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父爱如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圣果王朝,蛮龙城,秦府大院!

    一身粗布长衫的秦玉刚,面色沉重的跟在一个青衣仆人的身后,行走在这座占地数百亩的堂皇府邸之中,他曾经以为,再也不会登秦府一步。可是,今天,为了爱子秦霜的前途,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次从深山草庐,风尘仆仆登门恳求。

    因为,秦霜数天前,突然告诉他,近来他彻夜频做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他变成了一枚黑色种子。

    秦玉刚曾修武道,顿时知道,其子这是“种醒前兆”!他皱眉苦思数日,终于为了儿子不终老山林,狩猎一生,怀着复杂而悲哀的心情,带着秦霜来到秦府。

    十五岁的秦霜,身穿一袭新做的黑布长衣,亦步亦趋的跟在其父身后,一边好奇的打量着富丽堂皇的秦家大院,庭院森森,假山花园,高楼飞檐,葱郁林木花草……

    此秦霜,在十天前,已非原来的秦霜!

    他是地球一个刚毕业的考古系大学生,在参与一座东汉大墓发掘时,自告奋勇打头阵,当他进入主墓室时,惊讶的看到空中悬浮着一枚扩散着阵阵光晕的金色种子,更让他意外的是,那金色种子骤然化作一道金光,钻入他的眉心,轰隆一声巨响,他眼前一黑,陡然陷入无边混沌之中……

    当他再次清醒过来,根据脑海中多出来的记忆信息,他惊讶的发现,他居然穿越在一个同样叫做秦霜的年轻人身上。

    这是一个名为仙苗大陆的世界,诸侯争霸,强者称尊,故武风鼎盛,玄门林立。

    只是,欲踏武道,必先觉醒“武道种子”!体内没有“种气”,就不能夜入“种梦”,没有“种醒前兆”,终生永无修武的可能!

    每当秦霜凝神,那颗金色种子便浮现眉心,可是,当他竭力想要进一步发掘它的秘密时,看能否破解回家之谜时,那种子却毫无反应。

    融合的记忆中,武道家族或玄门宗派,都有沟通“种子”的玄术,秦霜便向秦父说自己夜入“种梦”,想看看秦父能不能帮他找个熟人,拜入某个家族,或者玄门宗派,以便得到跟金色种子沟通的不传秘法。

    没想到,秦父今天,真的把他带到一个武道家族!

    当秦玉刚和秦霜被那仆人带进族长大厅的刹那,一道洪亮的笑声蓦地响起:“哈哈哈,玉刚大哥,真的是你来了,一晃十多年都没你的消息了,小弟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秦霜闻言心中一怔,记忆中,他从小跟着父亲,生长在龙爪山中,从来没听父亲说过,还有这么一门豪门家族是亲戚,听话中之意,显然父亲竟然跟那人是亲兄弟。他们之间怕是隐情不小……

    秦玉刚面色平静的望着厅堂中,正中红木座椅上端坐一个方面大眼的中年人,目射慑人厉芒,正是当今族长秦玉堂。

    十多年过去了,此人还是笑面虎的本色,嘴上说的亲热,可是却稳稳的坐在椅中,半点起身迎接的热情都没有。在秦玉堂的两侧,分别坐着族内五大长老:秦玉勇,秦玉飞,秦玉剑,秦玉洪,秦玉烈!各以不同心情的目光盯着他。

    “族长,玉刚一走十余年,今日登门,是为了……”

    “秦玉刚,我记得你当年发誓有生之年,绝不再踏入秦府半步,我秦玉飞一直钦佩玉刚大哥言出如山,没想到你也有说话不算数的时候!”突然,二长老秦玉飞唰的弹开他的折骨铁扇,阴恻恻讥讽道。

    “玉飞,怎么说话呢,大哥多年不见,咱们做兄弟的,怎么也得听大哥把话说完不是?”秦玉堂微笑着说道,秦玉刚终于肯当众叫他一声“族长”,难道……他心头一动,看来,那枚让他垂涎十余年的族印,有望落入他手了。一想到此,他便笑的更亲热了。

    “族长在上,小儿秦霜,近日出现‘种醒前兆’的梦境,按照我族家规:凡我秦家子弟,只要觉醒武道种子,一经核实,即可收为内门族人,传授家族功法!故而我带着小儿一道前来,想要接受家族审核,看他有无培养资质!”

    秦父平静的说着,似乎根本没听见二长老秦玉飞的冷嘲,但他话说到最后一句,稍显颤抖,还是暴露出他心头紧张的情绪波动。

    此话一出,秦玉堂脸上的笑意,渐渐的冷却下来,五大长老也神色各异,特别是秦玉飞冷诮的盯着秦父。

    秦霜从没听父亲说过秦府往事,但此刻突然冷下来的大厅气氛,还是让他第一时间,察觉到那六人对父亲隐含的敌意。

    族长秦玉堂目闪寒光,神态陡然冰冷威严起来。

    “十八年前,你曾谤毁我伪造遗书,僭位族长!”

    秦父闻言,目中闪过一抹痛苦之色,暗咬钢牙,翻身跪倒在地,朝着家族祠堂方向三拜九叩首,沉声道:“当年玉刚年轻冲动,言语莽撞,还请族长大人谅解!”说完这番话,他的虎背突然颤抖了几下,似乎差点失去浑身的力气。

    “当年你还咒骂我等兄弟压迫你!”

    五长老秦玉烈轻蔑的盯着跪在堂中的秦父,森然斥道!

    “当年是大哥糊涂,出言无状,还请各位长老,看在兄弟一场的情分上,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秦父虽冲祠堂方向而跪,实则已经是屈辱至极的向秦家六大掌权者低头了,他说话间,嘴唇轻轻的颤抖着,眼中的痛苦更深了。此刻的他,抛弃自己的尊严,只为了一尽父亲望子成龙的肩上责任。

    “哼,当年你曾扇我耳光,这笔仇,要不是太上长老一直拦着,你以为,当你自废功力,离开族门后,我会不跟你清算?你以为,说两句软话,我就能原谅你?”二长老秦玉飞尖利的声音,像是一柄利刃般森寒。

    秦玉刚缓缓伸出右拳,拇指缩在掌心,其余四指并排伸直,按在地上,左手突然从腰间拔出那柄砍柴小斧,猛一挥动,喀嚓一声骨骼碎裂的轻响声中,四截儿血淋淋的手指砍飞落地,断指喷血乱洒膝下,他的面容因断指剧痛而剧烈扭曲煞白着。

    “族长大人,各位长老,愚兄够不够诚意?”

    “爹!……”

    秦霜没想到秦父为了他拜师,居然需要如此的低声下气,当断指溅血的一刹那,他的脑中突然浮现前一世父亲,为他求借学费的路上被货车撞飞浑身淌血的画面,一股共鸣的情绪,激起他全部的骨肉亲情,脱口大叫一声,冲上去搀住父亲:“爹,您不需要为了我,如此屈辱的求他们!我不学武功了,咱们回去……”

    “你给我闭嘴!”

    秦父突然扬头,冲着秦霜暴喝一声,猛地甩臂,挣开儿子的搀扶。今天,为了儿子,他跪也跪了,头也低了,手指都砍了,千万不能一时冲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