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依然不悔(8)青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S:错字请吃掉!么么哒。.

    小媳妇儿们,回见。挨个嘴一遍,不要太想我哦。

    预告:下一更18号……

    ------题外话------

    阿木尔铁青的脸,几乎碎裂成渣……

    东方青玄:“……”

    宝音咬着下唇,严肃地考虑一瞬,方才认真道:“在我阿娘的医庐里呀……大婶,我阿娘时常指着你的画像语重心长地告诫我:宝音啊,你一定要记住狐狸精都长什么样子,以免将来长大了,会吃亏……”

    “乖孩子,你是在哪里见到我画像的?”

    心脏怦怦跳着,她婀娜的脚步,有些虚软。

    从宝音出生,她便没有见过她,可小丫头却说认得她,还说她时常的画像,这说明了什么?难不成是天禄私藏她的画像在宫中?难不成他也是一直念着她的?

    她的画像?阿木尔几不可抑地激动起来。

    宝音笑得好不乖巧,“是啊,大婶儿,你的画像宝音常在宫里…这么熟的脸,自是不会认错的。”

    太熟?阿木尔奇怪地挑眉,“你认识我?”

    东方青玄还未说完,宝音便哼了哼,把他脖子勒得更紧,一双水灵灵眼睛转过来,楚动人的阿木尔,评头论足道:“大妃美则美矣……只可惜了……啧啧啧……阿木古郎,你下次要骗宝音,记得换一个人。这位大婶的脸,宝音太熟……”

    “我没有……”

    “……因为她是你的大妃是么?”宝音在外头吃了那么久的风,小脸儿在灯火下有些泛白,但声音却满是笑意,“阿木古郎,阿娘说,经常说谎的人,会长出一个长长的鼻子,你可不许撒谎。”

    东方青玄沉下脸,“宝音,不可无礼!”

    “狐狸精!”又不等他说完,宝音便抢过话去。说完,尔脸色都变了,还乖巧地抿了抿嘴,笑嘻嘻问:“难道我说错了?”

    东方青玄默认一般,“你应该唤她一声……”

    “你的大妃,是么?”宝音不待他说完,便接了过来。

    东方青玄丫头凝重的脸儿,又阿木尔古怪的神情,认真道:“宝音,她便是……”

    呆了一呆,她皱紧了眉头,“阿木古郎……”

    宝音得意的笑着,突地在门口的阿木尔。

    东方青玄苦笑,“你啊!”

    如风一怔,低下头一声不吭。

    宝音朝他背后的如风吐了吐舌头,揽住他的脖子,细心细声地道:“……火把是用来取暖的,宝音何时说是要烧房子了?我这么乖的小孩,岂会做这样无道理的事情,是谁在背后败坏本公主的闺誉?”

    “身子长重了,我一只手抱着都吃力……你说说你,都长成大姑娘了,怎的还这般任性,说烧房子便要烧房子?”

    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不管我我就不起”的赖皮样子,东方青玄迎着漫天风雪的双眼,到底软和了下来。他喟叹一声,一只手揽住她的腰,把她像小鸡仔儿似的托起来,往里走。

    宝音手伸得更长一点,“不背么?那你抱我……”

    东方青玄:“……”

    宝音扁着嘴沉默了一会,猛地抬头,“你背宝音进去。”

    “起来!”东方青玄声音更重。

    这项认知,让她沮丧地低下了头,屁股更是不肯挪地儿。

    宝音甚至突然觉得,他连骂自己时皱着的眉头都像她阿爹。

    那表情,那动作,与亲爹没有两样。

    东方青玄骂着,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不是把你送回去了吗?怎么又跑来了?”东方青玄蹲身拍拍她身上的落雪,语气满是责怪,“还坐着,舍不得起是吗?这一晚上,你尽在这折腾,若是着了风寒,生了病,的人是谁。”

    小宝音慢悠悠回头,刚想起身奔过去,又似想起什么,坐回台阶上,撇了撇嘴巴,缩着小身子,摇头,一言不发。

    “阿木古郎……”

    他以为自己满腔怒火,可出口的声音已是柔软。

    “还不进来!”

    白雪覆盖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她衣裳单薄,外面裹了一件过大的袍子,像是如风披在她身上的,显得极不合身……像是没有听见他出来,她低垂着头,一只手举着火把,一只手抱着膝盖,整个人如同融入了漫天的飞雪中,可怜巴巴的模样儿,人心痛,多大的火气也都消了。

    只一眼,他便怔住了。

    斥责了如风,东方青玄出了世安院大门。

    “有什么不好?”东方青玄气得面色发青,好像都不曾动怒的脸上,阴气沉沉,浮上了一层冷气……可只一瞬,他又重重摆了摆袖子,“算了,我来处理。”

    “这……”如风想到今儿的帝后大婚,犹豫道:“这时辰了,不太好吧。”

    “戒严世安院,再通知赵樽来领人。”

    他越想越心急,想到那小丫头的小性儿,心火也有些上浮。

    这世安院里住了不少的人,她放一把火会造成多大的后果暂且不说,便是宝音公主对他纵火逼婚这件事儿传扬出去就会有很大的麻烦。别人说他什么没有关系,可宝音还小,将来她还得嫁人,姑娘家的名声何其重要,指不定就毁她一辈子。

    她说要放火烧了世安院,便有可能真干得出来。

    他知道,宝音这孩子脾气有些拧巴。这些年来,大抵是觉得小时候亏欠了她,赵樽与阿楚对她比对炔儿更为娇宠,惯得有些无法无天。

    “荒唐!”东方青玄拂袖起身,大步出门。

    如风微微垂头,像是很难启齿,一字一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公主在外面,不肯进来。她,她还说,你若不肯应她……她便放火烧了这世安院,与你同归于尽……”

    东方青玄面色一变,“人呢?”

    “大汗……不好了。宝音公主……又来了。”

    丽的眼里刺出的挑衅,东方青玄胃气上涌,却无言以对。幸而,如风这时匆匆入内。

    “你放手之日,我便放手。”

    东方青玄眉心松开,“你说。”

    阿木尔又笑:“我们来做一个约定如何?”

    东方青玄:“……”

    “哥哥,那你呢?”

    阿木尔转头语气如刺猬。

    “自不量力!”东方青玄语气一凉,面色有些难“我还以为你是想明白了,不曾想顽固如斯……阿木尔,很多时候,放过别人的同时,也是放过自己。你不放手,如何能得幸福?”

    东方青玄语气不善,阿木尔却仍然带着笑,“这是他的事。”

    这不是给赵樽出难题么?

    “阿木尔,你的身份,在南晏如何嫁?”

    “不。”阿木朗打断他,声音清朗,“我身在南晏,长在南晏,要嫁人,自然也得嫁在南晏。我要让他给我指一门婚事,我要他亲自为我祝福,我要他亲自把我嫁出去……”

    身为南晏的益德太子妃,阿木尔当然不能随便嫁人。思量一瞬,他道:“阿木尔,随我回兀良汗,我给你找个好的……”

    东方青玄惊住了。

    “哥哥,你不想娶妻,我却想嫁人了。”

    他曾以为,东方阿木尔对赵樽的执念,这辈子肯定都是放不下的了。没有想到,五年的庙庵生活,倒是让她有了这样的转变。对于东方青玄而言,这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可他以为的欣喜,只持续了半秒,并听见阿木尔轻轻地笑。

    东方青玄打量着她的眉眼,“那你今后有何打算?”

    这席话似有所指,又似什么也没说。

    阿木尔面有嘲弄之色,“若能放下,我又何苦固执如今?”微微一叹,她提了提裙摆,坐在东方青玄身侧的椅子上,“不是放下了,是在心里发了芽,生了根,茁壮成长了……”

    “这么说,是放下了?”东方青玄轻问。

    阿木尔在灵岩庵修行五年,青灯古佛的日子,虽然非她初衷与意愿,可既然此言出自赵樽之口,那么,她便肯去做。五年里,她抄经文穿僧衣敲木鱼……没有一日不想他,可终是明白了,她得不到他……永远,也得不到。

    “五年光阴,我若还白,便是真傻了。”

    当年阿木尔要死要活地留在南宴,不肯跟他回兀良汗,不就为了有机会可以樽么?这五年来,她哪一天不在盼着赵樽会回心转意?哪一天不在盼着见他一面。可事到临头,她却拒绝了,自是让他生疑。

    这个问题,东方青玄觉得不需要回答。

    “我为何要去?”阿木尔反问。

    “今日怎不入宫赴宴?”

    她的说法,倒是与宝音不谋而合。可东方青玄对宝音原就只有父女之情,何来男女之意?不说让他接受,便是听阿木尔提起,他都觉得罪恶,哪能有半分妥协与念想?他不愿听她这种有违伦理的言论,只轻淡眼,换了话题。

    阿木尔轻呵一声,似笑非笑,“你认人家做女儿,人家未必肯认你做爹。哥,你醒醒吧——”

    “胡说八道!我是她义父!”东方青玄声音微厉。

    “那我要怎样说?”阿木尔言笑浅浅,“或者说,哥哥,你真的打算娶了她做兀良汗大妃,与南晏联姻?”

    “不要那样说她,她还是孩子。”东方青玄面有不悦。

    烧着地龙的房间里,阿木尔方青玄从入屋起就紧紧皱着的眉头,亲手为她沏了一壶香气盈鼻的碧螺春,放在紫檀木的茶几上,轻声问:“为何愁眉不展?遇到他家小魔女纠缠了?”

    时下以东为尊,赵樽给东方青玄的待遇向来不错。

    安排兀良汗使者住的地方,在宴宾楼东侧的世安院。

    宴宾阁里,住满了四方来使。

    *

    赵炔脸一黑,“……家门不幸。”

    宝音“嘿嘿”笑着,拳头阴恻恻击在他小屁股上,“这是长姊在教训幼弟……不要说你只是皇太子,便是你有一天成了天子,长姊该揍你时,还得揍你……揍得阿爹阿娘都不认识你。”

    赵炔扬起的拳头,淡淡地笑。

    “打皇太子,是重罪。”

    “啊!赵炔——”宝音冲了过去。

    “是很重。”炔儿难得一笑,“旁人撞了南墙也就回头了,可你就因为太重了,愣是沉得回不来……”

    “……你个小屁孩儿!”宝音握紧拳头,恨声道:“你给我等着我堂堂大晏朝最为贵重的长公主殿下,这么美丽,这么善良,这么大方,这么可爱……我想要做的事,会做不成吗?”

    “长姊,真话总是很残忍,却是对亲人最好的表达。”

    炔儿果然好脾气地站住了,回头

    “赵炔!你给我站住。”

    说罢他不气得冒绿光的脸,轻轻拂袖,单手负于身后,昂首挺胸地大步入殿,往寝宫方向走去,那小屁孩儿装大人的样子,气得宝音几乎忘了自己也是小屁孩儿,很想揍他。

    赵炔侧头,正色道:“事已至此,洗洗睡吧。”

    宝音在东方青玄那里受了委屈,又在赵炔这儿受了委屈,表情本来已经很难但听到他说有阿娘的“金玉良言”做指导,顿时又兴奋起来,几乎是蹦跳着上了台阶,走到矮她半个头的弟弟身边,乐滋滋地问:“什么话?炔儿,快,快告诉长姊!”

    “不撞南墙,你如何会回头?”对他家长姊一波三变的表情,炔儿似是早已习以为常,以六岁的年龄,摆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负手对着台阶上静静发狠的长姊恨其不争的一叹,“如今也只有把阿娘的话送给你了。”

    “……好哇,既然你知道,还让我去?”宝音羞恼不已。

    “这还用问?”赵炔皎月下的小眉头,似是一挑。

    “你怎么知道?”宝音急火火的问他。

    “嗯”一声,赵炔应了。

    “等我?”宝音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偏头微微眯眼,“你知道我会回来?”

    “等你。”

    赵炔神色微微紧绷,那高冷的表情像足了他爹。

    “你怎么还在这儿?不晓得冷吗?”

    宝音把马缰绳交给小太监,随便把帽子和头巾也一并丢了过去,砸在他的脑袋上,然后信步上了台阶,炔。

    出乎宝音的预料之外,炔儿还没有离开,他领了个小太监就站在东宫殿前,意态闲闲的样子,像是在月下赏雪,又像在。

    *

    摇了摇头,他不由为她今后的夫婿担忧起来。

    东方青玄身姿不变,端坐在马车里,一人一马的影子,额头突突的跳……小丫头确实有些像她娘。不过不是五官,而是她这小性儿,跟个野孩子似的,哪有半分小姑娘的腼腆?

    娇娇的一声之后,棕红大马窜了出去。

    “嘿,我觉得我其实像娘的。”

    “嗯?”东方青玄不明所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