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宋元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失笑了一刻。竟还有了短暂的窘迫。

    在谢佳柔心中,那时他的心思大抵是昭然若揭了。

    只是鬼使神差的,她也没有过多的抗拒。

    甚至于……有些欣喜自己这种活在阴暗中的人,也有人肯细心地去留意,甚至喜欢。

    那日酒后,宋元驹壮起了胆子,在枫林中对她许下了要带她离开晋家的承诺。

    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那样想要去保护一个人,想带她逃离种种束缚。

    那晚意兰阁竹林中,她嘱咐他平安回来。

    虽未明言,但对彼此的心意,二人已是心照不宣。

    谢佳柔向来循规蹈矩,甚至任他人摆布,她肯迈出这一步,必然是花了极大的勇气,下了极大的决心,宋元驹心下了然,故而倍觉珍惜。

    “等仗打完,我就求主子让我带她离开这些纷扰之地,去她喜欢的地方落脚安家,让她能做回原本的自己——”他在梦中,经常这样说。

    可这一切还未开始来得及施行,便陡然结束了。

    晋家忽然死了好几个主子,宋元驹最在意的却是别人最不在意的谢佳柔。

    他疯了一般的赶回了京城,一切却早已落幕,她临走之前将一切都做了,什么也没有留下来,哪怕是一句话。

    他醉倒在他坟前一整夜,次日早,策马离去。

    若被旁人知道了,或许会觉得他太过薄情,说放下便放下——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段时日里他有多么煎熬。

    但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注定不能为儿女之情绊住脚步。

    接下来的数年中,他也没忘记过她,只是事情经历的更多了,看别人秀恩爱秀的多了,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感情似乎与别人不同——他对谢佳柔的感情,与其说是深爱,倒不如说是在愧疚的前提之下,所衍生出的保护欲。

    不忍心,所以想要保护。

    但这个认知已没有太多意义了。

    他想他这一生,大抵也没有办法像别人那样用直觉去喜欢谁了。

    可事情总是会出乎人的意料。

    他成亲了——

    成亲的对象,是向明明。

    说起这段感情,宋元驹颇觉哭笑不得。

    以下为自述——

    我跟向明明认识有四五年了。

    第一次相见,是在阮平,大军被围困,我听从了石青的提议带人杀出重围,向明明当时就在我带的那支兵里,只是那时我并不知道这个名字。

    那晚我身负重伤,带的兵死了大半,向明明一路跟着我抵达了援军行辕。

    回营之后,我心下愧疚难安,这个小兵便在一旁安慰我,拍我的马屁。

    时日一久,我渐渐发现这个小兵很喜欢黏着我,跟在我后头——不过每个人都有崇拜偶像的权力,我这个人又是出了名儿的没有架子,于是一来二去的,竟同其越走越近了。

    一起上战场杀敌,一起操练,一起喝酒,俨然已成了知己好友。

    向明明虽然身板儿看着有几分瘦弱,但在战场上却毫不含糊,堪称得上是勇猛了,几年的仗打下来,一步步升为了都师。

    战事停歇之后,我跟随主子回了京城,安稳下来,干脆在京中买了宅子,把已经年迈的父母亲都接了过来养老。

    可他们总还是爱为我的亲事操心,老两口儿平时没什么别的事干,净琢磨哪家的姑娘不嫌我是个老男人,愿意嫁过来的。

    最后几番合计不成,竟将主意打到了向明明身上。

    我当时直给他们吓懵了,险些跪在当场。

    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

    爹,娘,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我尚且来不及去措辞拒绝他们逼我走上断袖之路的决定,视线中却忽然多了一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

    那张脸……赫然就是与我朝夕相处的向明明。

    ‘他’不时地扶着发髻,局促的脸都红了,“这些年来穿男装穿惯了,忽然换回来觉得实在别扭……是不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这不是一出现成版的花木兰吗!

    我当时险些昏了过去,无法容忍自己瞎了这么多年。

    行军打仗时,花木兰这出戏是经常会被玩笑着提起的,我常常嗤之以鼻,心道女子就是女子,如何能混在男人堆里,一连这些年都不被发觉的?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如今望着穿上裙装也毫无违和感的向明明,我竟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成了广大瞎眼群众中的一员。

    我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半年后,才算勉勉强强地从这个阴影中走出来。

    而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我竟从自己身上发现了许多从未出现过的情绪。

    我甚至学会了传说中的吃醋。

    不止是现在的醋,就连之前的也一并吃了——我常常想到向明明在军营当中,除了我之外,还曾经与谁勾肩搭背过。

    军营里曾与她走的过近的一些哥们儿也非常有自知之明的惶恐起来,一时间闹的人心惶惶。

    我这才算是明白真的喜欢一个人,是种什么滋味。

    不仅是保护,更多的还是一颗心会跟着七上八下,时常让人因为一点小事就大为恼火。

    石青他们一伙人经常暗下耻笑我,说我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活像是个半大小子。

    我不以为耻,反以为幸。

    晚是晚了点,但好歹来了不是?

    再者说了,我成亲后的日子过得很舒心——

    父母了却心愿之后,不爱唠叨了。

    媳妇听话乖顺,知冷知热。

    作为一家之主的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们从没有二话。

    “爹,娘,今天的饭我来做。”

    “做吧。”

    “媳妇,我想洗碗。”

    “好,听你的。”

    欸,这日子过的,简直是为所欲为啊。

    =====

    PS: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因为过节的原因,最后一篇压轴的番外决定也由今天放出来了,大约在下午三点左右~(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