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方昕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出生在受人倚重的医药世家方家。

    自打小爷出生起,便有算命的说我乃华佗再世,日后定能承接祖上衣钵,让方家百年医药世家盛名再创辉煌。

    虽然大家都知道算命的这么说,大多是想多拿几个赏钱,但作为方家的嫡长子,大家对我承载的希望很大,所以他们都选择了相信。

    于是祖父给我取名方昕远,寓意炽日将出,且光芒久远之意。

    而事实证明,那算命的竟然蒙对了,我从会说话开始,便展露了自己在医药方面的异于常人的天赋异禀。

    可我学的实在太快了。

    快到我才刚满十岁,便深谙医道,甚至再没什么能让我提起兴趣去钻研学习的了。

    小爷作为一个脑袋根本闲不住的天才,自然要找新的东西来充实自己。

    这一学,学的就太多了。

    喝酒,聚赌,串戏楼,逛窑子,只要在京城能算得上是一桩消遣的,就没有我不会的。

    在这其中,我最热衷的就是吃花酒,逗美人儿。

    于是我十三岁那年,便有了通房丫头,又接连纳了几房妾室,有些特别喜欢,但出身青/楼者,祖父以死相逼不许我纳回来的,我便干脆养在外头,得空了去看上一眼,反正小爷我有的是钱,主要是求一个快活、开心。

    但这些都是遇到江樱之前的事情了。

    许多年前,我不止一次在想。若是时间能倒回的话,我绝不会在那些小流/氓手下把她救下来,这样她就不会因对我存了份感激,甚至又在情窦初开的年纪里对我动了真心,想法设法地了解我、接近我,让我厌烦又苦恼了。

    迷恋小爷我的女子太多了,可不差她一个。

    更何况,骄傲如我,对主动送上门儿来的东西哪里能喜欢得起来?

    再者,我喜欢的是充满了风情。懂得怎么伺候男人的女子。而不是一个出现在我面前,连说句话都要脸红结巴的小姑娘。

    虽然这也挺有趣儿的,可多番下来,未免让我厌烦。

    这种无休无止。令我连番做了数年噩梦的生活。终结在一个大雪天。

    那日时辰尚早。几座花楼还没开始开门迎客,我约了三五好友到京城第一酒楼包了个雅间儿,推开一扇窗。对着窗外的鹅毛大雪玩了一回雪下煮酒的风雅。

    那回我醉的不轻,所以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只有零零散散的记忆。

    快要散场之际,她独身一人顶着风雪过来找我。

    她对我的心意,早已不是个秘密,但那日,是她头一回鼓起勇气对我真正表意,隐隐记得当时她很紧张,脸色通红,瘦弱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

    我根本不喜欢她,甚至是厌恶她啊。

    至于拒绝,那更是顺理成章的反应了。

    只是除了拒绝之外,我趁着酒劲似乎还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

    但我想这些话,她早该听得习惯了。

    她没有过多的纠缠,如来时一般,孤零零地冒着风雪走了。

    我浑不在意,当晚依旧在烟花处流连至深夜,醉成一滩烂泥被阿福扶回了家,一觉睡到次日正午。

    醒来后,我得知了她自缢的消息。

    当时我被吓懵了。

    虽然小爷我花心,但自认为没欠下过什么风流债,她们卖笑,我给银子,谁也不欠谁。

    可江二她不一样啊!

    但阿福很快告诉我,她家中酒楼倒闭,父亲患病身亡,成了孤苦无依的孤女。

    我陡然松了一口气。

    看来她并非是为我而死的。

    至少,不全是因为我。

    我压下愧疚感,享受着久违的轻松。

    可没过几日,我却又听得她被救活了!

    这回干脆吓得小爷我直将手中的艳/情话本都给丢了出去。

    这简直比死了还可怕好吗?!

    倒不如死了来的干净解脱呢!

    当时我无不愤慨地想。

    好在她虽然没死,却因为叔伯的为难而离开了京城,至于她去了哪里,我没有打听过,因为没有兴趣。

    总之,走的越远越好。

    她这一走倒是十分干脆,再也不曾不回过,更不曾再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直到我的做派让祖父再也看不过眼,认为该到了让我接手家中生意的时候了,赶了我去肃州分行历练。

    那时我去的心不甘情不愿,舍不得京城的温柔乡,和那一干狐朋狗友。

    那时我更加不会想到,此次肃州之行,让我的人生轨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这一切的起源,要从重新遇到了她说起。

    当时的我无疑是惊慌的,不,应当说是惊恐!

    如果有人经历过绝望的话,应当不难理解我彼时的心境——萦绕了数年的噩梦,极不容易从中脱身,眼见要再次陷入梦魇中,怎能不怕?

    那时我甚至还拿了剪刀,找到她家里,以死相逼让她许下绝不再纠缠我的誓言。

    现在想想,可真是傻啊。

    不光是那一回,在此之前的一言一行,都傻的不行。

    挺没骨气的讲,如果能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将她娶回家的机会——如果,我知道我日后会那样一副深深地喜欢上她,却因为她喜欢上了别人,而不得不装作不喜欢的苦情模样的话。

    可这世间最公平的就是从来没有如果。

    好在我同一般人不一样,因为求而不得而将自己逼入艰难的绝境,权衡之下。我选择了一种对她好,对自己也好的方法。

    那就是,默默喜欢着她,不让她知道,一直到……不喜欢了为止。

    这样的话,从始至终都不会有人知道我这段隐秘的心事了。

    就像当初我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她那样一样毫无察觉。

    可我想应该要不了多久我就不会再喜欢她了,因为人心都是善变的,更何况小爷我可是满京城中名声赫赫的花花公子啊。

    我的心思怎么会一直放在一个人身上?我余下的一生还会是最初想象中那样的,继承家业,娶妻生子。小妾无数。逍遥一生。

    只是眼下有了一段小小的曲折而已,不会真的影响什么的。

    直到那日晨早,我自烟花处归家,在雾气朦胧中看到了一夜之间变了模样的家门。

    我那商人本质十足的奸诈爹。宠我如命的护短娘。还有拿一根拐杖吓唬了我十多年的祖父。以及那些偶尔温存已分不清她们姓名的美貌小妾……一夕之间,全都不在了。

    虽然时隔已久,但再回想起那段时间。我仍觉得黑暗且窒息。

    从小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我,纨绔又骄傲,根本接受不了忽然失去所有家人的打击,我从最开始的寻死觅活到后来的自甘堕落,日日沉醉在酒窖当中不愿清醒度日——

    好在那时我并不算太过孤单,醉的昏天地暗之时,隐约能听到春风的焦急口气,和她无奈的规劝声,还有……庄婶时而忍无可忍的迎面痛击。

    幸亏有他们,若不然,我这辈子大抵是要废在那座酒窖之中了。

    起初很痛苦,可脑海中的一切思绪经过空白的浸染之后,逐渐开始变得清明了。

    我察觉到我的一生不能这样下去。

    小爷我可是自出生起便被定为华佗再世、注定不能如此平凡庸碌的活着的人!

    于是我决定暂时离开这里,抛开这些浮华,去更远更开阔的地方,救治更多的人,切身地去体会方家祖训中那句‘悬壶济世,救死扶伤’,这简简单单的八个字。

    身为军医的那段时间,既没有好酒好肉,也没有漂亮的姑娘,但却让我领悟了许多之前不曾懂得的人生真谛。

    只是时常还会想到她。

    往京城写信的时候,也总是不忘问上几句她的情况。

    可或许是之前的我对她太过厌烦抵触,让所有人都坚定地认为我不可能对她产生男女之情,故而竟是始终无人能察觉到我日渐深重的心思。

    这真是一件足以令人失落的好事。

    角斗场匆匆一见之后,再次听到她的消息,却是来自于那个我认定为非常危险、始终不愿她去靠近的人。

    他没有任何的隐瞒,直接对我阐明了真相,以及他希望我所能帮上的忙。

    离魂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