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73:大结局(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色将晚之时,江樱的精神开始变得不济起来。

    她想过了,韩呈机抓她,不外乎只有一个原因,定是为了借她来威胁晋大哥。

    如今晋韩两家相争正是如火如荼之际。

    况且除此之外,她也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其它的利用价值了足以能让韩呈机抛开凉州的战事,亲自将她带回肃州来。

    大约是想用她来谋划一场极大的阴谋,才会如此吧?

    江樱越想越心惊,越来越为晋起感到担心。

    她跟晋起之间,彼此太过了解对方了。

    她很肯定她的晋大哥为了她只怕什么条件都肯答应下来。

    尤其是在她如今的身体根本拖延不得的情况之下——

    但她在这里什么消息也听不到,更不知道外面现在的情形如何,韩呈机是否已经利用过她来要挟晋大哥做了什么事情,亦或是晋大哥知不知道她如今身在肃州,现下有什么打算等等,这些她都无从得知。

    她也知道凭借她自己的能力要从这里逃出去,简直难如登天。

    更何况,她的身体更加不允许她这样做。

    她思前想后,现如今唯一的对策只有先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只有活着,才能有下一步。

    若不然等不到离开这里的那一天,只怕她就先挂了。

    这才是最悲伤的结局……

    这货根本不知志虚给自己估测的最后期限,于是在青央将饭菜送来之后,一点也没有使性子闹脾气,而是老老实实地将东西全部吃了下去。

    青央在一旁看的简直有些傻眼。

    实在没料到一下午只字未言的江樱会如此配合。

    可当她忽然想到当年在问梨苑里,这小丫头便是这样一幅不管遇着了什么事情。都不会亏待自己胃口的乐观模样,不禁弯了弯唇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来。

    只是这个笑容当中满是苦涩。

    青央忽然明白了。

    她之前一直认为只有相似的人才能互相走近,所以她一直不明白公子日渐深重的执念是为了什么。可她如今才看得清楚,原来越是极端的人,便越容易被那些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人和事吸引。

    好比一直站在阴冷的黑暗角落里,才会更加渴求阳光的温度吧。

    终究没有人会真的喜欢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哪怕他有太多的不得已。

    人总是有妄想的。

    越是遥不可及。越是想要靠近——她自己不是一直都深有体会吗。如何会到现在才真正地看明白呢?

    青央满眼悲戚地看了一眼窗外渐浓的昏色,再收回视线看向江樱之时,已将种种情绪掩去。

    “阿樱。跟我去一个地方吧。”她轻声说道。

    坐在桌边的江樱闻言抬头看向她。

    因心有疑防,故并没有开口说话。

    曾经在一起颇算要好的人,如今以这种形式重逢相处,这让她心中很是复杂。但却没有动摇的余地。

    青央对她微微一笑,道:“你不是很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吗。等去了那里,你就会知道了。”

    江樱对她的话是半信半疑的,但如今她的处境让她不得不配合。

    于是她点下头来。

    青央见状折身去了内间,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把竹骨油纸伞。和一件墨绿色绣白兰披风。

    她来到江樱面前,将披风为她系好。

    “外面风雪未停,以免着了寒。”青央柔声说道。

    江樱微微一怔。不由想起了几年前在问梨苑中青央便如眼下这般温和贴心,处处照顾她。

    她下意识地想要跟青央道一句谢。可此情此景,话到嘴边,却没能吐露出来。

    “走吧——”青央微笑看着她。

    江樱点点头,未有多言。

    外面果然还在下雪,且较白日里相比又大了许多,纷纷扬扬的,柳絮一般。

    青央撑着伞,江樱在伞下跟着她的脚步而行,鞋子踏在松软的积雪上,发出微微轻响。

    在江樱的印象中,肃州城靠近南方,虽也偶有落雪,却从没有这么大的。

    “肃州城,已有十余年不曾下过这样的大雪了。”青央似有同样的感受,微微抬起头来望着前方银白无瑕的一方天地,低声回忆道:“隐约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也有过这样一场大雪。只是那是在腊月里,近除夕的时候……”

    那也是自幼养在韩府中小小的她第一次远远地见到公子。

    那时候的公子,是一位很和气,很爱笑的孩子。

    只是后来夫人和温梨姑娘相继过世,少爷又失去了走路的能力,病痛缠身险些丧命,日复一日的折磨之下,虽侥幸保命,却如脱胎换骨一般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青央的思绪逐渐地飘远着,江樱一路上未有开口,也不知道青央要带她去什么地方。

    直到出了别院之后,眼前的视线豁然开朗起来。

    这座别院前不远处竟是一座望不到边际的广阔湖泊,四面青山围绕,只是此时望去,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面前这汪绿幽幽的湖畔,犹如镶嵌在其中的一块成色上等通透的翡翠玉石。

    此时已过酉时,四下却被茫茫积雪映照犹如清早天色似亮未亮的拂晓时分。

    出了别院之后,江樱跟着青央沿着一条小径一路往西而去。

    不足百步,面前竟是一座梅林。

    株株梅树之上都压了重重的雪凇,银光闪闪中偶有一两朵鲜红的腊梅探出头来,清冷而妖娆。

    前不远处一方开阔之地,建有一座重檐华亭,亭角悬着数盏纸皮长灯,亭顶也落了厚厚的雪,亭后却是一派静止的湖绿。定睛一看。原来此处梅林后方与之相连的正是那方湖泊。

    而那在亭中煮茶之人,不消去细看,也知必是韩呈机无疑。

    只是此时他一个人坐在那里,身边并没有伺候的下人。

    青央在亭外止步,见江樱踏进亭中坐了下来,便也缓缓退了下去。

    江樱本以为他是要同自己开诚布公的来谈条件了,不料他张口却是道:“你不必心怀寄想了。他早已得知你在肃州。可他却没有过来救你——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江樱闻言胸口倏地一跳。

    “因为他正四面受敌,根本没有时间来找你。这便足以证明在他心目中,这天下江山远比你来的重要。”韩呈机斟了一碗热茶。在茶盘上缓缓推至江樱面前,口气平和的似在闲聊一般。

    因听到前半句原本有些紧张的江樱,在听完他这句话之后,却忽然放心了下来。

    这话她自不会信。

    她不会拿自己去跟天下江山作比较。但她相信晋起。

    信任到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她都不会有任何质疑。只会当作是他另有妥善的安排。

    是以她反过来对韩呈机道:“如此一来的话,韩刺史为了抓到我如此大费周折,到头来我却毫无利用价值,韩刺史岂不是吃了大亏了吗?”

    在此之前。韩呈机还从未见过这一面的她。

    不仅冷静,甚至理智。

    或是试探的结果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韩呈机忍不住摇头微微失笑起来。

    他一手端起玲珑茶碗来。垂眸望着氤氲茶雾,轻声道:“你当真认为我将你带到此处。是为了将你当作筹码,来跟他争这天下吗?”

    若不然呢?

    江樱看着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怪她笨,只能说面前之人的心思实在令人难以揣摩。

    江樱下意识地想要往深处去想,然而大脑的运转却越来越迟缓。

    头也开始昏沉起来。

    “我同他不一样,这天下对我来说毫无意趣。”韩呈机望着她,口气虽淡,却隐隐有些不甘:“可我不如他聪明,我太晚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说这世间万物怎会如此变化多端,又如雾里看,总叫人防不胜防,一不留意所错失的竟再也找不回来了。”

    江樱觉得自己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她只能暗暗抓紧了自己袖中双手,以求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

    肃州城门将闭之际,一行十人左右的人马与一辆马车自城中疾奔而出,扬起雪雾重重。

    行了约有三五里远,为首之人忽然勒马调转马头,逼停了那辆跟在后面的马车。

    雪势越来越大,几乎要让人睁不开眼睛,他浑身都压了雪,却连抖落的时间都没有。

    马车帘被车夫拨开,他坐在马上皱着一双被雪染白的剑眉看着车内之人。

    一身破旧道袍,盘腿坐在马车中紧紧盯着面前卦盘的志虚此时的脸色也甚是难看。

    “……”他低声喃喃了一阵旁人根本听不懂的话,复才抬起头来望向那俨然已经成了一尊雪人的年轻男子,重重叹了一口气出去,道:“雪夜无法观星,只能凭卦盘来确认大致的方位,加之这丫头身上的星象感愈弱,能确认她人在肃州城附近,已是极不容易了。”

    晋起闻言眸色更冷了几分,紧紧握着缰绳的手已经被磨得渗出血来。

    他昼夜不分的赶路,于两日前便提早抵达了肃州城,可在城中找了整整两日,竟毫无所获在!且肃州分明是韩呈机的地盘,他却反常的未有给他设下丝毫阻碍,所有的一切都比他想象中的要顺利百倍,但纵是在此种情形之下,他们还是一丝线索也未有查找到——

    这是不是说明韩呈机有足够的信心笃定他根本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