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信是顾香生写来的,但不是她出了事。

    信上写道,皇帝自从受了伤又染上时疫之后,身体就每况愈下,虽说宫中圣手无数,也有上好药材养着,当毕竟是上了年纪,年轻时仗着身体强壮,骑马摔过几回,也都没当回事,结果现在旧患加新伤,全部被激发了出来。自打入冬以来,连冬至朝贺也没能如期举行,祭天仪式还是让天子的弟弟,平王夏侯信代为主持的。幸而有于晏等人在,朝政尚能维持正常运转,陛下偶尔也还会召见朝臣议事,虽然次数越来越少。不过据见过皇帝的人都说,陛下显见老态,精神不佳,令人忧心忡忡。

    顾香生是女眷,没有儿媳妇经常入宫见公公的道理,但身在王府,外面的消息并不缺乏,上官和自然有消息来源和渠道,桓王府如今与肃王府走得近,夏侯潜也会时不时通过妻子将这些消息传递给顾香生。

    从前宫里起火那件事里,虽然看着情势已经非常危急了,上官和三番四次请求给远在柴州的夏侯渝写信让他尽快赶回来,但仍旧屡屡被顾香生压下来,如今连顾香生也沉不住气,亲自写信过来了,可见皇帝的情况的确十分不妙。

    不过里头也不唯独讲述皇帝的病情,而是以闲话家常的口吻,顺便说起京城新近的市井传闻,又说及府中琐事,絮絮叨叨,足足好几页,相较起来,皇帝的事情在里头所占比重并不多,更像是顺便想起,一笔带过。

    然而夏侯渝看罢信,却紧紧拧起眉头。

    他自小就认识顾香生,很明白对方是个怎样的性子,顾香生看着清丽温柔,骨子里却自有一份不输给男儿的爽利豪气,就算两人浓情蜜意的时候,她也没干过长篇大论写诗赋传情之类的事,像这次写足好几页信纸的事情更加从来没有过。

    信上只字不提让他回去的事情,但夏侯渝绝不会因此认为皇帝的病只是小病,没有大碍。

    如果是小病,她完全没有必要专程写一封信让人千里迢迢送过来,更没有必要洋洋洒洒写那么多内容,只为了掩盖最重要的消息。

    书信往来,就算交给再可靠的人投递,路上难免会有意外,难免会落入别人手中,这样也恰恰说明了顾香生的谨慎。

    眼下这封信到了夏侯渝手里,该如何做,就要取决于他自己了。

    鲁巍小心翼翼地问:“殿下,该不会是王妃……?”

    夏侯渝回过神,叹了一声:“是王妃写来的信,她说她想我了,哎,其实我也想她想得紧,只可惜差事还未办完,真恨不能现在就能回去啊!”

    有了之前那些话打底,鲁巍对这位殿下不分时间场合的秀恩爱已经有些免疫了,虽然免不了身上又冒起一堆鸡皮疙瘩,但他还是扯出笑安慰道:“殿下稍安勿躁,如今不少东西已经分批运回上京了,最后一批财物也已经清点完毕,不日便可启程,届时殿下可以先行一步,我殿后便是。”

    换作平时,夏侯渝定要再逗一逗这位端谨严肃,不大会开玩笑的大将军,但现在他实在没这个心情,正好就坡下驴:“亦秀说得是,我这就回房去写信!”

    鲁巍忙起身:“殿下慢走!”

    潭京归顺之后,齐军随之入城,改为驻扎在城内,一开始还有人为了讨好夏侯渝,提出请夏侯渝入住魏宫,其中不乏魏国官员,连鲁巍也有些心动,毕竟他们带来的部将很多,而魏宫又足够空旷,但这个提议随即遭到夏侯渝的反对。

    因为魏临即使已经归降,但魏国皇宫毕竟还有特殊的象征意义,这里曾经是天子的居所,夏侯渝与鲁巍贸然住进去,在当时看来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在有心人眼里,无疑可以用来大做文章,甚至在皇帝面前诋毁他们心怀不轨,有僭越之心,古往今来,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多少人因为无心之失而被皇帝记在心上,从而落下失败的根源,夏侯渝自然不肯做这样的事。

    鲁巍为人谨慎,本也是因为打了胜仗一时脑热,被夏侯渝拒绝之后便醒过神来,暗暗庆幸,也才意识到夏侯渝看着随性,但在有些事情上却心细如发,从不含糊。

    所以眼下他们住的,乃是原本属于一个魏国宗室的宅子,鲁巍与夏侯渝各住其中一个屋,听起来寒酸,部将们也都纷纷将好话送上,说殿下和将军严于律己,甘于自苦云云,实际上宅子雕梁画栋,每日又都有丰盛菜肴,比行军的时候舒坦不知多少倍,哪里谈得上吃苦。

    夏侯渝回到自己那间书房,黄珍后脚跟了进来,趁着方才几步路的工夫,他也一目十行将信看完了。

    “郎君,娘子在此时写信过来,只怕京城情势有些不妙,这一来一回又费时日,您若要回去的话,还得早下决定才好!”

    夏侯渝没说话,指节轻轻叩着书案,有点急促的节奏昭示了他此刻的内心活动。

    按照正常行程,大约在半个月后,他将护送最后一批财物,连同魏国宗室启程归齐,但如果皇帝的病情不容乐观,半个月内足以发生太多事情,足以让他错过宝贵的机会。

    但如果他提前回去,而皇帝的病情并没有那么严重,甚至他像上次那样仅仅只是为了试探人心才蛰伏不出,那么夏侯渝的行为就是擅离职守,明晃晃将把柄递到看他不顺眼的人手里。

    自从上回,夏侯渝的生母被追封为懿节贵妃之后,大家看着他的眼光也跟着微妙起来,其中不乏跟风追捧,讨好奉迎的,自然也有不屑一顾,暗地里嘲笑讥讽,甚至等待时机拖他下水的,所以越是这样,夏侯渝就越不能有半分出错。

    回去与否,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等待在前方的,将是什么样的命运。

    “依你看,我该不该回?”他问黄珍。

    黄珍也不敢轻易回答这个问题,他踌躇半晌,斟字酌句道:“利弊相成,若不回去,错过时机,终身后悔,若是打点得当,又能说动鲁巍帮殿下掩护,殿下轻骑简装,快马加鞭,日夜兼程,数日可达,届时先让王妃派人在城外接应,未必会被人发现。”

    这就是劝他回去的意思了。

    夏侯渝唔了一声,不置可否:“像鲁巍这种寒门出身的武将,不会轻易靠向哪个皇子,我这些天刻意与他交好,他却仍然有所保留,这次说了,他未必会帮我,却很可能暴露我们的打算。”

    黄珍拧眉思索片刻,忽而咬咬牙道:“在下倒有一计,也不知可行不可行。”

    ……

    京城现在的情形,其实比夏侯渝揣测的,还要更微妙几分。

    三省六部制,官员们俱在,朝廷还能维持日常的运转,一些重要的奏疏在皇帝那里被积压下来,于晏没法子,只得三天两头进宫,有时候见得到皇帝,一些紧急的奏疏发放各个相应的官府衙门进行批阅,有时候见不着皇帝,奏疏就得继续压着,京城里的人个个长着一对顺风耳,不多时,皇帝龙体有恙,病情日渐沉重的消息便传了出来。

    一开始大家都不敢上当,因为上回宫里走水的时候,皇帝才刚刚玩过这套把戏,谁知道他这回是不是故技重施,又起了戏弄试探人心的念头,尤其是大皇子夏侯淳因为上回的事被废为庶人,大伙如今还记忆犹新呢,谁也不想当这只出头鸟,去捋虎须。

    然而伴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皇帝依旧没有露面,连冬至这样隆重的日子,原本因为由天子亲自主持的祭天仪式,最后也改由平王代行,朝野开始议论声四起,忽然发现皇帝自入冬以来,露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又有传言说皇帝现在神志不清,语无伦次,压根就不复从前的精明,其中一次与大臣议事时,忽然就犯了病,冲着其中一名大臣叫出另外一个人的名字,事后那臣子一问别人才知道,皇帝问的那个人,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致仕了。

    如此种种,很难不令人浮想联翩。

    顾香生是没法进宫探视的,因为夏侯渝不在,她毕竟是女子,没有儿媳妇进宫见阿翁的道理,现在后宫又没有皇后或天后在,位分最高的于淑妃,是六皇子夏侯沪的母亲。

    时间回到夏侯渝收到信的几日之前。

    “娘子,郎君那边,可有消息?”书房之内,上官和匆匆而来,张口便问。

    顾香生摇首:“还没有。”

    上官和顿足:“那可糟了!”

    顾香生:“怎么,发生了何事?”

    上官和:“据说各地藩王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纷纷上疏要求进京探视天子,奏疏被于相压了下来,但他们不死心,又上疏说为社稷计,请陛下早立太子!”

    所谓藩王,其实是齐国开国高祖皇帝夏侯晋的兄弟们,夏侯家在前朝是北方士族,属于高门阀第,豢养私兵的大家族,高祖皇帝起兵时,族中纷纷派兵援助,后来得了天下,为表酬谢,夏侯晋就将他那些亲兄弟堂兄弟表兄弟一个个都封了藩王。

    不过他也吸取了汉代七国之乱的教训,模仿汉武帝的措施,规定这些藩王们,不管生了多少儿子,是嫡子还是庶子,都能分得其中一块封地,分走其中一份食邑,再加上还有地方官和地方府兵的挟制监管,这些藩王也就闹不出大事,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封地上坐吃等死。

    但也有个别命长的,硬是从高祖皇帝熬到现在,手里牢牢抓着封地上的权柄,虽说一个封地逢敌不过相当于一座稍大点的府城,那些藩王完全没有跟朝廷对抗的本钱,可联合起来给朝廷添点堵,还是可以办到的。

    夏侯礼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皇帝,他在位期间,那些藩王被打压得大气都不敢喘,跟孙子一样伏低做小,唯恐哪点做得不好,给了皇帝削藩的借口,但现在得知皇帝身体不好,他们就忍不住出来蹦跶了。

    顾香生微微蹙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上官和:“就是前几日的事情,于相本还想压下来的,结果请立太子的事一出来,他想压也压不住了!”

    顾香生:“他们既然请立太子,想必也已有属意的人选?”

    上官和:“那倒没有,他们只说现在回鹘人虎视眈眈,魏国又刚刚拿下,齐国离一统天下仅有咫尺之遥,容不得半分差错,国有长君,乃社稷之福,所以想请陛下早日立储,以安天下臣民之心,又说担心陛下身体,唯恐朝中有小人作祟,所以请求入京探视。”

    顾香生沉吟片刻:“这是投石问路。”

    上官和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于晏为人小心谨慎,不可能代陛下回应,若将他们的奏疏留中不发,藩王就会知道陛下状况不佳。”

    顾香生:“此事只怕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上官和:“依娘子看,此人会是谁?”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