起来。尝试要站起身,却因双脚双腿之上都有铁链禁锢而无法得逞,只有一面做着徒劳的挣扎一面狠声道:“你当真以为你那点小伎俩能让你得偿所愿吗!我是败了,可我并非是输在了你这个野种的手上!”

    还在心存不甘。

    “你和你的父亲一样,都是野种、野种!晋家的一切都本该是我的,可先是你爹……后又是你!你们都痴心妄想,企图抢走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你们这些人死后都该下地狱!”他显然激动的过了头,甚至于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如果没有你们,根本不会有今日的情形!你父亲害了我,你又害了阿觅!我真想将你千刀万剐,千刀万剐!”

    晋起就这样俯视着他,如同在看待一件往事。

    他向来都不认为晋余明是多么高明的人,前世他之所以死在了他们父子的手上,归根结底是他太过信任晋家。

    若没有那份信任,晋余明何来的能力将他逼至如此绝境。

    包括他的父亲,也是因为信任二字,才会至死都不肯相信自己是死在了他视作亲弟弟的这个人手上。

    “凭借自己的能力得来并守住的,才叫自己的东西。而你摆出这些所谓的因由来,不过是在为自己的丧心病狂找借口罢了。”晋起往前靠近了一步,垂眸凝视着他,一字一顿地问道:“当年你亲手害死了我父亲,每日将毒药投入他的饮食当中的时候,便是以此来消除自己内心的罪恶的吧?”

    “……”晋余明闻言瞳孔一阵紧锁。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少年人。

    “你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当年投毒一事,他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一切都是他自己经手,包括他母亲也不知道这个经过!那个被他母亲一手带大的大哥,就连母亲也无法真的对他下狠手,得知事情没有转圜余地之后还多番交代要给他一个痛快,不忍他受罪,以至于重病后还因这个心结发了疯……可他怎么真的能,怎么能让他那么轻易的死去?

    他要慢慢地折磨他!

    于是旁人都以为他是因为妻子难产而死而染了重病,以致撒手人寰。

    可事实并不是。

    殷子羽,云莎,甚至是他的母亲,都认为是他一刀刺死了他那奄奄一息、自幼护着他却一直在不停地抢走本属于他的一切的大哥。

    他对所有人都是这样说的!

    是,因为那时候他还年轻,他害怕别人会拿看待怪物一般的目光来看待他!

    所以他不会对任何人说起的……

    可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再次迎上晋起的眼神,晋余明却忽然惊声叫了起来!

    这眼神他很熟悉!

    他生前便会经常这样看着他……浅浅淡淡地什么情绪都没有,却让他无端厌恶至极!

    因为父亲最欣赏的便是他那样处之淡然的冷静模样!

    全都是装模作样!

    “你是鬼魂!你来找我索命了!”晋余明疯了一般,面上终于显露了惊骇,他连连地往后退着,将身后的一堆柴都挤倒在地,砸了一地,也砸到了他自己。

    铁链被挣的哐哐作响,他却还在拼命地往后蠕动着。

    晋起最后看了他一眼。

    果然,这么多年下来,他心里从来都不是平静的。

    自己所做过的那些不堪的事情,不管如何拼了命地去掩饰,却也只能得以暂时的掩饰,而无法彻底抹去。

    这才是做错事的人真正需要去承受的恶果——

    晋起转了身离去。

    “主子打算如何处置他?”宋元驹问道。

    “不必处置,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他原想效仿他当年对他父亲所为,在他每日的饮食中投放毒药,慢慢地折磨他至死,好让他尝一尝当自己的恶毒手段被被他人加诸到自己身上之时,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

    可方才晋余明的样子,忽然让他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没有必要了。

    据被一起抓回来的晋余明的护卫供称,他自那场爆炸中逃命出来之后,日日都要服用大量的药来抑制身体各处的种种问题。

    这便够他受得了。

    余下的日子里,就让他一个人在绝望和痛苦中,好好地回忆回忆自己前半生那阴暗而不堪的光阴吧。

    而他,再不可能会被别人的不堪而再次拉入深渊。

    好不容易逃离出来,再不想体会那暗无天日的经历了。

    宋元驹觉得这么做太过便宜晋余明了,可此时晋余明的死法显然并不是最重要的。

    “方才下面传来消息,按照主子的吩咐,仔细严查了周围百里内所有可以容身之处,可俱一无所获……”宋元驹顿了一下,又往身后的柴房看了一眼,皱眉道:“主子可有从他口中得知一些有关的线索吗?”

    “他并不想死,若是知晓分毫线索都必定会拿出来跟我谈条件。”

    所以不必多问。

    宋元驹本也没有抱太多希望,闻言只是点点头,又接着跟晋起汇报了各处的情况。

    “韩呈机与江姑娘的下落虽然仍然没能查得出来,但手下的人却在搜找线索的过程中发现了多处异动——”宋元驹道:“凉州附近几座早先被韩家攻下的城池中,似有些不寻常,近来出入城排查的情况十分严苛,属下今早派去打探情况的几名士兵,至今都未回来过。”

    想是回不来了。

    对方的戒备空前的严密。

    “……”晋起闻言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宋元驹刚要再说些什么之时,迎面忽然有一名士兵疾步而来。

    他上前行礼禀道:“晋二夫人来了凉州,现已来至行辕外,传话称要见二公子一面,有十分重要的话要当面跟二公子说。”

    “晋二夫人?”宋元驹乍然之下认为自己听错了。

    ====

    ps:晚上不知道还有没有更,还写得出就更~ 但新书的更新还没写,所以不建议大家等。(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